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五章中秋佳节
    成王死了,畏罪自尽。

    可皇上不信,下旨彻查,大理寺和刑部受牵连的上至刑部尚书,下至狱卒,无一幸免。

    京城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可远至阳城,尚且还不知道成王畏罪自尽的事情,依旧大红灯笼高高挂,遥庆中秋团圆节。

    八月初九的时候,承平二十年的秋闱正式开始了。

    此次秋闱要至八月十七下晚方可结束。

    远在定南府的李心慧已经将盘好的两家店面的牌匾选好了。

    一家用了隶书的《食香阁》,一家用了草书的《老李酸汤》,两家店面相隔十几丈远,都是在商客往来的正面街道上。

    两间店面都同时在进行整改,李心慧将绘制的图给了长康以后,便不再过问。

    她专注于陈青云和她的小院。

    两进的小院,从酒楼的后门直接进去,往后还有一个前门通向另外背面的街道。

    临街的大门进去,是下人住的倒座房,然后经过垂花门,里面分东西厢房和正房。

    正房的两边是耳房。

    盥洗室在东厢房和正房相连的地方,而厨房则在二门游廊连接着西厢房的地方。

    李心慧准备给陈青云准备一个书房,里面的书架什么都已经做好了。

    正房里,她要的大床,她要的衣柜,她要的小桌等等,全都已经打好了,上了漆,只等着风干就行。

    八月十五的时候,书院放假,大家都回去过节了。

    就连张婶母子都回陈家村去了,只留了一个陈赖皮守着酒楼和后院。

    大厨房里没有留人,长康也去了北苑。

    齐盛从京城回来了,光是礼物就带来了整整五车,其次是两个有经验的稳婆,一个宫里出来的老嬷嬷。

    四个身手敏捷的丫鬟,还有六个护卫。

    四个丫鬟有两个镇国将军府送给李心慧的,其余的都是侯府和镇国将军府送来给齐夫人使唤的。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齐夫人让齐盛都安顿好,过了中秋节就让那两个丫鬟给李心慧磕头认主。

    李心慧的手还使不上多少力气,脸上的疤痕到是收小了很多,远远看去,仿佛跟近日不小心划伤的一样。

    齐盛从京城带来了不少包装精致的月饼,可李心慧想做冰皮月饼,八彩月饼,还有专门给齐聘婷做的小刺猬月饼。

    白色的冰皮月饼好做,八彩的和小刺猬的稍微麻烦一点。

    南瓜,紫薯,玫瑰,引子,绿豆,桂花,红豆,蜂蜜,全都各做一种。

    小刺猬的包了豆沙和栗蓉,可是那个没有模具,只能用手雕。

    李心慧一只手伤了,做小刺猬的就很慢,一个下午才做了十二个。

    白白胖胖的小肚子,圆圆的小眼睛,还有那披着的倒刺的小棕色外皮。

    一个挨着一个,挤在供奉月亮的圆碟里,别提有多可爱了。

    明月楼的供桌上,月饼,福橘,葡萄,苹果,桂花酒等等,香飘四溢。

    垫着蒲团,齐夫人对月祭拜,齐聘婷也跟着磕头。

    她磕完头以后,迫不及待地道:“娘,嫂嫂,我可以吃了吗?”

    “我好喜欢小刺猬的月饼,等嫂嫂的手好了以后,我要学这个!”

    齐聘婷的视线都被小刺猬的月饼吸附住了,怎么也不肯移开。

    李心慧失笑,对着齐夫人道:“脱去那小棕色的刺皮,她可不就像是那白白胖胖的月饼一样。”

    齐夫人闻言,娇嗔地瞪着齐聘婷道:“听到没有,你嫂嫂说你胖呢?”

    “还吃?”

    齐聘婷闻言,对着她娘做了一个鬼脸,晃了晃自己圆鼓鼓的肚皮道:“胖就胖,小刺猬胖乎乎的多可爱!”

    “嫂嫂,你要快点好起来!”

    齐聘婷凑到李心慧的身边,摇了摇她好的右手,撒娇之情溢于言表。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的鼻尖,宠溺道:“好好好,都教你!”

    “快端去吃吧!”

    齐聘婷闻言,立即先把那一碟小刺猬的月饼抢了,然后娇笑着跑回房间先藏起来。

    齐夫人拿着供桌上的月饼递给李心慧,轻叹道:“以前你伯父说我宠聘婷不成样子,现在好了,又来一个更不成样子的。”

    “明明手都没有好,还惦记着下厨?”

    “今天恰好是青云的生辰,可惜又不能替他庆祝。”

    李心慧抬首,天上的月亮很漂亮,莹亮的光芒闪烁着,淡淡的乌云好似氤氲的雾气,萦绕在月亮的周围,透着一丝暗暗的光辉。

    院里特意栽种的桂花都开了,细细的,小小的,莹白可爱。

    李心慧其实并不太喜欢桂花,因为桂花的花瓣虽小,香气却最浓阴。

    满院的桂花香,满院的喜庆灯笼,北苑居高临下,明月楼更能俯览整个定南府城的夜景。

    喧闹的声音,零星的炮仗声,璀璨的烟火,这真是热闹的夜晚。

    李心慧端起了一杯桂花酒,站在高高的明月楼上,转头,春风满面地道:“这是我在定南府城的第一个中秋节,等青云回来,我们做一桌席面,还在这里,再过一次。”

    齐夫人难得见她这般开心,笑着点了点头道:“也好,这也是青云在书院最后一个中秋节了和生辰了!”

    寥寥的语句,充满了离别的惆怅和不舍。

    明月楼下,齐聘婷拽着她爹的手,分外刁蛮。

    “我不管,我就要出去看花灯!”

    “娘在家陪着嫂嫂,您要陪我出去看!”

    齐瀚有些头疼,他还约了徐润泽过来喝酒。

    “好了,好了,爹陪你去。”

    “不过我们说好,戌时必须回来。”

    “好耶!”

    齐聘婷拍手称快,高兴得在原地转圈。

    齐夫人在上面看见了,笑着对李心慧道:“最喜欢凑热闹了,每年都要带一帮人去才能把她看劳了。”

    李心慧闻言,对着齐夫人道:“我们也下去吧,您叮嘱一番,我们留在北苑也使唤不了几个人,让他们想去玩的都去玩。”

    “难得中秋佳节,纵然无亲可聚,也让他们感受一下人挤人的气氛。”

    齐夫人笑着点了点头,自从胎象坐稳以后,她的心里也在没有什么牵挂之事。

    渐渐的,心宽体胖,以前穿着宽松的衣服,现在一件都穿不了了。

    “过了今年,明年到以后的中秋节,你跟青云都好过了!”

    齐夫人在黄妈妈的搀扶下,慢慢顺着明月楼的楼梯走。

    明月楼仿建于外藩的城堡,楼梯很宽敞,扶手很牢固,再加上台阶很矮,几步必有加宽的歇息之处,因此寻常齐夫人也喜欢慢慢爬上去赏景。

    大家下来以后,除了黄妈妈陪着齐夫人在园林里面散步,其余的,基本上都出去玩了。

    灶台留了两个小丫鬟,大门处,二门处,留四个小厮。

    萧泽和长康没有出去玩,从京城来的那些护卫和丫鬟被大家攒使着,还没有正式当差,只当是假期,也都跟着书院的下人们出去逛花灯节去了。

    园林里到处点了灯,黄灿灿的,长廊和亭子里,也全都摆满了点心,月饼,水果,仿佛走到哪里,都透出一股过节的喜庆。

    李心慧陪着齐夫人游了一圈以后,回到了东厢房。

    之前她给青云做一套秋衣和披风,算是生辰礼物。

    可她想着青云回来的时候,应该再送一份礼物才是。

    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用一把小小的匕首削着手指般大小的金竹条,一旁的篮子里面堆了上等的鹤羽,她想给青云做一只笔。

    青云的字很小,用的毛笔笔尖也是最细的。

    可那个笔尖终究要经常沾墨,多有不便。

    她准备给他做一个,小小的,好似钢笔那种,一次性装墨多一点的。

    圆珠笔是不敢指望了,那项技术艰难到望尘莫及。

    修长的手指慢慢削着竹签的地方时,她的嘴角时不时噙着温柔而妩媚的笑意,她不知道,她在想青云的时候,眉头自然而然舒展,眼眸亮如星辰,嘴角轻抿着,透着无法遮挡的笑意。

    月色当空照,风吹树影移。

    静谧的气氛中,隔着千万里远的距离,可心里那暖暖的幸福却不知不觉,倾泻而出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