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四章风起云涌
    萧凤天和陈青云在总兵府睡得很好,天亮时,热水,早膳,练功服,全都准备好了。

    连陈青云都被环境感染,穿着宽松的练功服去练武场活动活动筋骨。

    胡志昌趁着萧凤天去晨练去了,跑到陈青云的身边,腼腆道:“青云,你你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陈青云看着胡志昌新媳妇的害羞样子,嘴角微微抽搐着,出声道:“古人云,食也!”

    “书院里许多学子都是有通房丫鬟的,他们偶尔打赌,便是这些房中秘术图。”

    “我也是想着胡常年都在边关,近两年才回阳城,而且心思不在女人身上,故而不知有图文解说。”

    “昨晚看了以后,可略知一二了?”

    陈青云问道,他觉得胡志昌很耿直,很逗。

    他可能会研究兵器,研究兵法,研究鞑靼,可他从来没有想过,研究女人!

    哪怕他已经有想要一个女人的想法,但他依旧是照着自己的性子来。

    他其实懂得不多,也确实没有对那些图了如指掌。

    他只是觉得,胡志昌应该需要研究一下。

    胡志昌用手肘拐了陈青云一下,笑得十分猥琐道:“哈哈,是不是略知一二,试了才知道!”

    “凤天要走他走他的,你就住到秋闱的时候,到时候我若是还有不懂的,再来跟你商量!”

    陈青云感觉身体恶寒了一下,可胡志昌已经嘚瑟地拿着大刀耍了起来!

    未眠,他的精力更加充沛,光是连环踢都接着来了十几个。

    陈青云眉头抽了抽,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长剑,有点耍不下去了。

    萧凤天晨练回来的时候,发现胡志昌殷勤地指点着陈青云的剑术。

    他感觉自己一定是错过了什么,因为胡志昌的笑容太贱了,像是得了什么不能说出来的好处一样?

    胡志昌那个人他是知道的,若是给他银子,他指不定会给一嘴巴。

    可萧凤天实在是想不到,陈青云是怎么做到,一天之内就拿下胡志昌的?

    他更想不到,夜晚,静谧的总兵府里,全是“嗯嗯,啊啊”的声音,此起彼伏。

    又过去,胡志昌得了妙处,跟陈青云走得更勤了。

    甚至于,还交流心得。

    “她不是说她不要了吗?我就想,指不定是我粗鲁了,我就退了出去!”

    “结果你猜她怎么着?”

    “她立即一把抱住我的腰,哭着喊着,冤家,这个时候你还想去哪儿?”

    “咦,我当时一哆嗦,心想,你这是要呢还是不要呢?”

    “后来完事了她才跟我说,她还想要!”

    ”呵呵!”陈青云捂住了脸发笑,他突然发现胡志昌的脸皮已经厚到城墙的地步!

    这种私房话也要跟他说!

    归根究底,不过是因为胡志昌没有正经妻子,那些女人对他而言不过是而已!

    想到这里,陈青云便提点道:“女子多有不洁,胡还是娶一房夫人才是正理。”

    “或者纳一房姨娘,莫不要贪欢,染上了恶疾!”

    胡志昌闻言,心里越发将陈青云当成是自己兄弟看待!

    他略微感动地道:“身边的那些亲兵也是这么劝我的,我寻思着,先买一房姨娘。”

    “可有了姨娘后院就得有丫鬟,有丫鬟我那帮兵蛋子就不好好操练了!”

    胡志昌皱起了眉头。

    陈青云眼眸转了转,立即出着主意道:“为何就要有丫鬟,婆子不行吗?”

    “再则,后院跟前院隔开,你搬至后院,起居饮食都在后院,久而久之,大家便不会去窥探你的后院。”

    “当兵的娶媳妇的也不少,在阳城总比在边关强,他们若有机会成家,理应成全才是!”

    “这样新的兵蛋子才能一直延续。”

    胡志昌之前听萧凤天讲,都还不曾有过这个念头。

    此时听着陈青云说,立即反思到了自己的不妥。

    他不成亲是他自己的事,可那么多兵蛋子都不成亲,没有后代延续香火,那确实不妥。

    更何况在阳城和边关确实不一样,边关是没有办法,一去经年,生死阔别。

    可阳城他们驻扎下来,就有可能是半辈子。

    想到这里,胡志昌用力地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欣慰道:“之前我就知道凤天有意让我照顾你!”

    “我就想着,他能看上的人,我怎么着也能看上的。”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小子比我想象的更加招人喜欢!”

    “行了,我会安排好的,你秋闱过后,过来多陪我住几天,以后在阳城的管辖内,谁敢欺负你,你报上我的名号!”

    “我那些名帖往常都没有什么用,不过这次你若是要返回定南府,就带上几张过去。”

    “那东西在百官的眼里,跟窝里的亮刀子一样,吓唬人好使!”

    “呵呵!”陈青云失笑,觉得胡志昌坦诚得可亲可敬。

    他点了点头,算是收了这份好意。

    夜晚的时候,秋风呼呼地吹。

    光秃秃的院中风声回荡,呜咽阵阵。

    萧凤天看着陈青云不假思索就落下的棋子,出声道:“你很得意?”

    “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

    陈青云反问,仿佛对眼前的棋局根本不上心?

    萧凤天抬首,眸光深幽,玩味道:“我从来不知,一个小秀才博学到连图都了如指掌?”

    陈青云得意地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用我们读书人的说法是,略懂一二!”

    萧凤天的嘴角抽搐着,无语地瞪着陈青云道:“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陈青云满脸疑惑,故意问道:“此话何解?我只是投机取巧!”

    “这个巧取得真好!”萧凤天冷哼,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跟陈青云相处久了,渐渐的,就知道了,陈青云就是一直披着狼皮的羊。

    要说温顺,没有人比得上他!

    要说狠辣,绝对让人防不胜防!

    要说狡猾,弄死人都不知道谁在动手!

    “回去以后,这些手段,可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你用在你嫂嫂的身上!”

    萧凤天认真道,他会叮嘱萧泽的。

    之前想放手想得挺爽快的,现在却发现他走了更不安心了!

    陈青云看了他一眼,再一次提醒道:“她是我的嫂嫂,我算计任何人都不会算计她!”

    “萧杞人忧天的本事,着实叫青云佩服!”

    萧凤天被噎,狠狠地瞪了陈青云一眼。

    他正想说什么,只见一个暗卫忽然在外面出声道:“主子,京城出事了!”

    萧凤天和陈青云对视一眼,面色沉静冷厉。

    “进来说!”

    这时只见一个人影推门而入,躬身沉声道:“主子,京城飞鸽传书,成王在天牢自尽了!”

    “什么?”

    萧凤天声音惊变。

    成王那样的人,自负到宁可负天下人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自尽?

    “备马,我要回京!”

    萧凤天话落,人已经大步而出。

    成王死了,跟成王联手的幕后凶手想查就难了?

    线索断了,蛛丝马迹也断了。

    那人到底是谁?

    陈青云追了出去,这个时候,只见胡志昌也匆匆赶了过来!

    “现在城门都已经关了,明日一早再走!”

    萧凤天闻言,冷肃的面容紧绷着,眼眸一暗再暗,只听他沉声道:“必须走,这件事太蹊跷了。”

    “皇上最恨手足相残,此事牵连甚广,我必须尽快回去!”

    “军令在身,城门守将必开城门。”

    “青云我就交给你了,秋闱过后,你再给我来信!”

    胡志昌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

    太突然了,他连忙点头,好让萧凤天安心离去!

    陈青云面色几欲转变,最后叮嘱萧凤天道:“能动成王的,必是权贵,即是权贵,必是劲敌,即是劲敌,必有杀招!”

    萧凤天点了点头,深幽的眼眸盯着陈青云俊逸的面容道:“照顾好你嫂嫂,寇大海的所有依仗,我会派人送来给你!”

    陈青云点了点头,看着萧凤天急匆匆地垮上了马背,奔驰而去!

    里,哒哒的马蹄声渐渐消失,只留下胡志昌和陈青云久久矗立的身影!

    一声长长的叹息似有若无,在深沉的夜色里,仿佛比夜风还要让人轻颤!

    储位之争,皇权更替。

    注定风起云涌!

    开心一刻:

    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一章,如果十点左右你们看不到,就明天再看吧!

    三爷吃了晚饭,要去医院看爸爸!

    群么么,爱你们!

    谢谢金主们养着三爷,三爷谢恩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