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三章别样礼物
    总兵府戒备森严,周围十丈之内皆有哨兵。

    萧泽上前,递了萧凤天的名帖。

    很快,胡志昌亲自出来接人。

    “哪儿呢?”

    “凤天?”

    胡志昌喊道,他跟萧凤天有出生入死的情分,得知他在定南府城时,就去了几封信让他来总兵府养伤。

    可萧凤天一直回他还要事处理。

    这会总算是来了,他如何不喜?

    萧凤天和陈青云从马车上下来,远远的,胡志昌一下子跑过来,给了萧凤天一个大大地拥抱。

    “还有手有脚,没事就好!”

    胡志昌说着,用力地捶了萧凤天两拳。

    萧凤天忍着,嘴角的笑意深了几许。

    陈青云在一旁打量着胡志昌,很是粗狂,眉毛很浓,瞳孔很大,眼神犀利明亮。

    嘴唇较厚,深邃的轮廓很耐看,有菱有角,并不丑陋。

    相反,还透着一丝将领的凌厉和豪爽,笑起来时,眼眸熠熠生辉,丝毫没有晦暗之光。

    萧凤天等胡志昌抱够了,指着陈青云介绍道:“他就是我信里跟你提及的,陈青山的弟弟,陈青云!”

    “拜在云鹤书院齐院子门下,此次刚好过来秋闱。”

    胡志昌闻言,锐利的眸光立即在陈青云的面容上扫过。

    只见是一个俊逸不凡的小生,穿着一身鸦青色的对襟褙子,身姿欣长,长袍齐脚。

    浓密的眉峰舒展开来,白净的脸庞,深邃清透的眼眸,薄厚适中轻抿着,鼻梁高挺。

    他点头颔首,客气地笑了笑。

    瘦瘦高高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不卑不亢,卓然而立的气势。

    胡志昌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称赞道:“怪不得你一直说要介绍给我认识,确实是一表人才!”

    “青云几岁了?”

    “十四!”

    “好,十四岁的秀才能赴省城秋闱,可见学识不菲。”

    “谁说我们武将的家中都是大老粗,也让那些酸人瞧瞧,这榜上有名的,也是咱们的这些武将的兄弟!”

    胡志昌笑道,一只手揽住了萧凤天的肩膀,一只手揽住陈青云的肩膀,高高兴兴地回府!

    边走边大声道:“来人,备酒菜,今天大爷我要好好乐呵乐呵!”

    萧凤天无奈地皱了皱眉头,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陈青云不适地耸了耸肩膀,感觉自己的步子再快都跟不上。

    等到了总兵府内,陈青云基本上傻眼了。

    这前院,比武场,后院,兵器场,正院,练武场。

    胡志昌看着陈青云愕然的样子,大笑道:“哈哈哈哈,这帮兔崽子,一天不操练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练不死的,去了战场上才能活,这也是为了他们好!”

    萧凤天闻言,皱着眉头道:“你也是时候成亲了,后院有个女人,才像样子!”

    陈青云抬首,眸光幽幽地瞥了一眼萧凤天。

    萧凤天装作没有看见。

    胡志昌的亲兵很快端来了酒肉,然后恭敬地退下。

    胡志昌给萧凤天和陈青云一人扯了一只大鸡腿,然后嗤笑道:“我们这等武夫,看似守在阳城风平浪静,哪一天上了战场,能不能回来都是两说!”

    “没有爹的孩子太苦了,找媳妇来干什么?”

    “反正我娘不在了,也没有人念叨我了,想睡女人就让他们抬一个进来,睡完了就抬出去,给点银子就能办事,多方便!”

    萧凤天:余下的话还能怎么说?

    陈青云:呵呵,这就是所谓的良人啊?

    陈青云啃着鸡腿,看着萧凤天食不下咽的样子,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萧凤天余光看着陈青云幸灾乐祸的样子,嘴角微微抽搐着。

    这小子,在心里嘲笑他的眼光不怎么样?

    “你今年才二十八岁,如何不肯娶妻生子?”

    “我爹把你放在阳城休养生息,不就是希望你成个家?”

    萧凤天皱着眉头道,就算胡志昌跟心慧成不了,他还是希望胡志昌成家生几个孩子。

    人有了念想,绝境之中也会想好好活着。

    可胡志昌早些年没爹,吃够了苦头了。

    他不希望有朝一日,他忽然死在了战场上,孩子重蹈覆辙。

    他摇了摇头,给萧凤天和陈青云倒酒,认真道:“阳城是西北的助力,大将军把我放在这里,就是不能让这一帮兵蛋子生锈了。”

    “人活一世,痛快就行,那些姑娘软兮兮的,我力气还没有使出来呢,一个个哭着说不要了!”

    “,每次都没有玩尽兴!”

    胡志昌好气闷,不就是那玩意大点吗?

    一个个跟见了真刀真枪一样,真以为弄几下就死?

    萧凤天满目愕然,嘴角下意识张开,好似不认识眼前的人一样!

    “噗”陈青云看着萧凤天忽然吃瘪的神情,忍不住喷笑!

    萧凤天瞪了他一眼,觉得剩下的话也不用再说了!

    胡志昌看着陈青云喷笑,以为是笑他一个大老粗,说话耿直。

    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青云千万别见怪,我就是这么一个性子!”

    “我属下找的那些女人,全都是楼里开了苞的姑娘!”

    “我每次都给了银子的,就算做不成也给了!”

    “哦,为什么做不成呢?”

    陈青云给胡志昌倒酒,顺着他的话聊,完全不顾萧凤天在一旁黑了的脸色。

    说起这个,胡志昌很是气闷。

    又是在好兄弟的面前,他没有那么多顾忌,只当陈青云还小,心里好奇。

    “一开始呢,我属下都想给我找那种清白的姑娘,买了几个,全都是十六七岁的!”

    “一个个都跟我说,嫩的好吃,好不好吃我是不知道,这不刚脱裤子,姑娘立即要死要活的。”

    “后来直接换成二十好几的,也不行,都说我这物太大,受不住。”

    “几个楼里的姑娘到是勉强受了几次,不过后面再找,一个个都说病了!”

    “哈哈哈”

    陈青云大笑,他觉得这个胡志昌好逗。

    萧凤天的脸黑成了锅底,对着胡志昌道:“不要跟他说这些,他还小!”

    胡志昌看着陈青云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笑得非常开心,一点都不理解他的苦恼。

    他只当陈青云年纪很小,不懂其中深意。

    面色尴尬之下,他拉着萧凤天去切磋去了。

    陈青云看着那两人越打越起劲,便对着身边的萧泽吩咐几声。

    萧泽一双眼睛瞪得直直的,不敢置信地再低声一句道:“确定要去买这个?”

    陈青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萧泽立即点了点头,准备离去。

    这个时候,陈青云在他的背后道:“慢着!”

    萧泽的心里立即松了一口气,还好叫住他了。

    结果陈青云叮嘱一句:“多买几本,尤其是,有图的!”

    萧泽脚步踉跄,差点就栽倒在地了。

    夜晚,胡志昌留了萧凤天和陈青云留宿。

    安排两人入睡后,胡志昌揉了揉被萧凤天踢伤的老腰,面色涨红!

    只听他边走边道:“还是在边关好啊,天天打真格的,他最多能踢我一脚!”

    “今天都踢了四五脚了,,好痛!”

    “胡总兵!”

    萧泽在廊檐下等着,见到来人连忙出声。

    天色太暗,总兵府没有点夜灯的习惯。

    胡志昌冷不防被吓了一跳,近看是萧泽以后,拍了拍胸口道:“怎么还不去休息?”

    萧泽的眼眸闪烁着,面颊隐隐发烫。

    只见他把一个包袱递过去给胡志昌,然后恭敬道:“这是我家陈公子,送给您的见面礼!”

    “啥?”

    胡志昌接过去,一个包袱,不重,不过像是堆叠的书本。

    萧泽不好意思继续口述了,含糊其辞道:“您回房,点灯看就知道了!”

    萧泽说完,立即闪身离开!

    胡志昌皱着眉头,疑惑极了,心里想着别给他整银票啥的!

    不然这人他还真不想结交了?

    胡志昌回房,亲兵侍候他洗漱以后,关门退了出去。

    他把灯移到桌上去,然后提着包袱准备看看是什么东西!

    结果一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些什么《御女心经》《**宝典》《》《秘术绝招》《春宫图文》。

    当了总兵以后,胡志昌找了先生,学了两年的字,为的就是上折子的时候亲自提笔。

    他把包袱一扔,翻起其中一本《春宫图文》

    “呃?”

    胡志昌的眼眸被狠狠地闪了一下,半响,他幽幽地抬头道:“好书”

    只见他快速地跑去把门销插上,然后搬了凳子,挑灯夜读。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