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二章我会写信告诉我嫂嫂的
    萧泽摸不清余江的底细,可他对余江的隐匿之法实在是好奇。

    只见他把长剑擦拭干净以后,便换余江休息。

    “密林里面,怎么能够做到不惊飞鸟?”

    “悄无声息的,我们竟然一个都没有发觉!”

    余江闻言,不以为意道:“潜伏在林子里面的时间久了,身上就会有雨露的气息。”

    “再加上我几乎是伏地前行,林中飞鸟一般只会在人影忽然掠起,速度极快,或者动静极大的时候才会被惊。”

    “那些人动静太大,自然会忽略身后微乎其微的异动,你们过来的时候,他们早就等候在那里了,我不过是看着,不出声也不动,吐纳气息的时候长长地起伏,你们的注意力在他们的身上,自然就会忽略我的存在。”

    “你们的功夫很高,我不是对手!”

    余江中肯地道,他的武功路数很杂,镖行偷学过,武行偷学过,还有南山寺也去偷学过。

    他最喜欢打猎,有时候一去要待好几天,渐渐密林跟踪就几乎没有异响。

    萧泽觉得功夫是可以增长的,不过密林潜伏的办法,他们暗卫几乎都是用变化莫测的轻功作为首选。

    像余江这种,单靠自己琢磨出来的经验,他觉得很厉害。

    “等到主子从阳城回定南府以后,我教你剑术,你教我密林潜伏。”

    余江闻言,意外地抬首。

    他看得出萧泽的剑术算得上是顶尖的了,教他是他求之不得的。

    “密林潜伏不算什么?”

    “你的剑术很精湛,不划算!”

    余江老实道,虽然想学,可他觉得自己的办法不过是在林子里面待久了。

    可萧泽的剑术却是实打实的厉害。

    萧泽不以为意,摇了摇头道:“熟能生巧,剑术不过是练得多和杀得多了!”

    “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们都是为主子办事的人,你厉害了,主子的危机相当于减少一分,必要的时候,多杀一个人相当于多救一条命!”

    余江心头一震,他决定跟着陈青云,不过是想有朝一日,出人头地。

    可他没有想到,陈青云的身边会突然多出这么厉害的护卫!

    他本以为自己的作用已经不大了,可萧泽这番话,又重燃了他的血性和刚强。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摇晃的马车里,陈青云听着外面两人的对话,闭着的眼睛忽闪了一下。

    萧凤天看着他暗暗得意的表情,嘴角抽搐着。

    这个家伙还没有跟他说,到底是谁想杀他?

    “什么人知道你是姨父的入室弟子,还敢在秋闱这个当口杀你?”

    “敢下手的人很多,不足为奇!”

    陈青云懒懒道,他知道萧凤天有办法知道,不过他无所谓。

    谢明宇这颗棋子他还有用,暂时不想动。

    一盘活棋,自然要有被吃的子,这子在被吃之前,还是能够给他换来一个不小的收益。

    “幸亏心慧没有跟来,不然这等见血的事,做起来还真是棘手!”

    萧凤天出声道,暗示提醒,陈青云以后少在心慧的面前做这等血溅当场的事情。

    陈青云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嘴角轻勾,嘲弄道:“见惯厮杀的萧将军都会说这种话?”

    “而且我需要提醒你的是,请叫我嫂嫂:弟妹或者陈娘子!”

    “一个将军叫自己部下的遗孀闺名,是不是不太合乎礼数?”

    “呵呵!”

    “礼数?”

    萧凤天气急反笑。

    他瞪视着陈青云,感觉自己的手又痒了!

    他握紧拳头,骨节“咔嚓,咔嚓”地响。

    陈青云凉凉地瞥了他一眼,闭目养身,嘴里丝毫不惧道:“你打了以后,我会写信告诉我嫂嫂的。”

    “呵!”

    萧凤天眼眸喷火,冷哼一声,全身都是控制不住的暴力气势。

    可就在摇晃的车里,他暴力的威逼下,陈青云还是就这么睡过去了!

    萧凤天感觉一肚子怨气找不到地方发泄,他在心里哼了一哼,想到什么时候,想一个办法好好去收拾陈青云。

    可是他想来想去,貌似陈青云最怕的人,只有心慧!

    于是他更加郁闷了,因为他知道,心慧根本不会收拾陈青云的!

    他们一路急行,总算是第二天天黑之前进了阳城。

    而那三个杀手,也被萧凤天的人扔给了云州知府,云州知府得知是萧凤天扔进来的,连忙去追他们的马车,可还是没有追到。

    他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以后,立即上大刑,把三是杀手折腾得够呛。

    最后三个杀手原本是刺杀陈青云,供词也变成了刺杀萧凤天。

    云州知府原本想拿着供词往上呈让,企图给上面刷刷存在感的。

    结果京城却突然出了一件大事,当然那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萧凤天和陈青云进了阳城以后,没有去阳城知府和驿站,而是准备住在客栈。

    因为秋闱,阳城的客栈几乎爆满,还是柳成元提前给陈青云订下了厢房。

    知道萧凤天来了以后,柳成元又连忙让掌柜腾了一件上好的厢房出来。

    此次秋闱,云鹤书院来的就有百余学子,夜晚,整个客栈都是学子们背诵古寺,钻研文章的声音。

    当然,也有了只顾着玩乐,企图放松心情应考的学子。

    厢房里,备满一桌酒菜的圆木桌上坐了五人。

    分明是,萧凤天,陈青云,柳成元,张华,谢明坤。

    柳成元举杯,一双斜长的眼眸眯起来,笑声肆意道:“咱们先敬萧将军一杯!”

    大家共同举杯,同时敬了萧凤天。

    萧凤天很随和,丝毫没有架子。

    大家吃吃喝喝,说说话,不一会就打成一片!

    酒到兴头上时,柳成元撸起了袖子,兴奋道:“恩师门下出来的,可还没有连举人都考不中的。”

    “希望我们四人不要打破惯例,不然只怕是要自刎在阳城,无颜回定南府了!”

    谢明坤也跟着站起来,举杯笑道:“不会的,青云和你自不必说,我和珍明一定努力!”

    张华撸了撸袖子,翻着白眼不高兴道:“别说得小爷我多么没有出息似的,要知道在老师的眼中,我可算是翘楚一枚。”

    陈青云看着眼前这三人意气风发的样子,仿佛功名手到擒来。

    他暗沉的眼眸忽闪一下,端着酒杯站起来道:“但愿解元就在我们当中!”

    “好!”另外三人异口同声,心里涌动的豪气喷涌而出。

    萧凤天见他们四人胸有成竹,陈青云也自信满满,心里仿佛放下了一块石头。

    他微眯着眼眸,视线里的光变成了赞赏和欣慰。

    热闹的接风宴过后,大街各自回房。

    宿醉后,柳成元他们一个个都还,闷头大睡,可陈青云却已经和萧凤天踏上去总兵府的马车上。

    “胡志昌年幼的时候,家境凄苦,他的父亲被人打断三根肋骨,插入心肺,呛血而亡。”

    “他母亲带他不易,闹饥荒的时候,一路从阳城乞讨去了京城。”

    “后来十四岁就上了战场,十五岁在我爹的麾下当了亲兵,二十岁已经是四品前锋将军。”

    “现在他在阳城有三万兵马,官至三品,阳城知府见了都要低头参拜。”

    “他为人豪爽,嫉恶如仇,对孤儿寡母等,多有眷顾。”

    “玉城峡谷那一战,他是知道的,跟此人你可坦诚相待,日后若是有难,有求,他绝不会推辞不理。”

    萧凤天一路上细细道来,陈青云听得认真,他知道萧凤天是想给他和嫂嫂找一个靠山。

    胡志昌手握兵权,一般人不敢招惹。

    又是出自镇国将军麾下,背靠萧家,实际上萧凤天亲自带着他上门,已经是明示胡志昌了。

    如果他能够跟胡志昌互为欣赏,那么以后胡志昌不仅仅是看在萧家的关系帮他,萧凤天的意思是,让他把胡志昌变成一个可以为他所用个人!

    陈青云沉凝的面色丝毫不显,心里却十分感谢萧凤天!

    开心一刻:

    凤天:作者再这么写下去,此文要变**!

    青云:哎,我知道的,自从我们两个轮流侍寝以后,三爷就已经不爱嫂嫂了!

    凤天:真爱不是应该给个左拥右抱的大团圆吗?

    青云:跟了三爷这么久,你难道还不知道她的脾性?我昨晚跟嫂嫂你浓我浓,今天就来杀手了!

    凤天:靠,照你这么说,我还不能睡别的女人了?

    青云:男二是随时可能会自宫的!

    凤天:

    哈哈哈,我写着写着,忽然发现凤天才是青云的真爱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