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一章杀你的?
    陈青云和萧凤天一路从定南府到庆安府就足足走了一天。

    歇息一晚以后,天亮时他们要赶往云州府,然后在云州府歇一晚,第三天才能到达省府阳城。

    许多学子都已经提前到了,陈青云和萧凤天只有八天的时间,到达阳城以后,休息五天便要开考。

    夕阳斜落,红霞在西边山脉之上渲染着,半边天色变得迷离而耀眼。

    官道上的茶水铺子都已经打烊了,若是天黑之前他们还不能进城,便只能在城外将就一晚。

    然而风尘仆仆地赶路,萧凤天和陈青云都想进城,至少能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

    “驾”萧泽着马鞭,晃晃悠悠的马儿又撒开蹄子跑起来!

    陈青云刚感觉到一阵颠簸,突然马儿一声嘶鸣,整个车身都开始摇晃起来!

    “怎么了?”陈青云问道。

    萧泽抽出随身佩戴的利剑,对着车厢里的两人道:“有几条拦路狗!”

    陈青云眼眸一眯,周身忽然一震,嘴角勾起一抹的冷笑!

    他没有想到,那些人还是想要动手!

    萧凤天皱了皱眉,萧泽不算还有暗中一路跟着八个暗卫,听萧泽的口气并不是死士,他疑惑地看向陈青云,出声道:“杀你的?”

    陈青云闻言,玩味地笑了笑道:“何以见得,我可没有萧这么惹眼?”

    “杀我的估计现在都已经在放冷箭了,级别不一样,这些杀手档次太低了!”

    陈青云的嘴角抽搐着,他没有想到萧凤天竟然考虑的是这些?

    只听萧泽在外面扬声喊道:“不知几位是那个道上的人?”

    “我乃是云鹤书院学子陈秀才的护卫。”

    萧泽自报名号,云州府这一代他从未听说过有山匪。

    周围林深僻静,许是想要劫财的莽夫,或着是路过的歹人。

    云鹤书院声名远播,一般在江湖上走动的,无人不知。

    可对面的六人根本不为所动,甚至于还隐隐流露出一股邪肆的杀意。

    只听为首的那个人嗤笑道:“什么云鹤书院鸟鹤书院的,老子知道劫财害命!“

    “马车里面的人给老子滚出来,别在里面的躲着跟缩头乌龟一样,惹急了老子,把你们全都剁碎了喂狗!”

    “哈哈哈哈!”

    嚣张的声音肆无忌惮,那嘲讽的口味,鄙夷的神态,好似江湖里横行霸道的三流杀手。

    萧泽皱起了眉头,微眯的眼眸透出一股杀意,他正想呵斥几声,只见陈青云撩开车帘走了出来!

    “主子!”萧泽颔首低呼。

    只见他不慌不忙地从马车上跳下去,一双深幽的眼眸迸发出冷冷的寒意。

    这些人来势汹汹,好似早有准备。

    陈青云跟萧泽下车,对面的六人见状,手里的大刀不自觉地握紧。

    “呵!还真他妈的像读书人啊!”

    “你们把钱都交出来吧,不要逼老子动手!”

    为首的人往前几步,后面的几人紧跟而上!

    顷刻间,六人将他们两个包围起来!

    冷肃的气氛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杀意,陈青云环视一圈,眼眸逐渐阴沉。

    这些人一个个眼眸赤红,凶神恶煞地瞪着他和萧泽,显然已经过惯了刀口血的日子。

    那一身干净利落的劲装是上好的黑色蜀锦所制,价值不菲,根本不是打劫的强盗和能够穿得起的。

    而且强盗和为的是求财,可是眼前这些人,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可否报上名号!”

    陈青云冷声道,萧泽的功夫很好,显眼没有把这些人看在眼里。

    他想确认,这是不是就是余江所说的,谢明宇找来的杀手。

    萧泽握紧手里的利剑,久违的杀意在他的眼中蔓延。

    只见他推眸光幽深地盯着周围的六人,随时准备出手。

    “呵,死人还不配知道我们的名号!”

    “原本只想劫财的,可是看你小子细皮的,不知道几刀下去能分成几段呢?”

    领头的人暴戾地说完,周围的五个人便“哈哈哈”大笑!

    仿佛已经看到了陈青云的下场。

    陈青云握紧拳头,心里肯定了就是余江说的那一伙人。

    今日这一出,到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主子先上去歇着!”萧泽一把提着陈青云,运力推他上了马车!

    周围的人见状,举着大刀就砍了过来!

    “找死!”

    萧泽冷声道,手里的长剑顷刻间穿梭起来。

    陈青云站在车帘外,看着萧泽的身影如惊鸿一般掠过围攻他的三个杀手,然后那三个杀手举起的长刀还未落下,人已经洒血而亡。

    跟萧泽缠斗的三人见他十分厉害,不到片刻就杀了他们三人,当即凶狠地转头围攻萧泽。

    萧泽动了动手里滴血的长剑,立即快速地挑断了剩余三个杀手的脚筋和手筋骨。

    “啊啊”

    三人哀嚎着,想动,可是动不了!

    一双双瞪大的眼眸满是惊恐,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一个赶车的护卫竟然拥有如此厉害的功夫?

    可是他们更想不到的是,那撩开的车帘里,很快又走出一个身材魁梧不凡的男人。

    这个人他们是认识的,之前陈青云到处找孩子的时候,这个男人也跟着找!

    身边的还带着暗卫,是平西将军萧凤天!

    三个杀手转头面面相觑,全身颤抖着,那血流得更快。

    仿佛死亡的召唤已经来了,他们撑大着眼眸,里面的眼珠子已经呈现出毫无生气的灰白。

    萧凤天从车上一跃而下,看着陈青云道:“知道背后之人是谁吗?”

    陈青云闻言,点了点头。

    他朝着密林深处喊了一句:“余江!”

    三个杀手的眸光也下意识瞥向了密林深处,只见草木窸窸窣窣地响动着。

    然后慢慢的,一个人影从密林当中走了出来。

    他的头上带着草环,身上的衣服是青色的,隐匿林里的时候,一眼还真的看不出来!

    萧凤天眯了眯眼,没有想到陈青云的身边还有这样一位能人!

    “我到是小看你了!”

    萧凤天玩味道,瞥了一眼萧泽。

    萧泽意外的眼眸轻眨着,他竟然没有发些密林里面还有人?

    周围的暗卫也没有发现!

    这个人善于隐匿,甚至于连气息都可以似有若无。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萧凤天问道,他知道陈青云留了一手以后,明白陈青云有自己的打算。

    陈青云瞥了一眼地上的三人,然后冷声道:“送去云州府衙门,背后之人能不能审出来,就看云州知府的能力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凤天皱起了眉头,看样子到是陈青云有意放一马。

    陈青云看着地上早已形同废人的三人,冷声道:“背后之人想我死,找的是江湖上三教九流的杀手!”

    “不是他亲自找的,随便推一个人出来就能顶罪了!”

    “光凭这三个人,想拖他下水是不能的。”

    “不过震慑一下还是可以的,而且也让他掂量一下,下一次还有没有能力杀我!”

    一盘棋子,才开始走而已,前面的卒不能死得太快了!

    横冲直撞的,以后也能为他肃清不少障碍。

    萧凤天知道陈青云有自己的打算,当即便让暗卫把人送去云州府。

    马车再一次前行,可坐在车前面赶车的人,却换成了余江。

    萧泽擦拭着长剑,上面的血渍殷红刺眼。

    “你一直跟着我们?”

    萧泽问道,他对余江有些好奇!

    余将闻言,淡淡道:“我一直跟着他们!”

    “呃?”

    萧泽愕然。

    显然主子早就知道路上会有杀手,而且还做了安排。

    萧泽忽然想起余江是谁了?

    就是在那个晚上,书院,去了学子寝房的人。

    显然那个时候,余江已经汇报过了,这六个杀手情况。

    开心一刻:

    凤天:看吧,杀你的档次就这么低,三两下就解决了!

    青云:杀你的档次高,所以在你身边的护卫都死得快!

    萧泽:属下愿意永远追随陈主子。

    凤天:萧泽,忘记你姓什么了?

    萧泽:属下愿意改名陈泽!

    凤天: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