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章小离别
    陈青云傻笑着离开,一步三回头,真正像是新婚里不愿别离的小媳妇一样!

    李心慧站在台阶上目送他,失笑着挥了挥手。

    这只是离别前的小叙,还没有送他上车呢,他就这般不舍?

    可见在他的心里,这半个多月的分别,只怕要熬着过日子了!

    眼见他身影消失在东厢房以后,李心慧便关了房门,去了厨房叮嘱一番,准备让厨娘给他们做一些点心,让他们带在路上的时候吃。

    陈青云返回学子寝房收拾衣衫,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把嫂嫂之前给他做的衣衫都带上,他站在窗前,面色深沉,眼眸优思。

    过了一会,他带上包袱,去给老师请安。

    书房里,齐瀚将京城传来的信件递给陈青云看。

    “西北贪墨银两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背后的主使人是成王,皇上震怒,已经下旨抄了成王府。”

    “景王尚在边关,这场火蔓延不到他的身上,可其他王爷和朝中的重臣,牵连出来的只怕不少!”

    “青云,你若是敢赌,凭你跟凤天的交情,他一定可保你进翰林院,到时候造化如何,便得看你自己的了。”

    齐瀚认真到道,京中有贵人帮扶,自然再好不过。

    那凤天的母亲出自太傅府,更何况还有皇上眷顾的这层关系?

    要保一个年轻有为的进士,容易得很。

    这场祸事再激烈,只要闯进去了,坐稳那个位置,那便就站在了上首的位置,以后很难被动摇。

    外放出去,日后官至三品二品已经是极限。

    翰林院若是资历够了,有人提拔,不过是三五年的时候,一个侍郎之位还是能够擒住的。

    陈青云看着那书信上的署名,上面还盖着萧家的私印。

    科举在即,萧家在此时跟云鹤书院来往密切,可见必然也有皇上的意思。

    恭敬地将信纸递回去,陈青云颔首道:“萧家投桃报李的心思我受了!”

    齐瀚闻言,大喜过望。

    他之前还怕青云心有抵触,看来是他想多了。

    他这徒弟,一如既往地狡猾。

    “那就好,你跟凤天启辰吧,我听你师母说,你嫂嫂大清早就指导厨娘们做了许多点心,说是让你带在路上吃!”

    “等你回来,也许就不住在书院了,可现在有了明德大师为你铺的这条路,你跟心慧住在一起的流言也会少些!”

    是少,但一定会有!

    陈青云勾了勾嘴角,露出淡淡的讥讽。

    李心慧让厨娘们做了玉米烙,甜甜圈,香酥卷,精致小麻花。

    虽然入秋,可天气还是闷热,李心慧挑着能放的做。

    陈青云来到厅堂的时候,只见她安安静静地等在那里,身边放着几个小巧的食盒。

    掩下眸光里的异样,陈青云温柔道:“以后别这么辛苦了,我路上随意吃点就可以了!”

    他是真的不想她这么辛苦,瞧着那双因为长期洗漱的双手,没有长长的指甲,比起那细嫩的面容,那双手就显得有些粗糙了。

    他还记得她做针线的时候,修长的手指十分漂亮,淡淡光影照在上面,莹莹如玉。

    李心慧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眸光柔和道:“陈家村送来的玉米,我挑了几个嫩的做了玉米烙。”

    “一会你跟萧大哥记得先吃,那个不能放久。”

    “我听长康说,那五家做得很好!”陈青云状似无意地问道,这一次的事情,总算是彻底收服了他们。

    “他们那五家确实做得很好,如今卖肉的生意稳定了,那几个孩子也熟悉了,等到整顿好酒楼我就正式收为徒弟了!”

    李心慧笑道,他们总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未来也是一样的。

    陈青云点了点头,随即调侃道:“你就不怕我考不上?”

    “噗嗤!”李心慧失笑。

    这个家伙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可见并不紧张。

    连着三场,中间还是有休息时间的,虽然短暂。

    想要再叮嘱几句,李心慧话到嘴边便压制下来。

    “你知道就好了,争气一点!”

    李心慧故意板着脸说,其实一点都不想给他压力!

    陈青云在心里低低一叹,面色淡然而沉静。

    这次的离别,他其实一点都不想走!

    再多的留恋,再多的不舍,都遏制在欲言又止的神情里。

    铺好的马车舒适宽敞,萧凤天已经在里面稳稳地坐着了,陈青云钻了进去,尚未放下的帘子被撩得老高。

    他看着站在台阶上的嫂嫂,老师,师母,忽然有一种此去经年的别离之感。

    李心慧看到陈青云面色紧绷,淡淡的愁绪在他的眉宇之间。

    那一双深色的眼眸晦暗不明,远远看向她的时候,那缱绻幽深的眸光一下子就清晰起来。

    她走到马车的边上,然而小声地调侃道!

    “保重身体,考不上也没有关系!”

    “大不了你回来继续给我抄菜谱,你放心好了,就算你吃得比猪还多,我也会养你的。”

    “噗”陈青云喷笑,眼眸星光璀璨!

    他知道她是故意逗他开心的,她那满是鼓励的眼眸里,堆满信任和宽容。

    陈青云感觉自己的心柔软得不可思议,而那眼眶之中,也起了一层氤氲。

    仿佛薄薄的水雾遮挡了那远眺的视线,便只能看到,站在他的面前,浅浅而笑,温柔娴静的她。

    忍着心里的异样,陈青云放下了帘子。

    “驾!”萧泽扬起马鞭,整个车身动了起来!

    “哒哒”的马蹄声走了远了,萧凤天的视线也跟着飘忽起来。

    那叔嫂二人仿若无人的亲密,自然温馨,让他的眼里多了一丝艳羡。

    摇晃的马车里,萧凤天看着陈青云撩起了车帘,然后探头出去看!

    拐角的街口就在眼前,能看多久呢?

    “不过二十来天,这般不舍,日后如何成事?”

    萧凤天说着,语气有点酸。

    陈青云放下车帘,然后懒懒道:“成什么事?”

    萧凤天皱起了眉头,斜倪了一眼陈青云道:“姨父没有跟你说?”

    “说了!”

    “那你?”

    “也得考得上才算数!”

    陈青云淡淡道,深幽的眼眸里,聚敛了一道精光。

    萧凤天气绝,他无语地瞪着陈青云,没好气道:“你还想作弊?”

    “我不敢!”

    陈青云欠揍地扬起了嘴角,他怎么会想要作弊呢?

    萧凤天看着他幽暗的眼眸,知道他肯定有自己的主意!

    “哼!”

    “你最好老老实实地考个举人回来,如若不然,我从京城回来立即给你嫂嫂保媒!”

    萧凤天威胁道,他不会让陈青云乱来的。

    陈青云转头,眸光幽幽地看着他!

    “你确定,我嫂嫂就一定会接受你的安排吗?”

    “再则,你身边除了胡志昌这类的老光棍,还有几个人是拿得出手的?”

    萧凤天气绝,恶狠狠地瞪了陈青云一眼。

    “你都知道了?”

    他冷声道,口气十分不满。

    陈青云假意地理了理头发,悠哉道:“我猜的。”

    萧凤天最讨厌陈青云这副样子了,好似把什么都握在了手里!

    只见他眼眸忽闪,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道:“你嫂嫂没有跟你说,昨晚你走了以后,我跟她畅聊到半夜吗?”

    “你说什么?”

    陈青云转头,眸光凉凉地瞥了一眼萧凤天!

    他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语气也着了火,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萧凤天久居沙场,如何会惧一个小小的少年?

    只见他得意地挑了挑眉,故意道:“我们昨夜商量了你日后的亲事,她说,等你成亲以后就别府而居!”

    “她还说,在她的眼里,你还是小孩子!”

    “她知道抱你很不合适,不过以后应该不会了!”

    陈青云眸光便得深幽,嘴角也勾起了淡淡的冷嘲。

    只见他不客气地瞪视了萧凤天一眼,然后清冷道:“是吗?”

    “可清晨我去跟嫂嫂辞行的时候,她分明还抱了我,温柔的手摸着我脸颊,依依不舍!”

    萧凤天:

    还有比陈青云脸皮更厚的人吗?

    陈青云见萧凤天无言以对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深色的瞳孔闪过一丝精光。

    以后跟嫂嫂朝夕相处的人是他,萧凤天这个来去匆匆的客人,怎么能够左右嫂嫂的决定?

    陈青云想着嫂嫂临别前说的软语,心里热乎乎的,眼眸也跟着柔和下来。

    他坚定地想着,就算未来荆棘遍布,他也会昂首前行,绝不退缩!

    开心一刻:

    如果今晚没有了,那明天多更一点!

    我爸爸今天骑车摔了,住院了,三爷估计晚上来不及更新了!

    见谅,抱歉!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