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八章暗夜谈心
    萧凤天要走了,准备跟李心慧辞行!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会看到这么刺眼的一幕!

    那叔嫂二人静静地抱在一起,两个人的眼睛闭起来,嘴角微微上翘,幸福之意无比明显!

    他轻靠在圆形的拱门外,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有风吹拂着他的脸,可是他却听不到一丝风声。

    这感觉太奇怪了,从来没有过,心里有着杂乱无章的声音,像是他曾经见过的海浪一样,随着那蔓延过来的浮波,嘭的一声,碎在了被阻挡的高岸上。

    八月初一了,天上有月光,有星辰。

    乌云散开,清风徐来,一阵陌生的花香萦绕在他的鼻尖!

    若不是那弯弯一弧明月像极了弯刀,或许他会觉得,这真是一个“花好月儿圆”的日子!

    他嘴角的笑容显得有些自嘲,然后一直看着昏昏暗暗的天空

    他等了许久,久到脚都麻了!

    陈青云才出来!

    他下意识身形一闪,身影立即隐匿在高高的树冠上。

    遮云蔽日的树丛太深了,轻易就将他藏在了里面。

    直到陈青云的身影走了以后,他才一跃而下。

    东厢房的院子里,廊檐下的灯已经熄灭了。

    他看着支起窗户的房间里,心慧站在圆木桌前,正温柔地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他大概猜到,应该是陈青云送给她的。

    “咚咚!”

    萧凤天上前敲门,李心慧疑惑地看着门口的方向,以为是青云去而复返。

    结果她打门的时候,看到了萧凤天。

    他直挺挺地站在门口,眸光专注异常,隐隐透出一股晦暗不明的光芒。

    “萧?”

    李心慧疑惑道,没有想到他会过来!

    萧凤天没有进屋,而是指着院子里的石桌子和石凳子道:“明天就要走了,过来跟你辞行!”

    “陪我说说话吧,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见!”

    萧凤天说完,率先走到那石椅子上去坐!

    夜深了,石凳子和石桌子都有了冰冷的冷意。

    李心慧愕然地看着萧凤天背对着她的身影,忽然想着,估计是他有什么话想说!

    她加了一件双层淡紫色褙子,上面绣了清清爽爽的几株百合,拿了两个软垫子,然后提着一壶凉茶。

    那茶壶的嘴上挂了两个小巧可爱的茶杯,一晃一晃的,发出悦耳的声响!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李心慧抬首,盈盈而笑道:“萧想说什么?”

    萧凤天眸光灼灼地看她,只见她嘴角的笑意十分明显,眼眸里的光很亮,方方的,丝毫没有忸怩作态。

    可这样一来,明媚的笑容和刺眼的伤疤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萧凤天忽然想起,她如一只断翅的蝴蝶,跌落在他怀里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只觉得心疼!

    可是现在他觉得心绞痛!

    “青云若是中举,亲事先不要给他订下来!”

    “等到春闱过后,若是名次好,我可以求皇上给他赐婚!”

    萧凤天说得很认真,像是商量,如何把陈青云的终身大事定下来!

    李心慧猝不及防,眼眸有些愕然和震惊!

    心口有些痛,眼眸也跟着闪烁起来!

    她放在膝盖上的手交叠在一起,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看着萧凤天灼灼的眸光道:“这些我都没有想到呢?”

    “不过婚姻大事是青云一辈子的幸福,赐婚的对象也要他喜欢才是。”

    “之前伯母说了聘婷,我觉得很好!”

    “不过还要看他们的缘分,娶妻娶贤,更重要的是夫妻二人彼此互通心意。”

    “青云无父无母,我虽为长嫂,可婚事却不敢替他做主的!”

    李心慧表明立场,眼眸里的光渐渐冷了下来,她也跟着镇静许多!

    她的心里蔓延着一股苦涩,很难受,可再难受,面对萧凤天,一心一意关心青云的人,她却丝毫没有露出异样!

    在萧凤天的眼里,心慧就算再能干,可也只是一股十几岁的小姑娘!

    他相信心慧没有说谎!

    他也看得出,心慧对青云没有那种暧昧的情愫!

    可是看到她眼眸暗下来时,他的心却忽然刺痛着,一阵一阵的。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得到,可是他有一种直觉,他在伤害心慧!

    是试探也好,是明示也罢,他至少不相信她,才会说出这一番话!

    萧凤天看着她直视他的眸光,笑得和煦有礼,可是他却仿佛看到了,一株百合,被刺伤了,流出殷红的血珠。

    “你还会想起青山吗?”

    萧凤天忽然问道,他的眼睛热了起来,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他看着暗色的天空,没有灯光的廊檐下暗极了,可她的眸光那么清透,清透到他连直视的勇气都丧失了!

    李心慧想着,萧凤天的心里应该有事!

    他说话的时候,并不连贯!

    好似这些话语是突然想到才说的!

    可如果真的是辞别,他想说什么应该是早就想好的!

    她很快就想到了,萧凤天之前一直都会过来探望她!

    青云走了以后,他就来了!

    这时间太巧合了!

    应该是他早就来了,看到她抱着青云,所以才会突然说出这些话!

    他不好明示,所以才绕了这么一个圈子!

    李心慧笑着,眼眸里的光渐渐变得淡然!

    她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小姑娘,知道日子不管离了谁,再难都要过下去!

    青云未来的日子是青云要过的,她不会插手!

    她只会在青云需要她的时候,留在青云的身边!

    “萧是不是看到我抱青云了?”

    “我知道那样很唐突,可青云在我眼里,还小!”

    李心慧给彼此倒了一杯凉茶,然后对着萧凤天遥遥一敬!

    萧凤天看着她举杯的动作,流畅自然,带着一股果敢的坚强,十分耀眼!

    像是在饮酒,那微眯的眼眸里,透出深意连绵的光亮!

    他感觉呼吸微滞,竟然在她那似笑非笑的面容上,看待一丝蔓延到骨子里的媚意!

    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萧凤天端着凉茶,研磨着杯口道:“他还小,可他总会长大!”

    “心慧,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妥!”

    “青云才十四岁,虽然不是最小参加秋闱的,可是你要知道,他的学识是姨父亲手所教,据我所知,姨父的入室弟子,还没有连举人都考不上的!”

    “举人只是他的起步,如果能顺利考上进士,以姨父的人脉,给他一个四品知府还是绰绰有余的。”

    “年轻的四品知府,有人往上拉一拉,三五年就能调回江南富庶的州府,再过三五年,三品总是能上去的。”

    “京城的派系很复杂,可他们喜欢用姻亲拉住一切能够往上升,有前途,无背景牵扯的官员,也许久经沙场,我不太喜欢那些派系,可我父亲门下的将军,很多就结了这样的姻亲。”

    “朝廷是一张密集的大网,进去的人,独善其身着,如果不是在犄角旮旯待着,就是在翰林院默默无闻抄着典籍过一辈子。”

    “又或者去国子监,教书育人,表面上门生众多,其实并无实权也不能干涉政事!”

    “我不知道将来青云会走到哪一步?但肯定不会永远是一位小秀才,男人的手里的权势越大,攀附的人就越多,当攀附不了的时候,中伤和流言就会肆意而起,我不希望到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护不住你了!”

    李心会的心微微地疼痛着,她仰着头,看着关心她的萧凤天!

    深邃幽暗的眼眸透着诚挚的关怀,浓密的眉峰微微皱起,面色紧绷肃然,薄厚适中的红唇轻抿着,欲语还休!

    他很认真地跟她在说这件事,而起也很认真地跟她分析其中的厉害关系!

    她不是傻瓜,跟青云在一起如果遍体鳞伤,那她宁愿做青云一辈子的嫂嫂,一辈子的亲人!

    更何况,那些旖旎的心思,不过是藏在心里不能见光的阴影而已!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见了光的影子是不倾斜的!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