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七章让她心颤的礼物
    看似她在养伤,什么都要依仗青云,其实很多事情她根本没有开口,都是青云默默地,细致地,周到地安排着,甚至于很多都是亲力亲为。

    她看着他的面孔,眼睛很亮,可是眼底有了乌青色,最近他休息不好,已经消瘦一圈了。

    李心慧看着他抿起的红唇,薄薄的,微微翘起,好似偷着乐。

    她温柔地勾起了嘴角,宠溺地笑道:“去了阳城以后,不要忐忑,好好游玩一番!”

    “我到是想跟你一起去,不过你不同意就算了!”

    “考完以后,想玩几天就玩几天,这里的事情也不要担心!”

    “我都会处理好的!”

    陈青云笑了笑,他想考完就回来!

    桂榜出来的时候,府衙的人到时候会通知的,他没有必要等候在阳城!

    再则,他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

    他守着,看着,心里也踏实一点!

    将早就准备好的《说文解字》拿出来,里面萧凤天的名帖,还有他暗暗写下的《熬药记》!

    陈青的眼眸微红,不好意思地道:“这是嫂嫂一直想要的《说文解字》,我已经抄好了!”

    “你得空的时候翻起看看!”

    陈青云推过去,只见厚厚的书壳已经装订好了,厚厚的一大本!

    一块深蓝色的细绒布包着,那厚度从到胸前,比南山寺的佛经都还显眼!

    李心慧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你抄的?”

    陈青云红了脸点了点头,他抄得有些慢了。

    其实,可以早一点给她的!

    好几个月了!

    李心慧摸着厚厚的《说文解字》翻了里面的前两页,只见上面字迹峻秀挺拔,紧密清晰,粗细堆叠,仿佛连绵之境,成片成片都是让人视线辽阔震惊的景象。

    李心慧愕然地看着,着,心里有一股热潮缓缓地流动着,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血脉之中不断地扩张。

    轻舟掠过万重山的时候,也许泛舟人心容山川河流,早已同为一体。

    白鹤直入云霄的时候,也许看得人心生向往,仿佛乘风归去。

    山泉叮咚的时候,清澈漫延,汇至地脉,滋养了根须。

    李心慧的眼眸渐渐起了一层雾气,朦朦胧胧的,让她看不清楚书壳上的几个大字。

    可是她的手不停地摩擦着,爱不释手!

    她太感动了,《说文解字》啊,那么厚,那么严谨,那么细密的一本书!

    青云竟然抄下来了!

    从她说起这本书到现在,已经足足有半年了。

    可青云,竟然也抄了半年。

    李心慧顾不得疼的手,眼里落下来的那一刻,她一下子就陈青云给抱住了!

    紧紧的,密不透风。

    她太感动了,眼里全是温热的眼泪,水雾一下子冲出眼帘,快得让她猝不及防。

    她眼眶红红的,差点就哽咽了!

    “谢谢你,青云!”

    “我太喜欢了!”

    李心慧抱着陈青云的腰身,那力道箍得太紧,隐隐扯到了她手臂上结痂的伤口,有点痛,有点痒,可是她就是不肯撒手!

    陈青云的眼眸又红又亮,嘴角下意识翘起,双手覆上她在腰间的手上,这意外之喜来得太让他意外了。

    如果早知道那他应该抄快一点的。

    陈青云想着,眼眸柔和了下来!

    可他低估了嫂嫂的激动,只见嫂嫂忽然转到他的面前,不由分说的,强势又温柔地,亲吻着他的额头和脸蛋!

    边亲边道:“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青云,你太好了!”

    “你是我见过,最贴心,最可爱的宝贝!”

    陈青云看着她眸色流光溢彩,水水的光泽闪耀着,波光潋滟!

    他从来不知道,这一双桃花眼竟然这么漂亮,的,神采奕奕!

    看着他的时候,由衷的喜悦和激动无法克制,恨不得全都一下子涌出来!

    他看到了,看到了她对他的蜜意!

    可是他也知道,她还是把他当孩子!

    亲吻脸蛋,亲吻额头,可却不是唇瓣!

    他还在笑,眼眸却暗了下来,心里压抑着一丝苦涩!

    她还握着他的手,紧紧的,丝毫没有男女之别!

    他回握着,哪怕知道她没有一点旖旎心思,他还是舍不得放开!

    这一刻,他想让自己变得贪心一点!

    李心慧没有察觉陈青云的异样,她的嘴角勾起了甜甜的笑容,她太开心了!

    第一次有人,为她做了这么的事情?

    这要是在现代,青云若是大一些,估计她会恨不得立即以身相许!

    可这是在古代,青云还小,而且还是她的小叔!

    她心里激动的心思一闪而逝,更多的是眷念他的好!

    他默默地做着,她想要的,他记在了心里!

    有了银钱也没有想过去买,而是选择继续为她抄完!

    《说文解字》不是《三字经》不是《百家姓》不是《千字文》,而是让所有文人墨客都望而生畏的《说文解字》。

    而他,耗时半年!

    这半年里,她可以想象,他到底抽了多少时间默默地做着这件事!

    这一分心意,她怎么能不不感动?

    全世界最好的,她都恨不得捧到他的面前!

    她的泪水都摩擦到了他的身上,水润明媚的眸光越来越亮,她忽然激动而振奋道:“我们去跟他们合伙开铺子吧?”

    “他们想做什么都行,我还有好多秘方,都卖给他们好了!”

    “赚多多的钱,以后就算你不想科举了,不想入仕了,我们就买几匹壮实的马,然后弄几辆舒服的马车,从西北到东北,从西南倒闽南,从江南到京城,我们总是快活的!”

    好似未来的畅想都画在了图纸上!

    陈青云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然后点了点头,温顺得像只绵羊道:“我都听你的!”

    “呵呵,傻瓜,我要是把你卖了呢?”

    李心慧笑道,她太喜欢他这个傻样了!

    陈青云白痴地继续点头,认真道:“也听你的!”

    “哈哈,那我要是欺负你呢?”

    李心慧玩味道,她现在就想欺负他了!

    狠狠地欺负,最好都出了眼泪,她很喜欢看他眼泪汪汪,手足无措,嘟着红唇委屈,的样子!

    陈青云知道她是高兴,她兴奋的时候,就喜欢说一些傻话!

    一本《说文解字》都让她这么开心,那他陪着她开心又如何呢?

    “那就欺负吧,我找不到人告状,所以你想这么欺负都行!”

    陈青云笑道!

    李心慧的眼眸亮了起来,她的红唇贴到他的后颈,他立即就僵住了身子!

    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轻了很多!

    “哈哈”

    李心慧得意地笑了起来,她就知道,这个小家伙,最害羞了!

    而且还最怕痒!

    这是一份让她心颤的礼物,也是一份让她失态的礼物!

    可逗他也不能太过火,她亲吻一下就离开了,继续抱着他,仿佛怎么抱都抱不够!

    “青云,你不能对我太好了!”

    “太好了,我就会依赖你了!”

    “依赖一个人是病,有药的时候,看起来跟常人没有区别,失去药的时候,就会痛不欲生,好不了!”

    陈青云知道她在指什么?

    他的心隐隐痛了起来,他如果是她的药,那么这药永远都不会离开她!

    而她又何尝不是他的药呢?

    “不会的,我做的,不及你做的十分之一!”

    “我一直都在这里,永远都在!”

    李心慧闭上眼眸,感觉心暖暖的!

    在怀里就好,抱得紧紧的,她会好好想一想,他入怀的滋味!

    地吸取着他身上的体温,气息,还有紧贴在一起的触感!

    他的窄腰,他的宽肩,他的臂膀,还有他站得笔直的腿,微微翘起的臀!

    她都感受着,闭着眼睛,深深地感受着!

    她想要记住这种感觉,以后的以后,她也许就不能这么抱了!

    可这种滋味,好得让她忘记了这里有着界限分明的男女之别!

    不论在什么样的世界,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可不管别人好不好,她心里的这个人,是最好的!

    陈青云很想转身,面对面抱着她!

    可是那样也太唐突了,很不好!

    他告诉自己,徐徐诱之!

    一步一步的,他总是能够蚕食掉她所有的坚强。

    然后用坚硬的外壳包裹着她温柔的躯体,给予她一个遮风挡雨的怀抱!

    他静静地感受着她,温柔的脸庞,起伏的胸脯,笔直的长腿,紧贴的!

    每一处都燃起了火花,烧得他浑身滚烫滚烫的。

    可是他愿意受着这样的煎熬,像是浴火重生,只有熬过那淬炼筋骨的痛苦,才能有重生以后的璀璨和耀眼。

    夏日里的秋风摇曳着,一地的落叶纷纷。

    她从身后抱着他,两个人贴在一起,她靠在他的背上,闭上眼睛,嘴角翘起来,好似睡得很香!

    而他也闭上了眼睛,嘴角翘起来,好似沉静在美丽的梦境里。

    这一刻,他们两个的心,无比贴近开心一刻:

    哈哈哈,传完了,睡觉!

    你们记得明天催更啊,不催更的后果就是我明天一直追电视剧!

    嗯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