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六章你是我的田螺姑娘
    夜幕下的定南府繁荣安定,灯火四处延伸,站在高处时,俯览的景象仿佛万千星辰同时亮起,让人的内心十分振奋。

    陈地的事情过去没有多久,张婶母子俩收拾了大包小包的,来到了书院。

    陈青云去见了他们,付了一半的银两,然后把需要打的家具图纸给了他们。

    张婶是过来给儿子做饭,顺便收拾酒楼和院子的。

    长康拿了钥匙,安排他们住到院中的后罩房。

    桌椅板凳,好多都要新做,架子床,书柜,一张张的图纸,多得张贵山笑眯了眼。

    往常就算是跟着师傅,这么多的活,也是很难接到的。

    他做木工有好几年了,手艺纯属,工具齐全,做起来也快。

    不过再快,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还是太赶了些,他又自己的师傅和几个师兄,这才开始动手。

    张婶负责给他们做饭,闲的时候就把院子里的荒草除了。

    夜晚闲下来的时候,方有为家,陈生家,陈勇家,陈墩子家,马明柱家,全都带着孩子媳妇,都去帮忙。

    大家的速度又快,酒楼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桌椅板凳,桌布帘子,全都拆下来重洗。

    长康隔了三天去看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等回去跟陈赖皮闲聊的时候,说了那五家人的很勤快,酒楼都快收拾完了,结果第二天陈赖皮也搬进去了,开始帮着张贵山他们打杂,每日都把木屑全都用袋子装起来,留着日后生火的时候用。

    后来新家具要上漆了,陈赖皮又跟着他们学,每日都把家具搬进搬出地晾晒,很是勤快。

    后院彻底变了样,连花草都种了不少,酒楼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陈青云和萧凤天也要走了。

    很多学子都提前走了。

    柳成元和谢明坤还特意搭伙过来问陈青云要不要一起走。

    两人的本意不只是一起走那么简单。

    谢明坤是想送人过来学厨艺,提前跟陈青云说一声。

    “我是觉得嫂嫂出去以后,身边也是需要人侍候的,银心银铃是谢府的家生子,一家人都在我们五房。”

    “她们学会以后,能够给我爹娘弄两间酒楼就成。”

    “到时候嫂嫂用得顺手,再给我教两个,银心和银铃我就不带走了!”

    陈青云瞥了一眼谢明坤,确实够无耻的。

    明明是想学手艺去开酒楼,还说是送人来侍候!

    不过这件事嫂嫂之前答应过的,他懒得跟谢明坤周旋,转而看着柳成元:“你呢?”

    “咳咳!”

    柳成元尴尬地咳嗽两声,随即道:“嫂嫂能调那个去疤的药膏,我爹很有兴趣!”

    “想问嫂嫂买方子,如果不能买也行,他想弄一个去疤养颜膏,嫂嫂占两层股!”

    陈青云皱了皱眉头,他看着嫂嫂可没有这方便的想法的!

    “你怎么不让余大夫过来要,他开口了,说不定我嫂嫂随手就给了!”

    陈青云道,到时候他们悄悄地做,他们也不知道!

    柳成元鄙夷地看着陈青云,他是那种人吗?

    “老余之前得了好多药方,心里早就过意不去了!”

    “这次也是无意间说漏嘴的,你也知道,他早年间受了我外公的恩惠才一直在我们家的!”

    “实际上他自己的徒弟早就开了药堂,每年光是孝敬他的分红都够他自己当大爷了!”

    陈青云的嘴角抽搐着,瞪了瞪柳成元。

    谢明坤到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方子?

    他立即附和着柳成元道:“听着有份,若能成,我参两层股!”

    柳成元翻了翻白眼,他像是能做他爹主的人吗?

    谢明坤给他一个你能行的眼神!

    陈青云见他们两个一直互相看来看去的,当即道:“在我的面前你们两个还是收敛些!”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不检点!”

    柳成元:他哪里不检点了?

    谢明坤:青云话里有深意?

    “你们都先回去,我去问问我嫂嫂有没有这个想法。”

    “另外,我嫂嫂会这些药啊,秘方的事情,你们不能泄露半句,不然你们两个都去断袖!”

    柳成元:“这是个什么道理?”

    谢明坤:“同问?”

    陈青云:“断子绝孙!”

    柳成元:,够狠!

    谢明坤:,够绝!

    陈青云去东厢房的时候,看到嫂嫂的手已经能够上下活动了!

    她坐在软塌上,穿着宽松的寝衣,伸着手动来动去的,姿势很是怪异!

    脸上的疤痕隐隐有了要掉落的趋势,曾经皮肉翻起来的伤口越收越小,跟缝隙一样,露出新生后的嫩肉。

    “嫂嫂!”

    陈青云叫唤了一声,站在撩起的帷幔下浅浅而笑。

    李心慧在练瑜伽,气息的吐纳和手臂的伸展缓缓地进行。

    最近她一直躺啊躺,感觉身体的柔韧性差了很多。

    看到陈青云来了,她收回了举着的手,紧绷的腿也慢慢放松下来!

    “不是去陪元成他们了?”

    李心慧笑道,从软塌上下来,走到圆木桌前陪着陈青云坐下。

    陈青云偷偷将自己带过来的礼物藏在身后,坐下来道:“柳家的意思是想利用去疤的方子挣钱,他们有余大夫,这些年开了不少药堂,脂粉铺子,什么养颜膏之类的,赚了不少!”

    “估计余大夫恭维之下,柳伯父看到了商机!”

    李心慧闻言,好笑道:“他们看到了商机,你怎么就没有看到?”

    “提纯食用碱,香胰子都能做得更好!”

    “我只是志不在此,你若是想和他们一起,秘方我写给你!”

    陈青云知道,嫂嫂不像那些拼命想要挣很多钱的人,她只是想做好吃的,拥有一定的积蓄就可以了!

    淡然,淡薄,心无名利!

    陈青云想,他或许能够明白,明德大师说的,嫂嫂跟佛有缘!

    她的心,对自己不喜欢的,淡然如水!

    可对自己喜欢的,却钻研渗透!

    “嫂嫂不喜欢的,我也不喜欢!”

    “反正嫂嫂能养我就行了,我没有什么本事,就会画几幅画哄你开心!”

    陈青云调侃,说得自己毫无用处!

    李心慧瞪了他一眼,不喜欢他这样说自己!

    “很好了,心地善良,勤奋刻苦,努力上进,还帮我洗衣叠被!”

    “就像是我水缸里养的田螺姑娘!”

    李心慧笑道,十分满意!

    陈青云不知道什么叫做田螺姑娘,一头雾水!

    李心慧看着他呆萌的样子,更是觉得好笑!

    只见她用手指着他的脸,跟他说了一个故事!

    “从前呢,有个人捡了一只大大的田螺回去,养在水缸里。”

    “然后他每天都出去干活,可回来以后,家里的饭菜有人做好了,衣服有人洗好了,地也有打扫干净了,一开始他以为是邻居帮他做的,可是后来才知道不是!”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天都如此重复,可是他却找不到这样一个人!”

    “久而久之,他疑惑的同时也想一探究竟,最后发现原来他的水缸里养的田螺,每天等他走了以后,就会变成一位美丽的姑娘,帮他洗衣做饭,收拾屋子!”

    “所以我说你是我的田螺姑娘!”

    李心慧笑着,眸光灼灼地看着他!

    陈青云的脸红了起来,他喜欢她说的那句:你是我的!

    不过不是田螺姑娘,而是田螺少年!

    “我做的还不够多,还不够好,比不上美丽的田螺姑娘!”

    陈青云顺着她的话道,心里喜滋滋的!

    他付出的这一切,她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没有比这更让他觉得愉悦和满足的了!

    李心慧看着他腼腆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浓,她觉得够多了!

    她的青云,比田螺姑娘更勤快,更好!

    田螺姑娘不能一直以人面示人,可是她的青云,却白天夜晚都在她的身边!

    陪着她,照顾她,关心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