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五章离了嫂嫂怎么能活?
    夜晚,陈青云等嫂嫂睡下以后,去了长工房找长康。

    静谧的夜里,树叶被风吹得莎莎作响。

    厢房内,长康垂首立在陈青云的身边,恭敬无比。

    陈青云坐在上首,眸光深幽,面容冷肃。

    他无意多待,很快说明来意道:“最近名膳楼的万掌柜有没有找你?”

    长康闻言,摇了摇头。

    “估计是听到风声,云鹤书院有萧将军出头,收敛了一些。”

    “不过我看他们那个架势,估计是想等您走了以后,再来找我!”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也想到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又害怕自己暂时顾不上

    “萧沐和萧泽住在什么地方?“

    长康闻言,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两个房间,对着陈青云道:“在里面的,白天都去北苑外当值。”

    “那就好,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请他们通知我!”

    长康点了点头,暂时只能这样了。

    陈青云半夜去敲了萧凤天的房门。

    萧凤天穿着宽松的寝衣,看到陈青云的时候,愣了一下!

    “出什么事情了?”

    萧凤天担忧地问道。

    陈青云看他的样子像是刚从起来的,他惊觉此时已经太晚,可是他竟然全无顾忌。

    不知不觉,他跟萧凤天竟然也跟成元他们一样,相处起来再无半点隔阂?

    心里苦笑一声,陈青云不得不开始正视,萧凤天对他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摇了摇头,陈青云对着萧凤天道:“那个人既然是张金辰派系下面负责敛财的,手里的能人肯定也不少!”

    “贸然去收拾了名膳楼,我怕到时候你不在,他们反扑就遭了!”

    “我想要一些关于寇大海仰仗攀附的所有关系,越详细越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陈青云有这样的想法,证明他不是鲁莽的人!

    萧凤天欣慰地点了点头,很是赞成的。

    “好,那我让人去收集,等到了阳城我再把阳城总兵胡志昌介绍给你认识!”

    “握着兵权的人,在阳城这一带,没有人敢惹他!”

    陈青云点了点头,这样的人脉,不是谁都能够掌握的。

    “多谢萧了!”

    陈青云抱拳道谢!

    萧凤天的眼眸闪了一下,看着他冷肃的面孔,沉寂的眼眸,轻哼道:“你要是真的想谢我,就离你嫂嫂远一点!”

    陈青云闻言,抬首,然后撇开眸光!

    “不可能!”

    “你!”

    萧凤天气绝,随即道:“你话不要说得太早,你嫂嫂还是把你当孩子一样带!”

    “可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十六岁的状元郎都能娶公主,我小了两岁而已!”

    “更何况,我这个没出息的小秀才,离了嫂嫂怎么能活?”

    萧凤天瞪大眼睛,感觉满肚子都是憋屈的怨气!

    这么无耻的陈青云,怎么能够跟他棋逢对手呢?

    萧凤天握了握拳,忍住想打人的想法,任何对着陈青云道:“赶紧滚去睡觉吧!”

    他算是长见识了。

    可他没有办法,人家才是亲叔嫂。

    他一个外人,当真不好插手。

    陈青云凉凉地瞥了萧凤天一眼,十分友善又温和地提醒道:“萧未免管得太宽了!”

    萧凤天闻言,眼眸瞪大,里面的火气瞬间就蹿了起来!

    然而,陈青云理了理长衫,昂首挺胸,衣袂飘飘,步伐轻快

    在夜幕下,留给了他一个欠揍的背影!

    萧凤天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嘭”的一声!

    他用力地关了房门!

    “睡觉!”

    他喊了一句,可却丝毫没有睡意了!

    牙齿有点痒,气也不顺,握紧的拳头硬邦邦的,于是半夜里,八个暗卫都被收拾了一通,隐匿在暗处,吐槽

    天亮的时候,萧凤天感觉自己能睡着了。

    可是齐夫人来了!

    于是萧凤天不得不打起精神陪着,只是想要粘连的眼皮一直在跳!

    齐夫人知道萧凤天要走了,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她收拾了一些礼物,有药材,有特产,也有一些小玩意。

    多是带回去给萧凤天娘亲的。

    齐夫人对着萧凤天道:“回去以后,京城再乱也别掺和!”

    “你跟那个张金辰女儿的婚事太蹊跷了,凤天,你要心里有个数!”

    萧凤天闻言,点了点头!

    “多谢姨母关怀,我娘亲说了,她的儿媳永远都不可能是张家的人!”

    “我虽然不知道外祖父跟张金辰到底约定了什么,不过我是不会娶她的!”

    “你能明白就好了!”

    “我大概知道,应该是与你过世的姨母有关,这件事皇上是知情的,你娘不惧也是因为,她知道皇上想把公主嫁给你!”

    “尚了驸马就能留京了,西北的兵权却不一定能够握得住了!”

    萧凤天知道这些荣耀的背后,一个家族所需要背负的使命。

    萧家若是娶了公主,那便不能跟兵权沾边!

    可皇上还没有削权的打算,尚公主也有掌权的驸马,关键是,他还不想回京。

    “要想彻底收拾鞑靼,最起码还要三年!”

    “姨母放心,我心中有数!”

    齐夫人见萧凤天胸有成竹,欣慰地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没有了权就没有了,我跟着你姨父走南闯北,见识了不少!”

    “多少财富和权利都是过眼云烟,握得住,守得了,运用自如的人少之又少。

    “背负了太多,自己累别人也累!”

    “我跟你娘的心意都是一样的,希望你可以快活一点!”

    萧凤天知道他娘表面看着刚强,其实心底最软!

    皇上也曾说了一些趣事给他听,其中他娘的倔强的童年总能带给皇上些许难得的笑容。

    当年的事情就算谁都不敢再提起,可是作为外祖父唯一的孙辈,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名膳楼的万掌柜最近老实了很多。

    杭州府来了一位张管事,此人而立之年,脸盘宽大,眼眸深邃犀利,双手布满厚茧,步伐苍劲有力,一眼便知是一位练家子。

    他一到酒楼,行事颇为凌厉,一来就开始整顿名膳楼。

    价钱高的,胡乱收费的,点心分量少的,全都肃清整理。

    连傲慢的小二都换了两三个了,下一个万掌柜目测是他自己。

    果不其然,这位张管事主动把他叫到包间,看这架势,是准备训一顿了。

    万掌柜的三角眼闪烁着,低着头,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张管事见了,眸色虽然凌厉,可那研磨茶杯的手顿了顿,面色稍稍缓和!

    只听他冷声道:“人家一个厨娘,连酒楼都没有开起来的,你就慌成这个样子?”

    “还想纳人家为妾,蠢货,主子一再叮嘱,不能跟朝中大臣尤其是跟张阁老无交情的派系把关系弄僵了。”

    “人家齐院长跟皇上年轻的时候就有私交的,这么多年了,云鹤书院出去的学子,最差也是一个四品知府。“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若是不来,你岂不是要给主子惹一身的麻烦事?”

    “是是是,小的知错了知错了!”

    万掌柜擦了擦额头上汗,连忙认错!

    张管事闻言,立即眯着眼睛,冷笑道:“为了主子的出发点是有的,此事切先绕过你!”

    “别说萧将军还在定南府,就算是他不在,这件事我们也要做得滴水不漏!”

    万掌柜闻言,眼眸立即瞪得的。

    他没有想到,弄了半天,还是要去招惹那个小!

    他懵了,不知道这话怎么接?

    “哼!”

    张管事的眼眸里折射出一到冷光,狠狠地瞪了一眼万掌柜,下意识放下了手里的茶盅!

    这等没脑子的,也只能当个掌柜了!

    “你先密切注意萧将军的动向,等他们都离开定南府以后,我们再”

    张管事让万掌柜附耳过来,他细细地地吩咐着。

    主子说了,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弄走。

    就算是徐润泽和齐瀚心有疑虑,可没有真凭实据,他们还是不敢明目张胆地上门要人!

    而那个小秀才,就算中了举人又怎么样?

    投靠在主子身边的举人还少吗?

    张管事吩咐完以后,看着万掌柜点头哈腰,面露窃喜的样子,嗤笑一声,鄙夷不屑!

    一个小而已,他还没有放在眼里!

    开心一刻:

    中午的时候,没有人催更!

    下午的时候,没有人催更!

    我就追了十集电视剧,忽然看到评论是十七条,苍天,立马赶紧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