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四章黏在一起的两个人
    秋闱在即,即将赴阳城赶考的秀才们陆陆续续已经开始上路了。

    萧凤天也要走了,可走之前,他还想把那个名膳楼的人收拾一下。

    他去厢房找了陈青云,结果陈青云不在。

    厨房也不在,园林也不在。

    最后还在东厢房找到了,陈青云那厮竟然在院子里除草。

    穿着不知道从那个小厮哪里找来的衣服,裤腿绑起来,袖子卷起来,那锄头顺着花圃的周围慢慢地翻,看那样子,做起来还有模有样的。

    萧凤天感觉眼睛跳痛得厉害,进去以后,轻咳一声!

    “咳咳!”

    李心慧正斜斜地靠在躺椅上,抬眸时,只见萧凤天慢慢地走了进来!

    “萧大哥?”

    李心慧意外地出声,因为养伤,她连褙子都没有穿。

    只是能下床以后,她多穿了一个兜兜而已。

    跟青云在一起到没有觉得不妥,可萧凤天过来了,这感觉就有点怪怪的。

    陈青云也发现了,他快速地扔了锄头,赶紧洗了手,坐过来陪着萧凤天。

    李心慧面露尴尬,趁机回房多添了一件绿色的褙子出来。

    萧凤天不想在东厢房里面说这件事,便对着陈青云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出去说。

    长廊的中间,距离两边的拐角都有些距离。

    萧凤天皱着眉头道:“从定南府城到阳城最少也要三天,八月初九开始,八月初五之前就要到了。”

    “现在还有七八天的时间动身,在动身之前,你让那个长康再去套套那个万掌柜的话!”

    “我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尽管往我的身上推,我要是走了,他们便要肆无忌惮了。”

    陈青云凝重地点了点头,陈地的事情结束以后,这件事他就想提上日辰了。

    “也许是之前陈地事情,他们知道你还在定南府,所以有所忌惮!”

    “我猜他们还是会选择等我们都走了以后动手!”

    陈青云认真道,不过嫂嫂的脸伤了,暂时可以跟他们说不能出去!

    等到他回不来,估计就有办法了!

    萧凤天的眉头皱了起来,只听他凌厉道:“如果被动的话,不如主动出手好了!”

    “这件事我来做!”

    陈青云听萧凤天的口吻,到是要收拾名膳酒楼再走。

    “明天我让长康去探一探,如果他们确实有计划,那被动不如主动!”

    萧凤天点了点头,也只有如此了。

    傍晚的时候,族老和里正来见了陈青云。

    村里一共凑了五两银子,准备给陈青云去阳城赶考用的。

    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每个的村都会为应考的秀才准备,考不上也是不需要还的。

    可陈青云没有要。

    陈青云看着局促的族老和里正,出声道:“青云的年纪尚小,此番恐难中举。”

    “族老和里正还是拿回去吧,当初陈赖皮的事情,我和嫂嫂确实见他有了悔意,那五两银子便归还给他,字据也可以撕掉了。”

    族老和里正闻言,感觉那银子会烫手。

    拿回去觉得不妥,送不出去更是不妥。

    族老看着挺直腰板,已经立起来的陈青云,认真道:“青云,就如同陈勇他们所说,就算寻常不回去,清明总是要回去的。”

    “村里那些人沾了你和你嫂嫂的光,养猪喂鸡的进项都是稳稳的。”

    “种植小辣椒和玉米的,也都得赚了不少银钱。”

    “当初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得了教训了,这次他们十几个人住在一起,我们都没有听到落井下石的话语!”

    “一些懒惰的陋习不是说改立即就能全部消失,可至少他们很多都已经开始转变了。”

    “这些每家每户都给了点,多少都是心意,我记在了小本上的,回头拿给你看!”

    陈青云依旧摇了摇头。

    他考举人不是为了村里。

    所以这些银钱他不会收的。

    “日后若我能力可行,能帮的我不会推辞!”

    “可这银钱我确实不缺,请两位叔叔拿回去吧!”

    族老和里正见陈青云态度坚决,心里惆怅满腹,走时两张老脸都紧绷着。

    他们没有在府城多待,第二天就回了陈家村了。

    陈勇他们得了余大夫慢慢教的按摩方法,几个孩子在吃了药以后,狠狠地哭了几场,折腾了两天以后,这才每日多少都能吃点东西。

    他们陆陆续续把关了的肉铺开了起来,孩子也接回去养着,只等《食香阁》开业,再送到李心慧的身边。

    大厨房少了几个孩子,住在长工房的五家人都走了,只剩下一个养伤的陈赖皮。

    陈地死了,陈赖皮感触良多。

    他总感觉,陈地是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所以,半夜做梦的时候,总会梦到自己被砍头了,死得很惨。

    索性长康知道他以后也会是《食香阁》的伙计,每日都挺照顾他的,在长工房里吃得好,住得也好,当然,还有人熬药给他喝,几天下来,他也能下床活动了。

    整日慢慢悠悠地去大厨房里看热闹,众人忙起来的时候,跟打仗一样。

    一会啪啪啪,一会咚咚咚,一会乒乒乓乓。

    陈地看得嘴角抽搐着,想不到陈娘子竟然是在这样一个地方熬出头的。

    众人慢慢好起来的时候,李心慧也恢复了大半。

    左手的结痂的地方有点痒,手微微有些力气了。

    脸上的每日服药,那疤痕很长,有点吓人。

    她非常有自知之明地待在东厢房,每日就是翻翻书,写写食谱,或者逗逗小叔。

    陈青云还是每日都来,除了睡觉和熬汤熬药的时候,他基本上都是在东厢房。

    可是最近不只是陈青云,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萧凤天。

    三人怎么办呢?

    李心慧无语地瞪着那两个下棋的家伙,一个来陪着她还能说会话,两个人来陪她,她到跟第三者一样,整日看着那两个人黏在一起下棋。

    要是陈青云和萧凤天知道李心慧在想什么的话,估计他们会吐血身亡的。

    萧凤天只是不想陈青云粘着心慧!

    而陈青云则不想萧凤天接近嫂嫂!

    这两人防彼此跟防贼一样,于似乎,两个人干脆跟麻绳一样扭在一起了。

    萧凤天是将军,善于行军打仗,布阵设陷,而陈青云善谋略,对于棋局路数全都了若指掌。

    两个人一开始下棋不过是为了缠住对方,渐渐的,到有了知己之感,下起来的时候,身旁的人谁也顾不上了。

    李心慧看着他们两个你来我往厮杀得硝烟弥漫,她无语地摇了摇头,去了齐夫人房里。

    孩子已经满三个月了,齐夫人的小腹才微微凸起,可是却已经连着做了十几套的新衣服。

    李心慧去的时候,齐夫人连忙让她坐下。

    “他们两个不是陪你去解闷了,怎么你一个人过来了?”

    李心慧闻言,翻了翻白眼道:“确定是过去给我解闷的吗?”

    “这话说的,好新鲜啊?”

    “难不成那两个人撇下你不成?”

    齐夫人笑道,她知道青云和凤天都很关心心慧,所以才会这么一说!

    可李心慧认真地点了点头,吐槽道:“下一盘棋,是一盘,从中午下到了现在!”

    “我睡午觉都睡醒了,他们两个还津津有味地守在门口下棋。”

    “我出来的时候,回头看过去,两个人都不知道我已经出来了!”

    “呵呵!”

    齐夫人笑得嘴角合不拢!

    她好似听出了好浓的醋味!

    “青云跟凤天交好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吗?”

    “我看之前你一直把青云往凤天面前推?”

    “现在怎么还发起牢骚来了?”

    齐夫人调侃,眼眸异常明亮!

    李心慧心咯噔一声,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之前她希望青云跟萧凤天走近一点,以后关系好一点,有一个人罩着青云,她以后也好放心!

    结果他们真的走近了,她竟然不高兴?

    像是魔怔了一样!

    想到这里,李心慧苦笑道:“您不点醒我,我还真的一叶障目了!”

    “算了,我还是回去看着他们两个吧!”

    “等会让翠环做些金丝丸子,他们两个费神,肚子应该早就饿了!”

    齐夫人见李心慧这么快就明白过来,眼里的笑意更浓,可是她心里的惆怅更多了!

    一个个的,懵懵懂懂,可叹他们自己都看不明白!

    齐夫人在心里轻叹着,看着心慧的眸光也渐渐变得深幽起来。

    开心一刻:

    哈哈哈,我今天真不是故意更晚的。

    我就是一不小心,吃午饭的时候,看了《那年花开月正圆》然后我中毒了,如果不是已经八点多了,我是还不想更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