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三章斩首示众
    围观的众人吵吵嚷嚷,陈地媳妇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陈地见她捉急地捏着衣角,准备回去了!

    不想见他!

    他的心一下子就跟撕裂了一样疼起来,比死了还要难受!

    因为手臂伤了,又带了枷锁,陈地想招手都不能。

    还是族老好似看到他想说句话,又把他媳妇打发回来了。

    陈地的媳妇局促地站到了陈地三步之外,眸光一如既往地闪烁,肩膀一如既往地颤抖,整个人颤颤巍巍的,像是村里得病的老母鸡一样,畏畏缩缩的。

    他抬起头,看着她的脸。

    很黄,长了不少斑点,眼睛很肿,很红,嘴巴也很干,都裂开了。

    她的手下意识抓紧衣角,那卷起的裤子好宽大,一点都不合身。

    这么多人看着,她不安地想要逃走,连他最后想说什么都不想知道?

    陈地感觉喉咙好苦,心也苦,身体一抽一抽地疼痛,疼得像是骨头都被碾碎了。

    “你过来!”

    陈地出声道,嗓音沙哑得厉害。

    他难耐地咽了咽吐沫,感觉嘴里全是血腥味。

    族老在下面,又递来了一碗水。

    陈地的媳妇接了过去,抬到陈地的面前。

    她转过头,侧着身体,不肯看他的脸。

    好似看了,夜里就会做噩梦。

    陈地的嘴巴沾了水,润了润喉,感觉好多了。

    “咳咳”

    他渴太久了,喝得急,然后就咳嗽了两声。

    陈地的媳妇的手立即一松,那碗又摔了。

    圆圆地转了一圈,没碎,不过没有人抬着给他喝,像是狗碗一样。

    围观的众人又是一阵爆笑,仿佛这天下的因果轮回,老天爷都是看着的,谁也逃不过。

    陈地看着摆在他面前的土碗,黄黄的,低下一圈是黑色的。

    可不像是他之前喂狗的碗吗?

    那条狗跟了他三年,后来因为偷吃了他过冬的腊肉,被他活活打死了。

    头两棍子的时候,那狗吐血了,没有死透。

    他下了台阶的时候,看到那狗颤颤巍巍地起来,心里气不过,回去有用力地给了两棍子,结果那狗当场就咽气了。

    然后他静了一会,剥皮,煮狗肉,吃狗肉

    陈地忽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可又觉得混沌得很。

    他看着他媳妇,眼泪落了下来。

    叮嘱道:“把两个孩子照顾好,要饭也别回去!”

    “求族老,求里正,留在村里。”

    陈地的媳妇知道陈地说的别回去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嚎啕大哭,哀哀欲绝。

    “求他们有什么用,我是去求了两个孩子的青云叔,人家好歹还给我和孩子一碗吃的。”

    “陈地,你自己做的孽,你自己背。”

    “以后我和孩子们好好过,他们没你这样的爹。”

    陈地的媳妇第一次这么大声的说话,可陈地却觉得这声音来得太迟了。

    他仰着头,忽然有些疑惑地喃喃自语道:“陈青云这么不来看我砍头呢?”

    孩子不来,是因为孩子还小,见不得这样血腥的事情!

    可陈青云怎么不来呢?

    陈地的媳妇闻言,眸光从胆怯到冷戾,嘲讽道:“横竖要死的人了,看了也是脏眼睛!”

    “陈地,没有人会惦着你的,我不会,小亮和星儿也不会!”

    陈地的媳妇说完,捂着脸,哭着跑了。

    围观的人只当她是伤心的,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伤心,一点都不伤心!

    陈地恍惚地想着,原来是他自己魔怔了,身边的人除了媳妇和孩子,谁管他过得怎么样?

    他把小寡妇害成那个样子,陈青云连看他死都不愿,可见他在人家眼里,连眼屎都不如!

    午时到了,他抬头看天,阳光好烈,烈得他睁不开眼,于是只能闭着了。

    陈地死了,斩首示众。

    也许是失血太多,那头砍下来的时候,没有血喷涌出来,那头滚了一圈,眼睛闭着的,面上无悲无喜。

    大家伙都说怪了,这恶人临死竟然还有一副悟透世事的面孔!

    奇哉!

    怪哉!

    陈地死了,那尸首是找了一两烂板车准备拖回陈家村外面的杉树坡埋了。

    一卷草席裹了尸首,那头随着颠簸的路途经常掉下来。

    掉了几次以后,村里的人瘆得慌,不敢拖了。

    眼看着才出府城呢,路途还远得很。

    可这毕竟是拖死人,晦气得很。

    陈地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一个一个地磕头,只当是让两个孩子还了这份生父之恩。

    族老和里正没有跟着回来,他们准备等上两日,把大家伙凑的银两给陈青云以后,再回村里。

    几个男人看着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娃娃,哭哭啼啼的,心有不忍,又拖了一段路。

    天黑了,还没有到县城。

    可那人头因为一个小小的斜坡,又滚出来了。

    滚的地方有点远,在草丛里,那头发跟枯草缠在一起,大家谁也不敢去捡。

    陈地的媳妇也不敢去,大家伙僵持着,说是让陈亮去捡。

    陈地的媳妇怕孩子吓坏了,留下了阴影,哭了一番以后道:“反正去了也不能进村的,就埋在这里吧!”

    “路边的荒坡,也不是谁家的,就埋在这里吧!”

    那几个人闻言,拿了准备铲土埋人的铲子,立即就在那人头边上挖坑。

    也是几人的胆子大,加上两个孩子不哭不闹的,他们这才有点底气继续。

    心里想着,只当是做好事了,要真有不干净的,两个娃娃早就哭了。

    于是恶人陈地,就这样被埋在了路边荒坡的半腰上。

    埋了陈地以后,大家连夜赶回了县城,随便找了个小地方对付一夜以后,便赶回陈家村去了。

    陈地媳妇走得慢,背上背了一个,手里牵着一个。

    回到村里以后,两个孩子累极而眠,相拥着睡到了一起。

    陈地的媳妇看着两个孩子,想着地里能够收回来的粮食,对付着,日子还是能过的。

    秋天里,午时的太阳还是很大的。

    穿过树影,穿过房檐,穿过围栏。

    成片成片的光,成片成片的影,到处都显得炙热,也到处都显得阴凉。

    陈地死了,陈家村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

    男人们都更加努力干活了,田里地间皆是如此。

    女人们嘴巴都紧了,见面不说话都先笑一笑。

    可陈地是怎么死的,他们却一直都在心里回想着,不敢再有半点逾越的举动了。

    渐渐的,连孩子们都乖了很多,连打架都很少了。

    开心一刻:

    等到小叔秋闱回来,第一卷就写完了。

    第二卷主要是写嫂嫂的桃花,然后两个人成亲。

    哈哈哈,等不及了吗?

    来吧,来吧,来吧,你们撩我勤快一点,三爷也就勤快一点!

    你们不撩我,让我单机,我让你们每天看一章!

    哼!哼!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