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一章她的青云很好
    陈亮见他娘哭了,连忙伸手去给她擦眼泪。

    “娘,别哭了,我能去要饭!”

    “我们不回外公家。”

    “呜呜”

    陈亮的话更是让陈地的媳妇哭得肝肠寸断。

    小的那个孩子叫陈星,他还不知道什么叫要饭呢,也跟着附和道:“娘不哭,我也会要的。”

    “我跟哥哥一起要饭!”

    “爹爹打人,外公打人,我们不去!”

    “我要跟娘和哥哥在一起!”

    两个孩子早慧,很懂事。

    可正是这份懂事让陈地的媳妇感觉心都要碎了,哭得撕心裂肺的,身体抽搐着,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陈青云狠狠地皱起了眉头,他从来没有想过,去报复陈地的媳妇和孩子。

    这件事肯定是族老和里正自作主张,认为他会出手教训陈地的媳妇和孩子。

    呵!

    陈青云在心里冷笑一声,那些人永远都是这样自以为是!

    “别哭了,带着孩子先进来吃点东西!”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们不能继续待在陈家村,两个孩子能够说出这番话,证明你教得很好!”

    “张婶也是守寡的,我娘亲也守过,我嫂嫂也在守,没有男人并不是活不下去,好好照顾孩子,以后的日子总是能好的。”

    “陈地有今天是他自找的,我问心无愧,自然也不惧你们心有报复!”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孩子还小,先让他们把肚子填饱,好好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陈青云说完,对着陈亮和陈星道:“你们两个现在跟青云叔叔去吃东西,让你们的娘别哭了!”

    “陈家村没有人能够赶你们走,陈姓的族谱,不上也罢!”

    “不过若是日后不能明断是非,你们也算是白活而已!”

    陈亮和陈星抬首,看着眼前的青云叔叔,他好严厉,他们听不懂他的话,可是他们却从他的脸上看到一种很严肃的神情。

    这是一种,无惧无畏的神情,在后来的后来,他们明白以后,很幸运那一天,他们跪在书院的门口,等来了他们这一生的贵人。

    陈青云带着陈地的两个孩子去了大厨房,两个孩子实在是可怜,瘦瘦小小的,不过眼睛好看。

    厨房里的都是认识陈地的,陈地的眼睛黄而细长,一点也不好看。

    可是两个孩子的眼睛大,黑白分明,又亮又圆。

    三五岁的两个孩子,懂什么呢,就知道抓着娘亲的衣角,紧紧地贴着,像是害怕被人抱走一样。

    大家轻叹一声,只当陈地作孽了,害了别人不说,以后两个孩子更是可怜。

    盛了三碗粥给两个孩子和陈地的媳妇吃了,大家也没有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陈青云去了长工房,见了陈勇他们五家人和族老里正。

    他站在院子中间,周围的人谁也没有坐,好似等着他吩咐一样!

    不知不觉,他已经彻底主导了整个陈家村动向!

    “陈地的事情是他自找的,这件事不可能牵扯到他的孩子和媳妇。”

    “这次孩子的事情只是给了我们一个警醒,如果我们选择跟陈地一样去报复他的孩子和媳妇,那么我们本身就跟陈地没有区别了!”

    “孩子是无辜的,她媳妇不知情,陈地死了以后,随意找个地方埋了就是了。”

    “杜绝村里那些喜欢说风言风语的人,族老和里正也是时候整顿整顿陈家村的风气了。”

    族老和里正闻言,面色涨红,

    这件事他们的责任最大,可陈青云这么一说,倒显得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咳”轻咳一声,族老立即表态。

    “村外有个杉树坡,就埋在那个下面。”

    “这件事是陈地罪有应得,两个孩子我也会教导一番的。”

    陈青云点了点头,看向陈勇他们五家。

    陈勇也立即表明立场:“以后我们搬到府城来,他们在不在村里对我们来说关系不大?”

    “我们也没有想过去欺负两个奶娃娃!”

    陈生也附和着点了点头,看向陈青云道:“我们已经商量过了,以后除了清明祭祖,便都不回去了。”

    “肉铺的生意能做起来,以后我们就攒钱买个小院。”

    方有为他们也跟着隔空点了点头,他们已经不打算回陈家村长久居住了。

    一来是务农的收入实在是太少,一年有三五个月都是在城里做工补贴家用,算起来不划算。

    二来他们现在的生意已经做起来了,巴掌大的地点至少是蹲热了,也蹲熟了。

    里正和族老对视一眼,知道这五家人的眼界已经高了,而且也有了一定的积蓄。

    他们不想回去也罢,横竖府城有了人,他们来了至少也有一个地方落脚。

    几人商议完了以后,陈青云便回了北苑。

    厢房外的阳光渐渐西斜,又是一天要过去了,陈青云看着嫂嫂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一层薄薄的被子盖至她的腰间,可她那拆了纱布的面容上,却敷深绿色的药膏。

    长长的,加上她特意盖住眼睛的西红柿叶子,好似有一条大绿虫子爬在她白净的面容上。

    “呵呵!”

    陈青云低笑出声,走到躺椅边的石桌旁道:“谁给你搬出来的躺椅?”

    “还有这西红柿的叶子,怎么就想着遮在眼睛上?”

    李心慧抬起右边没事的手把眼皮上遮挡阳光的叶子拿了下来,笑得无奈又心酸道:“还好你来了!”

    “快扶我起来!”

    “一开始我觉得到外面透透气挺好的,可是她们走了以后,我忽然发现,我竟然起不来了!”

    “有点四肢不平衡的感觉,半边的身体像是麻木的,还好有这两片叶子给我挡光,不然我一个人都要晒哭了。”

    李心慧调侃,晃动着手里的绿叶。

    陈青云看着她那晃来晃去的手,忽然就想起了,他昨晚看到她提着衣襟抖动的时候。

    也是自如得很,一点都没有顾忌到,那敞开的交领缝隙到底有多大。

    他眼眸忽闪着,伸长着手臂从她的后颈穿过,然后慢慢将她扶起来!

    还是白色的单薄寝衣,还是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那蜜色的肌肤那么显眼,的,他什么都看见了!

    天可真热啊,陈青云下意识擦了擦额头!

    有密集的汗液,也有的呼吸,还有不忍收手的缱绻。

    李心慧从躺椅上下来,慢慢走到陈青云旁边,准备坐到石凳上。

    陈青云怕石凳子凉,给她垫了一块躺椅上的软垫子。

    李心慧见了,抿着红唇笑了起来。

    她流血过多,肌肤看起来比之前还白,白嫩的肌肤下,那殷红的唇瓣就像是枝头绽放的玫瑰,又艳又娇,媚意横生。

    陈青云看得闪了眼,连忙垂头,收敛神色。

    “陈地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来书院找我了,害怕被族老和里正赶出村里去。”

    “她的两个孩子还小,而且她也确实不知陈地的所作所为,我便让族老和里正继续留在她村里,也好照顾两个孩子长大。”

    陈青云道,他不想瞒她。

    李心慧闻言,欣慰地笑了起来,她的青云很好,心有善念!

    她的右手覆在陈青云的左手上,温柔地拍了拍,然后赞赏道:“这样做才是对的!”

    “大人的错是大人的,跟孩子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们把陈地的错强加到他媳妇和两个孩子的身上,两个孩子从小受尽白眼,唾弃,辱骂,甚至于被驱逐流浪,他们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当然,这只是最表面的一层,如果他们以后把压抑到极致的愤恨都激发出来了,那么就会跟他们的爹一样,性格扭曲,人性全无。”

    “人之初,性本善。”

    “孩子好不好,都是大人教出来的,比如陈赖皮,如果小时候有好的大人引导,照顾,教育,他就不会是当初那个混混的样子。”

    李心慧温柔道,对于青云处理的这件事表示很满意。

    陈青云不好意思地勾起了嘴角,他承认听到嫂嫂这么一说,他有点小骄傲了。

    事情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他也没有出什么力?

    可是她柔柔的视线看过来,专注又认真,好似他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那眼底的欣慰愉悦都足以让他的心飞起来!

    她的心还要善良一点,柔软一点,恩怨分明。

    他在想,如果她亲眼看到那两个孩子,说不定还会让族老和里正以后多照顾一些。

    开心一刻:

    来啊来啊来啊,都来撩我啊!

    哼哼哼,我就喜欢你们撩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