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章汤药湿身
    陈青云一口一口地喂着她喝药,动作十分温柔,可是也许是她心里有事。

    药喝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就呛住了,咳嗽的时候皱着眉头,面容微微扭曲着。

    看起来十分难受!

    “咳咳”

    “怎么样了?”

    陈青云见她面色发白,连忙腾了一只手去给她拍了拍后背。

    结果两个人挨得太近,李心慧抬手想要挥一挥,告诉他没事。

    可那伸长的手忽然就打翻了汤碗,她斜斜地躺在,那药汤自然而然全都洒在了她的衣服上。

    薄薄的一层白色寝衣,黑乎乎的汤药淋了上去,黑白相间,呼吸起伏,那鼓鼓的自然是清晰无比。

    李心慧尴尬极了,面红耳赤,神色赧然。

    她的躺在,不喜欢穿兜兜,所以里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她伸手想要拉被子盖上,结果陈青云的手比她的还快。

    一下子就盖到她的脖子下面,他局促地站起来,面色微红,眸光轻闪,似乎想到什么,抿着红唇,神色带着一缕春意。

    像是清风吹落了桃花,片片轻浮在青竹上,那青竹身姿挺拔,秀逸潇洒。

    可沾染了桃花以后,却怎么看都透出一丝蜜意来!

    李心慧忍不住失笑,对着他挥了挥手道:“你先回去休息吧,一会我让翠环和翠玉他们帮我换!”

    陈青云闻言,窘然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再待下去很不合适了,他应该去叫翠环翠玉过来帮忙!

    随意地收拾了汤碗以后,他便脸红心跳地出了房门。

    含蓄那个词要怎么表达呢?比如,看到了当没有看到?

    比如,脸红了也要忍着?

    再比如,他明明心跳如雷,却还要装着淡定!

    陈青云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转头,从支起的窗户哪里,看着房间里的她。

    她的手臂很不便,一只手把被子褪到腰腹上,一只手拎着单薄的寝衣抖动着,她嫌弃地皱起了眉头,显然不喜欢湿漉漉地衣服贴着她的身体。

    僵硬的动作将衣衫的领口拉高了,交领的缝隙那么大,他轻而易举就看到了里面如玉的

    陈青云感觉眼睛被烫了,视线焦灼起来,他狼狈地快速转身,踉跄的步伐几欲跌到。

    冷静?

    那是什么词?

    他明白其中的深意吗?

    陈青云皱起了眉头,忽然觉得自己跟一个傻小子一样!

    他收敛了神色,请了二门当值的一个婆子去找了翠环和翠玉,然后脸颊发红发烫地回了自己暂时住下的厢房。

    北苑的下人们早就给他备了洗澡水,还留了两桶热热的放在一边,就等着凉的时候加上。

    他手指微颤地腰带,长衫立即就宽松起来,可是他却觉得身体绷得紧紧,好难受。

    快速地褪去衣衫,他浸泡到浴桶里。

    脑海里,那衣衫一动一动的弧度那么可爱,他怎么也忘不了。

    寝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那么清晰!

    清晰到那蜜色的肌肤上,泛着暖玉一般的光泽,而他却瞧得一清二楚!

    陈青云的脸颊又烫了起来,含桃红起来的时候,跟朱果一样,透着淡淡的光芒,惹人疼爱。

    可那翘首而立的樱红,却比含桃还要诱人。

    起伏的峰峦在暗影里显眼极了,他一眼就探究了大概。

    浴桶里的水冷了,有点凉。

    陈青云却不想起来,他感觉自己有点热,不,应该说是很热。

    应该要再多泡一泡,他闭上眼睛,慢慢平复心绪。

    等到他跨出浴桶的时候,他周身都泛着冷意。

    支开的窗户透进了一阵冷风,他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咚咚!”

    “陈公子,洗好了吗?小的来倒水!”

    门外的小厮出声喊道,客气有礼!

    陈青云干涩喉咙动了动,出声道:“洗好了,进来吧!”

    小厮闻言,这才进来抬水。

    可他伸手去摸浴桶里的水时,感觉好冰,都冷透了!

    旁边的深桶里,之前很热的热水变成了温热的,却一直没有动过。

    他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没有多问,倒了水就去歇息了!

    只当陈青云不好意思,没有用多余的热水。

    这,寒风一阵一阵的。

    陈青云盖着单薄的被子,辗转反侧,天快亮了才睡着。

    五更天的时候,他立即匆匆地爬起床,去了厨房,煲汤,熬药。

    罐子周围一圈都是火光,亮眼极了。

    他看着看着,忽然就入了迷,好似又看到黑乎乎的药汁,忽然就落在了蜜色的肌肤上!

    那薄薄的衣衫挡不住妩媚风情,竟然让他瞧了个彻底!

    熬药记?

    他想起她的调侃,当时只当自己随口胡诌,可是如今他腹内还真有了,让他觉得有趣的语句呢?

    写好了以后,要怎么让她不经意地看到呢?

    陈青云想着,嘴角露出一抹深意来。

    新的一天,定南府城热闹极了。

    官府贴出告示,陈地穷凶极恶,刺伤一人以后,拐走虐打五个孩子,使五个孩子重伤,至今未愈,还意图杀人,致人重伤毁容,不思悔改,即将处于斩立决的刑法,以儆效尤。

    大家互相奔走相告,告示没有说刺杀的是谁,云鹤书院之前那么大的阵仗,众人怎么会不知道?

    更何况,人还是平西将军萧凤天找到的。

    唾弃谴责一番,大家心里明白,此人死不足惜。

    可人家萧将军为啥愿意出这个头啊,说白了,不就是看在云鹤书院的份上。

    于是乎,云鹤书院在定南府城的地位又攀升了不少。

    陈青云正在给嫂嫂炖汤,可长康却在学子午膳的时候亲自来找他?

    僻静的廊檐下,陈青云皱着眉头道:“什么事情,说吧?”

    长康的手在围兜上擦了擦,不好启齿。

    可他忍了又忍,还是选择说出来!

    “陈家村那个陈地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跪在了云鹤书院的大厨房外,说是想见您一面!”

    “村里的族老和里正也来了,在长工院里,似乎也是等着要见您!”

    陈青云的眼眸眯了起来,周身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他没有想到,族老和里正把烫手山芋甩到了他的面前!

    就算是为了书院的声誉,他不见陈地的媳妇和孩子都!

    他到是想要看看,族老和里正的深意?

    陈青云去了厨房交代一声,跟长康一起去了大厨房。

    大厨房的小门外,院子很宽敞,可地方并不惹眼。

    不过跪了一个哭得惨兮兮的女人,一两个懵懂的孩子,多少还是让来往送菜的挑夫们驻足观望。

    陈青云走到陈地媳妇面前,旁边的两个小孩子抬头看他,眼里无悲无喜,只是委屈地瘪了瘪嘴,好似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小孩子饿得眼睛发慌,没有什么精神。

    陈地的媳妇见陈青云来了,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是族老和里正让她来的,说是求一求陈青云,以后好歹还能在陈家村过日子。

    别的不说,至少田地还是有的。

    到时候陈地死了随便一卷草席,不入陈家祖坟,不入陈家祠堂,以后两个孩子长大了,也不再是陈家的子孙。

    而是如同陈青云他们一家,看似同姓,其实并不同族。

    她一个大字不识的女人,哪里懂这些?

    她只是想带着两个孩子好好地活下去而已?

    “来,快叫青云叔叔!”

    陈地媳妇哽咽道,嗓子早就哑了!

    陈地的两个孩子闻言,立即看着陈青云道:“青云叔叔!”

    陈青云眼眸微闪,看着陈地的媳妇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一直跪在这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书院逼死陈地的!”

    陈地的媳妇闻言,连忙摇了摇头,她知道是陈地罪有应得。

    多余求情的话她一句都不敢说,只是把两个孩子往陈青云面前一拉,哭诉道:“孩子他叔,我什么都不懂,我嫁给陈地六年,被他打了六年,连我怀娃的时候都下狠手。”

    “能活下来算我命大,陈地那人的脾性,我早就看透了,我不会为他说一句话的,可是我的这两个孩子太小了,我娘家没人,继父要是知道我被撵回去,会把我孩子都卖了的。”

    “我求求您,让我们继续在陈家村过日子吧,我保证以后两个孩子长大了,不会跟他们的爹一样的!”

    “他们都是我身上掉下了的肉,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没有了活路啊。”

    “呜呜”

    陈地的媳妇说完,立即大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