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九章小暧昧
    中午的时候,汗流浃背的陈家村的村民们都到了定南府城了。

    方有为他们现在暂时住在书院,因此就将他们租住的地方安顿了村民们。

    只带了里正和族老去见了陈勇,陈生他们。

    可惜几家人忙着照顾孩子,都没有招呼里正和族老。

    里正和族老涨红着老脸,又去一趟府衙,结果人家衙役说了,明天贴告示,后天斩首示众。

    族老和里正得了准话,当即赶回村民们落脚的地方,大家商议着,到时候这人要不要收殓回村里。

    如果不要的话,就相当于逐出村去了。

    连陈地的媳妇和两个儿子也不能继续留在村里。

    族老和里正看着陈地媳妇身边的两个小孩子,眼珠子贼亮,黑白分明,早慧伶俐。

    看苗子是好苗子。

    可是这般不逐出去,又怕孩子长大以后听风是雨,到时候引起村里就不好了。

    里正和族老连连哀叹,这赶出去未免太狠了些。

    这不赶出去,满村那么多人都看着呢,怎么交代?

    趁着夜色,族老和里正在府城的街道上慢慢地走着,商议道:“这件事让大家投票决定吧!”

    “左右都是为难,不如把问题抛出去!”

    里正皱着眉头道,他左思右想,还是无法下定决心。

    族老更甚,陈地还算他的侄儿,虽说心术不正,犯了大事,可两个孩子才懵懂之年,赶出去没有一个遮风挡雨的住所,没有田地,像是逼人去死!

    到底是当了这么多年的族老了,心里长长一叹,定了定神道:“先不慌,明带着两个孩子去见见青云。”

    “这件事若是青云肯松口,其余的便好办了!”

    里正闻言,眼眸一亮。

    可随即想到他们今天去书院打探到的消息,小的脸已经毁了,手也抬不起来,据说连床都下不了。

    青云最在乎他这个嫂嫂了,这下子,还不知道要怎么追究呢?

    “哎”

    里正又是重重地叹息着,他拍了拍族老的肩膀,出声道:“我们回去吧,现在人心惶惶的,走远了不好!”

    族老布满褶子的面容似哀似悲,惆怅满腹,枯燥的头发之间白了不少。

    原本看着日渐富裕的陈家村越来越好,却忽然闹出了同族相残的恶劣事件。

    这一次陈地虽死,却让他看清楚了,自己一直以来有意无意地包庇陈姓族人,让陈姓族人渐渐地,自以为高人一等,眼高手低。

    青云是对的,一视同仁,陈家村才会更好,陈姓族人也才会更好。

    可惜他似乎明白得太晚了些。

    夜幕下,躬着身体的两道身影渐渐远去。

    秋风起,纷纷而落时,摇曳的树干落下了枯黄叶子,像的迟暮的老人,等到察觉生命流逝的时候,才有了轮回般的醒悟。

    东厢房里,翠环翠玉侍候李心慧擦了身体,换了寝衣。

    睡前还要喝一碗药,陈青云亲自去热了,还没有回来。

    看着房间里焕然一新的摆设和洗得亮眼的门帘,翠环打趣道:“整个北苑都知道陈公子有多能干了,一个人在院子里打水,从到书桌,从门帘到帷幔,就没有他不洗的。”

    “怕吵了你睡,打了水还提到拱门外去洗,小丫鬟都羡慕死了,个个都在说要是以后能找到这样的如意郎君,死也愿意了!”

    “厨房里的厨娘们还在感叹,陈公子怎么就能这么好?”

    “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还写得一手好字,学识深深,周身都是书卷气!”

    “他们都知道陈公子以后是有大作为的人,这不?我跟翠玉来的时候,还听她们在商议,明天留一个人给陈公子看着火,让他多一点时间温书!”

    李心慧闻言,懒懒地靠在床榻上笑了起来!

    她到是没有想到,小叔竟然这么受欢迎。

    “明让他回去念书了,一直守着我,耽搁他不少时间了!”

    李心慧温柔道,说到青云,眼眸里的光都是亮的。

    翠环和翠玉对视一眼,掩面而笑。

    翠玉娇俏地眨了眨眼睛,逗趣道:“可别,夫人说了,要让陈公子像你在南山寺照顾他那样照顾你,直到你好了才行!”

    “要是你不好,陈公子连秋闱都不准去!”

    “那怎么能行?”

    “十年寒窗,不就是为了科举,怎么能不去?”

    李心慧皱起了眉头,有点心慌。

    翠玉见她当真了,立即噗嗤地笑了起来!

    “哈哈,逗你的呢?”

    “是萧将军跟夫人商量,你要养伤,他陪陈公子去阳城!”

    “到时候他也要回京了,还让夫人到时候多照顾着你,不要让人欺负了你!”

    李心慧听着翠玉的调侃,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

    她是想去阳城陪青云秋闱的。

    她这伤再养几天,除了手使不上力气,其他的基本无碍了。

    脸上的伤结痂以后,就要抹去疤的药了,这样等疤痕掉落以后,脸也没有什么大碍。

    最多有红印,暂时带一个帷帽,几个月也就好全了。

    李心慧在心里慢慢地计划着,渐渐开始沉思起来。

    翠环翠玉收拾完了房间里的水和脏衣服,然后先行退下去洗漱了。

    她们洗漱完以后,要回来守夜的,那个时候,陈公子也刚好喂完药了。

    这也是避免她们在的时候,那叔嫂二人相处尴尬。

    房间里点了灯,不是很亮,昏昏暗暗的。

    可那垂下的发丝,乌黑靓丽,十分显眼。

    陈青云忽然想起,他在小院里找回来的两根小簪,眼眸忽明忽暗。

    将汤药放在圆木桌上等凉,陈青云将怀里的两根小簪放到梳妆镜前。

    那里有一个首饰盒,不大,可是却很好看。

    他下意识打开,想要把小簪放进去。

    嫂嫂的首饰真的不多,寥寥可数,可是在盒子的夹层里,用细软布包着的一根银簪,上面是两朵并蒂莲,莲花边上还镶了九个细小的铃铛。

    陈青云拿起来的时候,细软布掉了下来,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李心慧下意识转头,只见他站在她的梳妆镜前,拿着一根银簪看得入迷。

    “那是当初你们家给我的定礼,我觉得很珍贵,怕带出来不小心掉了,便一直收着!”

    “嗯!”

    陈青云感觉鼻腔有些酸涩,忽闪的眼眸里,漫过潮湿的水意。

    他感觉有点冷,像是冷风灌入肺腑,凉凉的,一丝藤蔓绞着心脏,疼得他的手指微微地轻颤着。

    陈家给她的定礼一直在的,可是她却陪着他吃了很多苦。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着,忽热觉得自己抄书的那些日子,比起她在家里的清苦,都显得微不足道。

    他将玉簪子和银簪子都放进去,关上了首饰盒,然后转身。

    药还是有些烫,他坐到床沿边,慢慢地吹冷,然后喂她。

    李心慧想起他写的煲汤记,药勺调侃道:“写了熬药记没有?”

    陈青云忽热闹了一个大红脸,感觉心口跳得特别快,一层氤氲的热气从心里一直蔓延到脸上,眼睛,耳朵。

    烫得他几乎坐不住。

    可他还是厚着脸皮,强撑镇定,又喂了她一勺。

    “没有!”

    “我明天熬药的时候写!”

    他说着,格外认真!

    “噗!”

    李心慧忍不住发笑,摆了摆手道:“算了,你要是再去熬药,只怕那些厨娘们该心疼坏了!”

    “如此俊秀的小公子,怎么尽做些服侍人的活?”

    “不是服侍人,是照顾你!”陈青云纠正,面露不悦。

    李心慧点了点头,不好继续逗他!

    “好好好,照顾我!”

    “可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你也是时候一心一意温书,然后去阳城赶考!”

    “我还是想陪你一起去,过几天我坐马车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脸上罩一个帷帽,去了以后就在客栈里面等你,也算是养伤!”

    陈青云闻言,皱了皱眉。

    他不想这样,颠簸对她的身体不好!

    他摇了摇头,拒绝道:“你在这里好好养伤,等我回来我们再搬走。”

    “萧给我两个护卫,一个叫萧泽,一叫萧沐,我带走萧泽,萧沐留下来陪着你!”

    陈青云安排道,他知道,一个都不带,她不会安心的。

    李心慧皱起了眉头,还想再说,可陈青云却对着她摇了摇头,眸光坚定。

    李心慧轻叹一声,心里知道是去不成了。

    不过她丝毫不气馁,反而对着陈青云道:“那也行,我把小院和酒楼都整理好,等你一回来,我们就能搬过去了!”

    “还有陈赖皮他们,我总要安排好他们各自的职责,说起来一堆都是事情!”

    “可到底觉得对不起你,这么重要的时刻,我却没能陪着你一起去!”

    陈青云的嘴角勾了起来,他不觉得秋闱有多重要。

    当然,他心里的打算,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

    有些事情,他也没有把握。

    不过她这么在乎他,他是意外的,也是惊喜的。

    仿佛心里空荡荡的那个位置,再也不空了。

    而他一直惶惶不安的心,也镇定了。

    以柔克刚,徐徐诱之。

    他心里对自己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开心一刻:

    今天好晚,明天检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