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八章有一种幸福叫煲汤
    中午的阳光渐渐地烈了些,房间里有了一丝闷热的气息。

    陈青云支开窗户,又在房间里洒了水,帮嫂嫂换了薄薄的被子。

    他看起来像一个小媳妇一样,一直任劳任怨。

    也是是知道嫂嫂的喉咙痛,他的话也不多,安安静静的。

    李心慧喝了汤以后,迷迷糊糊睡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发现齐夫人已经离开了。

    床头边的帷幔放了一半,刚好挡住刺眼的光。

    她视线朝前看去,只见陈青云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正端坐在圆木桌前,手执毛笔,不知道在写什么?

    支起的窗户外,阳光很好,澄亮的光照耀进了房间,到处都是斑驳的碎金色。

    “青云?”

    李心慧喊了一声。

    陈青云立即就从椅子上起来,脚步轻快地走到床边,先给她撩起帷幔,然后扶着她微微起来一点。

    “是想如厕吗?”

    “我去叫翠环!”

    陈青云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点小紧张,可却丝毫没有觉得难为情!

    好似照顾她,连不便之处都显得理所当然!

    李心慧摇了摇头,她看着陈青云关心的面孔,心里柔柔的,软成一团。

    好似有一种吾家少年初长成的骄傲!

    “怎么不去书院?”

    “快要秋闱了,不要耽误了温书!”

    李心慧道,现在的时候,学子们恨不得把之前学的都温故一遍。

    可是他却在这里一直照顾她,她虽然感动,可心里却记挂着他的学业。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他想起萧凤天质问!

    你敢让她知道吗?

    是的,他不敢!

    可暂时的不敢连懦弱都算不上,顶多算是他心有谋略,准备徐徐诱之。

    “课堂里,夫子们都是让自习了!”

    “我在这里也在看书的,不碍事!”

    “晚上你想吃什么?”

    “我准备给你炖人参鸡翅汤,之前小师傅们送的人参都很好,我翻了一根出来,晚上给你炖一罐补补元气!”

    “鸡翅的肉嫩,你吃了也好克化!”

    “明天早上我给你炖黄氏鲫鱼汤,鲫鱼的肉也嫩,汤好喝!”

    “我还让长康买了胡萝卜杏仁,中午的时候可以炖胡萝卜杏仁汤,晚上吃竹荪鹅肉汤。”

    陈青云一一道来,好似他已经准备好了,未来的几日扎根厨房,只为炖汤。

    李心慧哑然失笑,她忽然想起来,她让他整理菜谱汤谱的时候,他就显得特别认真。

    没有想到,他竟然全都记在心里。

    “让大厨房他们炖一些,送过来就可以了!”

    “你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温书!”

    李心慧摇了摇头,她不喜欢他放下课业照顾她!

    耽搁了这一次,下一次是三年以后!

    年轻的时候,想着,可能还有很多个三年!

    可是三年的时间,眨眼就过了,到时候就不如现在这般自在,秋闱的压力也会增大。

    陈青云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他以前也不怎么喜欢在锅灶上动来动去的。

    一开始是娘照顾他,后来娘生病了,他照顾娘。

    嫂嫂来的时候,他们总算是松快一些。

    可是后来嫂嫂不理他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就学得得心应手!

    君子远厨房,那都是惯出来的!

    从前娘愿意惯着他,现在嫂嫂愿意惯着他。

    可是他已经学会了,以后也要继续钻研。

    因为给在乎的人煲汤,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他看着嫂嫂喝了汤,吃了肉,安安静静睡着的时候,感觉天气都好了起来,树叶被风吹得簌簌的,跟跳舞一样。

    院子里的西红柿红艳艳的,看到的每一个都像是在对着他笑。

    反正什么都是好的,他在桌前奋起疾笔,也不过是有感而发。

    “大厨房忙起来的时候,做的吃食就不精细了。”

    “我也不想去小厨房叨扰她们,师母有孕,有些食材是忌讳的,弄混了不好!”

    “说起来我才是你的大徒弟,你的那些秘方,食谱,汤谱,药膳,哪一本不是我们一起整理好的?”

    “我总是要试一试,我们陈家的传家宝靠不靠得住!”

    陈青云调侃,搬了小凳子坐到床边,跟她说话。

    李心慧看到他鬓角落下了一缕墨发,飞扬起舞,一阵清风撩过,那发丝划过他的脸庞,无声地带着一股俊逸风姿。

    她下意识想伸手,替他撩到脑后。

    可是她伸着手,才忽然发现,自己手的手包得跟大萝卜一样。

    笑了笑,李心慧问道:“小康他们三个孩子怎么样了?”

    陈青云闻言,收敛眼眸里流露的笑意,凝重道:“余大夫说先用安神汤吃着,养个两三天,等孩子的元气好了,再针灸放血。”

    “比之前那些大夫说的有把握多了,至少那三个孩子还有救!”

    李心慧听闻陈青云的话,下意识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显露出来,弯弯的,很黑,很密。

    轻轻眨动的时候,忽闪忽闪的,像是在他的心上跳动。

    “你去请余大夫过来,我可能有一个办法,不用针灸放血!”

    “他说的针灸放血我知道的,孩子要受苦,疼得很!”

    李心慧知道那种疗法,后世的有些蹩脚医生都还在用,可是因为对孩子的身体伤害大,许多大人受不了,渐渐的,接受那种治疗的就少了。

    在实习的时候,她见过一位母亲抱着孩子来的,当时那孩子就已经放过血了。

    很虚弱,老医生骂哪家父母很久,她记忆很深刻。

    陈青云点了点头,叮嘱她好好休息以后,便去找余大夫了。

    房间里静了下来,有轻微的风,有明媚的光,还有突然被风吹入眼帘的宣纸。

    只见上面写着:

    煲汤记

    一罐一碗一勺启

    一心一意一生诚

    清涟涤入浓香溢

    烈火烧开焰势微

    看似氤氲骤然去

    恰逢香气聚敛来

    床前执手意更暖

    眼帘点朱唇色娇

    “呵呵!”

    李心慧看着,不知不觉,笑出声来!

    那个家伙,竟然连写煲汤记都带了点春色无边的意境来!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喝汤的时候,唇色是红的吗?

    难不成是汤太烫了?

    李心慧笑着,眼眸不知不觉红了起来,蜜意无边,波光潋滟。

    余大夫很快就来了,他正发愁,如果放血以后,几个孩子的身体更虚弱怎么办?

    他知道陈娘子有些小妙招,问题是,陈娘子身受重伤,他实在是不好叨扰!

    房间里,李心慧半坐起来,余大夫坐在圆木桌旁,隔了一丈远的距离。

    陈青云不好意思地捡起了地上的宣纸,默默地站到了后面去。

    “余大夫,孩子如果受到惊吓,光是喝安神汤是不行的,治标不治本。”

    “我有一个方子,只不过这个方子的药是要把药材磨成粉,而且味道有些奇怪。”

    “孩子喝下去以后,睡梦中不会抽搐,三天以后就渐渐好转了,到时候你在他们的百会穴,后道,强门,天灵,天冲,肩井,天井,阳池,少商,合阳,承山,昆仑全都细细地给他们按一遍,一日三次。”

    “最好是教会他们的父母,孩子如今很脆弱,依赖父母,外人按了,可能会引起孩子惊慌,适得其反!”

    余大夫一一记下了,李心慧见状,让青云写药方。

    “天麻一钱,天竺黄两钱,全蝎一钱,牛黄半钱,钩藤两钱,珍珠粉两钱,天南星一钱,沉香二钱。”

    “全都磨成了粉末,一次喂小小的一汤勺就行了。”

    “一天三次。”

    陈青云写好了,递给余大夫。

    余大夫拿着方子细细看了一遍,上面的药方跟一般惊风的药方没有太大的不同。

    只是一般的量跟这上面的似乎有些颠倒。

    不过也不碍事,他拿着药方,立即就赶过去给几个孩子的父母商议去了。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面色不变地收拾着桌上的笔墨,轻笑道:“我怎么不知道,炖汤还能写得这么有趣?”

    陈青云的面色红了红,眼眸忽闪着,收拾笔墨的手慢了下来!

    他就是一时心血来潮了。

    谁知道竟然被她看到了,陈青云低着头,赧然道:“就是觉得炖汤也很有意思的!”

    “所以,连炖汤都变得有趣了?”

    李心慧调侃,看着他微红的脸颊,嘴角的笑意浓了许多。

    好似心里有个秘密被她窥探了,陈青云不自在地收拾了桌子,背对着她!

    李心慧笑了笑,看着他欣长的背影,感觉房间里的光亮都被挡了大半了。

    长长的墨发披散在他的脑后,那青竹般的长衫系着腰带,勒着他的腰身,窄窄的,李心慧忽然就想从他的后面抱着他。

    她在想,阳光这么好,不知道靠在他的背上睡觉会是什么感觉?

    “青云,你会骑马吗?”

    李心慧忽然问道,她忽然好想骑马,在他的背后,抱着他的腰!

    少年的肩膀渐渐地长成了,也可以给她依靠了。

    她忽然想闭着眼睛,享受那一刻的到来!

    陈青云的神色微微愣了一下,他不会骑马!

    可是在她伤好之前,他肯定会就是了!

    眼眸忽闪着,他看着她唇色娇艳欲滴,笑得明媚的样子,一本正经道:“会的!”

    “等你好起来,我们一起去!”

    “好啊!”

    李心慧闻言,心满意足地勾起了嘴角!

    开心一刻:

    好累,煲汤记大家先将就看吧,三爷胡乱写的。

    今天应该还有更新,不过太晚了,大家先睡美容觉,天亮再来看!

    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