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七章萧凤天的暴躁
    陈地的媳妇和两个孩子都带上了,一个三岁,一个才五岁。

    两个都是儿子,瘦瘦小小的,两个孩子都很聪明!

    也许自小见自己的娘被爹欺负惯了,对于即将失去爹的这个消息,似懂非懂,却没有伤心地哭泣。

    陈地的媳妇很伤心,不过不是为了陈地,而是为了她的两个孩子和她自己。

    她没有娘家,爹爹在她很小的时候病逝了,她娘带着她和妹妹改嫁,结果娘走得早,那继父得了二两银子就把她许给陈地了。

    她好歹还有个家,她妹妹更惨,被卖给了大户,生了一个女儿就被赶出来了。

    后来嫁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嫌弃她跟过别人的,喝醉了也经常打她,上一次肚子里的娃就被踹掉了,那个男人还心狠地说,她妹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妹妹好几次跟她哭诉,说是不想活了。

    现在她也不想活了,陈地死了不要紧,可陈地是这样受尽千夫所指死的,那她以后和孩子怎么度日?

    村里的人她早就看明白了,连陈青云和小都说得那么难听?

    更何况陈地做了这么多的恶事,光是白眼都够她和两个孩子受的。

    没有办法只能哭啊,抱着两个孩子,一路从陈家村哭到了定南府城。

    摇晃的马车上,陈地的大儿子陈亮伸出瘦瘦的小手给娘亲擦眼泪,便擦边道:“娘,别哭了!”

    “他不是要死了吗?”

    “他死了就没有人会打你了!”

    “呜呜”

    陈地的媳妇闻言,哭得更是撕心裂肺的。

    是没有人打她了,可是两个孩子可怎么办啊?

    陈地的小儿子见娘亲哭得更惨了,连忙拱到她的怀里,抱着她不撒手!

    两个孩子都懂事,可架不住他们有那样一个爹啊?

    周围的人下意识摇头叹息,心里只道是,死了也好,不死只怕两个孩子迟早要被他卖了!

    媳妇都不当人,他们也早该看出陈地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陈家村到府城的路远,颠簸了许久都还不到。

    可清晨的云鹤书院,除了学子朗朗诵读的声音,还有大厨房忙碌的声音。

    长工房里的方大成和马平安能下床了,只是不准出院子。

    陈小康,陈,陈华不行,不喝安神汤睡不着,惊悸的时候一抽一抽的,瞳孔无光,双手绷得很直,跟鬼上身一样。

    余大夫来看过了,说是被吓的,孩子的肺腑伤了元气,先养三天,他在针灸给孩子放血,缓缓孩子的惊厥,以免孩子到时候情绪起伏太大,彻底伤了根本。

    陈勇他们知道孩子还有救,当然是听余大夫的安排。

    三家人哪里都不去,就在院子里轮流守着孩子。

    那头发又脏又乱,衣服又臭又破,最后又轮流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只等着府衙那边通知,他们好去看陈地怎么死的?

    陈地在大牢里,没死透,吊着一口气。

    头的上血凝固着了头发,轻轻一碰都疼得嘴角撕起来,手臂也痛,身上也痛。

    那些衙役找了那么久,找不到他也就算了,最后还差点闹出人命,几个孩子又是人家萧将军的属下找到的。

    徐大人虽然没有说些什么,可是他们感觉面子上过不去!

    一个个在陈地进来的时候,没少暗地里收拾一番。

    陈地闭着眼睛,全身跟车轱辘碾过一样,一寸一寸都是针刺般的痛感。

    痛到后面,他发烧了,浑浑噩噩的,嘴皮子上都是口子。

    可衙门里没有人给他找大夫,横竖都是要死的人,受点罪不冤枉。

    陈青云一晚上都在北苑住下,天一亮就去了小厨房炖汤。

    厨房的一众粗使婆子个个瞪大眼睛,不知道陈公子跑到厨房来干什么?

    可人家陈青云压根无视他们的打量,他要了一个小灶,然后杀了一只鸽子,炖了山药鸽子汤。

    炖汤讲究的是火候,火不能太大,不能太小,要锅里刚好冒了泡,咕咕的,那泡不能冲开太大,水容易干,不能太小,肉质炖得硬,不好吃!

    萧凤天原本是想,天亮的时候找陈青云商量一下,陈地何时处决为好。

    秋闱眼看只有十来天了,他们还得提前去阳城。

    可眼下心慧又伤了,不能颠簸,还不知道能不能一起去了。

    更重要的是,他很担心,陈青云说的那些话,不是开玩笑的。

    他真的不想考,而是想当一个小秀才!

    萧凤天找了一圈,姨母在东厢房照顾心慧,姨父在吃早膳,可陈青云却不见了。

    他问过了下人,陈青云还没有离开北苑。

    萧凤天就觉得奇怪了,以为陈青云去了茅房,等了好一会等不到,问了暗卫才知道,陈青云在厨房炖汤。

    萧凤天立即扶额,这事情用得着陈青云吗?

    可他还是去了,结果一进厨房,只见人家那些厨娘都在各自忙各自的。

    陈青云坐着一张小小的矮,手里拿着芭蕉扇在慢慢地煽火。

    汤罐子里咕咕的,隔着好远的距离他都闻到一股香味了。

    陈青云起得早,汤也炖得差不多了,倒在汤碗里以后,他又拿了一股汤勺,筷子,以及空碗。

    都准备好了,他端着托盘,走到门口就看到跟门神一样矗立的萧凤天!

    “萧?”

    “你没有去衙门?”

    陈青云皱着眉头道,他以为萧凤天去衙门叮嘱徐大人了?

    现在定南府,他的话比徐大人的好使多了!

    萧凤天跟上陈青云的步伐,走在他的后面,见他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样子,嘴唇抽搐道:“过来跟你确定一下时间!”

    “我准备明天就让徐大人贴告示,后天行刑!”

    “心慧好起来之前,肯定是要先让这个人下地狱的!”

    “血腥的事情,她见多了不好!”

    这个说法,陈青云完全赞同。

    他转头对着萧凤天道:“昨天我让人回陈家村了,估计今天中午他们就能过来了!”

    “我是准备拿陈地的死来震慑那些人的,明天或者后天都行!”

    “这几懒得露面,萧全权处理就好了!”

    萧凤天语塞,他看着陈青云跟个小媳妇一样往心慧面前凑,心里有个地方隐隐透着一股烦躁和不爽。

    “煲汤的这种事情,用得着你去做?”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跟我去一趟府衙,横竖你才是正主!”

    陈青云转头,眸光幽幽地盯着萧凤天看。

    随即道:“我知道他死定了,看不看我心里都舒坦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嫂嫂,我要给她炖汤,像她在南山寺照顾我一样,我要照顾好她!”

    ”萧还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吧,我和东厢房的事情还不用你操心!”

    陈青云说完,衣袂飘飘地走了!

    萧凤天在原地冷哼一声,黑沉着一张脸,也走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陈青云使唤他一点都不客气。

    好似已经拿捏住了他的脾性?

    什么是他该做的?他不是一直都在为他们叔嫂二人跑腿吗?

    萧凤天皱了皱眉,深深的瞳孔里,慢慢多了一些暴躁的怨气!

    东厢房里,齐夫人见陈青云亲自炖了鸽子汤来了,脸色总算是好看一些。

    她接过去,吹冷喂着李心慧。

    李心慧喝了自己开的药方,头还是很痛,可不昏了,眼睛也能睁开了。

    她看着齐夫人舀汤给她喝,陈青云则在一旁剔肉,嘴角勾起温柔的笑意道:“不碍事了,剩下的都是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

    齐夫人闻言,瞥了她一眼。

    她还没说,脸上可能要留疤呢!

    这丫头,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乐观的样子!

    李心慧看着齐夫人那一瞥,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了!

    只听她笑了笑,不在乎道:“不就是毁容吗,横竖我又不准备再嫁,有什么打紧的?”

    齐夫人闻言,假意地扬起了手,做了一个嗔怒的动作道:“你还说?”

    “那么深,那么长的口子就不会痛吗?”

    “再说了,就算不嫁人,女人的脸上有疤了,多不好看?”

    “余大夫说他会配一些去疤的药给你试试,你自己上点心,别不当一回事!”

    李心会知道齐夫人是担心她,也不好继续逗她。

    “我自己也会配的,去疤生肌,美容养颜嘛!”

    “没关系,残颜破相只是暂时的。”

    齐夫人闻言,眼眸一亮,愁眉不展的面容总算是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只见她轻轻点了点李心慧的额头,对着她嗔怒道:“你就尽吓唬我吧!”

    “早的时候不说,害我担心好久!”

    “呵呵!”李心慧发笑,都怪她没有当一回事,害得他们一直惦记!

    她看着青云在慢慢地剔肉,手指修长又好看,微微低垂着头,露出清秀的眉眼。

    他的眼眸那么亮,黑黑的,听到她的话以后,一下子就折射出了阳光般的色彩,绚丽耀眼。

    而那薄薄的红唇,弯弯地勾了起来,甚似可爱。

    这个傻瓜,昨晚守她到亥时,今天一早就爬起来炖汤了。

    鸽子汤放了山药,清爽滋润,隐隐地透出一股甘甜回味。

    而他剔的下来的肉,软糯粘手,肉质分明,看起来只怕炖了不下一个时辰。

    李心慧靠在床头,看着那坐在圆木桌旁安安静静给她剔肉的少年,心里仿佛被汤滋润着,一点一点地暖了起来!

    开心一刻:

    应该还有更新吧,我先睡一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