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六章威慑众人
    秋天的陈家村是热闹了,天都黑尽了,到处都是忙碌说话的声音。

    谁家的玉米地没有收完?谁家的稻田该堵水了?又或者是谁家的小辣椒丰收了,还能再往云鹤书院送半车等等。

    方有为和马明柱回到村里的时候,大家伙还沉浸喜悦的氛围里。

    两人不想耽搁,立即就去了族老的家里,让族老召集全村的人,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宣布。

    族老看着两人来势汹汹的样子,想先探探底。

    可方有为和马明柱的嘴巴紧,不肯透露,两人去里正家,让里正也出面召集大家。

    村里商议大事的空地很快就挤满了人,秋天的夜里有了凉意,大伙索性在空地中间烧着亮堂堂的火堆,围在一块说说笑笑。

    马明柱和方有为一直等到人都到齐了。

    族老和里正站在显眼的上方,大家的眸光下意识撇向他们,好似跃跃欲试地期待着,可能会带来的好进项。

    马明柱知道方有为性子温和,主动揽了说话的权利。

    只见他收敛神色,对着陈家村所有村民厉声道:“今日要说正事之前,我先给各位敲个警钟。”

    “我们要说的这件事对村里而言,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马明柱的话落,大家下意识看向他。

    嬉笑玩闹的神情收敛起来,大家看着他们二人紧绷的面孔,深不见底的眼眸,渐渐忐忑起来。

    马明柱见大家都开始警醒了,当即道:“大家都知道我们五家人现在各自开了肉铺,每日的进项少说也有三五百文。”

    “你们当中有人眼红的,说酸话的,暗地里希望我们亏本的,这些都是小事情了!”

    “可是有人眼红到要害人性命的,连孩子也不放过的,那就是畜生,心狠手辣,歹毒!”

    马明柱气愤道,周围的村民们开始窃窃私语,猜测着,到底谁惹到了方家和马家。

    “看样子像是谁去杀人放火?”

    “听起来好像的打孩子?”

    “谁打他们家孩子了?他们几家的孩子不是在书院吗?”

    “渍渍,好像真的出事了!”

    族老和里正看着下面吵吵嚷嚷的,一个说的比一个说的更闹心!

    里正站了出来,捋着小呼吸,眯着眼睛道:“方有为,马明柱,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如果有谁家不听劝告去书院惹事了,我和族老会秉公处理的!”

    马明柱闻言,看着下面众人等着看好戏的眸光,冷声道:“不用了,人已经被官府抓住了!”

    “什么?”

    “被抓住了,那是谁啊?”

    “最近谁家男人没有回来?”

    “农忙,好多都回来了!”

    “不对,还有陈赖皮,陈地!”

    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大家立即你看我,我看你,找了一圈,确实没有人这两个人的影子!

    秋收是农忙的时候,很多做工的村民都陆陆续续地回到了陈家村,其中包括之前跟陈地一伙的陈大宝,陈老四,陈栋。

    陈栋心颤地缩了缩脖子,自从被陈青云剔除以后,他们就不跟陈地来往了。

    可是陈赖皮帮陈勇家送肉他们还是知道的。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陈地去闹事了。

    而且还闹得很严重,被官府抓起来了。

    族老和里正的脸色很难看,事情如果闹得不严重,肯定是回村里解决的。

    人既然已经抓到了大牢,那基本上不是伤了人,就是死了人了!

    “到底什么情况,说清楚!”

    里正和族老正色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只想知道闹到什么地步?

    马明柱闻言,直视着族老和里正探究的眸光,冷声道:“反正是回不来了,斩立决是肯定的,就在这几天!”

    “你们要是想去的,天一亮就跟我们去府城等消息!”

    “最慢不会超过三天!”

    “不想去的,就在村里等着消息吧,县衙肯定会让人过来通知的!”

    马明柱说着,口气冷厉起来。

    村民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

    他们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族老深邃的瞳孔收缩着,里面暗沉沉的,像是闷雷阵阵的昏天暗地。

    他和里正一左一右将马明柱和方有为给夹在中间,非常急躁道:“到底是谁?闹到了什么地步?伤了人还是死了人?”

    “是不是得罪书院了?”

    得罪书院?

    马明柱冷冷地勾起了嘴角,眼里堆满了浓厚的嘲讽!

    族老和里正到现在都还看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以为书院以权压人吗?

    怪不得青云他们对陈家村毫不留恋,这些人哪里懂得什么叫做明断是非?

    “关人家书院什么事,陈地找了陈勇,陈生,陈墩子三家,想要给他们送肉,人家没有答应,他就去书院拐走了他们家的孩子。”

    “我们两家的孩子跟着出去,也被他拐走了。”

    “为了报复泄愤,他还差点把陈赖皮都杀了,五个孩子伤重,我们两家的孩子好歹能吃点东西,他们三家的孩子却是昏迷不醒。”

    “青山家的为了救三个孩子,脸被毁了,身体还中了刀伤,我们来报信的时候,人还没有救回来呢!”

    “书院的人帮着我们找孩子,府衙也帮着找,整整找了一天一夜才找到孩子,这件事定南府城都传遍了,陈地如此丧心病狂,他要是不死,以后你们谁家还跟他一起住?”

    马明柱掷地有声道,他凌厉的眸光扫视着周围一圈。

    大家都懵了!

    陈地竟然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拐走五个孩子,还把人家孩子打得重伤昏迷,还差点杀了陈赖皮?

    小寡妇现在生死不知?

    乖乖,众人屏息凝神,感觉心里像是探不到底一样。

    陈家村自开村一来,还是第一次出了这么恶劣的事情。

    更何况,还是陈姓族人害陈姓族人!

    所有人下意识看向族老和里正,仿佛在等着他们给一个说法。

    可族老和里正面容紧绷,神色冷肃,眼眸又冷又寒。

    显然陈地的所作所为,他们也是预料不到的。

    “怎么就会闹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陈地他疯了吗?”

    族老撑大着眼眸,下意识看向人群里,已经被孤立开来的陈地媳妇。

    陈地媳妇缩了缩脖子,她被陈地打怕了,两个孩子也被打怕了。

    她出门的时候,还跟两个孩子说,指不定村里又有什么生意了。

    她还想着,趁着陈地不在家,去求一求族老,说不定能够看在她们娘三的份上,参与进去,挣点过年钱。

    可谁知道,大家聚在这里,讨论的不是新的生意进项。

    而是因为,她男人拐卖了孩子,差点杀了人?

    她的头下意识摇了起来,满目惶恐,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陈地什么都不跟她说,家里没钱没粮的时候,他每次都要打她一顿才会拿钱。

    渐渐的,她都不敢要了。

    “他确实疯了,陈赖皮中了几刀,还被他暴打一顿,现在在床上躺着,还是人家云鹤书院的人帮忙请大夫,抬了人在他们的长工院里养着。”

    “他把我们两家的孩子用砖头打昏,堵了嘴巴绑在码头的废旧仓库里,还是人家在书院养伤的萧将军带人帮忙找到的。”

    “陈勇他们三家的孩子更惨,他把几个孩子绑在青山家盘下的酒楼后院的梁柱上,对那几个孩子拳打脚踢,还威胁恐吓,那几个孩子被救回来的时候,连话都不会说。”

    “青山家的被他推下三层高的阁楼,脸上全是血,身体还中了刀,这件事别说青云不会善了,就是我们也都不会善了。”

    “陈地肯定是死罪,知府大人会公开审理,这件事有萧将军作证,根本不需要呈报省城,直接就能将陈地砍头了。”

    “你们沾亲带故的这些陈家人,想看陈地身首异处的,天一亮就跟我们走!”

    “不想看的,也自己想一想教训,这出了事情,不再是几两银子能够解决的了。”

    “要嘛踏踏实实地干活,要嘛就跟陈地一样自找死路吧!”

    方有为的话说得很不客气,他还是第一次说这么不客气的话!

    这些人畏畏缩缩的,估计天亮敢跟他们去府城的人不多。

    害怕会被牵连。

    可暗地里跟去的肯定不少,因为陈地总要有人收尸。

    陈地的媳妇惶恐不安地往后退去,一边退,一边叫喊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陈地那个畜生经常打我的,什么都不会跟我说!”

    “我还有两个孩子,你们不能撵我走!”

    “我没有娘家,你们不能撵我走!”

    她心慌地往后栽倒,害怕极了,惶恐极了。

    可是这个时候,那些人站着,却没有一个人去扶她!

    方有为和马明柱见了,心里多少都是有底的。

    陈地出了这种事情,族老说不定还会把陈地的媳妇和两个孩子都逐出村去。

    可这件事他们不能出面,不然村里这些人下一次还是会有恃无恐!

    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知道了,里正和族老震惊之下,开了陈家的祠堂,把陈家能做主的男人都叫去了。

    商量了一夜,最后由里正和族老带头,准备去十几个壮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