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五章两个男人的刀光剑影
    <cdata  “姨父多年的教诲,你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喜欢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是要在一起才是圆满!”

    “你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萧凤天将陈青云扔在地上,然后换成他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陈青云。

    他觉得陈青云太不成熟了。

    竟然会说出如此幼稚的话,那是他的亲嫂嫂,又不是堂嫂,表嫂。

    而是亲嫂嫂,跟他自小定亲,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亲嫂嫂!

    这怎么可以?

    萧凤天的眼眸迷成一条缝隙,里面的寒光几欲闪烁,气势逼人。

    可陈青云丝毫不惧,他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萧凤天!

    他的嘴角勾起了嘲讽的笑意,眼睛里也充满了鄙视!

    “你们不是我,怎么知道什么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姜太公古稀之龄才入仕途的,汉帝不惑之年才走上起事之路,唐明帝而立之年才能掌权,我陈青云非名将之后,非名臣之孙,如何非要年纪轻轻,傲然而立?”

    “更何况,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呵呵!”

    “说得可真好!”

    “可是她知道吗?”

    “你敢让她知道吗?”

    萧凤天气急反笑,怒指院内,其意昭然若揭!

    陈青云面色微变,盯着萧凤天的眼眸也从鄙夷变成了深思!

    显然这个问题,他还没有想过!

    “没有我的允许,她是不能改嫁的!”

    陈青云倔强道,他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足以漫长到,她会接受他为止!

    可萧凤天却冷笑道:“所以,你是想要捆绑着她,让她为你的任性付出代价?”

    “我之前听姨父说,她选择自尽过,因为跟你的流言蜚语困扰着她!”

    “她若是要追随你,早就去了,怎么还会等那么久?”

    “她是跟你的流言蜚语才上吊的,陈青云,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自私吗?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

    可就算是吧,他承认他自私!

    那又怎么样呢?

    能够直面人性,证明他把嫂嫂的教诲都听进去了!

    “以后不会了!”

    “她说过的,会跟我一起把日子过好!”

    “呵!”

    萧凤天冷哼,他感觉自己全身都是火焰,怎么也灭不了!

    怎么会有这么固执的人?

    心慧说的过日子,跟他认为的过日子是一样的吗?

    这个榆木脑袋的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不要自欺欺人了,如果你真的以为,区区一个户籍就能捆绑得了她的话,那么我给她重造一个!”

    “保证把你撇得十万八千里远!”

    “你敢!”陈青云立即就急了,眼睛闪着红光,十分不善地看着萧凤天。

    萧凤天也瞪着他,两个人气急败坏,谁也不肯相让!

    气氛瞬间凝滞,仿佛一股刀光剑影在二人之间暗暗闪现。

    “咳咳”

    忽然,房间里传来咳嗽声!

    萧凤天和陈青云立即收回眸光,连忙奔回房间!

    那速度之快,跟两只兔子一样,恨不得手脚并用!

    李心慧感觉喉咙疼,被陈地勒着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头也很痛,痛到她有了呕吐的感觉!

    房间一直在动,她不能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看到什么都会让她眩晕,并且有强烈的恶心感觉!

    她知道自己应该是有了轻微的脑震荡,可是还能醒过来,证明不是很严重。

    急急的步伐声涌了进来,好似不止一个人的。

    她闭着眼睛,手臂伸长着,动了动!

    “是青云吗?”

    李心慧问道,手臂不安地抓了抓!

    陈青云看着她不能睁开眼睛的样子,心早就痛成一团,立即就上去握着她的手!

    “是我,就是我!”

    “嫂嫂,你怎么样了?”

    陈青云问道,坐在床沿边,挨着她。

    “摔下楼的时候撞到了脑袋,应该问题不大,不过这几天会经常眩晕。”

    “我念,你给我写一个方子给余大夫斟酌。”

    李心慧虚弱道,眩晕的感觉太难受了。

    而且还伴随着呕吐恶心的感觉,如果连续呕吐,胃酸会侵蚀她的喉咙和食道。

    吸收不了汤药,身体也会变得更差。

    陈青云知道她的头很严重,后脑勺上的包块很大,又见她连说话的时候都是隐忍着,十分难熬,连眼睛都不能睁开。

    他对着矗立在一旁的萧凤天招了招手,示意他站到床边守着,害怕他离开去写药方以后,嫂嫂会跌下床来。

    萧凤天幽幽地瞪了他一眼,等他离开以后,自然而然地坐到了。

    陈青云的眼眸立即就着了火,可是她看着嫂嫂隐忍的痛苦,还是快速地去拿了纸笔,研墨。

    李心慧紧闭着眼睛,一点缝隙的光都不能见,她不知道自己的床边坐了一个人,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萧凤天。

    “丹参,石决明,赤芍,荆芥,姜川连,红花,,牛膝”

    她嘴里念着药草,一字一句,短暂又艰难。

    她很想吐,有非常强烈的呕吐。

    可是她压制着,一直压制着。

    额头冒出了密集的细汗,脸色也更加苍白,红唇渐渐咬出了血珠,那样子像极了一株啼血杜鹃,刺痛了萧凤天的眼睛。

    他在想,真的要给她保媒了。

    陈青云心思不纯,以后他们住在一起,指不定有多危险?

    少年的毛头小子,心思深沉晦暗,她一个守着望门寡的小妇人,怎么会是对手?

    他还一直攒使着陈青云去学功夫!

    这学了功夫还得了?她岂不是任由陈青云搓扁捏圆

    萧凤天胡思乱想着,越发觉得自己应该为她主持公道,等到她有了喜欢的人以后,就做主把陈青云分出去,不让他们之间再有所谓的户籍牵扯!

    陈青云写得很快,写好以后,他拿着方子递到萧凤天的面前!

    那意思很明显,让萧凤天去跑腿,他要守着嫂嫂!

    萧凤天的嘴角抽搐着,无语地瞪视着他,不肯接过去!

    结果陈青云跺了跺脚,眼里有了一丝急躁。

    李心慧听到了异样的响动,她皱着眉头,忍得十分辛苦道:“青云?”

    陈青云急眼了,不管不顾地将手里的药方扔给萧凤天,挤到床头去!

    “没事的,我在这里!”

    “刚刚药方我让萧去送了,你别着急!”

    陈青云说完,看向萧凤天!

    萧凤天揉了揉手里的药方,给了陈青云一个:算你狠!的眼神,然后站了起来!

    陈青云直接无视,萧凤天愿意做胸怀宽广,气量大的男人,那就让他去做好了!

    反正在他的眼界很狭窄,只能装得进一个人!

    “心慧,好好养伤!”

    萧凤天站起来道,要走了也不忘突出自己的存在感

    李心慧的眉心皱了起来,难耐的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可是这样她更难受了!

    手臂隐隐作痛,连力气都试不出来!

    陈青云见状,狠狠地瞪了一眼萧凤天!

    萧凤天悻悻地抹了抹鼻子,知道自己话多了!

    可忍得再艰难,李心慧还是吐出那句,她一直哽在喉咙,想要说出的谢谢!

    “谢谢萧!”

    “等我”

    “别说了,我知道的!”

    “等你好起来,给我做好吃的!”

    萧凤天截断道,他看得出,她很辛苦!

    他的眼眸柔和了下来,没有火,没有冷光,有的只是溢满出来的温柔。

    李心慧虚弱地笑着,闭着眼睛,露出的半张脸煞白煞白的,像是一朵莲花,静卧水中,随波而动

    萧凤天忽然眼眸一痛,不忍再看!

    他走出去的时候,站在一开始他站的地方,回眸时,只见陈青云俯身,温柔地给她吹着她的伤口!

    嘴角缓缓上翘,萧凤天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苦涩神情!

    那样有什么效果呢?

    可他却看到了,她的眉眼柔和了下来,嘴角也露出了舒缓的笑意开心一刻:

    我觉得凤天从一开始就输了,输在了他宽广的胸怀!

    先装天下,后装儿女私情!

    青云赢在自私,他在乎的,从头到尾,只有心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