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四章喂药还是吻她?
    陈青云跪在地上,当姨父走出去的时候,他才恍惚地明白,原来这只是一场试探。

    他不安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转过身,跪在床前。

    晶莹剔透的眼眸里,那泪滴隐隐还想。

    可陈青云一直抿着的红唇,却下意识勾了起来。

    外面的风从窗户那里吹进来,凉凉的,特别舒服!

    他的手搭在,握着她的手,感觉心里涨得满满的!

    若他想,这凡尘俗世都不是纷扰!

    可是避世而居,终究是太委屈她了!

    翠环和翠玉端着汤药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陈公子用干净的棉签沾着水,温柔地擦拭着陈娘子的唇瓣?

    她们的眼眸忽闪着,安安静静地放碗以后便退了下去。

    仿佛对这样的景象早已不觉得奇怪!

    房间又只剩下两个人了,陈青云端着汤药吹着热气,心里想着她上吊醒来的时候,他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那个时候,她安安静静的,什么话也不说!

    可她却一直看着他,那探究的眸光时不时打量,好似不认识他一样!

    汤勺搅动着黑乎乎的汤药,他闻到里面有刺鼻的味道。

    他舀了一勺,尝了尝,渍渍,好苦!

    他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好似在想怎么喂到她的嘴里去?

    陈青云又靠近了一些,他的手穿过她的后脑勺,想要给她垫高一个枕头。

    可异样的突出一下子就占据了他整个手掌,他惊愕地瞪大眼眸,一双撑大的瞳孔逐渐被晦暗不明的光芒取代。

    他温柔地穿过她的后颈,然后给她垫了一个软枕!

    温热的汤药慢慢地递到了她的唇边,可是她却不会自己张开唇瓣了!

    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她小心翼翼地瞅着他的神情,观察他有没有吃饱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她多可爱啊,心里,眼里,随意流露的一丝关怀都让他面红耳赤。

    陈青云端着汤碗的手微微颤抖着,他忽然有些惶恐了。

    她上吊摔下来的时候,也是摔了头,昏迷了很久才醒。

    他喂进她嘴里的汤药慢慢顺着她的下巴流了下来,因为汤药很少,变成深棕色的。

    他用手绢擦拭着,眼底的眸色渐深。

    伸长着手指去撩开她遮挡着额头的碎发,陈青云看着她露出的小脸,苍白到血色全无,整个人一点生气也没有。

    仿佛想到了什么,他的手指停靠在她的唇瓣上,细细地研磨着,若有所思。

    “反正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永远都不可能!”

    “所以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陈青云说完,忽然了一口汤药,然后吻住了她的唇瓣。

    她的唇瓣很凉,冷冷的,热热的呼吸从里面透出来,让他呼吸微滞,连紧闭的眼眸都跟着眨动起来!

    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眨动的睫毛又黑又密,微微卷翘着,仿佛跟两把小扇子一样。

    他将口中的汤药渡过去了,仰着头看她。

    她的睫毛动了几下,似乎有些不安。

    可是他却眷恋地贴着她的红唇,辗转反侧,不想离开。

    “嗯”

    因为呼吸不畅,她嘤咛一声,像奶猫儿一样。

    陈青云离开了她的唇瓣,低着头,眸光看得专注又迷醉!

    他知道她喝下去了,喉咙里有吞咽的迹象。

    他俯身,再次含了一口汤药,然后渡了过去。

    这一次,他有理智地停留了一会,然后是第三口,第四口,第五口

    两碗汤药苦苦的,含在嘴里的时候,却跟密一样甜。

    他一口一口地渡给了她,每一次都会席卷了她口里的苦涩,直到她有些难耐地抵触着,尝不到一丝苦味,他这才离开她的唇瓣。

    萧凤天把齐夫人哄回房的时候,就想着过来看一眼。

    可是窗棂的位置那么显眼,他只是下意识一扫,就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画面。

    陈青云竟然吻了她?

    仅仅只是需要喂药吗?

    萧凤天嗤之以鼻,以陈青云的博学,不会不知道,还有空心细竹管可以喂。

    萧凤天终于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了!

    从一开始,陈青云对他嫂嫂的占有欲就很强,是他以为陈家只剩下他们叔嫂二人,认为亲昵一点也是理所当然。

    殊不知,原来不是这样的!

    陈青云对心慧,竟然有了超乎寻常的感情?

    萧凤天的眼眸眯起来,漂亮的凤眼里透出犀利的冷光。

    他粗狂深邃的五官冷凝着,红唇抿着,双手下意识握起。

    苍劲的步伐笔直有力,对着那开着的半扇门就走了过去。

    陈青云听到脚步声的时候,端着汤碗站了起来,擦去嘴角的药渍。

    白瓷的小碗如玉一般,放在那窗前的小桌上时,阳光斜斜地照耀着,透出暖暖的暗影。

    萧凤天站在寝房外,帷幔隔起来的地方。

    “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萧凤天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陈青云慢条斯理地整理了长衫,他知道萧凤天想说什么,他根本不惧!

    在这个世界上,除非活着回来了,否则

    谁也不能阻挡他的步伐。

    陈青云想着,又自嘲起来!

    果然,如同嫂嫂所说,人性都是自私的。

    如果还能活着回来,那他还用假设吗?

    拱门外,隔绝了一个院子,也露出了一道长廊。

    前可见来人,后可避耳目。

    萧凤天负手而立,遥遥地看着不知名的远方,淡漠道:“青云,不要害了她!”

    “我准备给她保一门亲事,以后你入仕做官,就是她的后盾。”

    “她再生几个孩子,日子总是会越过越好的。”

    陈青云站在萧凤天的身后,他在想,萧凤天这种大义为先的处事风格,也许他一辈子都学不会了!

    如果一个人离开他,会让他觉得生无可恋。

    那么他为什么要让她离开?

    他承认,萧凤天的胸怀很广,先装天下,后装儿女私情!

    可他的胸怀很窄,只能先装她,然后才是仕途。

    他眨动着眼眸,看着萧凤天高大挺拔的背影,认认真真道:“陈家就是她的归宿,这一辈子,我都会照顾好她的。”

    萧凤天闻言,心里隐忍的愤怒终究还是爆发了!

    他转过头,凌厉的眸光瞪视着陈青云,红唇一起一伏的,冷冷道:“你准备怎么照顾她?”

    “我来告诉你,世家大族若是一脉绝嗣,会选择兼祧两房来继承绝嗣那一脉的香火。”

    “可人家图的是利益,是不想分割的财产。”

    “你图什么?她跟着你能够名正言顺吗?”

    “别人会怎么说她?”

    “你今年才十四岁,中了举人如果不春闱,入仕的时候也十八岁了。”

    “十八岁的进士有多好的前程你不知道吗?娶一位寡嫂,别人又会怎么看你,怎么看她?”

    “这些你都想过没有?”

    萧凤天圆睁的眼眸瞪得的,仿佛满嘴吐出来的都不是话,而是火!

    很大很大的火!

    可陈青云斜倪着看他,深邃的眼眸迸发一股浓浓的嘲讽!

    “你们凭什么会认为,仕途对我来说,比她更重要?”

    “十八岁的进士很厉害,十八岁的举人也很厉害,十里八村恨不得共同瞻仰!”

    “可如果十八岁的秀才呢,屡试不中的秀才?”

    “如果我永远都只是一个小秀才呢?”

    “嫂嫂太厉害了,养着这个小秀才这么多年,小秀才贪图家产,不让嫂嫂另嫁他人,害怕嫂嫂暗中带着家财嫁人,所以只能娶了嫂嫂了!”

    “嫂嫂没有办法拒绝,因为她的户籍还掌握在小秀才的手里呢?”

    “你看,我就是这样一个小人!”

    陈青云说着,冷冷地笑了起来,他就打定主意做这样一个小人了!

    “你!”萧凤天冷不防被噎住。

    他的双手下意识拎着陈青云的衣襟,狠狠地,将他提到了半空中。

    他的手臂颤抖着,因为隐忍而使得青筋凸出!

    他多想把陈青云用力地甩出去,最好摔晕。

    他说的这些混账话,让他恨不得把他暴打一顿!

    可陈青云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不转睛,冷戾执着开心一刻:

    我觉得下章两位男神干架会比较有看头一点!

    今晚一定送上下一章!

    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