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三章算错的两件事
    <cdata  李光庆走到床榻前面,架子床的方位刚好对着支开的窗户,房间里有很亮很亮的光透了进来。

    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端了一张小圆凳子,坐在女儿的床前。

    他给她理了理被子,看到她手包了厚厚一层的纱布,轻轻地了被子上面。

    脸上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那纱布顺着她的额头和下巴绕了一圈,大半的面孔都被遮挡住了。

    眼睛紧闭着,周围的眼睑都是红红的,有些浮肿,泛着淡淡的青色。

    这几日大厨房动静那么大,他怎么会不知道陈家村的几个孩子被人拐走了?

    他跟着几位老夫子往西街上询问了一圈,结果没有找到就回来了。

    女儿从前的性格要软一点,没有这么刚强。

    他还记得她有一次从含桃树上掉下来,因为惊吓,整整哭了大半天。

    后来又吐又昏,好几天才缓过来。

    自打那以后,她就不喜欢爬树了。

    小时候她还喜欢养狗,结果有一次被邻居家的大黑狗追了一次,哭了一整天,后来也不养狗了。

    还有他教她写字的时候,一开始一笔一划,写得非常认真。

    可后来渐渐的,字的笔画多了,写得头痛了,她也不喜欢写了。

    到是学会刺绣以后,画的花样子越来越漂亮!

    他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女儿,什么事情都是几天或者几个月的热度,过了就好了。

    后来他唯一算错的,便是女儿对陈青山的感情了。

    李光庆看着慢慢走到他身边的陈青云,絮絮叨叨道:“你嫂嫂自小被我惯坏了,不论什么事情,喜欢的时候很上心,刻苦努力,细细钻研,不喜欢的时候,任凭你说得再好,她都不屑一顾。”

    “小的时候,她嘴甜,见人该叫叔就叫叔,该叫婶就叫婶,别人都说她乖巧伶俐,嘴甜懂事。可是后来她发现那些人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她就是见了也不叫,大家又都说她傻傻的,见了长辈连问候一句都不会。她知道那些人有意奚落她,可她还是不叫,后来她索性听烦了,也不喜欢出门了。”

    “你刚去世的时候,她闹着去守寡,我心里想着,要去就去吧,你娘疼她,让她去陪陪也好。我想着你不在了,最长不会超过一年她就会回来了。”

    “可谁知的,她竟然真的一去不回来了,还跟你姨母吵了一架,决心守寡。”

    “这是我算错的,第一件事!”

    李光庆说完这句,抬首看着眸光深远,面色哀恸的陈青云。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眼睛又红又肿,难过紧张地站在那里,仿佛害怕他也会跟齐夫人一样,说他的不适。

    李光庆定定地看着他,半响后沉默不语。

    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飘了出来,李光庆低下了头,然后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长衫。

    这还是女儿给他做的,说他之前穿的太宽了,不好看也不保暖。

    衣服还是贴身的好,舒服又好看。

    “我算错的第二件事,是她对你的感情。”

    “她对你哥哥的感情很深,所以她选择去守寡。”

    “我从小看着他们一起长大,你哥哥对我来说,就像是半个儿子,所以我同意了!”

    “她对你的感情也深,所以她选择继续待在陈家!”

    “你要知道,现在她留在你的身边,绝对不是因为你哥哥,而是因为你!”

    “守寡不一定要待在陈家的,尼姑庵,居士堂,甚至于在家里都是可以了,那样至少还能避免流言,避免污言秽语,避免她名誉受损。”

    “陈家村那些人对她不好,包括她现在受到的这些伤害也是来自于陈家村,我想不到她一直受着,愿意熬着,只为等你出头的的原因。”

    “所以,我想她对你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李光庆轻叹着,觉得女儿真正已经是陈家的人了。

    距离他这个父亲,老李家,越来越远。

    他来的时候,听到齐夫人在骂青云,句句指责。

    那样理所当然的怒火,朝着女儿最亲近的人着,可那个人,不再是他,也不再是老李家的任何人。

    而是陈家唯一仅剩下的,陈青云。

    陈青云手足无措地站在床沿边,他听着姨父的话,仿佛身体有层皮肉被撕来,很疼,疼得他痉挛着。

    姨父的话没有一句责怪,可这比责怪更加让他难以承受。

    潜意识里,从嫂嫂选择上吊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嫂嫂心里的人是,宁愿死了,也不愿意继续陪在他的身边!

    可嫂嫂醒来以后,却想好好活了!

    跟他一起,好好把日子过好!

    她那份真诚的心意像别人家的寡嫂一样,把小叔子带大,然后完成对婆母或者对相公的交代。

    他不要那样,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她喂饭也不需要她洗衣服。

    他只是想要她陪着,一直陪着他而已。

    “姨父,都是我的错!”

    “您骂我几句吧,我知道您心里不好受!”

    陈青云蹲到李光庆的面前,像一个孩子一样,企图获得原谅。

    陈广庆看着陈青云揪着他的裤腿,他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好似他说一句,他就能松快很多似的。

    可是他知道,陈青云不需要任何人去苛责他。

    这个孩子从小就很聪明,是陈夫子捧在掌心娇宠长大的。

    如果陈家没有败落,如果陈夫子没有去世得那么早,陈家如今只怕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我当初跟你嫂嫂说,进了陈家的门,就是陈家的人。”

    “就算是我们娘家的人想要出头,也是要名正言顺的理由才行!”

    “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出面将她带回去,户籍换成老李家的,我从新给她找户好人家!”

    李光庆道,看着床榻上的女儿,眼眸渐渐沉了下去。

    陈青云立即跪在地上,身姿笔直笔直的。

    “不,我不准!”

    他倔强地开口,仰着头,深色的瞳孔逐渐被水雾覆盖。

    李广庆看着他,受着他这一跪,认真道:“你没有理由阻止我!”

    “她守一个望门寡,为了你们陈家做的够多的了!”

    李广庆强硬道,一辈子的老实人,说起硬气话来,铿锵有力。

    陈青云歪过头去,任凭眼泪没出息地落了下来,心里却打定注意,谁来都不可能带走嫂嫂!

    “不行,我不同意!”

    “如果您非要这么做,我会带着嫂嫂走得远远的。”

    “诚如您所说,她是在乎我的。”

    李光庆听着陈青云孩子气的话,嘴角微微着,小胡须一抖一抖的。

    他微眯的眼眸里,聚敛了无数的冷芒。

    只听他继续道:“带着她走,能走到哪里去?”

    “你的户籍在这里,难不成你科举也不考了,功名也不要了?”

    陈青云闻言,狠狠地摇了摇头。

    “不考了,不要了!”

    “我只要嫂嫂陪在我身边,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了!”

    陈青云低垂着眼眸,手握成拳,说出的话无比认真。

    李光庆看着他的身影,忽然就想起了陈青山。

    那个也是个好孩子,帮他挑柴,挑水,插秧,每次干完活都一副浑身是劲的样子!

    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看到谁都是笑嘻嘻的!

    可看到女儿的时候,眼睛会更亮,脸也会红!

    李光庆闭了闭眼,站了起来!

    他伸手去摸了摸陈青云的额头,低叹道:“从今以后,我把她交给你了!”

    “我希望你永远记住今天的这些话!”

    “科举是要考的,功名是要挣的,就算不是为了你,也要为了你爹争这一口气!”

    “可那些再重要,怎么比得过陪在身边的人!”

    李光庆说完,站起来,慢慢走了出去!

    他希望自己不要看错,这个小子,身体里有一股劲,豁出去的劲。

    在这个世间,有权,有钱的人何其多?

    可愿意为了身边的人放弃权利,放弃财富又有几个?

    跟了权贵不一定是飞上枝头,也有可能是大难临头。

    跟了富贵也不一定是享受奢靡,也有可能是巨债缠身。

    他只希望青云永远也不要忘记初衷,被日后的权利富贵迷了眼,看不清楚,什么才是自己最珍贵的?

    开心一刻:

    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人,是李老头。

    这老头子之所以淡然,是因为胸有丘壑。

    哼!!!歪头,傲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