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二章百无一用是书生
    “心慧好好的一个人,昨晚还陪着我呢,今天跟你出去一趟就变成这样了?”

    “你是怎么照顾人的,她虽然居长为嫂,可说到底也是娇弱的女子,你竟然让她伤得这么重?”

    “枉我以前总觉得你是个谨慎小心的,还事事让心慧多听听你的看法,现在瞧着,也不过如此!”

    “哼,怪不得人家常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你就是那无用的书生!”

    “咳咳”

    “好了,好了,消消气,青云也不想这样的。”

    齐瀚从外面走进来,打断了齐夫人的话,暗暗对着萧凤天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陈青云带出去。

    齐夫人正在气头上,萧凤天也知道她身怀有孕,不能动气。

    暗暗点了点头,萧凤天伸长着手,搭在陈青云的肩头上道:“陪我回房换身衣服吧!”

    陈青云下意识看向萧凤天,只见他胸前都是血迹,染红了一大片的衣襟。

    他知道那是嫂嫂的血,有些血迹深的地方,甚至于已经隐隐发黑。

    他忽然记起,在南山寺的时候,嫂嫂扶着萧凤天去找明德大师,那个时候,嫂嫂的身上,也全是萧凤天的血。

    仿佛轮回一般,他竟然觉得眼前的景象如此熟悉。

    “自从遇到了你,我们叔嫂二人就经常见血!”

    陈青云喃喃道,那声音很小。

    可萧凤天还是听到了,他皱着眉头,冷厉的眸光瞥了一眼陈青云,觉得他这古怪的说法也真是够直白的。

    他揽着陈青云的肩头,半拖,半拽,两个人很快出了东厢房。

    “照你这种说法,那边关是因为我才起的战事?”

    萧凤天揶揄道,他知道陈青云是担心心慧。

    他也担心,可他见惯了伤亡,担心有时候只是一种负累。

    陈青云抬首看着萧凤天,他深沉的眼底有着成熟男人才有的淡然和理智。

    不像他,终究还是稚嫩了点。

    别人的事情,自己的事情,可以掌握在手,细细谋划。

    可是遇到嫂嫂的事情,他总是慌乱无助,心悸惶恐。

    好吧,他承认,他多想拥有萧凤天临危不乱,冷静理智,敏锐洞察的能力。

    在萧凤天的身上,他深深地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像是狼的幼崽跟猛虎学掠食,可一个只会呀呀地张牙舞爪,一个却已经扑上去,咬断了猎物的喉咙。

    势力不是一朝一夕积攒起来的,可是冷静的头脑,缜密的心思,永远保持清醒的理智,这些他都是他必须学会的。

    学会克制自己,将所有的一切都放在黑暗下隐忍着,久而久之,便能够磨砺处他深沉而处变不惊的城府。

    “今天谢谢你!”

    陈青云认真道,当初嫂嫂的执着,像是冥冥中结下的善缘。

    如今,有了救命之恩的回报。

    萧凤天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今天的凶险两人都亲眼目睹,根本无需再说太多!

    “伯母说的,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你应当深有体会了!”

    “如果你会一些轻功,当时就算我不在下面,你也能够抓住她的手,或者抱着她稳稳落地。”

    “学功夫并不难,难的是一直坚持,不能懈怠!”

    萧凤天谆谆教诲,京城的局势很乱,他呆不了多久就要走了。

    他不能一直保护着他们,留下的人也会像今天有疏忽的时候。

    有些话,他想再叮嘱一遍。

    陈青云的面色变得冷肃起来,他深邃的眼眸透出一缕淡淡的幽光。

    学武这件事,也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秋闱过后,我会规划学武的时间。”

    萧凤天点了点头,他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要回京了。

    陈青云安安静静地等着萧凤天从新换了一身深蓝色的劲装,然后两个人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萧家的暗卫,都是以萧为姓。”

    “我身边带着的十个都是最厉害的,其中萧泽和萧沐的功夫最好,一个是剑术,一个是轻功!”

    “我现在就把人给你,以后要怎么安排,他们都会听你的!”

    “在萧家,他们如是成亲的话,会从暗卫转为护卫。”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知道萧凤天的意思。

    这些人虽然为萧家卖命,可萧家却不会一直奴役他们,而会在他们想要成家以后,给予他们一个明面上的身份。

    “我跟我嫂嫂暂时还不需要暗卫,他们可以直接转为护卫!”

    陈青云道,他后面会培养自己的人手。

    而萧泽和萧沐,他会紧紧地握在手里,成为训练新人的两把尖刀。

    萧凤天这份人情,他注定欠得深了。

    “那好!”

    “萧泽,萧沐,出来!”

    萧凤天喊道,萧泽萧沐的身影立即出现在陈青云的面前。

    一阵凌厉的风吹拂着陈青云的面容,他看着眼前比他年长几岁的萧泽和萧沐,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头上用银冠竖着墨发,面容冷肃,眼眸犀利有神。

    一个是细长丹凤眼,一个是深邃的圆眼,两人的面容都是方形脸,鼻梁高挺,红唇薄厚适中,菱角分明,五官耐看。

    陈青元看着低垂着头,站立在他面前的两人道:“谁是萧泽,谁是萧沐?”

    “我是萧泽!”萧泽站出来,细长的丹凤眼微眯着,敛聚精光。

    “我是萧沐!”萧沐站出来,圆眼圆睁,黑白分明,机灵有神。

    陈青云看着两人不卑不亢,神态沉稳大方,心里知道自己得了两个顶好的人才。

    “你们先下去休息,晚上我让长康给你们安排住处!”

    “谢过主子,属下告退!”

    萧泽和萧沐光明正大地到厢房外去站岗,其余隐匿的暗卫纷纷强烈鄙视!

    !

    见了光的屎,立即就臭了起来!

    其余沐浴在阳光下的两人表示,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瞧着没,媳妇还没有找到呢,他们已经是护卫了!

    萧凤天和陈青云没有关注那些暗卫和已经成为护卫的两人较劲,而是去了东厢房。

    余大夫留下了方子,翠环和翠玉去厨房煎药了,厢房里只有齐夫人和黄妈妈陪着。

    院内,李光庆局促地坐在树影下,探头的眸光很是不安。

    他穿着单薄的灰色长衫,面容发黄,毫无血色,背部下意识弓起,双手交叠揉搓。

    陈青云和萧凤天抬步进去的时候,下意识对望一眼。

    他们似乎都忘记了,书院里还有一位长辈关心着自己女儿的安危。

    “我带姨母出去散会气,你陪这位姨父进去看看!”

    萧凤天出声道,陈青云赞同地点了点头。

    萧凤天上前,对着李光庆颔首问好,李光庆知道他的身份,受宠若惊。

    萧凤天也知道自己在这里,这位姨父也只会不自在,他当即上前,走到厢房里去跟齐夫人说了缘由。

    齐夫人还没有看到心慧喝药呢,心里不放心。

    可心慧的亲爹来了,那位李先生人心善,性格也好,她便连忙站起来,带着黄妈妈和萧凤天离开了厢房。

    出了厢房的时候,齐夫人用帕子沾了沾眼角,宽慰李光庆道:“人没事了,好好养伤就行!”

    “那凶徒已经抓住了,过几天衙门就会开审了!”

    李光庆闻言,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听闻女儿出事,他立即就赶过来了。

    可齐夫人在里面守着,他不好进去。

    在院外站了好一会了,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谢谢齐夫人了!”

    李光庆抱手作揖,很是庄重。

    齐夫人连忙侧身,眼眸湿润道:“这可使不得,把我心慧当女儿看呢!”

    “你也快进去看看吧,她脸伤了点皮肉,不碍事,只是包着有点吓人!”

    齐夫人先说着,以防李光庆胡思乱想。

    李光庆眼眸一暗,随即点了点头,快步进去。

    齐夫人和萧凤天也往外走!

    路过陈青云的身边时,齐夫人冷哼一声!

    “哼!”

    歪开的脸不去看陈青云,齐夫人大步出去,跟个赌气的孩子一样!

    陈青云知道师母对他不满,他受着,不敢辩驳。

    等到他们一行人的身影都走了,他着才抬起慢腾腾的步子,往他再熟悉不过的厢房里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