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千钧一发
    陈地终于放开手里紧拽的头发了,李心慧见他过来她的衣服,用力地推了他一把!

    “嘭”的一声,陈地冷不防被推到,跌在地上,手里的菜刀慌乱间划伤了他的手腕。

    他静静地看了看自己的伤,不是很严重,可是却能看到那刀划伤皮肉的时候,里面泛白的肉以及突然就涌出来的血珠。

    深邃的眼眸里,迸发孤注一掷的。

    陈地慢慢靠着墙边站起来,他站在阁楼的下方,看着已经上了阁楼第二层的女人,冷不防邪肆而张狂道:“你说,我现在去宰那三个小崽子需要几刀?”

    “一刀,两刀,三刀!”

    “一个个对准脖子砍下去,噗的一声,全是血!”

    陈地说完,准备转身。

    李心慧看得着他的背影,深幽的眼眸里,聚敛着同归于尽的冷芒。

    她不怕死,一点也不怕!

    可死在陈地的手里,她又是这么地不甘心?

    “你不用吓唬我,就算你杀了他们,你杀了我,可你的结局也不过就是死?”

    “陈地,可如果你得到了我,这酒楼,这院子,这些可都是你的了?”

    “谁都知道陈青云是个小秀才,口袋里有几文钱都是要拿去买书本的,这些都是我挣下来的,以后我只会挣更多!”

    “你听过一句话没有,只愁命短,不愁穷!”

    “我的命短,你的命也长不了!”

    陈地仰着头,看着小小站在他头顶的位置。

    又在絮絮叨叨地说话了,仿佛她有多能干似的。

    他最恨她这副样子,一身都是血,却满脸傲然。

    仿佛落到这般地步,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陈地拿着菜刀,一步一步地踏上了阁楼。

    他看着小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一直等到他靠近!

    他手里紧握的菜刀挥动着,仿佛随时都会一刀砍过去!

    李心慧根本不惧,她的眼眸死死地看着陈地的眼眸,他那里面的瞳孔很深,泛着阴冷的红光,整个人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仿佛紧绷到了极限。

    可是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

    “上去,最上面一层!”

    “我真想让这里所有人都听到你**的声音,看着你浪荡的身体!”

    陈地淫邪道,他挥舞着菜刀驱赶着,眼眸的瞳孔放大,已经在畅想那让他痛快的时刻。

    李心慧知道,陈地心里很明白,他已经到穷途末路了。

    只有到了穷途末路的人,才会畅想着各种可能!

    因为连命都即将没有了,他也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恐惧的了。

    可不恐惧了,他却显得无所适从。

    所以他需要刺激,不断地刺激,仿佛刺激着他自己,随时随刻地提醒着,他还活着!

    还掌控着全局,还没有死,还可以随意操纵。

    他手里的刀看似逗她玩,可是她知道,陈地随时都有可能砍下来,因为在他的眼里,她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

    想到那三个孩子的惨状,李心慧断定,陈地已经疯了。

    她往上走,一个台阶,两个台阶,三个台阶

    阁楼的梯子的回旋梯,所以两个人一前一后,当走到一半的时候,另外那一个很快被回旋的位置挡住了面孔。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心慧在那里不动,等陈地握紧菜刀的手率先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便用力握住,然后将陈地的手臂用力往梯子上撞去!

    “嘭”的一声,陈地的菜刀应声而落!

    “当”的一声,菜刀落了下去,陈地的手里失去了武器,李心慧便将他一直往上拽,等到他的身体都出现时,她便给陈地狠狠地一脚。

    陈地猝不及防,立即往后倒去。

    可他的手却死死地抱着李心慧的脚,两个人立即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陈地头着地,摔的不轻!

    可李心慧的更重,陈刺扯着她的脚往下摔的时候,她的头就一直在台阶上“咚,咚,咚”地发出闷响。

    刀没有了,陈地爬起来的时候,看着小也是昏昏沉沉的。

    他用力地甩了甩头,脸上全是张狂淫邪的笑意!

    只见他上前,忽然一把拽着李心慧破烂的衣襟,然后用力往上拖。

    “上来,上来!”

    “老子就是要让所有人看看,**时候的样子?”

    “敢踹我,想我死,我一定会先让你看看,谁先死?怎么死?”

    “哼!”陈地冷哼着,他的手颤抖着,可是力气却忽然爆发出来!

    李心慧被他扯着往上走,她的脑袋有点闷闷地疼,好似耳朵不怎么听得见了。

    她只能看到陈地的嘴巴一张一合,骂骂咧咧,神色淫邪而癫狂。

    她皱起了深深的眉头,想着等会,最后一击,她该怎么做?

    阁楼上似乎只有几个花钵了,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力气抬起来!

    手臂好痛,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脑袋也痛,感觉耳朵里面像是涌入很多很多的水,有着厚厚的消音功能,她已经不怎么能够听到声音了。

    所以,当陈地扯着她上了三层小阁楼的时候,陈青云在主院里叫喊的时候,只有陈地听到了。

    而她,没有听到!

    陈地用手腕勒住了李心慧的脖子,低头俯视着,陈青云带了好多个黑衣人来。

    那些人的身形移动特别快,他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那些人应该是官府里的。

    他有些慌张了,在原地无措地转动着,手臂将围栏上摆放的花钵给撞倒了。

    “砰!”

    清脆的声响立即吸引住了下面众人的眸光!

    大家的下意识抬首,结果,上面的情况立即惊得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陈地捡起了花钵碎裂的瓷片,狠狠地按在了李心慧的脖子上!

    颈部的大动脉因为呼吸和吞咽而动着,那瓷片已经嵌入肉中,因为摩擦还带出了红得刺眼的鲜血。

    陈青元眼眸欲裂,想也没有想就冲入了阁楼。

    蹬蹬蹬的声音刺激着陈地的耳膜,他幻听了,以为有无数人蜂拥而来。

    他们蹬蹬蹬地从阁楼上爬上来,他们要来抓他!

    他们想要让他死!

    陈地慌乱的手更加用力地在李心慧的脖子处比划着,他惶恐地带着李心慧往后缩。

    可后面只有半腰高的围栏,根本没有路了。

    往上没有路,往下的路被堵了!

    陈地忽然就变得愤慨而疯魔起来!

    只见他用碎瓷片刮着李心慧的脸,拉下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那伤口立即急涌出了血珠。

    冰冷的疼痛,刺鼻的血腥味,汩汩流出的鲜血,这些感觉瞬间聚拢了李心慧因为摔伤头而涣散的神智,她眯乜着眼睛,看着陈地晃动着手里的瓷片,他似乎已经陷入疯魔当中,整个人散发着趋于常人的兴奋。

    她趁着陈地扬起手里的瓷片时,一口狠狠地,死死地,用力地咬住了陈地的手臂!

    “啊!”

    陈地叫喊一声,用力地将她甩了出去!

    陈青云跑上第三层阁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陈地用力地将她甩下了围栏。

    那几乎就发生在一眨眼之间,陈青云冲过去的时候,空荡荡往下捞的手指摸到了如鹅毛般轻柔的衣袖

    她仰面往下摔,胸前的衣衫都被扯烂了,下面是酒楼的侧面,下面堆满厚重的泥沙袋子,他不想想象,她跌在上面的后果。

    她的脸上全是血,眼睛是睁着的,一直看着他

    陈青云的眼泪立即就涌出来了,他空荡荡的手下意识地抓了又抓,嘴里嘶喊道:“不”

    李心慧感觉下坠的速度很快,快到她只是看到青云探头悲痛的眸光。

    他嘶哑悲腔的声音刺痛了她的耳膜,下意识闭上眼睛的时候,她感觉尘埃泥土的气息已经在了,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竟然有人接住了她。

    “别怕!”

    “是我!”

    萧凤天温柔地在她耳边说道,他的双手抱紧了她的臂膀,心疼的眸光落在她满是鲜血的面容上。

    她下意识闭紧了眼睛,眼角滑落一滴早已冰冷的眼泪。

    被接在怀里的那一刻,她竟然还在想,原来,她也是怕的。

    怕死!

    开心一刻:

    青云:昨天是凤天陪三爷睡的!

    心慧:何以见得?

    青云:今天轮到他英雄救美!

    心慧: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青云:想听真话?

    心慧:嗯!

    青云:三爷是女的!

    心慧:所以是不能的后果吗?

    三爷:咳咳,今晚把青云借我,明天帮你恢复容貌!

    心慧:你把凤天也拖走吧,明天给我绝世武功!

    三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