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她在酒楼里
    陈青云是第一个发现嫂嫂不见了的。

    周围的仓库他都找过了,没有,岸边的河水随着清风击打岸沿,发出沉闷的声音。

    可那上面,也一个人都没有!

    陈青云的眼眸巨变,瞬间就像是被套入网里的鱼,感受大一种致命的压迫感和紧张到连呼吸都微弱的恐惧感。

    “萧,我嫂嫂不见了!”

    “这周围我都找过了,没有!”

    陈青云立即去找了萧凤天!

    萧凤天手里还有一个没有啃完的,随手就扔进了湖里,面色骤变道:“怎么回事,不是一直站在仓库后面?”

    陈青云立即摇了摇头,哀哀欲绝道:“没有,没有!”

    “我都找过了,没有!“

    萧凤天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人在这周围消失的,可是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别吃了,快去找!”

    “找不到人,你们都不用回去了!”

    萧凤天嘶吼道,暗卫瞬间全都不见踪影。

    萧凤天在原地看了一会,眼眸闪动着,思绪转得极快!

    “往下走,上面我们都搜查过了,不可能在上面!”

    “心慧知道我们搜查过的,也不可能还会向上走!”

    “快,向下!”

    萧凤天往前狂奔几步,他身形快,陈青云奋力跟上。

    腥味的潮气一阵一阵地扑了过来,他往岸边走,心焦如焚。

    突然,暗卫突然在远处喊道:“主子,有血迹!”

    陈青云和萧凤天眸光顿时一变,慌不择路地赶了过去!

    只见那压着帐篷的青砖一块压一块地堆叠在地,而在那青砖上,染了鲜红尚未凝固的鲜血。

    那斑斑血迹往前延伸着,大约两三丈的足迹以后,除了冷冰冰的河岸和清晰入目的打滑脚印,什么都没有!

    空荡荡的,没有人影,没有血迹,什么都没有了!

    陈青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瞪大的眼眸惊惧无神,仿佛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恨不能立即冲到河里去。

    有一条他以为很长很长的生命线,忽然就断了!

    在他的眼前,连最后的生机都不肯给他!

    陈青云像疯一样冲向岸边,萧凤天见状,立即用力将他拉回来!

    “你这样下去容易出事!”

    “这很有可能只是障眼法!”

    萧凤天说着,身边早有五个暗卫下水去探了!

    陈青云感觉脑袋里嗡嗡的,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个闷锤。

    “我刚刚怎么就不跟着她呢?“

    陈青云喃喃自语道,愧疚和自责齐齐涌来,像涨潮漫过河堤的大水,瞬间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窒息,恐惧,死亡前的挣扎,还有那些不甘,痛苦,愤恨,一一涌现。

    像是一个人,回光返照!

    萧凤天的眼眸幽深地盯着地上的血迹,撞在青砖上割破的不太像。

    血液喷洒得很快,而且并不是很黏稠,

    唯一的可能是,刀或者是匕首在一瞬间割破的血脉,血液瞬间喷涌而出。

    萧凤天盯着地上杂乱无章的青砖看着,然后倒退几步,只见那帐篷的三个角都是有青砖的,分别指向不同的方向。

    第一个,河岸边,第二个,下货的码头,第三个仓库密集的地方。

    而撞的那个位置是第二个,下货的码头。

    撞上去的时候,人是朝前的,可是血却向后洒。

    证明持刀的人在她后面,摔倒以后,那个人迅速拉拢她一把,又或者是她当时为了不让那个人发现,所以快速站起来。

    萧凤天有敏锐的洞察力,多年来实战经验告诉他,那个河岸边的脚印只是障眼法。

    他们真正要找的她,在下货码头的方向。

    “别自己吓唬自己,这种时候如果没有冷静的头脑,就相当于你已经放弃她了!”

    萧凤天摇晃着陈青云的肩膀,顺着下货码头的方向跑去。

    陈青云见他身影一晃而过,连忙跟了过去。

    下货的码头不比之前他们待那个河岸,这里很多都是私人规划出来的大型仓库,少到两个人,多到四个人一起守着,那些人提着木棍子走来走去的,面色冷然肃穆。

    显然,陈地进不了那种地方?

    那到底是在哪里?

    会在什么地方呢?

    陈青云握紧拳头,全身都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他深色的瞳孔收缩着,敛聚寒光。

    萧凤天的轻功好,在码头上转了一圈,然后看着陈青云直挺挺都站在路中间,似乎在发呆。

    下河的暗卫捞了一圈,连只鞋子都没有找到。

    这更加肯定了萧凤天的猜测。

    湿漉漉的十个男人往那宽敞的路道中间一站,脚下的泥沙立即就湿透了!

    萧凤天站到陈青云的面前,认真道:“想一想,在这个码头上,有没有陈地熟悉的地方?”

    “或者是心慧熟悉的地方,那些青砖支起来,对着的方向就是下货码头。”

    “心慧一定给了我们暗示了,她那么聪明,不可能一直被动!”

    “她不出声,一定有她忌惮的地方,很有可能是陈地用一个孩子要挟了她!”

    萧凤天猜测道,久经沙场,他对于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况十分了解。

    陈青云是慌乱的,可是他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掌心,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从仓库那边过来其实没有多远,陈地对这周围都不是很熟悉,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青云低头,忽然就看到了,大家踩得七零八落的沙子路面上,似乎有一尺来宽的对称痕迹?

    “你们都闪开一些!”

    陈青云急声道,他快速地拨开眼前拥挤在一起的人,然后视线顺着蜿蜒而上的痕迹一直延伸着直到,一家拆了招牌,等待整修的酒楼。

    显眼的位置刺激着陈青云的眼眸,只听他声音颤抖道:“我知道在哪里了,快跟我走!”

    他不再想多说一句话,而是快速地,朝着他亲自做主盘下的酒楼狂奔而去,那速度之快,连暗卫施展轻功都没有跟上。

    萧凤天看着陈青云奔去的方向,哪里耸立着一栋两层楼高的大酒楼。

    而在酒楼的后面,冒头的阁楼却隐隐有着挣扎的身影。

    他眼眸一眯,全身都是不可侵犯的凌厉气势。

    只见他脚步如幻影一般,瞬间从另外一头,准备直接从阁楼下面冲上去。

    李心慧被陈地从小门推进小院的时候,心里猜测着,剩余的那两个孩子就在这里了。

    她的手臂受了伤,失血过多的症状渐渐出来了。

    她有些眩晕,也有些心悸!

    但这并未让她觉得惶恐,相反,她知道自己保持清醒和战斗力的时间不多了,她无意跟陈地浪费。

    小院以后,陈地在锁门,她立即就抱着小康往里面找。

    一进主院,她立即就被眼前的场景刺痛了。

    两个孩子还被绑在大柱子上,像是一种残酷的刑法,暴晒刑,将人绑住柱子上活活晒死!

    将陈小康放进正房里的阴凉之处,李心慧快速地出来,将陈和陈华放了下来。

    两个孩子软绵绵的,一放下柱子以后,立即就滚在李心慧的脚边,生气全无。

    李心慧的心痛成一团,可还没有等她把两个孩子抱回房间,陈地立即从她的身后一把扯住她的头发。

    “救他们做什么,你不如先想想你自己吧?”

    “跟我走!”

    陈地拽着李心慧的头发将她往阁楼的方向拖,李心慧挣扎着,越挣扎,陈地拽的力道就越紧。

    头发上的两只小簪都掉了,李心慧的头发凌乱成一团,手臂上的伤被陈地狠狠地捏了把!

    原本渐渐不流血的伤口突然又涌出了鲜红的血,那血沾陈地的手,也刺红了他的眼睛。

    他变得更加癫狂,心里隐隐有一个的想法,那就是带着小去高高的阁楼上去,然后俯览着这周围富贵逼人的景象,玷污她!

    彻底将她便成他的女人!

    到时候他就有资本陈青云谈判了。

    哈哈哈,他就是要干了这个女人,最好往死里干!

    陈地癫狂地想着,一双晦暗的眼眸淫邪地盯着面前的女人,迫不及待地去她的衣服!

    “嘶啦”一声,李心慧胸前的褙子被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单薄白色里衣,以及里衣里面若隐若现的和那起起伏伏的胸脯。

    陈地的眼眸瞬间就红了,像沙漠里孤注一掷的野狼,忽然就露出了他深深的獠牙和疯癫的阴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