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留下印迹
    萧凤天拿出一个啃着,看着陈青云冷肃的面容道:“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

    陈青云闻言,看着风吹浮动的湖面,低沉道:“余大夫看过了,问题不大!”

    “这周围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西街也翻了一遍,人贩子都控制住了!”

    “如果他三天不露面,孩子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萧凤天的语气有些沉重,在战场上见惯的厮杀,偶尔边城被灭口的老百姓多是十几口二十几口。

    有些半月大的婴儿,孕妇,老人,全都没有活下来的。

    这个世道就是如此,希望不会永远都存在,幸运也不会一直眷顾你!

    他从怜悯,愤慨,痛恨,到如今有些冷淡和麻木,有些事情你本领再强也杜绝不了。

    “你注定是要入仕的,以后危机会更多!”

    “那件事你不想告诉她就算了,不过你最好还是跟你一样,学些功夫傍身!”

    “他们十个是精心训练出来的,打探消息,搜集情报,潜伏救人堪称翘楚,我会挑功夫最好的两个给你!”

    陈青云知道萧凤天指的是什么?

    在这个问题上,他虚心受教。

    “谢谢萧!”

    陈青云郑重道,这份人情,他日后必定相报。

    萧凤天闻言,摇了摇头道:“不必了!”

    “等到女护卫到了,你提点着,让你嫂嫂跟她们学几招防身!”

    “在这个世道上,没有什么比自救更靠得住的!”

    陈青云点了点头,眸光变得深幽,他看着湖面上的浮萍,起起落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冲散了。

    这句话他想他会劳记的。

    李心慧一开始站在仓库后面,可她看着湖面的岸边一路都是,显然萧凤天他们一路打捞过来。

    下意识的,她顺着那还没有打捞过的河岸走了过去。

    岸边的因为浮波击打着堵水的泥沙,其实很混,很脏。

    可是他的人一直泡在里面,沿着河岸找了这么久,没有一句怨言。

    这就是一个家族的魅力所在,传承的是一种精神。

    李心慧在心里轻叹着,越发对西北的萧家军,以及镇国将军府好奇起来。

    而那位跟姨母好成一个人的镇国将军夫人,为了害怕痛失自己的孩子,宁愿只要一个孩子的母亲。

    这样的性格,其实很倔强的。

    谁也左右不了她的决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时候,这也是一种宠溺出来的放肆!

    李心慧的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她想,有机会还是应当跟伯母去拜会一番。

    可她嘴角的笑容还来不及舒展,只见她面前三四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陈地!”

    李心慧惊呼,下意识想转头叫人,可身后隔着两个仓库,也阻隔了两两相望的视线。

    陈地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竟然这么好,遇到了落单的小!

    他用手腕陈小康的头,然后晃了晃手里的菜刀,阴测测地笑道:“乖乖跟我走,不然我把着小崽子的头割下来,扔到湖里去!”

    李心慧看着他拿着刀在陈小康的脖子上比划,瞳孔剧缩,肝胆欲裂。

    她连忙摆了摆手,全神贯注地盯着陈地的刀,然后出声道:“不要,别动手!”

    “我跟你走!”

    “很好,你过来!”

    “乖乖的,别耍花样!”

    陈地阴狠地笑道,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威胁人这么有趣!

    小不是高高在上吗?

    她不是喜欢训人吗?

    一套一套的,好似比陈青云都还要厉害!

    可是很快,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厉害!

    李心慧一步步地走向陈地,她的余光打量着被他紧紧夹在腋下的陈小康。

    那孩子脸色煞白,红唇干裂,双眼灰暗无神,也不知道受了多少?

    李心慧的心蓦然疼痛着,不论在什么朝代,什么地点,恶劣的人渣总是遍地可寻。

    他张狂邪肆的嘴脸让她恶心透了,恨不得用簪子刺瞎他的眼睛。

    可是她忍耐着,慢慢走到了陈地的面前!

    陈地的刀移到她的脖子上去,他微微用力!

    “嘶”

    皮肉立即被划开一道口子,有鲜红的血液沁了出来!

    陈地看着小皱着眉头忍痛,连哼都不敢哼!

    他忽然就觉得畅快起来!

    将手里的陈小康扔到李心慧的脚边,陈地阴冷道:“现在你抱着他,往前走!”

    “去你盘下的酒楼,那位置你应该不陌生吧?”

    陈地凑到李心慧的耳边说道,他呼出的气息带着一股恶臭。

    李心慧强忍着呕吐的,快速低头把陈小康抱了起来!

    陈小康在她的怀里软绵绵的,眼皮耸拉着,透出空洞无波的眸光!

    他说不了话,脖子有清晰的红印,下巴也有,脸上到处都是青紫的印迹!

    李心慧的手微微收紧,心里抽痛着,哀恸难忍。

    她往前走,陈地的一只手揽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握着菜刀对准她怀里抱着的陈小康。

    癫狂,邪肆,无所顾忌,陈地已经疯了。

    陷入自己无所不能的世界里,他似乎在惊惧过后,产生了臆想。

    仿佛所有的一切已经都在他的掌控当中。

    李心慧想着,她不能太被动了。

    她必须要给青云和萧凤天留下暗号。

    前面的路径有一处临时搭起的帐篷,为了防止被风吹翻,周围都是用砖头压着的。

    那砖堆到膝盖的位置,很高,可是只是随意搭起来的,很不结实。

    李心慧看似颤颤巍巍地往前走着,她脖子的伤口还在流血,衣襟前面都打。

    眼眸眯斜着,抱着陈小康的手一紧,当那脚步如愿地绊倒砖堆以后,陈地的菜刀从她的手臂上快速地划了过去。

    因为猝不及防,所以陈地来不及收手,那菜刀在李心慧的手臂上划出了很长,很深的一道口子。

    李心慧仿佛察觉不到手臂上的伤口,忙不送地抱着陈小康站起来!

    手臂一用力,那血就冒了出来。

    滴答,滴答地往下掉!

    陈地以为她是惶恐之下跌到了,河岸边风大,常用砖块压帐篷,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小的手臂受伤了,还抱着陈小康不放。

    陈地的眼眸里全是得逞的笑意,他在想他心里的那个想法。

    也许能成也说不一定!

    他用力地推着李心慧往前走,李心慧的手臂因为震动又流出了不少血。

    她抱着陈小康的,那手臂悬在半空,牢牢地托住陈小康的。

    可这样一来,那血流得更快了。

    甚至于,把衣袖的流。

    陈地的眼眸变得深邃起来,他很快就想到了,这些血迹一定会引人搜寻的。

    太惹眼了。

    他立即推攘着李心慧往河岸边走,哪里淅淅沥沥的,有血落在上面跟是明显。

    等到她的步伐站到那岸边时,他忽然推了她一把。

    李心慧感觉身体都悬空往下了,脚步打滑,在岸边沾着泥沙戳出了深深的脚印子。

    陈地见状,满意地勾起了嘴角,立即将她扯到一边,拿了早就准备好的船帆油布给她把半个身子都包起来!

    “别耍花样,他们绝对想不到,你还活着!”

    “在自己的酒楼里!”

    陈地邪笑道,用力推着李心慧快速往前。

    这一次他走仓库后面的大道上,哪里走的人多,没有什么脚印子。

    周围的人看着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一个男人一直骂骂咧咧的,女人不吭声,像是一个受气包。

    “哎,又是打婆娘孩子的孬种!”

    “别说,看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小心别等会打你!”

    “哼,他敢吗?”

    “别赌气啊,连婆娘孩子都打男人,心毒!”

    旁边还有断断续续的声音,可却渐渐压低了许多。

    陈地收了刀裹在李心慧包着手臂的油布里,他看似往前推着她走,实际上一直暗暗握紧菜刀。

    李心慧忍着手臂上的疼痛,她看着怀里,已经渐渐闭上眼睛昏睡过去的小康,深邃幽暗的眼眸里,渐渐藏了些许冷戾的杀机。

    她想,实在是等不到他们的救援,她不介意再找到剩余的两个孩子以后,跟陈地拼死一搏!

    踉跄的步伐下,陈地看着李心慧那歪歪斜斜,几欲摔倒的样子冷戾地勾起了嘴角!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即将被他弄得半死的女人,苟延残喘!

    却不知,那凌乱的步伐,竟然一直以曲线蜿蜒的方式延伸着,因为分开的步伐间距太宽,所以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条幽径小道一样。

    开心一刻:

    我想应该还有两章的。

    不过看你们冒泡的频率吧,三爷最痛恨单机!

    单机没劲写!

    哼哼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