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湖边打捞
    陈地本来以为,按照晚上那个架势,第二天一定会全城搜捕他。

    就算是在酒楼里,他的心也是不安稳的。

    他随时都爬到阁楼顶层上去注视着,结果只看到陈青云带着那几家人找了一圈以后,又回去了。

    他们如他所想那般,根本想不到,他会把孩子藏在陈青云和小盘下来的酒楼里。

    他不敢出去,厨房里能吃的东西没有多少了。

    陈地想着,等到晚上的时候出去买些吃的,顺便探探风声。

    响午的太阳很大,对着正房外的柱子暴晒

    而那三个孩子,就绑在那几根大柱子上。

    头已经的歪歪斜斜地垂下,脸色苍白,唇瓣干裂,一双眼睛迎着太阳光睁不开,可眼泪却一直往下掉。

    惊惧,惶恐,痛苦,煎熬。

    几个孩子不知道什么见坚持,不知道什么叫等待,也不知道什么叫希望。

    他们只是觉得很痛苦,痛苦的时候就会惊悸,惊悸就会惶惶不安,最后昏迷。

    周而复始,一直从夜晚到天明,从天明到响午。

    他们已经快支持不住了,索性他们的嘴巴都是被堵住的,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叫咬舌自尽。

    可重复惊悸以后,小孩子的身体已经虚弱无比。

    甚至于,隐隐有了脱水的症状。

    陈地压根没有去管那三个孩子了,他还没有把三个孩子打死,这个他是知道的。

    不过打到放开也跑不了,他心里也是明白的。

    他站在高高的阁楼上,俯览着周围的景色。

    远远的湖面上,来往的客船可真多,周围的饭店都坐了满了客人。

    下货的小厮伙计们个个穿得像模像样的,谁家的穿深蓝色,谁家的穿灰色,谁家的穿青色。

    一眼,总是立即区分开来。

    定南府城其实很繁华,东街热闹,西街拥挤,南街喧嚣。

    这周围开的铺子,哪一家不是精品?这周围开的酒楼,哪一家不是别具特色?

    他在想,如果这个酒楼是他的,后院也是他的。

    那他就放了这几个孩子。

    他的野心滋长着,有一种孤注一掷的兴奋。

    终于,他涣散的视线聚焦在一前一后的两道身影上。

    隔着很长很长的距离,他一眼就看到了,走在河岸上,顺着河流往上的陈青云和小。

    陈青云还穿着早上就找到这附近的衣服,小还是那么不知羞耻地挨着走,近得让人以为是一对夫妻。

    两个人提着壶,背着一袋像是吃的东西往前走。

    陈地猩红的眼眸布满阴霾,一双手下意识握紧。

    他多想去嘲笑那自以为是的五家人,看看吧,你们维护的陈青云和小在你们丢了孩子的时候,还有心情出来游玩。

    虚伪地找了一圈,然后就丢着不管了!

    陈地冷冷地嘲讽着,心里怨气冲天。

    他甚至于还天真地想着,如何去揭露那两人的嘴脸。

    可是他却忽略了自己,最恶心,最丑陋,最狠毒的嘴脸。

    那两人的身影穿过岸边堆货的仓库,渐渐的消失在他的眼中。

    陈地的内心咆哮着,忽然想要一种当面对峙的刺激感!

    他要用这三个孩子威胁,让陈青云给他下跪道歉,让小衣服给他干。

    他就要这样,然后占了铺子和小院出了这口恶气,如果他们不愿意,他把他们两个都杀了,一了百了!

    横竖现在,他还真不指望能逃走了!

    陈地阴狠地想着,他想去引他们进来。

    一个人去肯定是不行,他还得抓一个小崽子跟他去。

    陈地想着,快速地下了阁楼。

    三个孩子被以后,绑了,又被太阳晒了一早上。

    没吃没喝,谁的眼睛都是闭着的,脖子往下垂,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

    陈地走过去就一个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

    “啪,啪,啪!”

    三声剧烈的声响刺激到了陈地耳膜,他变得兴奋起来,又打了三个重重的耳光!

    “啪,啪,啪!”

    “都给我醒来,死了吗?”

    “谁死了我就把谁吃了!”

    陈地阴狠道,他添了添唇,阴鸷的眼眸迸发恶意满满的寒光。

    几个孩子本来已经在惊惧的边缘,又遭了两个重重的耳光,陈地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见了。

    耳朵嗡嗡的,脑袋又重又沉,眼皮子刚刚撑开,刺眼的阳光立即钻入。

    他们地闭紧眼皮,像是岸边晒得半死的鱼,连鱼尾都动不了。

    陈地见打了也不管用了,当即去厨房找了一把菜刀。

    他捏着陈小康的下巴,举着的刀明晃晃地在他眼前恐吓道:“给老子打起精神来!”

    “小崽子,我告诉你,要嘛跟我出去,要嘛我现在宰了你!”

    陈小康刚刚撑开眼,刺眼的光照在菜刀上,明晃晃的。

    他吓得一下子抽搐起来,惊惧的瞳孔逐渐方大,仿佛已经在垂死边缘。

    陈地的眼眸沉了沉,他看得出,陈小康这个样子似乎要被他吓死了!

    冷哼一声,他一刀砍断了绑住陈小康的绳子,扯掉他嘴里的烂布,然后拎着他的衣襟往外拖。

    陈小康软绵绵的,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他感觉胸口跳得厉害,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连出气都很困难!

    跌跌撞撞的,他的头一下子磕在墙上,一下子磕在木门上,“咚,咚”的,发出闷响。

    陈地根本不顾,他带着陈小康从小门那里走了出去。

    他一只手揽着陈小康的腋下往前拖,看起来到像是一位当爹的半抱着自己的儿子走。

    周围的行人都没有过多关注,那孩子不吭声,他们以为是父子两闹着玩。

    诸不知,陈小康已经说不了一句话了。

    河岸边,萧凤天已经放弃在仓库周围找孩子了。

    他看着有沙包移动过的地方,就让暗卫潜入河中搜寻。

    陈青云和李心慧来的时候,就看到七八个身穿黑色劲装,身体和头发都打湿的男子站在他的身边,而河里还有两个起起伏伏的黑色身影。

    大约二十岁左右,年纪不大,一个个身体强健,笔直有力。

    更重要的是,晒黑的面容凌厉不凡,彰显着一股不屈不挠的气势。

    李心慧眼眸一闪,没有想到,几位劲装下的帅哥竟然给她来了一场?

    黑色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李心慧错开陈青云挡住的视线,看得津津有味。

    萧凤天见状,嘴角微微抽搐着,把上岸歇息的几个暗卫一个个挨着踹了下去!

    “扑通,扑通,扑通”

    几个暗卫下水的一瞬间:我!

    主子分明有异姓没有人性啊,他们连上衣都没有脱,主子都把他们踹下来了!

    集体鄙视中!

    也许是暗卫们散发的怨念太强了,陈青云有所察觉!

    他下意识转头,只见嫂嫂貌似遗憾地盯着浮在水面上的十个男人。

    陈青云眼眸一暗,嘴角微微抽搐着。

    “萧,我们给你们送点和水过来!”

    陈青云把装的袋子和水壶都递过去。

    萧凤天下意识接过,然后看着跟来的李心慧道:“我说了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怎么不多休息一会!”

    李心慧看着水面上浮着,偶尔潜入水中的十个暗卫,心里明白是萧凤天不想让他们上来!

    他们自己也明白,所以跟鸭子一样,起起伏伏,好似凫水好玩,实际上一个个眼睛都盯着看。

    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李心慧对着萧凤天道:“我睡了一会的,精神好多了!”

    “出来给你们送些吃的,在书院待着我也是提心吊胆的!”

    “让他们都上来吃吧,我到后面去转一圈。”

    李心慧说着,往后面的仓库房走去,然后背对着他们。

    “都上来吧!”

    水中的十人闻言,心里一喜,觉得主子还没有泯灭人性!

    可萧凤天接下来道:“吃完接着干活,找不到剩下的三个孩子,不许回去!”

    众暗卫:算你狠!

    他们下意识看向陈青云,乖乖,这有可能是未来的新主子!

    文弱小书生,应该比主子好侍候多了!

    可他们未来所经历无数噩梦告诉他们,文弱小书生比铁血大将军恐怖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