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一起出去送饭
    李心慧脱了鞋子,将一个孩子抱到软塌上按摩。

    她的动作很轻柔,几个指尖先温柔地从孩子的手臂,胸口,后背慢慢往上按。

    再然后是头部,先给他们松缓紧绷在记忆里最后的恐惧,然后才是颈部。

    她才轻轻按了上去,方大成立即皱紧眉头,轻哼一声。

    可双眸仍然是闭紧的,睁不开,红唇有些干裂,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李心慧将他平平地放在软塌上,又给他喂了水滋润喉咙和唇瓣,然后继续。

    余大夫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只见她的指法很特别,捏,松,按,揉,拍,动作温柔娴熟,技巧转圜快速,既不会伤着孩子,也不会让孩子感觉到不适。

    相反,随着她动作的快速转变,孩子的眉头渐渐舒展,似乎还有些舒服地享受起来。

    余大夫看得得劲,一双手也下意识动起来

    可他的一双手伸出来,短胖短胖的,动起来是灵活,可按起来感觉一巴掌就把那小孩子的脖子掐完了。

    他感觉老脸有点热啊,自觉地把手收起来,继续观看。

    “嗯”

    方大成轻哼了,睫毛抖动,已经隐隐有醒来的迹象了。

    余大夫看得眼睛一亮,对着李心慧道:“还别说,比针灸有效多了!”

    李心慧闻言,柔柔地顺着后劲给放大成顺了顺经络,在他想要侧身的时候,从软塌上下来!

    “大成,怎么样了?”

    “婶婶?”

    因为还没有拜师,方大成他们私下里都管李心慧叫婶婶。

    李心慧见他意识清晰,连忙道:“能起来吗?”

    方大成闻言,试着撑着手起来。

    李心慧在一旁看着,不去伸手,想看看他能不能自己起来。

    结果方大成慢慢地撑着软塌坐起来,许是头有些闷痛,他甩动着,手下意识去撑着头,看起来四肢到是没有什么问题!

    李心慧和余大夫对视一眼,总算是放下心里的担忧了。

    “平安呢?”

    “还有小康他们?”

    “陈地叔把我们骗到一个很黑的地方,打了我和平安!”

    方大成的记忆只有这么多,不过也足够李心慧猜想到当时发生了什么?

    “你先别急,躺着休息一会!”

    “平安在这里的,小康他们暂时还没有找到。”

    “不过会没事的,青云叔叔,小康他们的爹娘,还有衙门里的人,好多人都去找了!”

    方大成只是一个孩子,心悸过后,知道有那么多大人都出去找了,心里也不那么慌了!

    一天没有吃东西,小孩子饿得快,当下便添了添唇道:“婶婶,我想吃饭!”

    李心慧闻言,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我去给你盛,不过你才刚醒来,要多喝一点汤!”

    方大成点了点头,他听婶婶的。

    余大夫见人已经没事了,还有一个还昏睡着,当即对着李心慧道:“陈娘子去给那个小子按一按,我去厨房让她们送吃的过来!”

    李心慧赧然地笑道:“多谢余大夫了!”

    余大夫趁机收走了那图纸,对着李心慧道:“多谢陈娘子了!”

    “呵呵!”

    李心慧嘴角的笑意加深,脸上总算是初见晴朗。

    余大夫出去以后,她给方大成盖了床薄被,然后去了,半跪着慢慢地给马平安按摩起来。

    指法,动作,速度,温柔的力量轻缓舒适,李心慧全神贯注地给按着,心里只想这两家大人看到孩子的时候,孩子能够说话,吃饭,这样至少能够安慰到他们惶恐不安的心。

    可还有三个孩子呢?

    出去找的人都还没有回来,李心慧又开始担心起来。

    厨房里的江婆子跟着余大夫过来了,手里端了两碗八宝滋补鸡汤,两碗大骨粥。

    两人踏入房里的时候,马平安也醒了。

    小家伙受惊过度,一醒来就哇哇大哭。

    那身体跟着一抽一抽的,可怜极了。

    江婆子见状,连忙放下了托盘,过去抱着哄了一番。

    李心慧喂方大成吃东西,吃完以后,余大夫再次把了把脉,确定问题不大了。

    剩下的吃些温和的汤药调养,七八天就好全了。

    李心慧送余大夫出门的时候,只见方有为夫妇,马明柱夫妇跑得跟风一样,一个劲地往长工院子里冲。

    不一会,只听撕心裂肺的哭声震耳欲聋!

    “我的儿啊!”

    “娘可把你找到了!”

    “呜呜呜”

    大人哭了,孩子也哭了,整个长工院子里没有失而复得的惊喜,只有铺天盖地的哭声!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余大夫轻叹,随即对着李心慧道:“我这几日就先在北苑住下了,有什么问题,随时让人去叫我!”

    “多谢余大夫了!”

    李心慧遥遥一拜,行了标准的古代之礼。

    余大夫见状,连忙抬手道:“陈娘子跟我太客气了,等到闲时,我们再好好探讨药理如何?”

    李心慧点了点头,笑道:“忙过这阵,我去请您!”

    “哈哈,好!”

    余大夫得了准话,笑着往北苑走。

    午时了

    大厨房里忙着给学子们打饭,打菜,来来往往抬的不是大盆,拧的必定是大桶。

    除了萧凤天他们一行人,陈青云和陈勇他们都回来了。

    衙门里的衙役们都要吃饭,他们再心急也还是先回来了。

    一个个头发乱糟糟的,身体都有味了,可谁也顾不上。

    一条条长凳子都空了,没有人坐,到是那地上又蹲又坐的,一下子就连成了一片。

    陈青云看着嫂嫂担忧面容,走上前去询问道:“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

    “伤得重不重?”

    李心慧摇了摇头,怅然道:“问题不大了,不过陈地太下手了!”

    “剩下的三个孩子有大致要找的方向没有?”

    陈青云闻言,脸色沉了下去。

    “谢家,柳家,张家的下人都在帮忙找,整个定南府城都要翻一遍了!”

    “我带着人找到码头的方向,连上货这边的码头都找了,见到了萧,他说”

    陈青云欲言又止,最大的可能,却不忍说出来!

    李心慧的心沉了又沉,她看着那地上随意坐着,双眸隐隐灰白无神的三对夫妻,心里一痛,双手下意识紧握成拳。

    “陈地心狠手辣,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自寻死路!”

    “萧的担心我明白,不过,我不会信的。”

    “他们也不会信的。”

    李心慧的眸光落在那三对夫妻的身上。

    陈青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昨晚不肯吃不肯喝的人,今天却敞开了肚子吃,恨不得把食物都肚子里去,好有力气继续找。

    陈青云的脸颊也都晒黑了,的黑发下是晶莹的汗珠。

    李心慧有些心疼,可那三对夫妻更心疼。

    找不到孩子,她这辈子都良心不安。

    李心慧拿一个干净的布袋子,装了三十个肉,又用水壶装了水,然后她自己拿了一个啃起来,对着陈青云道:“我们去找萧他们吧!”

    “他们肯定没有时间吃午膳,他们寻常一天不吃都无所谓,可是他们在帮我们找人,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肚子!”

    陈青云闻言,接过她手里布袋子,拧过她手里的水壶。

    “我知道他们大致在哪个方位!”

    李心慧点了点头,跟在陈青云的后面,两个人从书院出发,往码头方向走去。

    路不长,可是太阳很烈。

    泛着刺眼的白光,在阳光下疾行的人少之又少。

    可他们两个像下乡送响午饭的小夫妻,一前一后,背着,拧着水壶,走的步伐还特别快。

    陈青云未眠,可他丝毫不觉得疲倦。

    那几个孩子在书院出事的,他知道嫂嫂心里会内疚自责。

    更何况人是他一手为她挑的,这件事他们两个都有责任。

    他宁愿自己背负多一点,也不希望孩子找不回来以后,她一辈子都活在愧疚当中。

    李心慧下意识落后两步,少年的身姿挺拔如松,走起路来时,目视前方,步伐有力。

    她几乎小跑才能跟上,太阳很大,他的额前都是汗液,脸颊被晒红了,可唇瓣却显得苍白。

    一双眼睛下面是淡淡的乌青,里面有着显眼的血丝,竖起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可却无声地透出一股坚定的执着。

    李心慧感觉太阳很晒,眼睛像是被晒伤了,有些水雾弥漫的痕迹。

    她想,等这些事情过去,她要请一个会武的师傅。

    就算青云不想学,她也要逼他去学。

    至少,她不希望有一天,她会忽然找不到他。

    开心一刻:

    今天三爷,努力六更!

    你们自己数,现在是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