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找到两个孩子
    又是一天的清晨,码头上货的船舶早就停靠在岸。

    散工装货的工人们全都开始大包小包地扛着。

    萧凤天带着人往两边的货仓里慢慢寻找孩子。

    大货仓都是有人守着的,以陈地的能力根本进不去。

    他们重点要找的地方是小货仓,或者废旧的货仓。

    码头的位置太广了,货仓成百上千,而且还是随意搭建,杂乱无章。

    萧凤天站在上风口看了一眼,湖面上停泊的船只到处都是,沿着岸边好长的地方都是零时搭建的仓库。

    湖面的风带着一股腥味,有些随意摆放,用来临时堵水的泥沙到处都是。

    萧凤天突然眼眸一亮,泥沙在湖边一直受着潮气,是湿的。

    大清早,工人们都集中在码头上货的地方,周围荒凉的地方,脚程远一点的地方,都还没有人去。

    而刚好,昨夜的踩过泥沙的脚印子,也一定还在。

    五个半大的孩子,一个大人。

    脚印子很容易找。

    “注意泥沙的脚印,孩子跟大人的。”

    萧凤天叮嘱道,他也开始顺着后面隐蔽的仓库,不轻易有人走动的地方去找。

    轻掠而过的身影快速地在那仓库周围转着,很快,一排清晰驻足的脚印出现在萧凤天的面前。

    他在原地勘察着,只见凌乱不堪的脚印在原地踩了好些时候,另外有三道脚印子分开了,朝着前面隐蔽的地方走去。

    “主子,这里有两个!”

    忽然,前面的暗卫发现了端倪,立即出声喊道。

    萧凤天立即轻掠过去,眼眸里的光随着那移开的沙袋变得幽暗起来。

    破旧的仓库距离岸边很远了,湿气很重,而且泥沙堵住了房门。

    暗卫的身影瞬间都聚拢而来,恭敬地立在一边。

    其中一个第一时间发现的暗卫站了出来,推着摇晃的房门道:“沙袋移动的位置太明显了。而且拿沙袋堵门,我挪开的时候,两个孩子还是昏迷的。”

    萧凤天探头去看,只见两个孩子被绑在一起,脑袋是歪在一遍垂下的,双眸紧闭,嘴里还被塞了一团破布。

    “解开,先抱回去!”

    萧凤天冷声道,两个孩子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地上的砖头还在,虽然没有出血,可最怕的是血闷在了身体里。

    萧凤天的眼眸眯起来,双手下意识握起,原本只是想帮心慧解忧,可是现在他却非常想要抓住那个暴徒。

    两个弱小的生命都可以肆意伤害,这样的人,已经不配叫做是人了!

    两个暗卫连忙把人抱回去,萧凤天回到了之前脚印最多的地方。

    他要是猜得不错,后来那个人还是带着剩下的三个孩子跟他一起朝别的地方走了。

    萧凤天带着剩余的八个暗卫,顺着那还清晰的脚印找了过去。

    可脚印到了河岸便就模糊了。

    两边都是脚印子,沾着水,多得数不胜数。

    湖面上很平静,平静到微波荡漾都一清二楚。

    可靠近岸边,泥污遍布,湖水浑浊,根本探不到底。

    萧凤天的心沉了下去,他想起了泥沙的袋子,如果孩子绑在泥沙的带子沉了下去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再去搜一遍仓库,大大小小,里里外外,全都不要放过!”

    萧凤天吩咐道,如今他只希望那个人找到了新的藏匿地点。

    不然,那几个孩子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李心慧刚回大厨房,只见两个雷厉风行,穿着一身黑色劲装,脸色冷肃的男人抱着方大成和马平安进来。

    “陈娘子,这是在码头找到的两个孩子。”

    “我家将军还在搜寻,有消息立即会来通知你的。”

    李心慧见状连忙朝前带路,请他们把两个孩子带到长工房里去。

    大厨房里留了两个看火的人,其余都跟着过去了。

    两个孩子昏迷不醒,看起来无声无息的。

    大家心里都担心坏了,一个个愁眉苦脸,暗暗抹泪。

    暗卫把人放下以后,立即又走了。

    李心慧吩咐长康亲自去请余大夫过来,而她则先给两个孩子擦脸,擦手,顺便探了探他们的脉搏和心跳。

    还好,还好,脉搏虽然弱,但却没有什么异常。

    心跳缓慢,可却至少规则有力。

    显然是被打昏了。

    小孩子哪里受得了这般重创,李心慧坐在床边,擦拭着他们的小脸蛋。

    眼底乌青一片,脸蛋煞白,唇瓣上没有血色,可见当时吓得不轻。

    余大夫知道云鹤书院出了事情,所以晚上并没有回去,而是住在了北苑。

    长康很快就将人请来了,余大夫看着两个孩子昏昏沉沉的样子,脸色沉了下去,连忙把脉看诊。

    李心慧退到一遍,示意长康跟她到外面说话!

    台阶下,李心慧招呼大家先去厨房忙,别耽误了学子的午膳。

    长康站在一旁等候吩咐,心里想着,好歹已经找回两个了。

    “你差个人先去把方有为和马明柱家两口子叫回来。”

    “孩子的问题不大,等候他们回来以后,熬一锅安神汤,先安抚他们休息。”

    “中午的时候,大家都会回来吃饭,安神震惊的,多做一些,最好让他小憩一会。”

    李心慧吩咐道,她准备午时跟着青云出去找一找。

    长康一一记下,心里打定注意把大厨房里里外外撑起来,不让师傅有半点忧心。

    吩咐完长康以后,李心慧转身回了病房。

    余大夫在给两个孩子扎针,七月的阳光还是刺眼的,尤其是快到午时的时候。

    “严重吗?”

    李心慧问道,她只能查看生命体征是否正常!

    余大夫点了点头,随即补充道:“若是大人受了闷棍,不过是几个时辰。”

    “这几个孩子好似受的还不是闷棍,看样子到像是砖块打的。”

    “伤了颈椎,若是不好好调理修养,瘫痪都是有可能的。”

    李心慧闻言,面色立即紧绷着,双目圆睁,担忧道:“余大夫可有把握?”

    “针灸以后包药,先看看两个孩子醒来以后,手脚有没有麻痹的感觉!”

    “如果没有就好了,如果有,只怕一个月是不能下床的。”

    小孩子的恢复力比大人强,余大夫也说不好,到底问题大不大!

    李心慧的心提了起来,可她随即想到了小儿推拿。

    “如果他们醒了以后,我轻轻地给他们按摩一会呢?”

    “就是那种,避开颈椎脆弱的地方,按着活络筋脉的穴位,帮助他们受损的肌理和血脉恢复正常。”

    李心慧一说,余大夫立即眼眸一亮。

    他明白李心慧说的办法,可想要避开颈椎要害,太难了!

    稍不留神,可能还会更严重!

    “可是可以的,不过再谨慎小心,细微的脆弱点还是很难避开的。”

    李心慧闻言,立即笃定道:“那个不怕,我可以先画出来给您看看!”

    “如果可以,我再给他们细细地按摩一遍!”

    余大夫闻言,眼眸一亮再亮。

    颈椎的经络穴位图?

    这可是真是求都求不来的!

    他早就知道这位陈娘子对医术用药颇有心得,却不曾想,连这种脉络穴位图都能画出来。

    李心慧去了长康的房间,找了之前陈青云用过的纸笔。

    她用不太习惯毛笔,画出来的图虽然细腻,但也显得凌乱。

    可颈椎上不能随意按压的地方,以及需要避开的穴位和经络她都标注得清清楚楚。

    余大夫随着她越画越细,心就越来越惊。

    一层,二层,三层,皮肉之下,颈椎外层竟然标注得清清楚楚。

    等到李心慧落笔,余大夫迫不及待地拿起图纸慢慢查看,因为墨迹未干,他的手指沾着墨痕到处染上。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意外又震惊道:“太细致了,你对穴位,经络,血脉的分布比我这个做了几十年的大夫都要清楚。”

    “你去帮他们按吧,这般轻轻地推拿按摩下来,比扎几次针都还有效果!”

    “他们血脉不通,经络受损。”

    “若是梳理得当,一会就会醒过来了。”

    李心慧闻言,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别的本事没有,对于按摩推拿却是真的喜欢。

    以前在大学宿舍的时候,三个室友都被她当成是实验品,按了几年下来,推拿按摩的技巧早就炉火纯青了。

    后来实习的时候,去了老县城里的中医馆。

    那个老中医擅长儿科,那些孩子惊吓了,吃积食了,或者消化不良等等,多是请老中医按摩推拿。

    她跟着学了几次,看着那些婴儿不用强行喂药,推拿以后就能不哭不闹,心里渐渐有了一丝崇敬向往之心。

    老中医见她肯学,便悉心教她。

    说起来,那都是尘封在记忆里的过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