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给一个机会
    李心慧勉强眯了一觉,等到醒来的时候,辰时已经过了。

    大厨房里留了长康坐镇,五个孩子的娘亲坐不住,都出去找了。

    长工房里还有一个伤重的病患呢,昨晚上她走得急,根本来不及问陈赖皮是怎么伤的?

    李心慧去厨房打了一碗红枣乌鸡汤端过去。

    长工房的院子很大,可好几个房门都是开着的,显然没有人。

    李心慧看到西厢房内的房门虚掩着,传来沙哑的咳嗽声。

    余大夫留了方子,大厨房里的江婆子熬了药,昨晚就喝了三碗。

    可伤重的人,药跟水一样,缓解还行,要想治愈,更多的是需要时间。

    李心慧进去的时候,看到烟青色的蚊帐被撩起来,露出躺在,双手无意识攥紧被子的陈赖皮。

    他的都发有些凌乱,半张面孔都被遮住了。

    手有些黑,很粗,上面厚茧子伴着深深沟壑,看起来像是长期磨砺而成。

    李心慧端着汤碗进去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看向陈赖皮的脸。

    很苍白,有些虚汗,红唇有些不正常的,眼眶浮肿着,显然一晚上没有睡好。

    他的眼睛之前是闭着的,可是因为有人进来,他便睁开了。

    眼缝不大,透出一丝打量的眸光。

    窗户上糊着一层好看的纸,透进来的阳光很温和,不刺眼。

    可刺眼的是,却是眼前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青缎褙子,对襟的领口绣了白色的兰花,配了一条百褶碎花裙。

    腰身纤瘦,面容妍丽。

    她看着他,清丽的眸光里丝毫没有嫌弃,相反,还含着一丝不容忽略的担忧。

    陈赖皮的视线低垂着,看着身上的被子。

    像是一株白牡丹的旁边长了一株枯黄凌乱的杂草,他感觉到深深的自卑和无措。

    “你怎么来了?”

    陈赖皮低声道,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好难听,像是粗粗的绳子磨砺过喉咙一样,他的脸忽然就红了,眼眸闪烁着,不敢抬头。

    李心慧看着陈赖皮不自在的样子,像是尴尬,又像是羞愧。

    她坐到凳子上去,方方道:“他们都出去找人了,大厨房要顾着学子们的吃食。”

    “我来给你送点汤,你看是要躺着喝,还是靠起来喝?”

    李心慧不知道陈赖皮伤得有多重,她在询问他的意见。

    陈赖皮立即用手撑着床沿坐起来。

    包扎好的伤口比在药堂的时候不知道扎实多少,他就是感觉痉挛一下,但却是能够忍受的。

    或许不能忍受,也得忍受。

    他不能让她喂他,被人知道了,她的名声又要不好听了!

    李心慧见他撑着床沿的手颤抖着,青筋凸起,而且还停顿了好几处。

    她猜测他的伤应该是很重的,没有想到,陈地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她又开始担心那五个孩子了,给陈赖皮垫了一个枕头以后,她便端了鸡汤给他。

    “我记得你身手不错的,而且你之前混了那么久,怎么就没有点躲避刺伤的经验。

    陈赖皮端着汤的手一抖,不明白她这话是贬义还是褒义?

    他寻思着,是不是她以为自己是故意伤了博取同情?

    “当时我看着他拿着刀对着你们冲过去,我怕我怕他跟我一样,逞一时之快,后面自己后悔。”

    陈赖皮咬了咬舌头,差点把担心她的事实说了出来!

    在陈青云面前,他都是一口咬定,怕陈地一时冲动!

    可是他心里知道,他不想她再次受伤。

    当时那脖子上的深深印迹,还有那吊在房梁上双脚,成了他好长一段时间都忘不掉梦魇。

    李心慧没有关注陈赖皮那些复杂的心绪,她抓住了他话语中的重点。

    陈地想要动手的人是她还有青云!

    “白天在书院外面的时候?”

    李心慧试探道,刀和血是在书院不远的巷子里。

    而当时,她和青云从外面回来。

    陈赖皮不知道陈青云是瞒着她的,当即补充道:“他跟了你们很久了,我送肉的时候跟你们擦肩而过,我当时看他神情不对就一路跟着。”

    “后来你跟陈秀才去首饰店的时候,他就去买了刀。”

    李心慧忽然就明白了,昨晚青云在陈赖皮被抬进来的时候就支开了她。

    让她送伯母回去,原来,他不想让她知道,中午两个人差点就遭遇了致命危机。

    看着陈赖皮欲言又止的样子,李心慧接下他的话道:“后来你看到他跟我们到书院准备动手,你从后面拖走阻止了他,他刺伤了你泄愤!”

    陈赖皮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样?

    不过也怪他!

    “当时怪我,我知道他想杀我的时候说了,勇哥知道我跟着他!”

    “他估计是怕勇哥去报案,所以才拐走几个孩子当人质的。”

    陈赖皮轻叹道,可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李心慧看着陈赖皮的样子,褪去那些无赖的外表,摒除那些偷鸡摸狗的陋习。

    其实本性不坏。

    她想起现代很多的问题少年和儿童等等,大多都是家庭不完整,或者是留守儿童等等。

    陈赖皮的父亲死了,母亲改嫁,他跟着奶奶过活,结果奶奶又死得早。

    陈家那些人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上冷心得很,叫一声叔叔婶婶,只怕多吃两碗饭脸色就要变了。

    当初她被野夜袭的时候,陈赖皮救了她,那个时候他也被吓得不轻。

    昨晚她敢肯定跟那几个妇人那么说,其实心里早就明白了,陈赖皮本性还没有坏透。

    被她收拾一顿以后,渐渐有些是非观念了。

    “等你好起来,就到我的酒楼来当跑堂吧!”

    “如果你愿意学厨,我可以让长康教你,以后出去开个小饭馆也不错!”

    “我这个人向来是非分明,以前你做错了,只要你愿意改,我就愿意用。”

    “如果你不愿意”

    “我愿意改,我一定学好!”

    陈赖皮打断李心慧的话,他愿意的,一起从来没有人教过他怎么做人!

    他懂事起,周围的人看他就像一只癞皮狗,仿佛到哪家都是蹭吃蹭喝,游手好闲。

    渐渐的,他就真的成了那个样子。

    没有人觉得奇怪,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本就应该是那个样子的。

    直到她,厉声质问,步步紧逼,毫不相让。

    一开始他想死磕,最后磕不过才服软。

    可是服软以后才知道,对和错的分界线那么明朗。

    在她的强硬的契约下,他变了,不在邻里作乱,不再偷盗,踏踏实实地干活。

    最后发现自己存的银钱比之前偷偷摸摸还多了些,周围的人看他的眸光也变了,偶尔还几句赞扬。

    老辈的几个叔爷都说他乖了很多,很好,欣慰的眸光轻而易举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那是他之前求也求不来的。

    渐渐的,随着村里的改变,随着他辛辛苦苦做工,随着人情冷暖再次颠覆,他才慢慢明白,之前他错了。

    那些人也错了!

    大家都错了!

    引导的路错了,大家理所当然,觉得他就该过那样的日子!

    可是就在他自己也那样认为的时候,他才知道是自己错了。

    索性悔悟得还不算太晚。

    陈赖皮端着碗的手颤抖着,心里压抑不住一股迸发出来的兴奋和感激。

    “我会好好干活的,以前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以后不会了!”

    “我保证,可以签契约的,就跟你之前写的那五两银子一样!”

    陈赖皮再次出声道,他唯有这简单的话语,才能表达他内心的感激之情。

    像是重生一般,他觉得自己会活得像一个人了。

    李心慧见他那般坦诚,浅浅地笑了起来!

    可她这一笑,陈赖皮却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

    那柔柔的光,像皓白的月光一样,照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仿佛看到的不是一条蜷缩在暗影里的狗,还是一个站在她面前的一个人。

    矮矮的,只敢卑微地仰视。

    可至少,是个人!

    陈赖皮在心里想着,嘴角也露出了久违的,连他自己都陌生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