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合力搜捕
    东厢房的院子,萧凤天是第一次来。

    圆形的拱门内,仿佛是另外一个天地。

    花圃了种满了红色的西红柿,果实累累的,把枝头都压弯了。

    他听姨母提过,心慧最喜欢钻研吃的,这些西红柿的种子都是她自己去买的。

    原本只是种了几块花圃,后来熟了她又将种子种下去,渐渐的,整个北苑都是。

    萧凤天守礼地站在台阶下,看着她开了锁,然后将灯笼递过去给她。

    “好好休息,睡一觉醒来,一定会有消息的。”

    萧凤天肯定道,他不是吹牛,西北的时候,他都没有慌过。

    如果不是看她一直担心得连觉都不肯睡,他是准备等找到孩子以后再来跟她说话。

    李心慧接了灯笼过去,笑着颔首。

    “麻烦萧了,等这件事情过去,我给你做顿好吃的。”

    萧凤天闻言,哑然失笑。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白地感谢他,用一顿饭。

    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李心慧看到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院子里,这才推门进去,点了油灯。

    可是油灯才亮了没有多久,外面的天色就大亮了。

    李心慧抱着一床小被子,躺在床边的罗汉,靠着大迎枕。

    酸涩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萧凤天笃定的语气好似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她想着那几个孩子还是有救的,怀里抱着一个枕头,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孩子们的爹娘都被安排去了长工房暂时休息,长康的房间里,宣纸铺得高高的,陈青云埋头疾笔,陈地那阴沉冷戾的面孔便很快跃在纸上。

    常强辨认了,确实是陈地。

    几个孩子的父亲蹲在地上,一个个自责懊悔,只差把头发都扯断了。

    “都怪我,那天我还拿刀对着陈地的脸比划!”

    “他这的怨气不消,拿孩子报复我们。”

    陈生自责道,一个寻常爽利的汉子,此时愁眉苦脸,懊悔自责。

    “我还撵他走,说话一点也不客气!”陈墩子的脸色也皱成一团,未眠,心焦憔悴,整个人看起来一点精神头都没有。

    “我也跟他吵了,谁知道损了几句,那个人的心会黑成这样?”

    陈勇在一旁叹道,他看向灯下奋力画陈地头像的陈青云,忽然就感觉老脸涨红起来。

    之前他觉得陈青云有点过了,把陈家村弄得四分五裂的。

    表面上他们得了实惠,不好明说,心里多少会觉得同一个村的,闹得太僵不好。

    可是现在比起陈地的阴狠报复,他们才知道当初陈青云和青山家的有多能忍?

    他们不仅没有报复,反而帮他们找了生计,给村里大多数的人带去了稳定的进项。

    现在陈家村,哪家没有点余钱?

    事情不落到自己头上,永远都不会明白,有时候几句口角,不是说着爽快就过去了!

    可怕的是别人不计后果地反击。

    方有为和马明柱坐在一旁发愁。

    他们是没有得罪过陈地。

    两个孩子是自己跑出去的,陈地也将他们带走了,心里必然是存了不能让孩子报信的想法。

    这无妄之灾来得心悸惊慌,可五人坐在凳子上,感觉全身都是软的。

    仿佛只有蹲在地上,才能踏实一点。

    萧凤天来的时候,长康在帮陈青云研墨,地上蹲着五个愁眉苦脸的男人。

    院子里的其他厢房里有衙役的鼾声,也有几个孩子娘亲的低泣,偌大的院子里,仿佛到处都是人。

    长康率先发现萧凤天的,他微张着唇瓣,吃惊道:“萧将军!”

    陈青云闻言,抬起头来,只见萧凤天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头发竖起,腰间还配着箭筒,弓弩。

    “萧?”

    陈青云眼眸忽闪,没有想到,他会管这种闲事。

    萧凤天点头颔首,走到陈青云的身旁,看了他画好的人像。

    头发有些凌乱,眼眸阴鸷,红唇上厚下薄,颧骨消瘦,额头平扁,鼻头偏大。

    非常好认,他的属下只要看一眼,便能锁定目标。

    抽走几张,萧凤天踏步而出。

    地上的五人连忙往两边散去,给他让出宽敞的道路。

    等到萧凤天走了以后,他们这才又连忙聚拢,不敢置信道:“萧将军?”

    “是那位平西将军萧凤天,在定南府养伤哪位?”

    陈勇不敢置信地问道,之前府城都传遍了。

    萧将军伤重,等到养好伤再回京复命。

    好多大户里的下人买肉的时候都喜欢吹嘘,说是主人去拜见了萧将军。

    长康看着五人失态的样子,连忙对着他们道:“快坐好吧,有萧将军出面,一定能把孩子们找回来的。”

    几个男人闻言,哪顾得上流泪失态,连忙把沾满灰尘的衣衫拂了拂,然后坐到两边的长凳子上去。

    萧凤天出了房门,对着空荡荡的院子道:“人面像,派发下去!”

    院内瞬间闪出一道黑影,恭敬地接过画纸,然后闪身离开。

    萧凤天再次返回长康的房间,陈青云还在画,房间里的人规规矩矩地坐好,看到他出现在门口时,连忙跪地行礼。

    “见过萧将军!”

    五人异口同声,跪得像模像样。

    萧凤天绕过他们身边走到陈青云的条案前,出声道:“快起来吧,找孩子要紧。”

    “谢过萧将军!”

    五人连忙起身,却是不敢坐了,杵着跟五棵大树一样。

    萧凤天见状,挥了挥手道:“坐下说话!”

    五人闻言,连忙找自己的位置坐下。

    “天亮以后的搜捕要暗中进行了,不能继续打草惊蛇!”

    “画像给衙役看了以后,让他们乔装一下,把那个人熟悉的地方画出来,我让我的人着重去搜查,他们侦查能力很强。”

    萧凤天的人,陈青云自然是信得过的。

    昨晚兴师动众,震慑到了陈地。

    接下来隐匿搜寻最好,以免陈地认为自己穷途末路,到时候杀人泄愤。

    “我来绘制定南府城的地形图,然后再画出陈地最有可能藏身的位置。”

    萧凤天点了点头,随即又道:“我听心慧说,你们天亮想派人去找他的妻儿?”

    “这件事最好不要,他若是知道他的妻儿在你们的手里,只会更加。”

    “到时候你们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甚至于为了威慑你们,他一定会杀人!”

    “那就不要去通知了,我们不去了!”

    陈勇连忙道,他很心慌。

    其余的四人连忙跟着附和!

    陈生:“不去通知了!”

    方有为:“我们听萧将军的安排!”

    马明柱“是啊,不去了!”

    陈墩子:“求萧将军为我们做主!”

    陈青云:

    他貌似听到了,话里有话的深意!

    嫂嫂见过萧凤天了?

    他们还一起说过话?

    去北苑的路上有师母,那个时候萧凤天就在了?

    陈青云蹙起眉头,下笔的时候已经有点不走心了!

    等到陈青云画好,陈勇他们几个将陈地熟悉的地方都画出来。

    以前他们也经常在府城干苦力,睡的地方是又脏又窄的西街,最熟悉的无非就是上货的码头。

    下货的码头一般都有专门的伙计和家丁,只有上货的码头招散工,做完当天就可以结工钱。

    规划出确切的位置以后,萧凤天对着陈青云道:“我带着我的人重点去码头搜寻,你带着他们,让衙役乔装跟着,去西街找。”

    “如果找不到也不要急,定南府所有的人贩子我都控制住了,如果他想卖掉孩子,我们趁机让他上套。”

    “谢谢萧了!”

    陈青云抱拳行礼,很是庄重。

    萧凤天见状宽厚的大手拍了拍陈青云的手臂,认真道:“有时候直面危险,活着的机会反而要大一点。”

    “一味的躲避,换来的只会是更致命的危险!”

    萧凤天说完,犀利的眼眸扫了陈青云晦暗不明的眸光,转身离开了房间。

    陈青云握起的拳头紧了一些,脸色有些苍白,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震动。

    他想,他知道萧凤天在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