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夜遇凤天
    大厨房到北苑还有一段路要走,黄妈妈打着灯笼,李心慧搀扶着齐夫人。

    三个女人慢慢地走着,脚下的枯叶子踩得咯吱咯吱的。

    “哎,所以人们常说,宁可得罪君子,莫要招惹小人。”

    “现在几个孩子生死不知,我这心里总感觉慌慌的。”

    齐夫人轻叹道,夜风一吹,那点疲倦顿时消失无影了。

    这件事最坏的结果,极有可能是五个孩子都被卖了,或者是都死了。

    齐夫人只要想到,五个大半小子一下子全没了,就算不是她生的,同为人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都能体会一二。

    “伯母别想太多了,天一亮,城里的多都知道了。

    “五个孩子,很容易引人瞩目的。”

    “哪怕是有点线索也好,天一亮青云他们估计就会派人回村了,到时候带着他的妻儿过来,我不信他能无动于衷。”

    齐夫人闻言,摇了摇头!

    她不那么乐观。

    有些人,连孩子都是可以抛弃的。

    “希望吧,有时候穷凶极恶的人,越是到穷途末路,想的越是只有自己。”

    “而且甚至于为了自己的活路,可以随时抛妻弃子。”

    这样的话题太沉重了。

    李心慧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接?

    她们都想往好的方面想,可是都没有消息,接下来的时间,流失的都是希望。

    送齐夫人回房休息以后,李心慧没有回东厢房,而是提着灯笼,准备回大厨房看看。

    今夜估计是睡不着了,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感觉心里沉甸甸的,有点透不过气来。

    灯笼打的光不远,台阶长长的,还掺杂着被风吹落的树叶。

    看着停靠在凉亭里的身影,李心慧着实下了一大跳。

    白衣飘飘的人影,抱着双臂靠在凉亭的栏杆上,然后低垂着视线,好似在看湖。

    李心慧倒吸一口凉气,开始回想着,有没有听翠环她们说起过,园林里的湖死过人?

    可她还没有搜刮完记忆里探听来的八卦,只见那人影忽然转身。

    高高的个子,头发随意披散着,穿着白色的单薄寝衣,正皱着眉头,一脸探究地看着她?

    “萧?”

    李心慧愕然,瞧那浓密的眉峰,瞧那的红唇,瞧那深邃犀利的眼眸。

    ,不是萧凤天是谁?

    “你还想过去?”

    萧凤天的眉头皱成了川,从书院大厨房出事,她就一直在那边守着。

    现在天色都要大亮了,明知道过去的用处不大,她还是想过去守着。

    夜里风凉,她就穿着单薄的一件交领的里衣,一件对襟的半臂褙子。

    清瘦的身姿埋头往前,也不看看四周,有没有有危险?

    李心慧提着灯笼走上了凉亭,湖里有鱼儿戏水的声音,叮咚叮咚的。

    涓涓细流的水声落入消水洞里,传来清晰的咚咚声。

    李心慧觉得萧凤天站了有好一会了,可是刚刚她送齐夫人回去的时候,看了凉亭的四周,分明一个人影都没有。

    “萧起得这么早?”

    李心慧知道,练武的人喜欢晨练。

    可也太早了。

    天都还是亚麻色的,昏昏暗暗,飞过几只鸟她都数不清楚。

    萧凤天的嘴唇微微着,无语地瞪着她。

    他看起来像是睡过觉吗?

    他未眠好不好?

    他让暗卫前去查探,结果才知道白日里她跟着陈青云出去差点遇到危险。

    可陈青云支开她,就是想瞒着她。

    萧凤天不是多话的男人,更不是喜欢告状的男人。

    不过只是觉得,陈青云瞒着她不好,降低她的警觉性,下一次还是容易出事。

    “大厨房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已经吩咐了人,注意人贩子的动向。”

    “那几个孩子现在肯定被他藏起来了,天亮的时候,找找城里什么地方人迹罕至,不容易被发现的。”

    “如果是下苦力的人,最熟悉的地方,是码头或者是他夜宿的地方。”

    “这些地方一定要仔仔细细地搜,因为人慌乱的时候,下意识会去自己熟悉的地方藏身!”

    萧凤天提醒道,他的人全都出去找了。

    李心慧没有想到,萧凤天竟然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事态的进展。

    想到之前她毫不客气的言论,她顿时羞愧起来。

    “多谢萧了,一会我去提醒青云,让他们往码头的方向找。”

    李心慧想着,陈地的活动范围不大,他没有钱,租不起庭院。

    那些孩子的藏身地极有可能是在城里某个大家都不常去,而他又极为熟悉的地方。

    “你现在回去休息吧,我会让徐知府多增派人手的。”

    “你们这样兴师动众,容易打草惊蛇。如果让他觉得没有退路,他一定不会放过孩子。”

    “你如果相信我,天亮以后我去跟青云商议,现在你去休息。”

    萧凤天接过她手里的灯笼,准备送她回去。

    李心慧感觉自己的手空了,有点不自在。

    那几个妇人还在大厨房里熬着,那么多人呢,她回去怎么睡得着?

    “萧,我还是去大厨房看看吧!”

    李心慧伸手去拿灯笼,结果萧凤天把灯笼抬高,高到她根本够不着。

    “你去了能帮上什么忙?”

    这话说得,李心慧微微红了脸。

    好歹,还是能做些吃的。

    李心慧:“我给他们做早膳!”

    萧凤天:“有长康!”

    李心慧:“我陪她们说说话!”

    萧凤天:“估计嗓音都哭哑了!”

    李心慧:“我去守着等消息!”

    萧凤天:“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萧,我真睡不着啊!”

    李心慧无奈道,她发现萧凤天真固执。

    可萧凤天发现李心慧更固执,怎么说都不听!

    睡不着没有关系,躺着躺着,就能睡着了。

    未眠,天亮的时候最容易犯困。

    更何况,她去了确实作用不大。

    “去休息吧,有消息我先通知你!”

    “那个人不是惯犯,漏洞百出,我答应你天亮一定会有消息的。”

    萧凤天肯定道,他的人,最擅长侦查和打探。

    更何况,五个孩子走过什么地方,不可能一个人的映象都没有。

    天亮的时候,定南府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五个孩子失踪案,议论的风尖浪口里,总是能淘到不少能用的消息。

    李心慧再不愿意,可她还是感受到了萧凤天真诚的关怀。

    而且萧凤天的口吻很笃定,他确实插手了。

    李心慧说不上心里的感觉,就是想着他忍着伤口裂开的疼痛也要背她下山,骨子里一定是一个很要强又骄傲的男人。

    这种男人要嘛不做,要做就会做好。

    她的心渐渐安定下来,笑着转身,往北苑走。

    萧凤天见了,嘴角下意识勾起,然后提着灯笼给她照亮。

    两个人的话不多,耳边都是风声,簌簌的,有些叶子落了下来。

    萧凤天看着她窈窕的背影,乌黑的发丝盘起,上面插着白玉簪子还有紫珍珠的小簪。

    非常漂亮,在微弱的灯光里显眼极了。

    也许是他夜行的视力好,那两只小簪特别附和她的气质。

    温婉恬静,娇俏柔美。

    “你头上的簪子很漂亮!”

    萧凤天道,眼眸里划过一道流光。

    他忽然想起自己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一对白玉镯子,清透,温润,滑腻。

    非常漂亮,他一直收着,想着送给自己的妻子。

    可现在他去忽然想去京城取来,送给她。

    李心慧没有想到萧凤天的眼睛这么尖,天色这么暗还能看到她带了新的簪子。

    她的手下意识摸了上去,然后调侃道:“漂亮的是银子。”

    “一共六十两呢,我感觉自己顶了小院在晃,连头都是重的。”

    “呵呵”

    萧凤天忍不住发笑,他想起他娘和齐夫人头上的簪子,镶了宝石的,镶了明珠的,镶了玉的,照她这般说,岂不是顶着一个大院子在晃?

    “青云给你买的吗?”

    萧凤天试探地问道,心里有丝忐忑。

    可李心慧不以为然,她身边只有青云了,萧凤天这么问她不觉得奇怪!

    反而摇了摇头道:“他想用卖画的银子给我买,我哪里会肯?”

    “在我眼里,他的画比这些费钱的首饰名贵多了。”

    “现在不住一起我管不着,以后住在一起,我肯定是要没收他画的那些画,不许他拿去卖!”

    萧凤天提着灯笼的手从高到矮,心里愉悦的气息也从高到低。

    陈青云的画值钱他是知道的,可是他不知道,在她心里,陈青云的画比换回的银钱还要让她觉得名贵。

    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感情,比亲人还亲一点,像是恩爱的夫妻,已经彼此融为一体。

    萧凤天的眼眸暗了下来,他多想说几句狠话。

    比如,你能跟他住一起多久?

    你能管多久?

    你难道不成亲了吗?

    可就算你不成亲,难道他也不成亲了吗?

    可这些都只是萧凤天内心里叫嚣的想法,最终,他也不过是扯了扯嘴角,自嘲自己又多管闲事了!

    开心一刻:

    昨天很嗨,然后今天感冒了。

    吃了两颗药,昏昏沉沉的,感觉手指的关节疼。

    晚上肯定还有两更的,三爷先躺一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