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两条路
    昏黄的灯光像是会转,床也好似悬在半空中的。

    鼻息之间都是药味,好似连盖着的被子上都有。

    陈赖皮迷迷糊糊的,眼睛撑不开,眼皮耸拉着,他感觉有刺眼的光,刺骨的味,刺骨的疼,刺眼的身影。

    一个男人,很高大,气势很强的男人。

    “醒了?”

    男人的口气很冷,像是从死人嘴里吐出来一样,没有一丝感情!

    陈赖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周身起了一层惧意。

    “是你救了我?”陈赖皮问道,他的声音干哑,似乎是发热以后的症状。

    他迷迷糊糊记起,伤重无法起身,无法睁眼的时候,有人将他抗在肩上。

    剧烈的颠簸过后,他好像吐了血,昏迷了!

    “是我救了你,你欠我一条命!”

    “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为我办事,或者是死!”

    陈赖皮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他那手里握着的长剑在油灯下显眼极了。

    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微微侧身,结果身体上的伤口痛得他整张面孔皱起,额头的发根下立即涌出密汗。

    其实离死也不远了。

    可是如果真的死了,不救他的话,他也不会有现在这般恐惧了。

    死亡的气息伴随着充斥鼻息的血腥味,他被陈地揍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那小巷里还隐隐有些泥腥味和尿。

    可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自己要死了。

    像条野狗一样,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

    他终于能够体会陈青云和小内心那种憋屈和愤慨了,都说是一家人,可场面话谁说得漂亮,大家笑着鼓掌,私底下却又冷嘲暗讽。

    曾经他也是那里面的一类人,因为他不跟风,别人就会把他剔除。

    他跟陈地上坟的时候,兄弟长兄弟短,还在一个坟前磕头。

    可转脸,陈地却想致他于死地。

    当时陈青云说剔除的时候,虽然他没有被排出在外,可是他心里却觉得陈青云装腔作势。

    哪里就会没有混混和好吃懒做的人了?

    可到最后的事实证明,就是他目光短浅,自以为是了。

    不想死,自然是选择为这个人做事了!

    陈赖皮想着自己的斤两,自嘲道:“我能为你做什么?”

    “获得陈青云的信任,待在他的身边。”

    “就这样?”陈赖皮疑惑地道,听起来,像是让他去当奸细!

    旁边的男人显然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听他冷嘲道:“我想杀他,易如反掌。”

    “你只要获取他的信任,我会慢慢告诉你,该干什么!”

    陈赖皮感觉眼睛有些刺痛,男人高大的背影像座小山,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过头来。

    手里拧着的长剑看起来很有讲究,他奇怪着,陈青云怎么就惹上了这样的人?

    “别指望跟陈青云摊牌,他能信你一次,绝不会信你第二次!”

    “我会再找你的,记住你是谁的人!”

    “嘭”房门忽然大开。

    一股疾风吹来,陈赖皮忍不住一抖。

    他根本没有看到有人从外面推门,可是门忽然就开了!

    房间里的人影一闪而逝,陈赖皮看着晃动的门,忽然打了个寒颤。

    这人的功夫太高了。

    陈赖皮又躺了一会,身体疼得他卷缩着,脸色白得像纸。

    怪不得那些人自杀都想着上吊或者跳河,这伤实在是太痛了。

    陈赖皮痛得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走了过来。

    “几位捕快大人,就在这里了,今日总共收了一个刀伤的,伤了好几处!”

    “一个男人送他来的,说是路过,不过诊金从他身上掏了些,付了一半。”

    “别罗里吧嗦的,要真是衙门里要找的人,还会少了你的诊金?”

    “那是那是!”

    陈赖皮撑着眼皮,双手下意识抓着被子。

    他以为陈地被抓了,这些衙门里的人来找他问话的。

    “咯吱”门被推开了。

    外面的人举着火把,一下子把房间里照得通明。

    陈地看着跟着官爷一起来的陈勇和陈青云,连忙伸出手,招了招。

    “勇哥!”

    陈勇看着躺在简陋的木板,连起都起不来的陈赖皮,眼睛顿时一变!

    “赖皮?怎么是你?”

    陈勇连忙上前,他顾着找孩子,都忘记了,给他送肉的陈赖皮不见了。

    陈青云也靠了过去,周围的捕快见他们认识,知道大底不会是拐卖孩子的人。

    他们还得找!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陈地自首了吗?”

    陈赖皮试探道,他昏昏沉沉的,根本不知道外面已经天翻地覆了。

    “陈地?”

    陈勇和陈青云对视一眼,心里咯噔一声,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即生了出来。

    “你是被陈地刺伤的,你看到他拐走了五个孩子?”

    陈青云站到床边问道,他背影挡住了刺眼的光,陈赖皮眨动着眼睛,看着陈青云又蹿高的身影,想着白日里那两人并肩而行,犹如一对恩爱夫妻一般。

    而他,就如同此时暗影当中蜷缩着,颤颤巍巍地活着,无人怜悯的一条狗。

    他自卑着,忽然想起之前内心里的奢想。

    现在他觉得自己好蠢,怎么就觉得自己配得上小呢?

    陈赖皮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苍白的面色皱着,好似受着油锅煎熬的痛苦。

    “我是被陈地刺伤的,不过我没有看到他拐走孩子。”

    陈赖皮说着,微微抬起头,直视着陈青云深邃幽暗的眼眸。

    “我看到他一路跟着你和你嫂嫂,你们去首饰铺子的时候,他去买了尖刀。”

    “我怕他一时冲动,便一直暗暗尾随。”

    “直到书院外面的时候,我看他拿着刀要冲向你们。”

    “我捂住了他的嘴,拖到了小巷子里,他当时就刺伤了我咳咳后来他气愤不过,有打了我一顿出气。”

    “我当时就昏过去了,醒来就在这里了。”

    陈青云深色的眼眸覆上一层阴影,心里却如巨浪滔天。

    下颚紧绷着,两只手暗暗握成拳头,陈青云没有想到,差一点,他又让嫂嫂出事了。

    买刀,尾随,下手。

    这样大的报复心,难不成只是因为当初的剔除?

    “哎,都怪我!”

    陈勇一拳捶上了自己的脑袋,他红红的眼眸里还满是惊惧不安,可愧疚和后悔却接踵而来。

    “怎么回事?”

    陈青云问道,他想知道,导火索到底是什么?

    陈勇撑大的眼眸里都是水雾,孩子不见了,他心比刀割的还痛。

    尤其是现在他怀疑是他惹出来的,当即更加愧疚自责。

    “前些日子陈地来找我,想帮我送肉,我没有答应。”

    “当时还跟他吵起来了,这件事赖皮也是知道的。”

    “可我我想不到他会暗地里对孩子报复啊!”

    陈勇忍了许久的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这都一晚上了,陈赖皮都伤得这么重?

    那几个孩子,陈勇连想都不敢想了。

    “先回去,我去画陈地的画像。”

    “有了确切的人就好办了,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陈青云冷静道,等衙役们把人认准了,到时候找起来就不太费力了。

    陈勇闻言,连忙点了点头。

    陈青云出去找了几个衙役帮忙,将陈赖皮抬回书院。

    找了大半夜,全城基本上都找遍了,可是孩子还是没有找到。

    大家陆陆续续回来,陈青云和陈勇是回来最晚的。

    学子们许多都被夫子们打发回去睡觉了,到是柳成元,谢明坤,张华陪着齐瀚。

    陈青云和陈勇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躺在担架上不能动的病人。

    这个病患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眸光。

    陈生,陈墩子,方有为,马明柱全都冲上去看,他们害怕会是孩子,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陈赖皮。

    “陈赖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伤得这么重?”

    方有为问道,眼睛里最后一点希翼消散。

    天就快亮了,这,谁都想知道孩子们是怎么过的!

    “一会再说,先送他去休息!”

    陈青云做主让捕快把人抬进了长工房,然后又让柳成元吩咐人去找余大夫。

    安排好这一切以后,陈青云不想让嫂嫂知道,白日里暗藏的危机。

    刚好这个时候,齐夫人也熬不住了。

    陈青云趁机揽了大局,让嫂嫂陪着师母回去休息。

    李心慧没有什么困意,她心里担心着几个孩子,不过她想先陪齐夫人回去,安顿后以后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