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得罪过的人
    云鹤书院的大厨房里灯火通明。

    锅碗瓢盆早就收起来了,长长的条桌顺到一边去。

    十几条长凳子挨着摆了出来,厨娘们看着那五个妇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暗暗抹泪。

    能出去找的,都出去找了。

    几个孩子的父亲全都带着人往孩子熟悉的地找,大厨房里只有些女人。

    齐夫人都惊动了,在大厨房里坐镇,等着消息。

    李心慧的脸色紧绷着,很难看,眼眸幽深沉寂。

    后巷里有刀,有血,暂时还不清楚是不是几个孩子的。

    尸体还没有找到,他们现在都不能胡乱猜想。

    陈青云在一旁跟挑夫说话,只见挑夫缩着脖子,颤颤巍巍地蹲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大家虽然还不准他离开,可是刚刚端饭的时候却给他盛了好大一碗。

    垂头丧气地叹息着,挑夫低声道:“那个人穿得跟下苦力的是一样的,腰间挂着绳子,摸了两枚铜钱给我,那手里都是厚茧。”

    “他叫陈小康的名字,又说了另外两个姓陈的小子,让我叫三个,另外两个是跟着跑出去的。”

    陈青云立即就抓住了挑夫话语中的重点。

    只叫陈姓的三个?

    知道名字?

    针对陈家那三个小子来的?

    李心慧也听到了挑夫的嘀咕,只见她走了过来,面色微变道:“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

    挑夫的见陈娘子亲自过来跟他说话,受宠若惊地连忙从地上站起来。

    有些腼腆的汉子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姓常,叫常强。”

    “常你大概能够想起那个人的样子吗?”

    “比如大概有多高,多大年纪,胖还是瘦?”

    常强闻言,立即开始回想。

    之前衙役问过他一遍了,不过那些衙役好凶,他心一急,害怕牵扯到自己,囫囵吞枣地胡说一通,强调自己听到那个人说出陈小康的名字才帮忙叫的。

    可此时温柔的陈娘子这般温言软语地问,常强便不好意思隐瞒了。

    “我挑着柴往书院走的时候,他突然从一旁蹿出来拉了我一把,看样子像是等在那里有一会的。”

    “他说找侄子陈小康,还说自己穿成那个样子进来也会被认为是要饭的。”

    “我当时就多瞅了他一眼,三十岁左右,面色饥黄,偏瘦,眼睛斜长,一条黑色的长裤,栓着粗布腰带,上面是短衫,有点大,看着不合身,也是黑色的,不过那颜色都已经旧了,上面有补丁又沾了好些灰尘。我就觉得像是乡下来的老实汉子。”

    “跟我站在一起的时候,看着跟我差不多高,而且听话不是外地口音。”

    “而且他开始只说叫陈小康,我往前走了脚步,他这才又突然改口,说陈华和陈都叫上!”

    李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她转头看着身后的青云,眉头微微皱起,下意识就道:“应该是熟人做的。”

    “如果是拐卖,提前打听打听,也知道书院的人不好惹,更何况那几个孩子不是单独被拐,而是一起,除了熟人,我想不到谁能一下子带走五个孩子。”

    陈青云肯定地点了点头,随即道:“我让人去通知几个孩子的爹,大家先坐下来想一想,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李心慧点了点头,随即道:“我们分开去问,你去问问孩子们的爹,我去问问孩子们的娘,五个孩子要想带出城不容易,一定还在城里。”

    陈青云立即带着守着厨房小门的刘家兄弟跟他出去找几个孩子爹,而李心慧也走到几个孩子娘的面前。

    她们浑身都是冷汗,身体也软得起不来。

    一开始还寻思着谁在恶作剧,后来,衙役来报,找到了刀和血,她们的心立即就乱得不成样子。

    像是一滩水,忽然就倒在了地上,捡不起来了。

    五人嘤嘤地哭着,偶尔说话的时候,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

    李心慧见她们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也跟着难受起来,父母于孩子来说是天,可孩子于父母来说却是命。

    她蹲了下去,一只手拉着方有为媳妇的手,一只手拉着陈勇媳妇的手,然后出声道:“几位嫂嫂别哭了。”

    “这件事蹊跷得很,我跟青云怀疑是熟人做的。”

    “你们好好想一想,最近得罪过什么熟人没有,不仅仅是你们认识的,而且还是孩子认识的。”

    “你们想一想,一个孩子被拐也就算了,五个在一起,怎么就能轻易被陌生人都拐走了。”

    “又能叫出孩子名字的,又不是外地口音,又知道孩子在书院大厨房的,这分明就是有备而来。”

    “现在我们哭也是没有用的,我们要想办法,孩子们正等着我们去救他们,如果我们一直这样一蹶不振地哭哭啼啼,耽搁了时间,孩子们只会越害怕。”

    李心慧的声音很好听,温温柔柔的,像风一样。

    几位妇人也知道哭是不管用的,比起哭,她们更想像疯一样出去找孩子。

    可是那么多人去了,打着的火把都跟火龙一样。

    这么晚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她们的心也随着也越来越深的夜色,开始堆满了无数的恐惧和害怕。

    最坏的那个结果,不是你不去想,它就不会出现。

    她们控制不住自己,孩子血粼粼的样子,或被,或被打死。

    那种只要一想到就会要了她们半条命的惶恐,彻底摧毁了她们的神智。

    可李心慧的话却让她们都平静起来!

    自少她给了她们一个思路去想,不再是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自己吓唬自己。

    方有为的媳妇哽咽着,一双红肿的眼眸满满积攒了些光。

    只听她抽泣道:“孩子他爹的脾气最好不过,摊子上买肉的人想多搭根骨头,他二话不说就给了。”

    “最近我们没有回村里,在城里也没有跟谁发生过口角。”

    李心慧对方有为两口子的映象还不错,之前在陈家村修老屋,她看到方有为上房修瓦,肯卖力气肯吃亏,也不惧危险。

    最重要的是,干了活以后也踏踏实实的,没有跟别人一样,话多地炫耀。

    李心慧看向陈勇媳妇,将常强的话转诉一遍。

    五个妇人听得目瞪口呆,尤其是陈勇媳妇,陈生媳妇,陈墩子媳妇都开始回想着,最近可有得罪过的,熟悉的人。

    只见陈勇媳妇眼眸忽闪,忽然就道:“陈地!”

    陈生媳妇也心慌地喊了一声“陈地!”

    陈墩子媳妇也附和了一声,只有“陈地!”

    李心慧的面色倏尔一变,立即追问道:“怎么回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出来!”

    三位妇人不敢隐瞒,连忙将陈地想要给他们家送肉赚钱被拒绝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当时我家那口子的语气不太好,有点冲。”

    “我们也不是因为之前他被青云剔除了不用他的,主要是邻村有些人说,见过陈地偷狗偷鸡,而且还守在人家的牛圈边,想要偷牛。”

    “这些没影的话说的人可多了,可没有在我们村里,族长和里正也不管着。”

    陈墩子的媳妇把眼泪擦干,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她姨母就嫁在邻村,所以她一直对陈地的映象很不好。

    “我家那个直接差点跟他干上了,我们用了陈赖皮,他当着人家陈赖皮的面叫人家走,他来做。”

    “都是一个村的,陈赖皮都改了好多了。”

    陈勇媳妇道,可是她这个时候才恍惚,陈赖皮送肉出去一直没有回来。

    就在她愕然着想要说出口的时候,陈生媳妇立即就道:“我家那个直接拿刀跟陈地比划,当时陈地眼睛都红了。”

    “那种人报复心强,又认识几个孩子,又都是村里人。”

    “若真是他,孩子们一定不会防备的。”

    李心慧的心揪了起来,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一般暗地里打孩子一顿的,出口恶气也就好了!

    可这不声不响就带走几个孩子,而且到现在也没有送回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故意的。

    不管是不是陈地,这个人的险恶用心可想而知。

    “帮我家送肉的陈赖皮,今日下午到孩子出事都没有回来!”

    陈勇媳妇忽然说道,惊惧的眼眸闪过一丝怀疑和忐忑。

    几位妇人的脸色立即又变了,变得煞白不安,暗暗揣测。

    她们下意识看向李心慧,一个被陈赖皮迫害过的人。

    李心慧瞬间直视着她们的眼睛,肯定道:“不会是他!”开心一刻:

    更新太晚了,明天看!以后我加油写,尽量把更新时间调整得正常一点!

    抱歉哈,三爷继续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