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簪子不如他的画珍贵
    难得出来逛,李心慧还不想回去,她想去买一只金钗。

    上一次的教训让她明白,这防身利器必须要有。

    两个人买了布袋把肉装起来,然后去了首饰铺子。

    李心慧没有觉得带着小叔去买首饰有什么不妥。

    可是一路跟着他们的陈地却冷哼起来,而且,在他们两人去买金钗的时候,陈地去买了一把杀刀。

    他还记得陈生用杀刀吓唬他的样子,那刀光冷冷的,确实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惧意。

    陈赖皮把筐都扔了,他看到陈地买刀的时候就知道不好了,肯定要出事。

    他以前是地痞,知道有些人急眼的时候,杀人就是一瞬间。

    陈地的性子不稳,在家就经常打老婆,下手又狠,阴阴沉沉的,显然现在要报复了。

    陈赖皮提着心,一直盯着陈地。

    他知道有些人只是一时气急,等到气消了,才发现自己做错了。

    他决定等会阻止陈地下手。

    首饰铺里,人家以为来了一对小夫妻。

    掌柜的和伙计见两人穿的虽说不是价值连城,可也是整洁干净。

    “不知道两位想看点什么?”

    “小店的龙凤镯子,玉佩耳饰,头钗小簪都应有尽有!”

    李心慧看着掌柜殷勤的面孔,当即道:“就要金钗,比较长的那种,上好的!”

    李心慧强调,因为她需要金钗的硬度要够。

    陈青云的眼眸微闪,原本还开心她也知道买些首饰了。

    可是听到她说出的要求以后,他立即就明白过来了!

    她要的是防身的利器,不引人瞩目的。

    而不是首饰!

    心蓦然疼痛,陈青云的眼眸也跟着黯淡下来!

    “掌柜的,小簪子也要,再给我看看玉镯!”

    陈青云出声道,她不买,他可以给她买。

    李心慧转头看着陈青云,皱了皱眉,出声道:“我不用那些!”

    陈青云眉头上挑,随即道:“是我要买,你就负责带!”

    掌柜和伙计在一旁轻笑,心里越发肯定了,就是小夫妻,看样子只怕是刚成亲不久的!

    妻子应当是心疼银子,不过看起来丈夫却更心疼妻子,温柔的眸光满是宠溺!

    两人知道这生意十有能成,连忙拿着托盘,将上好的玉器和金钗簪子都拿出来。

    李心慧坐了下来,陈青云站在她的身后,慢慢地挑着。

    金镶珠宝桃花钗。

    陈青云“这根不错,上面的桃花很漂亮!”

    李心慧:“太艳了!”

    金镶珠宝蝴蝶钗。

    陈青云:“这根呢,蝴蝶翩翩起舞,很动人!”

    李心慧:“还是太艳了!”

    “素雅一点的,长一点的,尖锐一点的就可以了!”

    掌柜:听起来像买钉子!

    伙计:怎么感觉拿去杀人?

    陈青云:可见嫂嫂心里阴暗面积有多深了!

    李心慧一个人慢慢地看,注意力全在金钗上面!

    她似乎忘记了,齐夫人的金钗适合的是上了些年纪的妇人,那金钗实心笨重,款式简单。

    可是她一个小妇人来挑,掌柜的自然是以好看,轻巧,漂亮为主。

    李心慧没有看重的金钗,不过她脑袋很快就清明起来。

    一叶障目了,她苦笑,其实银钗和银簪也不错,而且还朴素,带上头上也不会觉得惹眼。

    她立即就去看了一旁摆出来的银钗银簪,几乎第一眼她就挑中了,紫珍珠镶成两朵梅花形的精巧银簪,许是那两朵上的细小紫珍珠太可爱了,李心慧瞧着,竟然有些移不开视线。

    “掌柜的,这个紫色小珍珠多少银两?”李心慧问道!

    掌柜的见小妇人眼光不凡,竟然一眼看重他银簪中的精品,当即连忙取了递给她瞧,恭维道:“夫人好眼光,这算得是上小店内数一数二的精品了。”

    “按道理说银簪子最多不过五两,可这个镶了紫珍珠,做工精细,要二十两。”

    二十两买一根银簪确实贵了,李心慧细细地瞧着做工,瞧着款式,再去跟别的对比,觉得别的也瞧不上眼了。

    突然,陈青云抽走了她手中的簪子,递给掌柜的道:“先把这个包起来!”

    掌柜的闻言,眼眸顿时一亮,连忙道:“好的好的,两位再看看!”

    李心慧转头,瞪了一眼陈青云!

    她还没有还价呢?

    陈青云笑而不语,他不喜欢她喜欢的一根银簪子还要去纠结还价的事情,因为那粘连在簪子上的眸光,让他的心微微疼痛着。

    他希望有朝一日,她想买首饰的时候,可以不用再先问价钱!

    挑了一根白玉簪子,上面的白玉雕刻成了三朵清幽淡雅的兰花。

    兰花雕刻得栩栩如生,含苞待放,姿态妍丽。

    陈青云几乎一眼就相中了,取了给她插在了发间。

    乌黑柔软的发髻,温润清透的白玉簪子,相得益彰,美得低调奢华。

    “掌柜的,这一根多少钱?”

    陈青云问道,他还是喜欢自己给她挑的这一根。

    符合她温婉淡雅的性子,温温柔柔的,看着就像本应该是她的玉簪。

    “公子有眼光,这根白玉兰簪玉质白璧无瑕,温润莹亮,是精品中的精品!”

    “要六十两银子。”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了一下,他记得张华他爹给他买的小院,貌似也是六十两。

    嘴角微微抽搐着,陈青云道:“有点贵啊!”

    李心慧暗中掐了陈青云把,对着他使了使眼色。

    可陈青云却暗暗握住了她的手,微微用力。

    掌柜和伙计只当他们感情好,笑着又恭维了几句。

    “这不是公子的眼光高吗,一般五两十两的,给公子夫人找来,两位也看不上啊?”

    “这白玉兰簪子品相极好,日后还能当传呢?”

    陈青云听闻那句传,对着嫂嫂戏谑地笑道:“要不买了吧?”

    李心慧白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就要那个紫珍珠的就好了,我用来防身的。”

    她压低声音在陈青云的耳边呢喃。

    陈青云就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散在他的耳边,痒痒的,柔柔的,像是一下子就钻到了他的心里去了。

    眼眸微微闪动着,陈青云看着她的面容,故意道:“可是我想买那个白玉兰的给你,那个紫色珍珠的就不要了!”

    “不行,白玉兰的不要,要紫珍珠的!”

    “不行,紫珍珠的不要,要白玉兰的!”

    “我出钱我说了算!”李心慧霸气宣称。

    可陈青云却继续逗她道:“我出钱,我说了算?”

    李心慧闻言,立即皱着眉头,狐疑地看着陈青云道:“你哪有钱,你又卖画了?”

    “银子哪有你的画重要,以后不许卖了!”

    “你画得那么好,那个以后才是传!”

    李心慧恨铁不成钢地道,卖银子只是一时畅快。

    可是那些画却珍贵无比。

    她现在连那紫珍珠的也不,皱着眉头,神色蔫蔫的。

    陈青云看着她兴趣缺缺的样子,心底如翻来覆去的海波,忽然涌动出一股无法阻挡的浪潮。

    她不知道他留了多少有她身影的珍品,他怎么舍得,他卖的那些不过是随意而画的山水花鸟。

    他真正厉害的画技,是画人,画心上人。

    “掌柜的,两根簪子一起,六十两银子。”

    “你若是觉得不能卖,我们就上别家看看,正好你家是我们逛的第一家呢!”

    陈青云故意道,他知道嫂嫂心疼银子,可是砍价这种事情,他也是很在行的。

    老板和伙计都傻眼了,一砍二十两!

    利润都去一半了。

    “公子,再加一点吧!”

    “这价压得也太狠了。”

    掌柜继续做最后的挣扎。

    可李心慧是真的不,她一把拔下了玉簪子递给掌柜,六十两也好多,她心疼。

    她用力拽着陈青云往外走,边走边道:“去买便宜点的就好了,六十两我都可以给我娘他们买个小院子了!“

    掌柜的和伙计闻言,脸色微微变了变。

    也就是黄金有价玉无价,紫珍珠也贵气,这些首饰寻常放在店里,看的人多,肯出价的却很少。

    六十两卖出去,他们还能挣二十两。

    眼看那两人就要出门了,伙计心急如焚,掌柜一咬牙,一跺脚,立即喊道:“两位请留步,就当是做下次生意了,六十两就六十两,卖了!”

    陈青云的嘴角噙着笑意,从头到尾都没有觉得意外。

    李心慧面容僵了一下,心疼。

    可某人的手更疼,她暗暗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