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报复的怒火
    李心慧压根不知道,陈青云要带她去阳城,是害怕自己顾不得的时候,别人算计她!

    而萧凤天却是打定注意带她去相夫婿的,而且还是准备等她相中了,见了人再说出来!

    她和陈青云慢慢沿着官街走过去,那几人在菜市场,五家都租了临街的铺面,接了几个大户家的长久生意,每天最少都要宰三只才够卖。

    几人都是知恩图报,心里有杆秤,知道没有陈青云和陈娘子当引路人,他们不可能有这么稳定的进项。

    方有为跟他媳妇在收拾卖剩下的骨头,太阳还高高挂起呢,他们就只剩下几块瘦肉没有卖了!

    “方,我们过来找你帮个忙!”

    陈青云打着招呼,转头又对着方有为媳妇喊道:“嫂子!”

    李心慧点头颔首,安静地待在一边,真正有着家里让男人做主的自觉!

    方有为的媳妇很不好意思地连忙把手里的油擦干净,看着自家男人跟陈青云说话,端了小凳子给李心慧做!

    “青山家的,快坐吧!”

    “这摊位上到处脏兮兮的,招待不周了!”

    李心慧看着方有为的媳妇,白净的脸蛋圆润得很,有点矮,有点胖,不过笑起来的时候很真诚。

    她笑着坐下,两人闲聊几句!

    无非就是那几个孩子!

    “我准备出来开酒楼之前收他们几个为徒,刚好带出来帮我!”

    “到时候在酒楼,你们想见的时候就过去带回来住几天!”

    李心慧出声道。

    方有为的媳妇高兴坏了,笑的眼眸眯起来,连忙道:“多谢青山家的了,不不,以后要喊陈师傅了!”

    “让陈师傅受累了,我家大成要是不听话,没事的,尽管抽他!”

    “他皮实,小时候我就经常抽他!”

    “是吗?”李心慧笑道,那几个孩子里面,就数方大成最有主意了,人聪明,踏实,而且还嘴甜!

    陈青云见嫂嫂在那边聊得挺开心的,嘴角下意识勾起!

    “那就这么说定了,方带个消息回村里,请张婶和张过来帮忙1”

    “你如果忙的话,就介绍以前做工的同伴来就行!”

    方有为闻言,立即摇了摇头道:“不忙,不忙,早晨杀了你嫂子就能卖,我家里的小侄子也过来帮忙了。”

    “我每天下午过去翻修,四处看看,长康都跟我们熟了,干起活来也方便!”

    “去村里的事情也不用担心,村里在府城做工的很多,请他们带个口信,张婶他们估计两天就到了!”

    陈青云点了点头,这样就好了!

    秋闱在即,他要是算得不错,族老和里正还会代表村里送些银钱来。

    “来了就去找长康,院子和酒楼的钥匙都在他那里!”

    “图纸我也会放在他那里,有什么问题就跟他说,工钱按照双倍算!”

    “不不不用工钱了!”

    “要不是你们叔嫂二人,我们哪有如今稳定的进项?”

    方有为打断道,他是个厚道人,这番话说得脸都红了。

    可陈青云却坚持道:“必须要给的,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亲兄弟明算账才能一直亲!”

    陈青云道,他有意收拢这五家当嫂嫂的下手。

    方有为红了脸,知道陈青云说的深意,显然他那个孩子就要真正拜师了!

    两口子都高兴,等到陈青云和李心慧准备走的时候,连忙给他们栓了两块瘦肉。

    陈青云和李心慧不要,他们便一直往前凑,真心实意想要表达一点感激之情!

    远远的,累了一天的陈地歇在脏乱的墙角。

    他啃着手里硬馒头,一抬首,就看到了那熟悉的几道身影。

    方有为两口子凑上去,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一个紧地劝那叔嫂二人收下肉。

    那叔嫂二人一边推拒,一边往后退,小差点跌到。

    陈青云连忙扶着,哪里还有什么叔嫂忌讳?

    陈地冷哼一声,眼眸眯起来,胸口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显然,他被剔除出来,就是陈青云假公济私,为小出头。

    陈地捏碎了手里的馒头,阴鸷的眼眸里,布满了深深的愤慨和恨意

    陈青云和李心慧最后还是提着方有为夫妇给的两块瘦肉离开,一路上,李心慧还跟陈青云调侃,回去给他做青椒肉丝,水煮肉片,茭白炒肉。

    可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陈地却一直悄悄地跟着

    他用力地吐了一口吐沫,手里的拳头握得紧紧的,眼眸撑大,露出里面压抑不住的凶光。

    报复的怒火着,陈地的心里想了一百种要这两人付出代价的想法。

    陈赖皮晃眼看着小了。

    他揉了揉干涩的眼眶,有些不敢置信!

    他送肉回来,还挑着空荡荡的筐,几乎下意识就看到了与他面对面走过的小。

    她笑着,眼眸柔和明亮。

    穿着一身清雅的浅绿色的罗裙,上面是窄窄袖口的小衫,若不是那盘起的头发,他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姐。

    的轮廓好看极了,肌肤白皙,粉颊如玉,笑着的时候红唇勾起,露出皓白的牙齿。

    步伐轻快,裙角偶尔还会小小的幅度,跟水波一样,一圈一圈的,仿佛荡漾在他的心上。

    他几乎下意识驻足,仿佛想要多看一眼。

    曾经他有过的那个想法,被他深深藏在了心里,看着如此光彩照人的她,他立即自残形愧起来。

    可惜再次抬目,只见她和陈青云的身影慢慢远去,两个人挨着,男的儒雅俊秀,女的娇俏明媚,像是一对璧人。

    眼前风景美得刺痛眼睛,他下意识想要低头,可忽然视线被阻隔,他看到陈地握紧拳头,一只手里还握着粗粗的麻绳。

    他悄然地跟着他们的身后,眼里喷火,似乎有所报复。

    陈赖皮的眼眸立即深了起来,想也没有想就尾随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