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做媒的想法
    陈青云的画功极好,李心慧在一旁看得入迷了,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搬进新房子里去。

    “我给我娘他们看好铺子了,有二层的小阁楼可以住,家具什么都是现成的。”

    “我掐着时间,等到全部都弄好,最少也要一个半月。”

    “刚好到时候桂榜也揭了,兴许能够喜上加喜也是不错的。”

    陈青云刚好在画他房间里的多宝阁,冷不防听到她的话,直接将那多宝阁的样式画成了双喜的样式。

    他猛然看到时,眼睛立即热起来,面容也绯红一片。

    李心慧没有注意,只是惊叹道:“这个多宝阁的样式好别致,看起来像是繁体双喜字。”

    “我从画换一个!”

    陈青云听得耳朵都发烫了,有些手足无措地想抽掉宣纸。

    结果李心慧连忙摁住,疑惑道:“为什么要新换,我觉得很出彩啊,又讨喜吉利!”

    “放在你的房间里,最好不过了!”

    陈青云继续往下画,可渐渐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好在都画得差不都了,李心慧拿着画纸,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眉眼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意。

    “我拿给长康,让他去找信得过的人做,工序慢不要紧,不过要做得好!”

    李心慧想要出门,不过陈青云还在。

    她转头看他,兴趣盎然道:“要不要一起去?”

    陈青云见她迫不及待的样子,点了点头,跟她一起出去。

    园子里静谧极了,高高的树影挡了大半的阳光,阴凉的感觉也遮挡不住由衷的喜悦。

    李心慧行动如风,偶尔驻足等着缓慢的陈青云,还疑惑地看着他。

    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走得那么慢?

    陈青云哑然失笑,最后提点道:“方有为之前是瓦匠,修整房屋他很在行!”

    “他们经常都要返回陈家村的,请他们带个消息去给张婶,让她跟张大哥过来。”

    “到时候慢慢按照你的想法做,做多少都可以,还顺便帮你把院子收拾一下。”

    陈青云道,他准备带着嫂嫂去阳城。

    而唯一可以交托的人,除了跑腿的长康,便是一直看着他长大的张婶。

    许久没有回陈家村了,李心慧都要忘记了,张婶的儿子就是学木匠的。

    她点了点头,认真地附和道:“嗯,那就按你说的办,到时候张婶过来跟我作伴,帮帮我的忙也好!”

    “或许也可以留她在省城,以后我们都是要招人的。”

    李心慧说道,认真地考虑起这个问题来。

    反正陈家村她看得上眼的没有几个,张婶虽说有些乡下妇人都有的通病,可至少心地好,懂得知恩图报。

    “张婶不会跟你作伴的,至少现在不会!”

    陈青云逗趣道,准备让她猜!

    果然,只见她皱起了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道:“什么意思?”

    “你是让我不要插手《食香阁》和院子整修的事情吗?”

    陈青云摇了摇头,眼里的笑意蔓延出来。

    “你想我去做什么事情?”

    她狐疑道,立马就想到了!

    “你想让我陪你去阳城秋闱?”

    陈青云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眸里流光回转,认真道:“三场九天七夜。”

    “很辛苦的,听说有人经常都会在考场里昏过去,我怕我熬不下来!”

    陈青云谨记,以柔克刚,必要时候,示软为上上策!

    果不其然,李心慧听了以后,立即就心疼起来!

    她立即就计划道:“我还得给你准备厚披风,到时候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当被子盖!”

    “还得给你准备一些吃食,好吃又能存放的,蛋糕就不错。”

    “还有另外配些驱蚊虫的香包,还有提神醒脑的,镇定安眠的。”

    她细细地想着,害怕还有什么遗漏的。

    陈青云的嘴角翘起来,愉悦道:“那嫂嫂是答应跟我去阳城了?”

    李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我之前就想陪着你一起去了,可是想着伯母一定会给你安排人的,我就没有说出来!”

    “秋闱是大事,我陪着也好,不然我在这里也是提心吊胆的。”

    李心慧实话实说,秋闱的考场都是隔开的,据说是跟茅厕大小的地方,三天都要待在里面。

    能答应就好了!

    陈青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长康也忙,不如我们亲自去找方有为吧!”

    “顺便也该定个时间,把他们那五家的小子正式收徒,这样等到《食香阁》开张,把他们带出来也名正言顺!”

    陈青云说道,他突然就想和她出去走走。

    两个人,沿街逛一逛。

    也就是秋闱在即,老师也不再拘着他。

    这样凉爽的天,这样难得的机会,他忽然就不想回去温书了!

    李心慧难得见陈青云抽空陪她,哪里会不愿意,当即两人就从书院的角门走出去。

    云鹤书院的园林真的很美,假山,活水池,湖心亭,凉亭,牡丹园每日在那鹅卵石小道上走一遍,在那木制蜿蜒的台阶上走一遍,在那青石板铺成的幽径窄道上走一遍

    可走着,走着,萧凤天就看到站在树影下的叔嫂二人。

    也许真的是相依为命吧,他从未见过谁家的小叔跟嫂子能够走这么近,两个人相视而笑的时候,让他想起了那几个堂兄跟堂嫂的眉目传情,欲语还休。

    直到他们相携而去的身影消失在他眼中,他才恍惚自己在原地站了一会了。

    假山上还有小道,小道上还有亭子,亭子里还有花圃。

    他高高俯视着,觉得自己把什么都看清楚了,可又没有看清楚。

    她的一颦一笑,坦然愉悦,丝毫没有女子的娇羞遮掩。

    他的一字一句,刻意隐瞒,丝毫没有小叔对嫂子隔阂尴尬。

    他们似乎比亲人还亲,仿佛在一起,谁也插不进去。

    萧凤天皱起了眉头,他心里隐隐担心着,肯定了要给李心慧做媒的想法。

    胡志昌官居三品,而且无派无系,家世简单清白,唯一的老母也在三年前过世了。

    那人的一身军功都是拼来的,功夫底子好,护短,唯一的缺陷是脾气暴躁,而且年纪已经二十八了。

    萧凤天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觉得胡志昌的条件也不那么好了!

    可是他身边官居高位而又不挑家室的,还真没有几个!

    他那几个堂弟年纪轻轻的,就有了通房丫鬟,比胡志昌还不如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