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他也有怕的人
    “我打算等长康套出消息再走,我嫂嫂刚刚盘下酒楼,也需要交代一番。”

    “提前去阳城,一走便是一月,我想去问问我嫂嫂的想法!”

    陈青云认真道,他在思量,这件事如何开口。

    可他思量的头绪还没有出来,只听萧凤天叮嘱道:“就说是去照顾你秋闱便好,其余的不要多说,以免她多思多虑,心有惶恐。”

    齐瀚的眉头皱成了川,觉得他到像是局外人!

    这两人话里话外围绕的都是心慧安危和想法!

    陈青云也觉得萧凤天说的有道理,可这话从萧凤天嘴里说出来,他却不是很舒服!

    感觉他自己不怎么关心嫂嫂一样!

    “姨母已经写信回京了,等你秋闱过后,你嫂嫂的身边也会有功夫不弱的女护卫。”

    “你这次若是不中,我可以在京城国子监给你安排一个名额!”

    “在哪里我可以请我娘代为照顾你们!”

    萧凤天认真道,实在不行,只有彻底纳入镇国将军府的羽翼之下了。

    陈青云的心里微微震惊着,他没有想到萧凤天竟然肯为他们叔嫂二人做到这一步?

    摇了摇头,陈青云拒绝道:“不用了,我与嫂嫂商量过了,不管能不能考上,我们都准备游历一番,春闱再考会是在三年以后。”

    萧凤天愕然地微微张了张红唇,一双深色的眼眸几欲转变,半响忽然有种胸口种箭的感觉!

    一对男女,游历一番?

    怎么听起来好熟悉!

    萧凤天下意识看向姨父!

    齐瀚的小胡须微微着,他当年那是成亲以后才去游历的!

    而且,青云的这个打算,他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

    陈青云的余光看到面前的两人都有些吃瘪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

    话说,心里的郁闷总算是一扫而空了。

    萧凤天离开以后,陈青云被叫住了。

    师徒二人弄了个小火,一边煮茶,一边叙话。

    “西北贪墨银两的事情跟成王有关,皇上震怒,已经将成王打入天牢。”

    “景王尚在边关,这场火蔓延不到他的身上,可其他王爷和朝中的重臣,牵连出来的只怕不少!”

    “青云,你若是敢赌,凭你跟凤天的关系,他一定可保你进翰林院,到时候造化如何,便得看你自己的了。”

    齐瀚认真到道,京中有贵人帮扶,自然再好不过。

    萧凤天的母亲出自三公之一的太傅府,更何况还有皇上眷顾的这层关系?

    要保一个年轻有为的进士,容易得很。

    这场祸事再激烈,只要闯进去了,坐稳那个位置,那便就站在了上首的位置,以后很难被动摇。

    外放出去,日后官至三品二品已经是极限。

    翰林院若是资历够了,有人提拔,不过是三五年的时候,一个侍郎之位还是能够擒住的。

    陈青云看着手里的名帖,上面还盖着萧凤天的私印。

    他科举在即,萧凤天此举再明白不过。

    认真地将名帖收起来,陈青云颔首道:“他的这份心意,我受了!”

    齐瀚闻言,大喜过望。

    他之前还怕青云心有抵触,看来是他想多了。

    他这徒弟,一如既往地狡猾。

    “前外面进来找你的人是谁?”

    齐瀚问道,他对那个人比较感兴趣!

    “是一个我收用的一个护卫,叫余江,有些功夫,无父无母,无妻无子。”

    “之前算计谢明宇,他找了人准备在阳城的路上截杀我,余江来给我报信的!”

    陈青云解释道,好似浑不在意。

    齐瀚的眼眸眯起来,眉头狠狠皱起。

    “截杀?”

    他重复这两个字,冷戾的气息铺散开来!

    “嗯,我开始担心玉衡了!”

    “有这样的,他的处境比我危险多了!”

    陈青云调侃。

    齐瀚气得胡须抖动起来,只见他起身,四处搜寻一番。

    终于,他眼眸的光点总算是有了焦距。

    只见那铁架子上的花盆底下,压着早已沾满灰尘的戒尺。

    他立即走过去,将那花盆抱下来,然后拿着戒尺就对着陈青云抽了过去!

    陈青云正端着茶在喝,冷不防被戒尺抽中,顿时疼得他五官都皱了起来!

    “老师!”

    陈青云喊道,一脸莫名其妙!

    齐瀚见他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当即又是几快速地抽了几下!

    “啪,啪,啪!”

    陈青云穿得单薄,这用力几下,他感觉后背和膀子火辣辣地疼痛起来!

    齐瀚一边抽,一边冷声道:“我当时怎么说的,叫你不要去招惹谢明宇,那个人可不是简单的角色!”

    “现在知道了吧,比起你的迂回婉转,人家虽然简单粗暴,可更见成效!”

    “杀了你,一了百了!”

    “嘶”

    陈青云感觉老师好用力,皮肉之伤很痛,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嘴硬地回击道:“那也要他能够得手!”

    “哼!”

    齐瀚听到他的嘀咕,狠狠地哼了一声!

    只见他把戒尺一扔,整理了一下衣服,往外走!

    陈青云疑惑地看着他的身影,挠了挠被打疼的后背,然后尾随出去!

    结果齐瀚一路往东厢房走,陈青云见了,眼眸突然撑大,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即充斥而出。

    “老师,我错了!”

    陈青云没出息地示软。

    可惜齐瀚充耳不闻,继续往前走。

    陈青云急了,立即追了上去!

    只见他不管不顾地抓着齐瀚的衣袖,压低声音道:“青云知错了,再也不敢肆意乱来了!”

    “哼!”

    齐瀚冷哼一声,眸光微微抬首,看向远方。

    “以后不论要收拾谁,我都先请老师拿主意,再也不自作主张了!”

    陈青云继续道,他不能让嫂嫂知道,有人想要杀他!

    不然,嫂嫂一定会担心的。

    齐瀚看着陈青云示软,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他教导了这么多年了,结果说什么青云都听不进去!

    结果到了心慧这里,青云便没出息的说软话!

    “哼!”

    “原来你也有怕的人啊?”

    齐瀚再次冷哼,随即甩手离开,也不去东厢房了,而是往书院走去。

    陈青云见状,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

    抬步走近东厢房,只见那房门开着,凉爽的风吹拂着,树叶发出莎莎的声音!

    陈青云站在房门口,看到嫂嫂正书桌上,写写画画,很是认真。

    心潮浮动的涟漪慢慢归于平静,陈青云勾起嘴角,轻轻敲门。

    “”

    李心慧抬眸,只见陈青云浅浅而笑地站在门口,似乎来了有一会了。

    她愕然的眼眸闪过一丝意外,可随即又堆满了愉悦,出声问道:“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

    “老师找我过来说话!”

    陈青云道,他走进去,发现嫂嫂竟然在画房屋改造图。

    客堂隔断的位置,盥洗室里面的衣架子,他书房里的书柜和多宝阁,以及她房间里的柜子和床铺。

    他接过去看,意外道:“都要找人重新打吗?”

    “是啊,你看看还想加什么?”

    李心慧兴奋道,她准备好好重新装修,衣柜,大床,罗汉床,还有贵妃椅等等,这些精细的家具都要按照她喜欢的样式来打。

    隔断的样式她就参照了北苑的,简单又大方,其余的她按照自己的思路来。

    比如那盥洗室她就做了设计,以后烧了热水还能冲澡,房间里放恭桶也不方便,她也准备设计一个在盥洗室后面,能够用水冲洗的茅厕。

    花圃里种些豆角,香葱,西红柿,辣椒,小阁楼上就种南山寺的僧人们送的花木,那些漂亮的石头也可以拿去雕刻打磨。

    一件件事情累积起来,多得让她偷闲的时间都没有!

    陈青云见她连书柜的样式都画好了,简单大方不说,一个个隔开的小格子还能把类别区分,而且连画缸摆放的位置都画出来了。

    笔架,砚台,宣纸,他仿佛看到自己坐在书桌上,埋首疾书,而她在一旁做着针线,颔首而笑的场景。

    心里有一个位置暖暖的,他忽然就想着,快一点长大,然后出仕,一步一步走上去,护着她。

    陈青云坐到她之前坐的位置上去,然后提笔,慢慢地将她画得凌乱的图纸从新归纳。

    圆凳子,圆桌子,靠椅,软塌,躺椅,院子里吊起来的秋千架,她阁楼上的小花圃,她院子里的小菜地,她房间里的衣柜子,她喜欢的大床,她要的大铜镜,她想要的盥洗室,她特意备注的小茅厕

    真的很多,也真的很不一样。

    陈青云感受到一种家的温暖,因为她认真地布置着,连隔断上花纹都画得一清二楚。

    临窗的小木桌,小小的挡风插屏,可以随意不用棍子支起的窗户,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细致和认真,这种认真将他的一颗滚烫的心都包裹起来。

    仿佛自此以后,就算那些坚硬的外壳都被击碎了,可是他还有家。

    可以免他颠沛流离,免他孤单凄苦,免他沉寂落寞的家。

    开心一刻:

    我觉得写文不能急,我急了,写得肯定没有不急写的好看。

    哈哈哈,你们也别催!

    我看《黑千金》每天也是等一两更,我看好多熟悉的小伙伴也字啊她的文下面催。

    大家同病相怜啊,我对你们够好了!

    哼!傲娇的三爷!

    上一章节里面,貌似写错了一句话!

    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

    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