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赤诚之心
    萧凤天得知陈青云有些异动的时候,先去见了齐瀚。

    书房里静谧无声,多宝阁上的白瓷瓶子迎着光,像玉一般,美丽极了。

    圆形垂地的博古架摆满了各地珍品,尤其根雕最为出彩,上釉调色,多彩斑斓。

    齐瀚皱着眉头沉思,一壶上好的雨前龙井都凉了,也不见他动过!

    “不瞒你说,青云居住在书院的时间比陈家村的时间还长,我从不知道有人竟然会半夜找他?”

    “长工院里的长康是心慧的大徒弟,去找青云肯定是心慧遇到什么难事了?”

    “半夜,证明事情很急,或者很严重!”

    “另外一个,外面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齐瀚摇了摇头,他竟然不知,自己的爱徒也在暗中培养势力了。

    能够夜入书院,找到学子寝房去的,齐瀚可不认为是一般人。

    萧凤天的眼眸冷了下来,皱着的眉峰闪过一丝犀利。

    他没有想过,这件事还牵扯到心慧的身上去?

    “我去见见青云!”

    萧凤天道,他正好送两个人去给他!

    齐瀚闻言,出声道:“我让人去唤他过来,刚好我也想知道,外面进来找他的人是谁?”

    萧凤天没有反对,坐到椅子上静下心来等。

    齐瀚吩咐了下人去叫陈青云,总算是想喝口茶了!

    可茶水的味道早已变了,他又让人去沏了一壶新的过来!

    清幽的书房四周都没有房檐遮挡,只是寥寥地种了许多槐树和翠竹林。

    萧凤天看着支开的窗户,远远探过去的目光,刚好看到从圆形拱门外走进来的陈青云。

    两人的视线遥遥相望,陈青云深邃的瞳孔微微一变,点头颔首。

    萧凤天看着陈青云面色寡淡,深邃的眼眸透着一丝冷冽的光亮。

    好似跟之前在南山寺见面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昨夜之事,也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异样!

    陈青云给齐瀚和萧凤天见礼以后,随意地坐在一旁。

    齐瀚等了一会,发现陈青云没有主动开口,他一张老脸绷不住了,瞥了一眼陈青云,目露不悦。

    “老师可是有什么吩咐,不妨直说!”

    陈青云淡定道。

    齐瀚一口老血哽在喉咙,上不去,下不去,可没差点把他憋死!

    “咳咳你就没有什么要跟为师说的?”

    陈青云看着老师意有所指的话,心里隐隐猜测,肯定是因为长康夜半的事情!

    “些许小事,就不麻烦老师了!”

    齐瀚:

    他突然想动手怎么办?

    好多年没有用的戒尺忘记放哪儿了?

    萧凤天看着陈青云淡定的面容,眼皮几下,据实说道:“我备下了两个暗卫,原本是想等你跟心慧乔迁之日再送给你们的,他们这两日注意到有人半夜找你,我不放心,便想问问。”

    “若是你有需要,我现在就可以先把人给你!”

    陈青云皱了皱眉,看着萧凤天,似在品味他这话的真假!

    显然,他被萧凤天的暗卫监视了。

    “如此说来,我到是要谢谢萧将军了!”陈青云笑道,口气微凉,带着嘲讽。

    萧凤天不喜欢陈青云对他说话的口气,应当说,他不喜欢陈青云敌对他!

    他私心里,已经将陈青云和李心慧归纳成为自己人!

    自己人,必然是要护着的。

    “青云还是唤我一声萧吧,不必跟我这般见外。”

    “他们也是听说我要将他们给你,便私下想要关心新主子的动向,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返回京城,他们不会是我的眼线。”

    “你总是会盼着你有出息的,而且你嫂嫂在陈家守寡,你总是要护着不让她受委屈!”

    “与其说是帮你,不如说是我在报救命之恩。”

    萧凤天越是坦然,陈青云的心就越沉得厉害。

    他知道嫂嫂那个性子,最崇敬的便是萧凤天这种为国为民,知恩图报,有情有义之辈。

    心里轻叹一声,陈青云知道是自己狭隘了!

    他拼命想要将嫂嫂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是他自己又非常清楚,他还没有那个能力!

    收拾一个掌柜的,他绰绰有余,收拾一个大户,他心有算计。

    可朝堂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内阁首辅,派系众多,根深蒂固。

    他想要出手,未免太自不量力。

    “名膳楼的万掌柜仗着自己的主子跟张金辰有些关系,便想让长康从中牵线,纳我嫂嫂为妾。”

    “嘭!”

    萧凤天用力拍了拍桌子。

    “岂有此理,他主子是谁?”

    “狗仗人势的东西,竟然还妄想染指我部下的遗孀?”

    萧凤天怒不可遏,双眸喷火,面色冷肃。

    齐瀚扶着额头,看着徒弟那探究的深深眸光,觉得心口一抖。

    “萧可有什么注意?”

    陈青云问道,他的口气淡淡的,如天空的消散的白云,仿佛找不到一丝的痕迹。

    可莫名的,萧凤天却听出了一股阴冷的深意。

    察觉自己失态,萧凤天也并未隐藏。

    相反,他立即做出坦然的决定。

    “我把人给你,你自己安排一下保护好你嫂嫂。”

    “我让人去查名膳楼的来历,剩下的我们再行商议,总是要拿出证据才能堵得住别人的嘴!”

    “而且日后我不在你们的身边,你们自己也要小心一点,阳城总兵胡志昌是我一个好友,我走时会给他去封书信,到时候有什么棘手的,你便拿着我的名帖去找他。”

    萧凤天安排道,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名帖递给陈青云。

    陈青云看着萧凤天认真慎重的面孔,想了想,还是接了过去。

    萧凤天比他想象的要磊落得多,而且,他很护短。

    不论是对嫂嫂,还是对他,都是相护的。

    陈青云忽然就明白了自己之前的担忧,如果萧凤天只是一个大老粗,如果他只懂得领兵打仗,如果他只会吆五喝六,或许他就不放在眼里了。

    可是他分明心思细腻,话语里的一丝嘲弄他都一清二楚。

    而且他还懂得直接面对这种嘲弄,让他那点小心思显得不堪入目。

    “我与长康说好了,他去套出那个万掌柜的话,是自作主张还是有人指使的?

    “他家的主人到底知不知道?”

    “他们想等我去阳城赶考再动手,我原想确定具体时间以后,带着嫂嫂跟我一同去赶考,余下跟师母商议,李代桃僵,瓮中捉鳖!”

    陈青云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去阳城最少要二十天。

    他实在是不放心!

    可萧凤天的坦诚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那就是,除了他,还有一个人真心想要护着嫂嫂。

    哪怕是因为救命之恩,或者是不能说出口的感情,可至少他看得出萧凤天的心是真诚的。

    萧凤天没有想到,陈青云早就想好的对策!

    李代桃僵,瓮中捉鳖确实好!

    可治标不治本!

    那些人若是没有受到重挫,下一次还会席卷而来!

    他看着坐在一旁的齐瀚,虽说名声颇大,可却是没有实权!

    “这一次去阳城赶考,我们就带着你嫂嫂去!”

    “我们?”

    陈青云疑惑地抬首!

    这个时候,只见萧凤天点了点头道:“我们提前去,我将阳城总兵介绍给你认识!”

    “他就是一个喜欢喝酒吃肉,性子豪爽的汉子!”

    更重要的是,还没有成亲!

    萧凤天眼眸忽闪,忽然觉得心里又有点酸酸的了!

    陈青云没有想到,萧凤天就是一个说干就干的性子。

    风风火火的,似乎成竹在胸。

    他是将军,自然不能一直留守在京。

    西北战事还未彻底结束,虽然借着养伤留在定南府,可却还是要回京去复命。

    可京城也就是小憩之地,他最终还是要驻扎在西北。

    临走前,萧凤天好似要将他和嫂嫂的后路都安排好。

    光是这份赤诚之心,都叫他自愧不如。

    陈青云磕下眼眸,心里忽然有些惆怅低落开心一刻:

    更新一旦降下来,很难再爬上去了!

    由奢入俭难,由奢入俭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