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恶心的算计
    “长大厨可来了,掌柜说了,给您五两银子!”

    “这次的菜谱要精细点的,我们要招待贵客呢?”

    招待贵客?长康在心里冷哼,这些人什么时候不是这样说!

    长康看着这两人尖嘴猴腮的样子,都是名膳楼的跑堂!

    也确实够嚣张的,这个时候就敢来书院找他!

    或许他们是故意的也说不一定,也许等到他被师傅察觉背叛,然后被赶出书院!

    他们刚好过来挖人,如此,到显得他们仁义!

    长康在心里冷哼,面上却丝毫不显!

    只见他推拒着两人道:“你们先回去,我晚点写好送过去!”

    “以后也别来了,连累了我,把你们买菜谱的事情捅出去!”

    “到时候我虽然是在云鹤书院做不成了,可我还能自己开间酒楼呢,可名膳楼的名声要是臭,不知道这定南府有头有脸的人家还去不去了?”

    两个跑堂的闻言,不敢怠慢,连忙回去复命!

    长康见他们已经走了,想了想,还是去了学子寝房!

    陈青云正在温书,长康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大厨房又有什么事情了!

    “说吧,可是有人想收买你?”

    长康闻言,点了点头!

    “今日他们来大厨房外等我,我瞧着到像是想把我卖菜谱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估计是听到我们盘酒楼,有些坐不住了!”

    陈青云闻言,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只见他叮嘱道:“你先去看看,他们到底想要挖你,还是想通过你做点什么?”

    “不论是做什么,你都先答应下来!”

    “我到是要看看,这些人的心思!”

    长康闻言,立即点了点头!

    他明白陈公子的打算,最好的办法是一劳永逸!

    夜晚,长康去了名膳楼掌柜私下经常约他见面的茶馆。

    两个人要了包间,上了一壶毛尖和点心!

    “万掌柜不厚道啊,我卖菜谱,你买菜谱,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今天却突然让人去书院找我了?”

    长康自斟自饮,看起来漫不经心,其实是兴师问罪!

    万掌柜也听出来了,他捋了捋自己的小胡须,细长的三角眼闪烁着,眯笑道:“瞧你说的,我们都合作这么久了,拆了你的台我们有什么好处?”

    “听说那个陈娘子已经不管大厨房了,全都交给你!”

    “要弄什么酒楼,都盘下来了?”

    万掌柜试探道,他得到了消息,那个小寡妇要自己开酒楼了

    她要是开酒楼,那他还有什么生意啊?

    这件事肯定是不能让她做成的!

    长康冷冷地斜倪了一眼不怀好意的万掌柜,冷笑道:“她再怎么说也教了我这么多的手艺,在南街开家酒楼也影响不到你名膳楼在定南府的地位?”

    “怎么?想找机会使坏?”

    “再说了,为了这件事你就要跟我玩阴的?”

    “我长康再不济,自己开家酒楼的本事还是有的!”

    万掌柜听着长康这脾气大的话,知道自己的银钱把他的口袋装得鼓鼓的了!

    这个人一点有了本事,有了银钱,张狂起来就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

    不过这样的人好啊,喜欢钱,喜欢钱就好办了!

    只听他眯了眯眼,意味深长道:“何必要自己开,等到她开了,你来管不是很好?”

    “云鹤书院的油水再多,能有自己赚的多?”

    “更何况你学了这几百道,开十家酒楼都绰绰有余了!”

    万掌柜恭维,其实心里早就打算好了!

    长康故意冷了脸,随即对着万掌柜道:“万掌柜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去欺师灭祖吧?”

    “这要是以后陈秀才中了,收拾我不跟收拾蚂蚱一样?”

    万掌柜闻言,笑了笑,也不恼!

    只听他道:“她一个女人,怎么也是要嫁人的!”

    “不过她是身份嘛,当妻是不行了妾却是可以的!”

    “我想纳她为妾,你从中牵线搭桥,到时候事成,我劝说她把酒楼给你开,抽三成就行!”

    “剩余的七成都是你的,酒楼也是你的,如此,可好?”

    万掌柜徐徐而诱!

    长康用力握了握茶杯,差点就砸到了万掌柜的头上!

    只听他冷笑道,“我一个徒弟,还能管师傅的事情不成?”

    “再说,她能不能嫁,那还得看陈秀才的意思呢?”

    万掌柜闻言,立即拿出了五百两银票放在了长康的面前!

    只听他继续道:“我都打听过了,她可还是黄花闺女!”

    “陈青云八月要去阳城秋闱,到时候你把人带到我的面前,我睡一晚,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一个不干净的女人,陈秀才怎么可能还会接受她为陈家继续守寡?”

    “到时候人是我的,这酒楼还不都是我说了算?”

    这注意打得,长康都想要拍手了!

    是啊,得到了师傅,就相当于得到了师傅的一切!

    可这个老头配吗?

    满口黄牙,一双三角眼,口臭面黄,身材矮小!

    这种跟畜生一样的男人,竟然还敢想沾染他的师傅?

    简直不可饶恕!

    怒火在心里燃烧着,几乎把血液都烧沸腾起来!

    可长康忍着,继续冷笑道:“若是到时候我师傅不从,闹到公堂上去呢?”

    “两败俱伤,你能讨得了好?”

    “你可不要忘记了,我师傅跟知府徐夫人,还有齐夫人都很好的!”

    万掌柜闻言,冷冽一笑!

    只见他微眯着细长的眼眸,似鄙夷傲慢道:“你可知我家的主子是谁?”

    “别说是区区定南府的知府,就是杭州府的知府见了我家主子,都要面露三分笑!”

    “这件事你尽管去办,若是事成了,我再给你五百两!”

    “若是不成,这五百两你且收着,日后多给我一些菜谱就行!”

    万掌柜将那银票推过去,仿佛只是推过去一张纸,压根不在意!

    长康的眼眸微眯起来,不去拿,只是淡淡道:“你家主子是谁?”

    “杭州知府算是肥差了,一般没有关系可调不到那里去?”

    “杭州知府见面都要和颜三分的人,莫不是藩王?”

    万掌柜闻言,脸色僵了僵!

    自然不是藩王!

    “我家主子是朝中内阁第一人,大首辅臣的嫡亲表弟!”

    “这位首辅姓”

    万掌柜没有说出来,不过却沾了茶水,在那桌上写了一个张字!

    长康立即就明白过来,眼眸微闪,当即收了银票!

    那银票在他的手里捏得紧紧的,皱成一团,只差没有揉烂成泥!

    万掌柜见长康收了银票,高兴地笑着,给他斟茶!

    “以后我们一起为主子办法,定南府大酒楼都由我们掌控,可是体面得很!”

    “她既是你的师傅,我总是会多疼她几分,保她锦衣玉食,绫罗绸缎!”

    “如此,便好!”

    长康举杯,遥遥而敬!

    两人同时饮茶,万掌柜高兴得眼眸眯起来,喝茶时,还有茶水从他的嘴角漏出来!

    长康的眼底的寒意越来越深,跟万掌柜分开以后,不顾跟学子寝房隔开的院落锁了,抬了梯子就爬过去找陈青云。

    这是第二个晚上,又人去找陈青云,而且还待了半个时辰!

    萧凤天的暗卫暗暗记下时间,准备天亮就去回禀。

    学子寝房里,陈青云气息冷冽,眸光阴霾!

    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上面青筋凸出,周身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只听他阴冷道:“确定他说的人是张金辰?”

    “我也不知道,可这件事很好查!”

    “朝中姓张的首辅,内阁第一人,有一个嫡亲表弟居住在杭州!”

    长康冷声道,这件事那个万掌柜还准备等陈公子走了以后动手!

    到时候还挺棘手的。

    “这件事我自会去查,你先注意他的动向,具体跟他商量出一个章程!”

    “比如什么时间,地点,有谁参与!”

    “这件事他的主子知不知道,或者是不是他主子指使的,你尽管去套他的话,反正套得越深,他就以为你想为他效力!”

    “在他的眼里,你已经背叛过一次,再背叛一次便不会是问题!”

    “更何况,他敢这么跟你说,必然心里早已确定你会跟随他,成为他指使的走狗!”

    长康的脸色紧绷着,很冷!

    他一直都知道,名膳楼是别处开来的分店,却不想,这背后之人还有些来头!

    可就这样心术不正,手段卑劣的人,竟然还想妄图利诱他?

    还想伤害他师傅,简直就是找死!

    长康点了点头,他明白自己接下去要怎么做?

    只有确定了具体章程,才好想出一击即中的对策!

    那个人再厉害,都是在杭州府而不是在这里!

    更何况,当官的是张金辰?

    可他们还有齐院长呢,齐夫人还是出身侯府的!

    没有必要怕一个没有官职的,只靠关系的大户!

    开心一刻:

    周末,我其实不想动!

    我想睡懒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