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余江决定跟随
    乌黑的天色透着暗暗的光,树影和花圃黑漆漆一片,昏黄的灯笼在手里摇晃着,那光比天色的月亮都要温暖一些。

    微凉的夜风让脸热的人感觉到了凉爽,甚至于连混沌的脑袋都清明起来!

    齐夫人打发黄妈妈下去,慢慢走到萧凤天的身边道:“你也别生气,心慧她并不是针对你!”

    “我知道的,是我多管闲事了!”

    萧凤天检讨,他只是今日忽然知道她自尽过,害怕随着陈青云身份的转变,针对她的流言蜚语会更甚。

    到时候重蹈覆辙,怕她会受不住。

    齐夫人拍了拍萧凤天的肩膀,随即道:“那叔嫂俩人看似不同的性子,可是在乎对方跟在乎生命一样!”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青云慢慢就大了,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闲言碎语自然是少不了的。”

    “可是有一件事你一定不知道,心慧早就点了宫砂了!”

    “那孩子目光长远得很,知道一劳永逸,黑的总成不了白的,她心里有数的,青云现在还没有中举,就算中了,后面需要打点和处理后宅的人总是要有,心慧见识不菲,行事果决,对青云来说何尝不是助力!”

    萧凤天赞同地点了点头,可他还是出声道:“她一辈子都要为了陈青云活不成?”

    齐夫人闻言,对着萧凤天道:“我相信青云不会亏待他嫂嫂的,凤天,这件事不要再说了!”

    “论情,是你欠他们的,论理,你不该多管闲事。”

    “我已经亲自写信给你娘亲了,让她送我两个懂功夫的女护卫,我准备送给心慧他们当乔迁之喜。”

    “男护卫你挑两个备着,青云那几刀不是为心慧挨的,而是为你挨的!”

    萧凤天的面色变得羞燥起来,显然他该做的事情没有做,不该做的,却在这里讨人嫌!

    他觉得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不招人待见呢!

    “我会安排好的,刚好我身边还有八个暗卫,我抽两个功夫最好的出来!”

    萧凤天出声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

    隐匿暗处的八个暗卫脑袋瞬间回想起那位陈公子的模样,貌似小小的书生,可很有可能就会是他们的新主子了!

    渍渍,主子欠下的债竟然要拿他们去还?

    这滋味比吹冷风惨太多了!

    话虽如此,八个暗卫还是在日常中,开始注意起他们的新主子来!

    比如,这一夜就有人夜探了陈青云的寝房,并且待了一刻钟才出来!

    学子寝房外,久违的余江握着一把长剑,敲响了陈青云的寝房。

    冷冽的气息随着打开的房门侵袭着,陈青云看着压低着头,可却面容冷肃的余江时,眼眸里闪过一丝愕然。

    都这么久了,他以为余江早已决定不再找他!

    “先进来!”

    陈青云道,如今寝房里只有他一个人!

    “当”一声,余江将自己的长剑放在陈青云的书桌上。

    “我待一会就要走,那个谢家的大公子谢明宇让人在暗市找了几个杀手,准备在你去阳城赶考的时候,找个地方下手!”

    “他们刚到定南府,会先找机会认你的脸。”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会暗中跟着他们,到时候你路上小心点,最好带个功夫好的!”

    余江叮嘱道,他的武功算不上高,怕到时候有什么意外。

    陈青云没有想到,谢明宇竟然会要他的命?

    这可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之前老师还叮嘱他,谢明宇不简单!

    此人何止是不简单,简直心狠手辣!

    “你愿意跟随我?”

    陈青云问道,他需要得到余江的肯定。

    余江闻言,点了点头!

    这次他去京城见识了很多,也激发了他心里一直潜藏着,想要出人头地的想法!

    京城那些护卫功夫都不弱,可出头的机会却很少!

    他不一样,跟在陈青云的身边,日后陈青云出头了,他也就出头了!

    “我跟在你的身边可以,不过我不是你的奴仆,我只是你的属下,为你办事却可来去自由!”

    余江道,这是他的底线!

    他可以卖命,不能卖身!

    陈青云闻言,笑了笑,不以为意。

    “好,你为我办事,我现在只能许诺给你利!”

    “你若是答应,银钱一月三十两如何?”

    这是镖行里镖师最高的月银了,余江点了点头,知道陈青云没有亏待他!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间寝房的?”

    陈青云问道,他很好奇,余江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跟守门的老头喝了二两烧酒,院子里有几个茅厕都知道了!”

    “我先走了,如果他们离开定南府,我也会跟上去!”

    陈青云点了点头,速记叮嘱道:“你小心一点,若是被发现,立即回来!”

    余江点了点头,他最善于隐藏了,因为他本就是市井中人。

    学子寝房的门开了,陈青云送余江出来!

    只见两丈有余的高墙,他竟然一跃而过。

    眼眸微眯,陈青云知道,他貌似赌对了!

    余江比他想的,还要有几分本事!

    大清早的,李心慧等长康忙完大厨房的事情,才带着他一起去看铺面。

    结果长康半道上就道:“师傅,酒楼我昨天就盘下来了,陈公子给了我六百两,我一共花了五百两,还剩一百两。”

    “呃?”

    “我怎么不知道?”

    李心慧愕然,她还装了银票出来,准备一天搞定呢?

    长康也愕然,他以为师傅是知道的。

    “陈公子还让我盘下一共小的,我也谈了,今天准备过去定下来呢!”

    “大厨房那边我教了毛仔和刘家兄弟,我随时都可以走了!”

    长康认真道,师傅不藏私,他也不藏!

    现在大厨房其乐融融,大家在一起都抢着干活,气氛不知道比以前有多好!

    那五个小的他也开始教了,一个个学得可起劲了,现在刮鳞,杀鸡,洗肠子都迅速又干净。

    “那先去把小的定下来,然后是碗筷,碟子,鱼盘,汤碗等等!”

    ”一堆都是事情,所以我们要快一点,争取一个月内搞定!“

    李心慧叮嘱道,师徒俩干劲十足。

    跑了一天下来,该定下的,基本上已经定下了。

    李心慧去看了自己的新住处,两进的小院,从酒楼的后门直接进去,往后还有一个前门通向另外背面的街道。

    临街的大门进去,是下人住的倒座房,然后经过垂花门,里面分东西厢房和正房。

    正房的两边是耳房,还有一个三层的小阁楼,上面可以看书写字,俯览整条南街,视野特别好!

    盥洗室在东厢房和正房相连的地方,而厨房则在二门游廊连接着西厢房的地方。

    李心慧准备给陈青云准备一个书房,里面的书架什么都要请人做。

    床也要重新请人打,她睡不习惯别人睡过的床。

    她住正房,里面有足够的地方让她隔断一个小书房,西厢房给陈青云住,东厢房留着当客房用。

    细细地规划下来,李心慧忙得不可开交。

    李心慧跟长康回到云鹤书院的时候,发现有两个人鬼鬼祟祟地在书院的大厨房外的小门处瞅着!

    看那面容,正是名膳楼的两个跑堂!

    长康见状,立即压低声音道:“师傅从大门进去吧,这两个人是找我的!”

    “找你的?”

    李心慧疑惑,只见长康立即压低声音道:“他们是来买菜谱的!”

    李心慧闻言,皱着眉头道:“你卖了多少了?”

    “大约六百余道了!”

    “贪心不足蛇吞象,小心点!”

    李心慧拍了拍长康的肩膀,然后转身从正门走!

    长康心里一暖,眼眸异常明亮,他就知道,比起银钱,师傅在乎的,还是他的安危!

    目测师傅的身影已经进入书院了,长康立即走过去!

    那两人见了,立即拥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