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她的过去
    萧凤天在整日在房间里养伤,烦闷时就在园林里转悠起来。

    齐瀚难得作陪,行到湖心亭的时候,隐隐听到熟悉的声音。

    “所以,其实我哥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

    “嗯,那家就只有一个独女,要让你哥去上门,你娘不同意,你哥也知道你娘的性子,所以到现在也没有表态!”

    “多大点事情啊,上门就上门呗,横竖都是我哥的媳妇,以后让我嫂嫂多生几个孩子,有老李家的孙子不就行了?”

    “呵呵,你娘要是跟你一样想就好了!”

    “问题不是我娘,是您怎么想?”

    “我啊,不同意!”

    “噗!”李心慧忍不住喷笑。

    “那您还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敢情您逗着我玩呢,怪不得我娘那么有底气,肯定是您授意的!”李心慧猜测道。

    等《老李酸汤》的门面弄起来,她哥娶房媳妇应该不难。

    不过独女招上门女婿,这件事看起来很不好办!

    李心慧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哥喜欢的这个姑娘,还是他老板家的女儿。

    人家有房有地,还有赖以生存的打铁铺子,想找个上门女婿也不难!

    “我的意思是,她要是像你这般心宽,估计就不会整日念叨你了!”

    李光庆算完账就跟女儿慢慢从小院子里走下来,他喜欢垂钓,尤其是坐在湖心亭的中间。

    此刻他正握着那垂钓的鱼竿稳稳不动,像是一位隐世老者。

    老李家就一根独苗,上门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

    “那也要让我哥先来府城啊,等店面一弄好,立马就可以开张了!”

    “兴许还能转移我哥的注意力呢!”

    李心慧攒使道,有了银钱,做起事情来局限性都要小一点。

    她也可以趁机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那位姑娘,如果很喜欢的话,她再想想办法。

    李光庆见女儿出主意了,轻叹一声,随即道:“你的意思是,现在青云正是温书备考的时候,等青云考完以后他再考虑进城的事情!”

    “你现在就算再厉害,始终都是陈家的人,我们都来投靠你,他怕青云会有想法!”

    李光庆实话实说,尤其是在这个当口,更加不能让青云分心。

    李心慧可没有想到,家人竟然是在意这个。

    苦笑又无奈地扶额,李心慧轻笑道:“你们怎么不早说呢?”

    “也怪我这段时间忙得没有空过来看您!”

    “青云那么好,你们怎么会这么想他呢?”

    李心慧觉得好奇怪,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的亲人始终把青云当成是外人。

    无奈苦笑,李心慧接着道:“你知道我当初上吊没死成青云是怎么对我的吗?”

    “当时那白绫太陈旧了,我还没有吊死就摔下来了,头磕破不说,喉咙肿得连话都说不了,是青云用抄书挣来的钱给我请大夫,熬药给我喝,家里米粮不多,我便先紧着我吃饱,我下不了床,连恭桶都是他去刷的。”

    “他那个时候抄书才几个钱啊,可他穿着单薄的衣衫,盖着破旧的被子,什么都要紧着我来,这样的人怎么会因为我帮你们而有想法呢?”

    “我之前就跟青云商量过了,他还让我先帮你们做起来,等我娘和我哥接手就可以了,他这么好,你们可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李心慧认真说道,丝毫不知,远处站着的两人,早已变了脸色。

    一向眸色柔和,面容温润的李光庆都忍不住变了脸。

    只听他呵斥道:“当初那么艰难,怎么就不知道给我们报个信?”

    “嘿嘿!”李心慧看着他爹生气的样子,那眼睛黑漆漆的,还挺吓人的。

    “我当时摔了头,好几天都说不了话,后来好了就不想让你们跟着担心了嘛!”

    “你看我现在不就没有事,我不想我娘和我那么辛苦,挣点钱,以后要是我帮不了你们了,你们也可以有些家底养老了!”

    李心慧认真道,她真就是这么想的。

    李光庆的眸光柔和下来,随即温声道:“青云到底不是青山,我跟你娘又不能把他当正紧姑爷看待,心有隔阂也不奇怪。”

    “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到感觉他跟青山没有区别了。”

    “我会带信去给你娘和你,让他们尽快过来,不过你盘店花了多少,得把账记下来给我!”

    李光庆坚持自己的原则,绝不能让女儿私补银两。

    他虽然穷,可慢慢还,总能还上的。

    “知道了!”

    李心慧懒懒道,不过看着他爹那温润儒雅的样子,她忍不住又调侃道。

    “我是您亲女儿吗?”

    “为什么你这么淳朴厚道,我却感觉自己锱铢必较?”

    李光庆闻言,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你是我的女儿,不过你像你娘而已!”

    李光庆难得地说了一句大实话,眼眸眯起来,笑如春风!

    “哈哈哈”

    李心慧大笑,随即下意识给她爹捏了捏肩膀!

    “要是我娘在这里,估计您今晚是打地铺的命了!”

    李光庆难得看到女儿这么跟他亲,脸上的笑意慢慢加深,愉悦的嘴角越发翘得厉害!

    “你娘最喜欢我了,她才不会这么对我?”

    “她一定会说,你表面上像她,占理争强,可心里像我,柔软善良!”

    “噗”李心慧实在是忍不住了!

    她看着她爹貌似很得意的面孔,好似笑得眉毛都飞起来了!

    只见她蹲道她爹的面前,认真地仰着脸问道:“爹,我以前这么没有发现你这么不害臊呢?”

    李光庆闻言,叹息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哈哈哈”

    李心慧觉得她爹太幽默了,这么幽默的人她之前这么就没有发现呢?

    谁说她爹是闷葫芦来着?

    这简直太搞笑了!

    微凉的秋风吹来,午后的阳光洒落在了高高的假山之上。

    湖心亭已经庇荫了,浮动的水流下,只见那鱼线轻轻地摇晃着。

    齐瀚和萧凤天原路慢慢返回,那父女两的脉脉温情,好似谁都插不进去一样。

    已经泛黄的枯叶随风而落,一脚踏上,碾碎的声音吱吱作响。

    萧凤天沉着脸,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黯淡无光,只见他皱起浓密的眉峰,冷淡道:“我竟不知,陈娘子还自尽过?”

    齐瀚闻言,眼眸忽闪。

    “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当时是青云娘去世满百日的时候,辛亏那天青云回去了,不然只怕”

    “她若是为了陈青云,如何等到她婆婆满百日才自尽,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隐情?”

    萧凤天问道,他看得出,她不像是会想不开的人!

    “乡下那个地方,妇人嘴碎的厉害,陈家只剩下她和青云了,难免少不了风言风语。”

    “后来她来了书院,跟你姨母交好,渐渐的就变得明朗起来!”

    齐瀚回想道,青云一直很在乎他嫂嫂。

    而心慧也一直很在乎青云!

    想到这里,齐瀚低叹一声。

    但愿是他多想了,有些问题,本身就不能往深的地方去想!

    齐瀚摇了摇头,感觉愁绪满腹。

    萧凤天有些心烦意乱的感觉,听她那玩乐般口气,她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一样。

    可她却面面俱到地想了那么多,给亲人盘下店面,希望父母日后能够有些家底养老?

    她还在想什么

    像是害怕自己日后顾忌不到一样?

    萧凤天越想,心就越沉!

    学子下晚课时,陈青云照旧去了东厢房。

    陈青云穿过拱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树影下的嫂嫂。

    两块小小的花圃里,种满了红红讨喜的西红柿。

    她像乡下的小妇人一样,翻地除草,忙得不亦乐乎!

    嘴角勾起一抹温润的笑意,陈青云步伐加快,随即小跑过去!

    学子的青色长衫随风而动,修长的身姿挺拔俊秀,像是一棵青竹摇曳在林中,给人一种体态优美,风姿绰约的感觉。

    “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李心慧笑道,最近他们都是一起吃晚膳,大厨房那边基本上不用她去忙了,小厨房她也只是在一旁指点。

    明天她还要去看看南街看看,福运酒楼基本上能够盘下,可她还得给老李家物色一个呢!

    陈青云也没有闲着,去打了水端来给她洗手,拿着毛巾在一旁,随时准备递给她。

    今日的她穿着一身湖蓝色的交领褙子,白皙如玉的脸庞在霞光中莹莹如玉,小巧的鼻子,殷红的唇瓣,以及那微微勾勒的弧度,每一处都让他感觉如清风拂面,温柔又美好!

    陈青云见她细细地洗着指尖,圆润光洁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漂亮又干净。

    他想着她这一双手作羹汤,炒菜肴时,握在那锅把子上,却比那大锅里飘香的美味佳肴更加吸引他的眸光。

    开心一刻:

    下章,咱们来顿烛光晚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