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为老李家打算
    高高的暖阳照了下来,园林洒满了细碎的金光。

    清风摇曳,树影婆娑,入秋后的清凉在晨间游荡。

    李心慧顺着石阶往夫子小院走,回来以后,她忙得很,都还没有时间去见她爹。

    不过她都听说了,貌似她爹比她更忙,如今连书院的进项和开支都在管了。

    成为名副其实的,云鹤书院的账房李先生。

    一条延伸的小道尽头,清幽干净的小院耸立着。

    院门是开着的,往前走,只见她爹做在院中的石桌上拨打算盘,然后沾墨抒写,那那笔的姿势笔直有型,十分耐看。

    李心慧的嘴角露出了缓缓的笑意,看着她爹沉静怡然的面容,显然在这里找回了不少年轻时拥有的自信。

    “爹,很忙吗?”李心慧遥遥地喊了一声,然后走上前去。

    李光庆楞了一下,随即指着石凳子让李心慧坐下。

    “青云都准备好了吗?”李光庆问道,他听老夫子们闲聊,青云的底子很好,中举不成问题。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看着她爹记的账本,详细又清晰。

    一笔一划,看得出记账的人极有耐心。

    “我来是想跟您商量一下,我准备给我娘盘一个做吃食的店面,到时候她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让我别学打铁了,过来帮她吧!”

    李心慧认真道,老李家特有的招牌她都想好了。

    李光庆看着女儿期待又认真的表情,心里热乎乎的,眼里也涌出了无限的骄傲。

    “南山寺的事情我跟你娘和你都听说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村里里正赵虎找了跟我们相熟的方家,那意思透露出来是想娶你过门。”

    “你如今的户籍不在下寨村,他们不好明说,不过是想试探我和你娘的态度?”

    “青云那边他们暂时还不敢去说的,不过我怕他们会私下里打你的主意,这段时间你不要抛头露面,等青云中举以后再说。”

    “你是个能吃苦的,打铁能强身健体,我跟你娘说过了,秋收以后就不种地了,咱们家的日子你别操心,还得我从前跟你说的话吗?”

    李光庆慢慢说道,他不说急性子的人,说起话来像是清风拂面,给人一种温柔宁静之感。

    李心慧的眼眸冷了下来,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打她的主意了?

    曾经堆叠在记忆里的话,她也反复品味过。

    进了陈家的门,上了陈家的户,日后便是陈家的人。

    就算是娘家人为她出头,也得要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才行。

    她还记得的,所以她能不能再嫁,爹娘说的早就不算数了。

    赵家的意思,无非是想爹娘给她透信,让她心有准备!

    “别人都说我走了大运了,能够得到齐院子和齐夫人的维护,有一身的厨艺不说,现在还在南山寺大出风头。”

    “爹爹难道不觉得,我很厉害吗?”

    李心慧笑道,那些跟她不相干的人,她从未放在心上!

    可是爹爹设身处地为她着想,让她意外的同时,感觉自己心里暖暖的。

    除了青云,其实她还有关爱她的家人!

    李光庆看着女儿笑意盈盈的脸庞,那一双明亮透彻的眼眸也霞光异彩。

    他轻笑着摇了摇头,和煦的面容上堆满了世俗历练后的从容。

    “我年轻时,算是村里比较有出息的人了,那个时候一心想着出人头地。”

    “我跟你娘成亲之前,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的人。”

    “他们有些家财万贯,有些学识渊博,有些满身痞气,吆五喝六。”

    “家产万贯的人可能会负债累累,最终死在他乡。学识渊博的人可能是衣冠,卑劣阴毒,而那满身痞气,吆五喝六的,可能一辈子没有出息,然而却能一辈子豪气。”

    “后来我渐渐地没有那么渴望干出一番事业,于是我回到村里,娶了你娘,那个时候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李光庆扶上额头上的鬓发,浅浅而笑。

    意气风发的年纪他有过。

    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想一想,再辉煌又如何?

    他见过高高在上的人最后被人唾弃辱骂的,他也见过散尽家财,狼狈逃窜的。

    羡慕的时候,他渴望过。

    嘘嘘的时候,他反思过。

    平淡的时候,他只想好好过!

    现在,风风雨雨这么多年,那么辛苦,可是如今儿女都大了。

    他一直秉承初心,只要他们健健康康地长大,心底善良,为人正直,其余的他都不曾奢想过!

    别人都说他老实,老实得过头了。

    他不是老实,他只是不想计较。

    他见过因为口角之争,而闹出人命的。

    他见过因为银钱之利,而买凶杀人的。

    李心慧有些愕然地睁大眼睛,嘴角自然而然张开,一双趣味十足的眼珠子转动着,十分想要听些后续。

    “那后来呢?”

    “我娘那个时候都二十了吧?”

    李心慧出声道,二十岁还没有嫁人的姑娘,是十分少见的。

    李光庆想起往事,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温柔的眼眸透出几分缅怀暗色。

    “你外公和外婆家早些年的时候有些家底,可惜你外婆连生了五个女儿,你外公家就颇有微辞了。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让你外公纳了你姨外婆。结果你姨外婆生了一个儿子以后,跟着一个卖货的郎跑了,那个孩子也带走了。”

    “后来你外公家便慢慢落败下去,你娘为了四个姨妈很小就撑了起来,所以她的性子一直都是比较尖锐。”外婆生下你小舅舅的时候,我跟你娘刚刚成亲,你娘整整大你小舅舅二十岁。”

    李心慧瞪大眼睛,这些个内情她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她只知道她外婆家离他们家有些远,一来一回就要一天的时间。

    而且外婆家的家境并不好,她记忆里也就是小时候去过几次。

    “如此说来,我还有一个大舅舅在外面?”

    李心慧惊讶道这可真是让人出乎意料之外。”

    李心慧感叹,侧面描述了,香火传承对于乡下的人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有点家底没有儿子都要纳妾?

    那有家底又有钱的岂不是妻妾成群?

    看看谢家就知道了,夫人的手里还能攥着姨娘的死契。

    想想就让人背脊发凉。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看青云对你很好,应该不会阻止你改嫁的!”

    李光庆猜测道,不过改嫁的人选到是难题。

    如今女儿的身份说得好听能挣钱,可到底是,想娶的人家多半都是冲着她的手艺来。

    李心慧的眼眸深了一下,嘴角微微着。

    陈青云那个家伙要是能够同意她改嫁,她名字都倒过来写!

    “等青云中举以后再说吧,我得把陈记招牌做起来。”到时候就算真的要走,至少她要让陈青云以后衣食无忧,颇有资产。

    当然,现在那个家伙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一幅画都上百两银子,还到处都是人抢着要买!

    李光庆知道如今女儿早已今非昔比,有些话不用他来提醒,当下便道:“你心里有数就好!”

    “赵家的人比较势力,就算有些家底,但也绝非良人!”

    李光庆叮嘱道,他在下寨村待了半辈子了,有些人的品性早就摸了个透彻。

    李心慧点了点头,继续将来意表述。

    “家里总要有稳定的进项,虽说现在您稳定了下来,可要想在府城站稳脚跟,至少一进的小院要有。”

    “我会教娘做一项十分有特色的小吃,这种小吃可以做出老李家的招牌,以后哥哥的孩子也可以继承。”

    “到时候您在书院也有些体面了,哥哥的孩子也能顺势云鹤书院学习,老李家有了银钱,再有功名傍身,日后总会越来越好的。”

    李心慧向来秉成着向前看,向厚赚的原则,家族慢慢强大,还是很有必要的。

    做人的眼光要长远一点,这也是她支持陈青云科举的原因,在这里,就算你考不上,可只要是读书人,都会受到一定的尊重。

    考上举人再不济,有些银钱也能后补上衙门差事。

    李光庆低头想了想女儿的话,貌似老李家的未来都安排好了。

    可这般周到细致的安排,必定并非一时兴起。

    李光庆抬头,只见聘婷而立的女儿早就并非当初那个喜欢绣花的小姑娘了。

    她有自己的见解,有自己的能力,也有自己的魄力。

    又盘店又要教手艺的,她竭尽全力地帮助家里致富,那他这个当爹的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应呢?

    李光庆大概算了家里卖掉秋收粮食和家禽的钱,还有他细细存下来的,大概能够拿出十两银子。

    “如果要盘店的话,我跟你娘最多能拿十两银子出来,其余的你记个账本,我们日后还给你!”

    李心慧闻言,好笑道:“您何必要跟我算得这么清,如此说来,您养我这么大,我还不知道要还到何年何月?”

    李光庆摇了摇头,面色认真道:“那不一样!”

    “你现在是陈家的人,按道理你挣的每一分钱都是陈家的。”

    “青云不说,是因为他真心拿你当嫂嫂,可咱们老李家却不能欺负人家老实。”

    李心慧的眼皮着,那个家伙老实?

    不过有些话不能说给她爹听,她爹的脸皮比她还薄!

    开心一刻:

    目测晚上应该还有的,三爷从来不懒!

    看文的,多多留言。

    每天看不到几条留言,心里不踏实,写文老是走神!

    伤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