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埋下的祸根
    学子们开学了。

    沉寂两个月的云鹤书院热闹起来。

    而陈家村亦是如此。

    在定南府屠宰的那五家把田地都佃租出去了,家里收拾一番,门锁上,一家人全都进城了。

    村里种植玉米的,种植小辣椒的,一车一车地装,拉多少去,云鹤书院就收多少!

    去了几次以后,大家渐渐地知道了,原来要这些的不是云鹤书院的厨房了,而是小的大徒弟长康。

    听说小要离开云鹤书院盘酒楼了,她大徒弟整日有空就去南街转悠,挑了好几家在谈。

    这穷了几代人的陈家村要有富贵人家了,大家嘴上说着风凉话,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为哈?

    因为大家都得到了实惠呗?

    当然,还有那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被剔除在外的人家。

    陈地跟陈大宝他们几个在县城上找活干,一天三十文的工钱,好不容攒了一吊钱回去,结果听到的却是某家某家赚了二两,某家,某家又赚了三两。

    陈大宝他们到是说几句风凉话,出出心里的闷气就算了。

    可是陈地却想着,他跟陈勇他们也算是族亲,旁的不说,只怕那送肉的差事应该可以弄到手。

    到时候一天五十文,总比去抗苦力强。

    陈地说干就干,回家提着两块腊肉就去定南府城找他们。

    那几人生意早就做大了,分了,各家做各家的,也没有住一起!

    几人商量,等到云鹤书院开学了,他们便一人送一天。

    陈地先去了老实的陈勇家,只见陈赖皮竟然在帮他家送肉?

    他心有不甘地吐了口吐沫,阴阳怪气道:“勇哥怎么找了个陈赖皮来干活?他这个人手脚不干净,村里都是出了名的?”

    陈地说这话的时候,陈赖皮还没有走,他挑着的箩筐里面放着一只脚,他怕挑起来的不小心碰到人,用快油布包起来。

    陈勇看了一眼不说话的陈赖皮,对着陈地的脸色就不怎么好了!

    人家陈赖皮再坏,人家至少肯改?

    这都给他送了一个月的肉了,勤快不说,踏踏实实的,连客人赏的几文钱都要上交。

    “二兄弟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勇问道,提着大肠挂在了陈地的面前。

    陈地深幽的眼里闪过一抹冷意,随即道:“生意做大了,也不能忘了兄弟啊!”

    “这样吧,陈赖皮一个月要五十文的工钱,我一个月要四十五文就可以了,你让他走,我来给你送!”

    陈勇白了一眼陈地,随即道:“不用了,赖皮做得挺好的!”

    “而且他一个月只要三十文!”

    陈勇故意说道,一开始陈赖皮来的时候,确实只要三十文!

    是他坚持要给五十文的,因为陈赖皮经过小那件事以后,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看他确实诚了,这才不顾媳妇的反对,用陈赖皮!

    陈地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勇哥何必说这种话,陈赖皮这种偷奸耍滑的,会只要三十文?”

    “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你竟然帮着外人不帮自己?”

    “嘭!”陈勇杀杀顺溜了,一刀下去,稳稳地剁在了陈地的手边!

    陈地被吓得面色一边,把想要顺手带块肉的手给缩了回去!

    “赖皮是陈家的人,不是外人!”

    “你想要当外人你自己去找活干,别在这里晃悠,我这里不缺人了!”

    “勇哥什么意思?”

    陈地阴狠道,用力握了握拳头!

    陈勇瞪了他一眼,手里的剁骨刀瞬间劈下!

    “就是这个意思,你别家找活干去,我们这里庙下,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哼!”

    “勇哥你别后悔!”

    陈地放狠话,随即拧着自己的腊肉离开!

    一开始陈地以为,陈勇不行,好歹还有另外四家呢!

    可结果陈墩子比陈勇更不客气,直接撵他走!

    他气愤地去了陈生的摊位,结果陈生也冷笑着嘲讽他道:“你怎么得罪青山家的,怎么被青云剔除的你不知道吗?”

    “你是想来帮我呢,还是想来害我?”

    “我好不容易才想着安稳赚钱,在定南府城弄处小院呢,你就迫不及待上门了?”

    “你以为我是族老,想着一家人,一个姓,容得下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小人?”

    “砰”的一声,陈地的手用力砸在了肉铺上!

    只听他冷声道:“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陈生从肉铺里面抽了一把长刀出来,对着陈地的脸比划,强硬道:“别吓唬我,老子杀杀多了,最恨你这种哼哼唧唧,半天不咽气的主!”

    陈地的眼眸聚拢深深的冷光,他看着那沾血的长刀是专门捅脖子的。

    他的后背起了一层寒意,心里却喷发出无穷无尽的愤恨和恶毒。

    在心里咒骂着,陈地的眼眸覆上了一层邪恶的阴霾。

    权衡一下,陈地冷笑一声,走了!

    刚走两步,只见他刚刚提来忘记提走的腊肉瞬间砸在他的头上和背上!

    “带着你的肉赶紧滚,陈家就是有你们这些人,害得青云连我们都不想认了!”

    陈生冷硬道,他跟陈青山是一块长大了。

    小时候对青云也好。

    后来青山出征,他成亲早来了城里做工,跟青云好难得才能见一面。

    谁知道村里人,他妈的就有黑心肝的,成天就知道欺辱人!

    陈生脾气暴躁,看着陈地那不阴不阳的样子就来气!

    陈生若是知道,他着一砸,给砸出了祸事,估计他当时一定不那么痛快地羞辱陈地了。

    陈地彻底老实了,五家人,陈姓的都找了。

    剩下方有为和马明柱子他偷偷去瞧过,都是小舅子,小侄子之类的帮忙跑腿!

    说起来都是沾亲带故,他去了也是白搭!

    可是他不甘心啊!

    可不甘心也没有用,还是得去做苦力挣钱!

    苦力时常会被工头奚落,克扣工钱,辱骂,陈地受气的时候,走到哪里听到的都是云鹤书院的陈青云如何,陈娘子如何

    渐渐的,黑暗下滋长的阴暗心思变得恶毒起来……

    开心一刻:

    你们要习惯,我偶尔也会懒得不想写。

    无心法师有五集没有追上,醉玲珑也没有时间看,敦刻尔克还有几天下映?

    幸好我追的黑千金更得慢,不然三爷真的是要三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