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当着她的面看亵裤
    回去后,李心慧在小厨房办了一桌席面。

    夜晚时,北苑十分热闹。

    齐瀚,萧凤天,陈青云,齐夫人,齐聘婷,李心慧。

    六人围着圆木桌,吃得那个叫津津有味。

    等到宴席散去,陈青云去了东厢房找嫂嫂。

    “南街上的福运来酒楼是张华一个亲戚家的,周围的环境很好,而且价格也很合理。”

    “我想就盘在那里,有一个两进的小院子,很合适!”

    “银钱的事情你不要操心,我在南山寺画了不少画,寄卖以后估计差不了多少,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们也能在府城有一个自己的家了!”

    陈青云浅浅而笑道,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李心慧看着他和煦温润的面容,深色的眼眸亮起来,比星辰都要耀眼。

    欣长的身姿像是一棵青竹,给人一种坚韧挺拔的感觉!

    一开始,家里没有银钱,他抄书为生,寒冷之夜裹着单薄的被子夜不成眠。

    好不容易攒下的银钱因为她的病而花得一干二净,他不抱怨不说,还努力赚钱给她买补药,买细粮!

    后来知道她想当厨娘,暗中筹谋,终于让她进了书院,能挣钱了,可他也不曾松缓过。

    现在她有能力了,他也有本事了。

    他还是走在她的前面,细心地安排好了一切。

    离开书院之前,他就已经托了张华,不然南街那么好的位置,凭什么到现在人家还等着他们去买?

    “青云,从一开始我想好好照顾你!”

    “可是现在看来,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

    “一直以来,我想的都是你还小,却忽略了你的能力!”

    “你很棒,非常棒,被人照顾的感觉很好,你既然已经选定了,那便一切都按照你的安排!”

    李心慧温柔道,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盛满幸福的笑意!

    她最喜欢陈青云的地方,不是他自作主张,而是他细心周到的安排!

    她还记得,一开始他喂她吃东西的模样。

    后来他悄悄给她洗了恭桶,到伙房沐浴,他强势地抱着她离开,然后一个人收拾残局!

    结果第二天,她的贴身衣服晾在了绳索上。

    她做饭的时候,他会收拾厨房,帮她洗碗。

    她去柳家做席的时候,他能扮成小厮,只因为害怕她会被别人欺负!

    谢家众目睽睽之下,他双膝下跪,为了她逼得谢家颜面尽失。

    还有很多,非常非常的多!

    曾经她是傲娇的小公主,眼里心里除了梦想便是家人!

    家族产业崩塌,亲人铃铛入狱,她痛到极致后幡然醒悟,没有人能够帮她,唯独只有她自己而已。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变得坚强,再也不会轻易掉一滴眼泪。

    她日日夜夜背下无数中草药和西药的时候,心里想的不是治病救人,而是复仇!

    也许是太久了,有一个人什么都念着的,想着她,遇到事情总是会想着挡在她的面前!

    他不霸道,他很懂理!

    他不狭隘,他很宽容!

    他不迂腐,他很豁达!

    她说不清楚内心里一直煎熬的那种感觉,仿佛不敢,不想,不愿,但却又真实地渴望着!

    一开始想要的远离,似乎越来越遥远。

    李心慧扯了扯嘴角,笑容虽美,眸光却显得游移起来!

    陈青云本以为要费一番唇舌,毕竟盘酒楼,买房屋,向来他都是以嫂嫂的主意为准。

    可是现在,他似乎有点占强了。

    看着嫂嫂温柔的眉眼,她顺逐的笑容淡然平和,丝毫没有显露任何不满,相反到是他,显得局促紧张。

    “那个地方我曾经跟张华去过,靠近码头,生意很好!”

    “周围有好些仓库,晚上都有人守夜,住在那里很安全!”

    “而且小院很宽敞,还有阁楼,你会喜欢的!”

    陈青云认真道,他想了许久,还是决定盘一间好一些的酒楼。

    银子的事情他早就想好了,只不过计划提前了而已。

    绘画的计划提前了,可是涉及到银钱的计划却被打乱了。

    也幸好明德大师助他一臂之力,不然此番他的境地着实有些尴尬!

    李心慧见陈青云认真叙述的样子,点了点头,轻笑道:“既然都看好了,你就放心去温书吧!”

    “一个月足够我慢慢张罗的了!”

    “等你秋闱回来,我们便正式开张!“

    “酒楼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食香阁!”

    长康给了她统计的名单,足足有五百多位,可见她在定南府的名气已经人尽皆知了!

    更何况在南山寺待的这两个多月,许多人知道她在南山寺做的素斋,四面八方的香客都亲自品尝过,有没有真本事,自然不需要她再去辩解。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素斋,早已名动四方,如今她只想把陈记的招牌做起来!

    压下心里的想法,李心慧想着,等陈青云回来,身边也该配一个跑腿的小厮了。

    “等我有了举人功名,我们也算是在定南府城站稳脚跟了!”

    陈青云出声道,眼眸异常明亮,好似已经憧憬起来。

    李心慧失笑,她不想说太多,不想给陈青云太大的压力。

    “现在已经站稳脚跟了!”

    “等着,我去给你拿衣服!”

    李心慧去房间里拿出了一个包裹。

    这是她抽空给陈青云做的秋衣。

    滚边刺绣的白色蜀锦,对襟的的领上绣了银色祥云。

    米色的绸缎里衣,还有一双青缎的鞋子。

    陈青云一一翻了出来,结果如之前一样,那衣衫里面压着棉质的亵裤。

    细布棉,浅蓝色和月牙白,腰身刚好,只不过那缝制得刚好兜住某物地方,明显宽松了一些。

    陈青云捏着了亵裤看了几眼,深幽的眼眸闪过一抹深沉的异样。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不会因为他的话而故意疏远她,变的是他的心性!

    “谢谢嫂嫂!”

    陈青云慢条斯理地包起来,出声道谢!

    李心慧摇了摇头,这家伙的脸皮一天比一天厚,竟然当着她的面看亵裤?

    嘴角微微抽动几下,李心慧扶额道:“不用谢,提前给你准备的生辰礼物!”

    陈青云微微勾起了嘴角,深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狭促。

    他就是故意的,总要让她习惯,他私下里这些暧昧又亲密的行为!

    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怎么就知道亵裤的兜兜要做大一点呢?

    心慧:三爷意会的!

    青云:哎呀,三爷好坏!

    三爷:小青青更坏!

    心慧:够了,你们两个给我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