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双生签
    宿在南山寺的最后,李心慧基本上没有时间睡觉。

    整理好菜谱就已经是寅时了,想着即将到中秋节,她又临时加了几种月饼制作方法和工序。

    收拾好以后,寺院的早课声还没有响起,她便独自一人去了大厨房。

    晨起揉面发面的僧人们没有想到,陈娘子都要离开了,还会来大厨房。

    “今天早膳我来掌勺。”

    李心慧笑道,让僧人们把之前腌制的皮蛋拿出来。

    一个个剥了壳,那颜色跟琉璃一样,隐隐透着黄色的光芒。

    用刀切开,里面是深褐色的,蛋液凝固成形,透出一股淡淡的香气。

    僧人们看得眼眸一亮,不自觉地又剥了几个,发现个个如此。

    李心慧让他们把皮蛋切细,等到粥熬稠以后,便放皮蛋,放淡盐。

    剩余的皮蛋全都切五刀,如花般分了六瓣,再用柴火炮制的辣椒面,新鲜的香葱,香菜凉拌。

    早膳其实根本不费功夫,李心慧洗了青椒,茄子,以及齐院长他们带来的西红柿,她没有煎炒,还是放在炭火中烧熟了,去皮,切丝凉拌。

    再用鸡肉菌丝,萝卜丝,韭菜丝一起做了三丝春卷,用菌菇的根制了香油,香油里加辣椒制了红油,青椒剁碎拌蒜泥清炒,做了红油青椒荞皮。

    小米加水研磨成浆,再加面粉发酵,然后上锅清蒸,做了小米糕。

    大锅里放了一勺香油,慢慢地熬制着菌菇竹荪山药汤。

    看似区区几样,其实工序却也不少。

    可僧人们全都手脚勤快,再加上李心慧说得细致,大家做起来也快。

    等到卯时,早课的钟声响起,僧人们陆陆续续起床。

    李心慧见大家吃得开心,嘴角的笑意也一直蔓延。

    来南山寺这两个月的日子,仿佛过得比云鹤书院还快。

    早课钟声以后大家都会陆陆续续起床,用了早膳以后就要启程了。

    李心慧想了想,又继续做了鸡蛋翡翠饼,红油泼面,趣味花卷,生煎包,南瓜饼,芝麻笑口酥,五色汤圆,佛手馒头,四喜饺子,甘露香酥,白云豆腐包。

    最后一早上,齐夫人准备去大佛殿上柱香再走,结果去的时候,就看到大佛殿前的香案上已经摆放了供奉的精致素斋和点心。

    她看着跪在蒲团上,闭着眼睛,双手合十的李心慧,眼底的眸色柔和了些许。

    跪到李心慧的身边,齐夫人道:“早就该来拜拜的,你的心意佛主会知道的。”

    李心慧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佛主仰视下来,那悲天悯人的眸光道:“不求平步青云大富大贵,只求身体康健,平安喜乐。”

    她说完,虔诚拜了三拜。

    齐夫人看着那签筒,对着她道:“摇一只签呢,佛主一定会应你所求的。”

    繁复的签筒上,有了经年岁月的痕迹。

    深褐色的筒边有了斑驳腐蚀的缺损。

    李心慧伸手去触摸着那签筒,忽然就有一种,熟悉而恍惚之感。

    她闭上眼睛,双手抱着那签筒摇晃起来。

    可惜心里却空白一片,不知道自己所求为何?

    “啪”的一声,一根签文掉在地上。

    齐夫人迫不及待地捡起来看,只见上面写道:“无路可悲入佛门,凄苦一生残缘了。”

    “下下签。”

    齐夫人呢喃,眸色微变,立即将那根签文签筒中。

    “再摇一次,这次不准!”

    齐夫人把签筒抱起来递给李心慧,李心慧压根不知道那签文上写了什么,不过看齐夫人的脸色也知道不会是上上签。

    只见她轻笑着,站起来道:“自己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信签文不如信自己了!”

    齐夫人拜了拜也跟着站起来,不过心里却是一直惦念着,感觉怪怪的。

    那签文上所写,分明跟心慧如今的处境一点都沾不上边。

    齐夫人皱着眉头跟着李心慧走出去的时候,丝毫不知,那签文的背面还写着:“夙世因缘成双对,喜字临门步步升。”

    此签乃为双生签,自南山寺建寺以来,第一次有人抽中。

    可惜背面显示的上上签,却就此沉入签筒当中,如同无数次摇晃的声中沉寂,再也没有掉出来过。

    众人吃过早膳以后,便要启程了。

    许多僧人自发地送他们下山,一路肩抗手提的,个个手不落空。

    来往的香客们见了,心里由衷地佩服,南山寺自建寺以来,还是第一次有香客受到如此隆重的待遇。

    有羡慕的,自然也有妒忌的。

    可那些说酸话的人知道定南府云鹤书院的厨娘陈娘子不仅仅做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素斋在南山寺供奉了佛主,而且还将这些素斋菜谱都留下了。

    据说还有什么食疗养生的方子,也一并留下了。

    香客们在心里“渍渍”几声,别的酸话到是说不出来了。

    尤其人家陈娘子的小叔还了不得地画了一副千佛图,明德大师刻印相送,那印有“譞雲居士”印章的千佛图就挂在千佛殿内,任由观赏,评说。

    可凡有游方踏青的学子,必定惊艳赞叹,莫不以瞻仰为荣,却不敢过多评论。

    只当天纵英才,定南府出了一位了不得少年画师,而“譞雲居士”之名,也渐渐名声大噪。

    官道上,延亮带着南山寺大厨房的素斋培训班全体向李心慧颔首拜别。

    “陈师傅一路保重,日后若得空,常来南山寺游玩。”

    延亮出声道,虽然不舍,但他们学到的确实够多的了。

    李心慧笑着颔首,出声道:“你们都回去吧,比起素斋,药膳食补更需要好好钻研。”

    僧人们下意识点头附和,目送她上了马车。

    清风相送,哒哒的马蹄声响了起来。

    长长的车队走得很慢,僧人们见那马车驶去老远,这才转身回到南山寺。

    书院带来的五两马车,有三辆装了李心慧收到的各式各样的礼物,其余的两辆里分明只坐了萧凤天,齐瀚,陈青云。齐夫人,齐聘婷,李心慧在一辆。

    为了避免拥挤,黄妈妈和翠环她们都是坐在马车外面。

    齐瀚看着陈青云貌似胖了一圈的脸颊,眼眸忽闪着,出声道:“伤口可还有碍?”

    陈青云摇了摇头,眼眸温润如风。

    只见他嘴角轻勾道:“我嫂嫂天天给我炖药膳,一天吃五顿,我伤好了不说,都吃胖了!”

    “吃胖了好!”

    “现在脸色看着都红润许多!”

    齐瀚出声道,他看着爱徒的脸颊不消瘦了,圆润起来,以前那些消瘦苍白的肌肤也变得细腻红润,像是之间少了尖锐的菱角,多了不少儒雅温润的气息。

    “我嫂嫂在钻研药膳,连师母师妹都胖了一圈了!”

    陈青云笑道,说好去吃素的。

    可谁知道素也很养人呢!

    齐瀚也轻笑起来,夫人确实丰盈许多,女儿的小脸更圆了,跟一样。

    可那双眼睛也亮,圆溜溜的,看着特别讨喜。

    萧凤天就这样看着那师徒两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

    围绕的话题,必定是陈青云强调的一句:“我嫂嫂!”

    他嘴角微微着,心里着实有些闷闷的。

    想插嘴,却发现自己插不进去。

    他总觉得陈青云有意无意都在炫耀他跟他嫂嫂的亲密关系!

    可萧凤天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人家本来就亲密,为何要炫耀?

    而且齐院长都没有觉得不对劲,他便只能憋在心里。

    可这一憋不要紧,陈青云侃侃而谈的都是他和她嫂嫂对未来的各种安排。

    “秋闱不是还有一月嘛,回到书院以后,嫂嫂便会去盘个酒楼,最好找带小院子那种,我也会搬出去了!”

    “秋闱过后,你也应该有自己的院子了!”齐瀚赞同地点头!

    萧凤天:

    “嫂嫂说想给我姨父他们开一家红酸汤小吃店,以后两位老人有些家底,日子也好过些!”

    “你嫂嫂考虑得很周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齐瀚赞同地点头!

    萧凤天:

    “我嫂嫂说,人无罪而怀璧其罪,以其让所有人都惦记她的手艺,不如贴出告示菜单,想学的人报名,付予银钱就行。”

    “你嫂嫂目光长远,摊而分之,祸不及身,很好!”齐瀚赞同地点头!

    “我嫂嫂说,若学厨里有心善耿直者,勤奋好学者,目光长远者,可收为徒,传承厨艺,发扬陈记!”

    “你嫂嫂心思缜密,观品行而后收用,不骄不躁,很好!”齐瀚赞同地点头!

    萧凤天:

    ……

    这一路,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心塞开心一刻:

    是你:那啥,和尚是不能吃蛋的,蛋算荤的。

    三爷:痛哭流涕,悔不当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