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去南山寺接人
    七月中旬,云鹤书院收假了。

    齐院长亲自去南山寺接人,同行的还有恢复五层的萧凤天。

    南山寺知道陈娘子要走了,这两个多月的相处,他们吃到的,学到的,能做的,那可谓数不胜数,一变百变。

    僧人们向来醇厚质朴,为了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一个个想着送点什么给陈娘子。

    后山的野人参挖得差不多了,七月正直鸡肉菌生长最猛的时候,凡雨后必有。

    于是这个成了首选,可光送这个也单调啊。

    最后什么鸡血石,黄玉石,黑曜石,根雕,野生小板栗,山野兰花,多叶芦荟,鸽子花等等各式各样的礼物扎堆送进了落雪斋。

    齐瀚和萧凤天到达南山寺的时候,根本进不去落雪斋。

    一直等到太阳西落时,摆满礼物的落雪斋才安静下来。

    齐夫人跟齐瀚去了房间里说话,李心慧招呼着萧凤天在院子里喝茶。

    些许日子没有见,萧凤天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想问她好不好,可她笑意盈盈的,他的话就哽在喉咙里。

    最后想了又想,他才出声道“我跟别人说是明德大师救我的,有时候名声给你带来的,未必都是好事!”

    “尤其是在这个当口,我不希望你成为他们盯住的对象!”

    李心慧从来不在乎这个,当下便笑道:“你尽管说好了,我不在乎这个!”

    “如果没有明德大师的高超医术,我又怎么能够救得了你?”

    “我不会在意这些的!”

    萧凤天看着她浅浅而笑的样子,话语舒心而坦然,忽然就让他的心一软!

    她不在乎,不代表他不记得!

    他欠下的,终有一天会还!

    “我去看看青云!”

    萧凤天道,他忽然觉得一直等着见她其实是很不妥的。

    陈青云为了救她伤了,可说到底都是他连累的,他却一直未能有所表示,实在是失礼。

    李心慧见萧凤天站起来,当即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青云去了明德大师那里,一会会过来的,齐伯父来了,他还没有过来拜见呢!”

    “他的伤口都结痂了,内伤也好了!”

    “萧大哥不必自责,事情都过去了,我跟青云往常聊天也没有再提!”

    萧凤天知道她的意思,让他等会也不要提。

    心里闪过一丝晦涩的感觉,他们竟然好到跟一个人一样。

    他勾了勾嘴角,却是连笑意都有几分勉强。

    两个人喝着茶水,没有再说什么!

    萧凤天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起来,他百般推诿,不愿回京。

    他始终还想再见她一面,可是如今见到了,却连说什么都要想几遍?

    心里长长的都是叹息声,萧凤天看着自己研磨着茶杯的手指,上面已经找不到她当初针刺放血的印迹了。

    南山寺的风真凉,他的脸和身体都被吹冷了,可心却还在百般闹腾。

    李心慧没有可以去跟萧凤天聊天,气氛沉浸着,微妙着,尴尬着,她却不想去打破,就想这样好了。

    他以后记得的恩情,都是在青云的身上。

    走得太近,对她的名声不好。

    她的名声不好了,对青云也不好。

    她在细细思量着,从前从来没有细细思量过的问题。

    与此同时,陈青云去了明德大师的普贤殿。

    只见明德大师拿出两枚温润碧绿的玉石印章。

    “你看看,可还喜欢!”

    明德大师递过去,笑得含蓄内敛,不过一双深幽的眼眸却温润透亮。

    “譞雲居士”“譞青居士”

    “这是一对?”

    陈青云惊讶道,这印章的玉石本身不菲,再加上亲手为明德大师所制,雕工精细,上面隐隐雕刻了两行小字。

    锦绣为路迎风展,平步青云起长帆!

    “她的那一枚,你寻个机会给她!”

    “你的那一枚,你自己收好。”

    “千佛图装裱完以后,贫僧自作主张留了印了!”

    明德大师说完,舒朗地笑着,好似想到了什么让他开心的事情!

    陈青云握着两枚印章,觉得心里头热气膨胀。

    印章上的小字似乎已经表明了一切,这是一对。

    陈青云裂开嘴笑了起来!

    心里真正的阴霾风吹云散,画装裱好以后他就伤了,一直没有来得及去千佛殿观看。

    这几日他隐隐听到香客们嘀咕,明德大师亲自为他雕刻的印章“譞雲居士”。

    千佛殿内的千佛图上就印了此章,“譞雲居士”。

    香客们对“譞雲居士”敬仰万分,只怕等到他回到定南府城时,他的字画都将会水涨船高,价值比之前抄书的高出百倍不止。

    “多谢明德大师教诲,青云感激不尽!”

    陈青云双手合十,诚心跪拜。

    他的画虽说不俗,到底是明德大师给了他机会完成千佛图,并且一直悉心教他调色上色。

    这二者缺一不可,之前他确实有过临摹卖画的想法,却没有想到,明德大师会在这个当口助他一臂之力。

    如此一来,他到是省事许多!

    明德大师微微抬首,示意陈青云起来。

    “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贫僧只有一句赠予你!”

    “倒行逆施不如顺势而为,遇强则强者,须以柔克刚!”

    陈青云眼眸一亮,只觉得心里的迷雾之境豁然开朗。

    他握着手里的两块印章,再次拜谢。

    陈青云回落雪斋的时候,齐瀚已经陪着萧凤天往延慈大师安排的客堂去了。

    陈青云去了闻雪阁,发现嫂嫂正在埋头整理药膳的分类。

    他随意地扫了一眼,发现有治疗风寒的,风热的,热邪痰湿的,肺虚的,脾虚的,当然看到肾虚的地方他忍不住停了下来

    “僧人们清心寡欲的,这肾虚的就不用留了吧?”

    陈青云撑了撑眼皮,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坦然一点!

    李心慧转头,略带趣味地看着蹿得比她高的陈青云,轻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清心寡欲的僧人不会肾虚啊?”

    “虽说博览群书很好,可是你这博览的范围也太广了吧?”

    陈青云的嘴角微微抽搐着,晦暗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

    又来了,她总是逮到机会就调侃他!

    陈青云看着已经抄好的一摞的方子,轻叹道:“你留下那么多的素斋菜谱,又留下这么多的治病药方,我要是明德大师,只怕都仍不住诳你出家了!”

    李心慧知道陈青云是故意说的!

    揶揄的口气那么明显,其中还掺杂着探究的意味!

    她笑着看他,眸光亮如星辰,里面玩味的意味十分浓烈!

    “不去见恩师,到有心情来调侃我了?”

    “看来身体恢复不错啊,我还想着,回去给你炖桂圆松仁汤,番茄胡萝卜牛腩汤,豆腐鸭煲汤,薏米莲子鲜鱼汤,莲藕花生白果汤,山药百合兔肉汤,银耳香菇猪脚汤呢!”

    陈青云抬首,对上她的眸光!

    她亮如星辰的眼眸全是盈盈的笑意,显然,最近他吃习惯她做的药膳,口味养叼了,身体调养得差不多了,她又开始用新整理出来的煲汤大全来诱惑他了。

    “听说刚刚萧将军来过了?”

    陈青云问道,两人的视线交叠在一起,无声地对峙着,好像看谁能够看得更久一点!

    深幽的瞳孔,深邃的眸光,亮了又亮的眼眸,笑意蔓延至眉梢的眸光。

    两两对视,寸步不让!

    平静的气氛里噼噼啪啪炸响着暧昧的声音,李心慧嘴角微翘,凑近陈青云道:“哦?你不会还在担心我出墙吧?“

    “其实我是准备”

    “别说!”陈青云有些心慌地捂住了她的唇瓣,他不想知道了!

    “你在怕什么?”

    李心慧问道,玩味地捏了捏陈青云的手,她明亮的眼眸非常清澈!

    陈青云甚至于还能看到她眼中的影子,只有他一个人!

    那么清晰,好似清波徐徐而绕,让他忍不住在心里雀跃着,眼眸熠熠生辉!

    “你知道我怕什么?”陈青云反问,声音有些傲娇!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从前他总是敏感的,不安的,看似成熟,其实不过还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少年而已!

    可是现在,他也有自信了呢?

    看来这些日子她的宠溺计划初见成效了,他连调侃都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上前轻轻拥着陈青云,李心慧欣慰道:“别怕,以后你主外,我主内!”

    “萧将军人还是不错的,不过以后来往结交的机会我就不越俎代庖了!”

    “你对他有了这份救命恩情,我相信你们以后一定能够深交的!”

    李心慧温柔道,她可是十分看好她家小叔的!

    可惜陈青云扯了扯嘴角,心里却不以为意!

    他没有想过去攀附萧凤天,所以嫂嫂的那些想法,他一定会阳奉阴违!

    开心一刻:

    凤天:得找个机会继续勾搭心慧才行!

    青云:呵呵,我昨晚跟作者睡了!

    凤天:不知道送她首饰怎么样?

    青云:呵呵,我昨晚跟作者睡了!

    凤天:我还是带她去京城吧,我有权有势,可以给她幸福!

    青云:呵呵,我昨晚跟作者睡了!

    凤天:

    心慧:

    三爷:青云乖,以后让嫂嫂甜宠你!

    青云:嗯,喵,今晚等我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