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杀人灭口
    三伏天的京城突然炸开了锅,平西将军死了的消息广泛传播,怒不可遏,派了大理寺少卿,刑部尚书,老康王三人南下定南府,查明事情真相!

    而萧家的暗线则倾巢出动,连夜赶往定南府城。

    徐润泽和王通判在南山寺又呆了三天,直到确定那伙人已经不再南山寺周围潜伏,他们这才匆匆忙忙赶回定南府城。

    云鹤书院的厢房里,颠簸后病榻的萧凤天勉强更够起身了。

    于洲听到徐知府上门拜访的消息,进房回禀。

    萧凤天撑着骨头散架的病体,在于洲的搀扶下去了厅堂,貌似比在南山寺的时候,更加凄惨!

    于洲看着自家将军每走一步,那身体就跟着轻颤,嘴角下意识抽搐着。

    那天看到躺在马车里浑身是血的人,他发誓,当时第一眼以为是车夫从乱葬岗拖来讹人的。

    结果等到把脸上的血迹和秽物擦干净,发现是将军的时候,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子。

    徐润泽先去见了齐瀚,将陈青云受伤的事情说了,以及明德大师告知鬼面毒的解法,顺便驱赶那些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齐瀚面色几欲转变,最后担心地问道:“青云的手腕不会有问题吗?”

    “不会,马上就是秋闱了,我还特意问了明德大师!”徐润泽摇头。

    “那就是万幸了!”齐瀚后怕地道,准备过几天就去把他们接回来。

    书院里的护卫都是早些年跟他走南闯北的,警觉性高,身手好,书院地势复杂,一般的人进来连头尾都弄不清楚。

    两人去厅堂等了一会,萧凤天才慢慢过来。

    苍白的面容毫无血色,眼睛凹陷,颧骨凸出,穿着单薄的寝衣,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哪里有当初威武不凡,英勇不屈的风采。

    徐润泽见他走路都要人扶,脸色立即就变了。

    “难不成你在路上也遇到了追杀?怎么比在书院的时候还严重!”

    萧凤天立即捕捉到话语里的信息,脸色骤变,厉声道:“谁遇到了追杀?”

    “是不是心慧和青云?”

    徐润泽愕然地瞪大眼眸,心里微微震动着。

    心慧?

    青云?

    这熟络的口吻,仿佛关系十分亲密!

    可是分明他们相处的时间那么短?

    徐润泽和齐瀚在心里暗暗攒测着,面上却丝毫不显。

    只听徐润泽连忙回禀道:“我跟王通判都不知道你走了,天黑的时候,寺院里面忽然大开山门。”

    “所有的武僧全都出动,连明德大师都走在最前面,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陈青云和陈娘子回来的路上,被那些人察出端倪,想要杀人泄愤。”

    “陈青云为了保护陈娘子,中了几刀,受了内伤,不过索性并没有生命危险!”

    “陈娘子的膝盖伤了,手臂和腿也擦伤了,不过没有大碍。”

    “明德大师将鬼面毒的解法说了出来,那些人才撤离的。”

    “我和王通判不放心,等了三天才回来!”

    萧凤天的眉头狠狠地皱起,他没有想到,还是给他们带去了致命的危机。

    如果当时陈青云不在她的身边,那么她必死无疑。

    内疚的心狠狠地着,萧凤天第一次知道,原来欠着别人的救命恩情会如此难受。

    他颠簸回来的时候,还想着陈青云或许对他有恶意。

    可是如今他只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算算日子,萧家的暗卫也该快到定南府了,这些人得了鬼面毒的解法就离开,必然也是身受鬼面毒控制的死士。”

    “要想查出背后的主使人不难,于洲亲自回一趟京城去,协助我爹查出鬼面毒的来源!”

    萧凤天吩咐道,声音冷硬,绝无转圜的余地。

    于洲不放心他的身体,当即出声道:“等暗卫到了,我们一起护送将军回京!”

    萧凤天闻言,冷冷地瞥了一眼于洲。

    “等我颠簸回京,你们是不是就要把我埋了!”

    于洲愕然地张大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将军!

    这还是那个箭身体里自己拔出来的将军吗?

    竟然装娇弱?

    等暗卫来,就是八抬大轿都可以了,哪里会颠簸?

    于洲的嘴角微微抽搐着,心里觉得是自家将军不想回京!

    齐瀚也不赞同萧凤天此刻回京,京城有那帮老狐狸在,最好是萧庭江出手,萧凤天伤好以后,返回西北。

    “于小将还是听你们将军的吧,他伤重,挪动对身体的恢复不好!”

    “而且京城一定会派人下来,到时候他在这里,那些人也好交差!”

    徐润泽知道齐瀚是在为他说话,当即连忙附和道:“定南府城流言四起,所有人都在对萧将军的生死存在质疑,等到京中的人来了,将军便趁机出面,到时候回京也好,去西北也罢,横竖证据已经交上去了,皇上和镇国将军一定会彻查,而将军刚好摘出来,坐等幕后真凶。”

    萧凤天闻言,颔首道:“正合我意!”

    于洲暗暗握了握拳,无语地问苍天。

    昨天晚上还雄赳赳气昂昂,叫嚣着杀回京城的人是谁?

    前天晚上还指名道姓,暗中设局套人的是谁?

    上前天晚上半死不活,嘴里还在振振有词说要一一讨伐回来的是谁?

    怎么,一转眼,听了一个消息以后?

    全变了!

    变成他一个人回京,去协助大将军!

    大将军身边的能人那么多,用得着他一个四品小将?

    不论于洲如何在心里强烈地抗议,如何在嘴皮上哀求地诉说。

    最终包袱一扔,他还是被萧凤天给赶出云鹤书院了。

    七月的时候,大理寺少卿,刑部尚书,老康王等人到达了定南府城时。

    三人本着日夜兼程,兴师问罪,找寻替罪羊来的。

    结果在知府衙门接待他们的,坐在主位上的人,竟然是平西将军,萧凤天!

    与此同时,京城里的成王被皇上关进了天牢,仿佛平地惊雷,京城风雨摇动,惊得三人恨不得立即速速归京。

    可刺杀萧凤天的人还没有抓到呢,于是定南府城开始了地毯式的搜寻。

    嫣红楼最近接了十几位出手阔绰的大爷,一个个就喜欢往死里折腾姑娘,一边心疼姑娘,一边数着银子,纠结忐忑的时候,一群从京城来的官兵闯了进来。

    大惊,毕竟定南府的衙役她都认识,当下连厢房里的客人都不敢去通知,于是乎,这一路追杀平西将军的杀手们就这样被抓到了。

    大理寺少卿,刑部尚书,老康王,三人抓了人,又得到了萧凤天的指认,当即马不停蹄赶往京城,就害怕自己会错过京中的大戏。

    阳城,最大的驿站内。

    负责看押囚犯的衙役们昏昏欲睡,连日来的赶路,一个个都是精疲力尽的,丑时还能挺住,寅时就。

    一个个鼾声如雷,呼吸绵长。

    而被关在囚车里的十几人早就习惯了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只见他们全都上夹板,铁链,个个面色冷肃,眸光阴鸷。

    “你们说,头儿会来救我们吗?”

    其中一人问道,早知道会这般狼狈,他们还不如跟着头回京策反。

    “呵,别做梦了!”

    有人讥讽,口气不善。

    他们是连名字都没有的人,死了立马就会有人顶上。

    上面的那个是头,下面的人随时都在更换。

    没有死透的同伴都可以抓起来挡刀,他们这群人,还指望有谁怜悯搭救?

    阳城的地势偏高,夜晚风凉。

    越是到天明十分,天色就越昏暗,连那黯淡的月光都消失了。

    囚车里的十几人都睡不着,个个撑着眼睛,天快亮的时候,一阵疾风袭来。

    众人不敢置信地看着站在囚车边上的男人,高高的,带着帷帽,握着长剑。

    可那身形,分明就是他们的头,负责跟上面主子见面的人,他们的首领。

    “头,你来救我们了!”有人激动道!

    可那站着的人,拔出闪着寒光的利剑,出口的却是:“不,我来送你们上路!”

    十几个杀手面色骤变,连声喊道:“救命,救命,有杀手”

    可惜衙役们反应过来时,囚车里面十几个囚犯,全都被砍了头,从夹板处齐齐砍断,咕噜噜滚在地上,鲜红的血液喷洒了一地,众衙役惊颤胆寒,只见一人影手执长剑,一跃而起,从那高高的围墙上跳了下去。

    那长剑还滴着鲜血,衙役们追了出去,却是什么影子都找不到。

    十几个囚徒,在阳城驿站,就这样被灭口了。

    三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开始提心吊胆了,害怕自己还没有到京城,也被灭口了。

    于是乎,原本昂首挺胸,自以为完成任务的三人开始了垂头丧气,脑筋脑汁准备为写折子为自己开脱,连赶往京城的车队都慢了下来。

    阳城的峡谷中,有一黑影站在高高的山顶上,俯视着那远去的车队,最终勾唇冷笑,如风一般消失在夜幕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