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惶恐梦境
    夜幕低迷,昏昏暗暗的视线叫人看不清楚。

    蒲团上跪着一个人影,笔直消瘦。

    小小的一盏油灯在她的头顶上亮着,照耀着清晰入目的佛像。

    香炉里燃着香,袅袅的青烟缓缓而起,似云雾般遮挡了她的面容。

    一身灰色的素衣,带着尼姑帽,白净的面容上无哀无愁,一双清亮的眼眸平静无波,仿佛已经放下尘世纷扰,皈依佛门。

    陈青云慢慢地走过去,只见跪着的人转头,看着他道!

    “陈施主来了!”

    “嫂嫂!”陈青云惊呼,只见眼前的女子正双手合十,眸光徐徐地看向他。

    她眼眸里的光淡漠疏离,仿佛他只是一个外人!

    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眸,感觉喉咙被人死死地掐住,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青云惊呼,他慌乱的眸光打量着周围,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佛堂。

    她疑惑地抬头,依旧用漠然的眸光看着他。

    “贫尼早已出家十年了。”

    “什么?”

    陈青云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掌心,很疼,他慌乱地回想着。

    脑海里有道声音跟他说,是啊,她出家了!

    你忘记了吗,你高中状元的时候,她就出家了!

    整整十年,你倾轧朝堂的时候了,她就在佛堂清修!

    如今你终于掌权了,一跃成为朝堂新贵,可她却早已是佛门中人!

    “不,不要!”

    “不是这样的,不是!”

    “她没有丢下我,她没有出家!”

    陈青云嘶喊着,脑袋胀痛无比,他不停地反驳着脑呆里的回音,可是那声音讥讽着,嘲笑着,轻蔑着,就是跟他作对!

    那些记忆里掺杂的往事仿佛一下子涌了出来,他终于相信她出家了!

    她跪在蒲团上,手拿佛珠转动着,一直在念经。

    陈青云地嘶吼着,伸手去触碰她的肩膀,却发现她如一阵青烟般消失在他的眼前!

    “嫂嫂!”

    陈青云惊惧地叫喊一声,满头大汗地醒了过来!

    他愕然地看着眼前的帐顶,灰色的,他的胸口起伏好大,让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深色的瞳孔收缩着,里面惊惧交加,惴惴不安。

    他转头,看着头枕在床沿边安睡的嫂嫂,忽然才惊觉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

    她似乎很疲倦,睡得很不安,凌乱的发丝遮挡着她的额头和眼睛,她的红唇微微张开,呼吸有些重,好似在梦里都带着深深的不安。

    陈青云微微抬手,将她鬓角的发丝撩开,露出她白皙的小脸来。

    不似之前那般,相反,带着惊恐后的煞白,眼皮是红红的,浮肿着,卷翘的睫毛上泪痕湿湿。

    他的眼里多了些许心疼,嘴角抿着,温柔的手落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着,像是哄孩子。

    记忆里,那些妇人都是这么轻轻地拍,孩子就很快能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

    可是她却睡得很不安稳,深锁眉头,身体偶尔会轻颤,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那些恐惧而无助的事情。

    陈青云眨动着眼眸,看着帐顶,忽然就想着自己做的那个梦。

    那么真实,明知道嫂嫂不会丢下他,可是在梦里,他竟然相信了,她出家了!

    那种感觉太让他惶恐了,酸涩的心里空荡荡的,茫然无措,像是心被挖去一块,怎么也找不回来!

    寺院里,早课的钟声响了。

    灵露累了,坐着凳子桌上睡着了,那呼吸声起伏均匀,已在深眠当中。

    明德大师过来的时候,看着两个守夜的人都累极而眠了,可那受伤的那个却丝毫没有睡意,相反,转辗反侧,心事重重。

    “陈公子可是觉得好多了!”

    明德大师站在灵露的身边,含笑问道。

    陈青云点了点头,出声道谢!

    “谢谢大师救命之恩!”

    明德大师见灵露和李心慧都是睡着了,也无意多留。

    走时替陈青云把了脉,颔首道:“昨夜陈娘子替你开的方子,没有想到治疗内伤的效果这般好!”

    “陈公子好好养伤吧,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可以想象,嫂嫂自责担忧的样子,无助,悲戚,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照顾他。

    想到自己的梦,陈青云一时间有些欲言又止。

    可在明德大师的步伐快要踏出门口时,他还是出声道:“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嫂嫂出家了!”

    明德大师闻言,步伐立即停住。

    只见他转头,双手合十。

    床榻上躺着的人还是一位少年,床榻边靠着的,也还是一位少女。

    他们心意相通,彼此在乎。

    可横跨在两人之间的沟渠,也即将随着身份的改变而慢慢显露出来。

    明德大师眼眸微闪,似是而非道:“贫僧早就说过了,陈娘子算是半个佛门中人!”

    陈青云的眼眸忽然就暗了下来,他深幽的眼眸直直地看着明德大师,细细揣摩他这句话的意思!

    可他还没有研磨出其中的深意时,只听明德大师继续道:“阿弥陀佛,陈娘子与我佛有缘!”

    明德大师说完,颔首离开!

    陈青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与佛有缘,半个佛门中人!

    莫不是他的梦境是警醒他,嫂嫂将来要出家?

    这怎么可以?

    陈青云的心慌乱起来,身体也从原来的骤热忽然变得冷凉!

    李心慧半梦半醒的时候,发现一双眼睛幽幽地盯着她。

    为什么说是幽幽地呢,因为那瞳孔太深了,黑漆漆的。

    她余下的睡意都没有了,连忙抬起头来。

    “怎么了,很痛吗?”

    李心慧连忙站起来,去探陈青云的额头,结果她发现陈青云的额头好冰。

    她立即去给他拉被子,结果他的手立即握住她的手,冷冷的,却握得。

    “你想要出家?”

    陈青云问道,他很担心!

    李心慧再去探了探他的额头,狐疑道:“没有发烧啊,怎么傻了?”

    陈青云的脸黑了又黑,继续抓着她的手不放。

    “答应我,你一辈子都不会出家!”

    李心慧愕然地看着陈青云,不去摸他的额头了,而是摸自己的额头!

    温度正常,可为什么她听到的都是不着边际的话?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跟她说,下次不准再做危险的事情了!

    或者是奚落她几句,因为她的自以为是,最后让他伤成这个样子!

    “青云,你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会去出家呢,我喜欢吃五香黄花鱼,喜欢吃豆腐蒸蟹,喜欢吃番茄牛腩,喜欢吃鸿运泥螺,喜欢吃香辣茄子鸡,喜欢喝红枣枸杞牛蛙汤,还有好多好多我喜欢吃的,而且都是荤菜!”

    “我没有出家的想法,也不会去出家的!”

    李心慧不知道陈青云为什么会纠结这个问题,不过为了安他的心,她还是照实说了出来!

    陈青云见她说得认真,心里的余悸才慢慢消去。

    “我梦见你出家了!”

    陈青云据实以告,明德大师的话意有所指,所以他才会更加慌乱。

    可是她说出那些菜名的时候,他看到她的喉咙动了动,她是真的想吃了。

    来寺院快两个月了,她也吃了两个月的素。

    陈青云的嘴角微微勾起,轻笑道:“过两天我们就回去吧!”

    “素斋都差不多供奉完了,我的画也装裱好了!”

    李心慧给他拉了拉被子,就坐在床边守着他。

    素斋都不急了,一天她都可以做五百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伤。

    “等你好起来,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李心慧温柔道,眼角眉梢都是浓浓的宠溺!

    陈青云的嘴角勾了起来,他像个孩子一样,伸着小指,认真道:“先拉钩!”

    “好,先拉钩!”

    李心慧的小指跟他的小指勾在一起,两个人相视一笑,气氛温馨又愉悦。

    那些糟糕的事情,恐惧的过去,血腥的杀戮,都埋葬在不愿提及的记忆当中。

    可是经过这件事,李心慧却开始正视着陈青云的存在,不再将他当成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而陈青云也开始正视着自己的处境,谋划着,如何给她一个强而有力的庇护。

    南山寺的日子又恢复安静惬意的样子,可山门外,传到京城的消息却让整个大周都炸开了锅。

    开心一刻:

    不知道还有没有呢,有的话,我大概十点左右发,过了十一点没有的话,大家就都睡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