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自责难过
    “住手!”

    一声呵斥响起,只见南山寺的山门大开,一路蜿蜒而下的火把跟长长的火龙一样。

    几乎所有的武僧都出动了,密密麻麻的僧人轻跃而下,那闪耀的火光逼近,像是一条巨龙的眼睛,威严而不可侵犯。

    领头的杀手抬眸,只见一道鬼魅般的黑影快如闪电,瞬间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明德大师双手合十,一双深幽的眼眸缓缓地看着眼前的杀手头领。

    “施主还是带着他们快快退去吧!”

    “鬼面毒的解药乃是花斑蛇毒,贫僧早已为萧将军解毒,施主想要拦截的消息,此刻只怕已经到京城了!”

    “什么?”

    一位杀手惊呼,不敢置信!

    而领头的那人闻言,眼眸闪烁着,瞬间聚拢无数幽光。

    “鬼面毒的有解?”

    明德大师点了点头,随即手一挥,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推动着十几个杀手往后退去!

    领头的杀手也踉跄几步,知道讨不了好!

    “走!”

    他冷声道,斜长的眼眸瞥了一眼被人扶起的女人,半边脸都哭花了,可却还抓着那个男人不放!

    看着到像个娇小姐,可谁知道杀人的时候,竟然不眨眼睛呢?

    他讥讽一笑,转身带着自己属下闪身离开!

    而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却还原封不动地摆着。

    明德大师轻叹一声,连忙让僧人们帮着埋了。

    南山寺内,灯火通明。

    大殿里许多僧人自觉诵经祈福,一个挨着一个,蒲团都摆不下了,诵经的声音汇集成浑厚声音,像钟声一样回荡在殿内。

    陈青云住的客堂里,徐润泽和王通判都守着,害怕真出了人命不好跟齐瀚交代。

    齐夫人软软地靠在黄妈妈的身上,闭着眼睛,手里拿着串佛珠在念经。

    端了三盆血水出去了,浓稠的腥气让齐夫人受不住,都吐了两次了。

    可她不敢离开啊,只想守着听到青云平安无事的消息。

    青云打小在云鹤书院比在陈家村的时间还长,她看着他从那么小长到这么大!

    听话又懂事的小子,小时候每每见了,总要搂在怀里抱一抱。

    那么好的孩子,那些黑心的人还想杀了?

    齐夫人气得身体发抖,越想越不是滋味。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想跟要几个人,最好是功夫高深那种护卫。

    房间里,明德大师已经帮陈青云包扎了脖子,没有伤到动脉,不过流了不少的血。

    腋下的伤口太大了,那利剑把内骨上的皮肉都割破了,口子又长又大,皮肉翻起。

    还有他的手腕,手背,,头部。

    浑身都是伤,李心慧默默垂泪,将写好的药方字递给明德大师。

    明德大师接过,见她眼睛都哭肿了,额前青筋突显,脸色发白,明显是惊悸太大的缘故。

    “陈公子的伤危及不到性命,陈娘子就不要太过伤心了!”

    “将养些许日子,皮外伤便会结痂,他的内伤只要吃药调养,半月左右便会痊愈!”

    李心慧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出声道谢!

    “谢谢明德大师。”

    明德大师点头颔首,随即吩咐灵露晚上好好照顾陈青云。

    屋外的徐润泽和王通判知道人没事了,知晓李心慧在房间里,不方便探望,跟齐夫人颔首后离开。

    李心慧守在床边,直到齐夫人知道陈青云无碍以后,这才松了口气,进来探望。

    “心慧,你也要休息的!”

    “延慈大师拿了些药酒过来,我们回落雪斋,我让翠环给你揉揉腿!”

    李心慧转头看着齐夫人,泪眼朦胧,看起来可怜极了!

    “伯母,我太高估自己了!”

    “是我连累了青云!”

    李心慧自责道,这些话,她只能说给齐夫人听!

    自责的口气压抑着浓浓的悲伤,齐夫人感觉心口一绞,眼泪立即就落下来了!

    她拥着李心慧的肩膀,然后伤心道:“不怪你!”

    “要怪也也是怪我,我私心里想要你去送凤天,翠环她们比不上你,我心里都是清楚的,怪我!”

    李心慧齐夫人的怀里哭,她已经不习惯怎么去哭了,酸涩的液体呛入鼻息,她颤抖着,哽咽的声音呜呜悲鸣,叫人听了忍不住心伤落泪!

    齐夫人知道她被吓坏了,抱着她,让她哭个够。

    李心慧自责死了,满脑子都是自己不该那样?不该这样?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那是谁也料不到的。

    可是今天遭受的一切,她在做之前都已经想过可能会遭遇到的风险和结局。

    青云的劝阻,齐夫人的担忧,她置若罔闻。

    她以为自己算计得够彻底,连萧凤天对她的愧疚和感激之情都算了进去!

    可她算不到的是,这个傻瓜会跟她一起面对,而且还为了救她伤得这么重!

    如果知道会连累青云?如果知道回来会遭遇这些?如果她的腿没有事?可惜哪里有那么多如果?

    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难受她都要忍着,看着,直到这冰冷的事实彻底教乖她。

    “我以后再也不自作主张了,青云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可是我却伤了他的心!”

    李心慧哭着说,眼睛都没有睁开,泪水跟断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

    齐夫人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哄着她道:“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不怪你!”

    “这次回去以后,我一定给你们弄两个功夫高强的护卫。”

    齐夫人保证道,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了。

    李心慧哭了一会,以后,跟随齐夫人回了落雪斋。

    她要洗澡换衣服,还要擦药,一堆叮叮当当的首饰掏出来,堆在了齐夫人的面前!

    “金钗没了,我拿它戳进那个杀手的脖子里,后来被那个杀手的头领拿去了!”

    李心慧叙述道,齐夫人听得心神一抖,连忙摇头道:“不要了不要了,这些都不要了,晦气!”

    “回去以后,我们重新买新的。”

    齐夫人给了黄妈妈一个眼色,黄妈妈连忙收拾出去。

    李心慧去洗热水澡,那些叮叮当当的首饰她一点都不喜欢,累赘不说,还很重!

    可是以后再重她都要带一根长长的,尖锐的,金钗!

    洗了澡,换了一身淡雅的抹胸襦裙和月牙白的小衫,李心慧随意抹了药以后,要去看陈青云。

    她不守着,她睡不着。

    齐夫人见她那副心神恍惚的样子,让翠环翠玉过去陪着。

    客堂里点了油灯,灵露守在床边半步都不敢离开。

    李心慧来的时候,对着身边的翠环翠玉道:“你们回去歇息吧,我今晚可能是睡不着了!”

    “灵露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我会让他跑腿的。”

    客堂里窄,院子里除了纳凉的小石桌,什么都没有!

    翠环和翠玉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返回了落雪斋。

    李心慧进了房间,让灵露打了水,她温柔仔细地给他擦拭着面孔,因为内伤,陈青云周身都散发着滚烫的气息。

    苍白的面孔痛到扭曲,眉头皱在一起,密集的汗液从发根处冒出来,不一会,连他身上穿着的单薄寝衣都湿透了。

    李心慧没有给他换新的寝衣,而是给他把衣襟,露出里面一个的紫色淤青印子。

    她用热毛巾反复地给他擦拭着的肌肤,然后做了一个棉签给他擦拭着干裂的唇瓣,偶尔喂他喝一些温水,希望他在睡梦中可以有片刻的舒坦。

    灵露一晚上都在跑腿,跑到最后端着木盆就去撞柱子。

    一番疼痛过后,灵露听着寺院里的钟声,才知道丑时都过了。

    夜色弥漫,山下的官道上。

    一伙人围在一起,通红的篝火燃起,上面烤着野兔,野鸡,还有野肉。

    吃生肉吃久了,满嘴都是血腥味。

    此时吃上油滋滋的熟味,反而不过瘾了。

    “头,老秃驴的话能信吗?”

    领头的人闻言,冷笑道:“自己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周围的人都禁声了,谁也没有说话。

    花斑蛇毒可比鬼面毒厉害多了,谁敢试?

    可如果成功了,他们就不用再受控制了

    巨大的力摆在眼前,所有人的心都是雀跃的。

    像是找到了宝藏,就等着挖掘一样。

    不试,可以等!

    等京城传来消息,等萧凤天露面。

    萧凤天若是不死,想要找个试毒的人还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