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致命危机
    李心慧就感觉一阵冷风来袭,她不安地动了动身体!

    她猜测着,是不是那伙人察觉到了。

    “你放我下来吧!”

    她有些心慌地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结果陈青云立即冷声道:“别说话!”

    走了一路,本是筋疲力尽,如今又要拼命往前赶!

    陈青云忽然就想起了自己被恶狗追赶的时候,形式那么危急,仿佛停下来就会被撕咬。

    可如果注定跑过不过呢?

    冷厉的风带着一股腥气,陈青云抬首,只见面前的山道上,已经站着两个黑衣人。

    穿着劲装,提着长剑,面容冷肃,眼眸邪肆张狂。

    那红唇勾起,讥讽而嘲弄!

    “放下你背上的女人,可以饶你不死!”

    陈青云突然感觉双脚像是被铁链勒住,有点疼,走不了了!

    李心慧想也没有想就从陈青云的背上挣扎下来,她推了陈青云一把,低声道:“你快走!”

    陈青云站着没有动,而是微微侧身挡住了她的脸,冷戾的眼眸直射着那准备动手的两人。

    只听他冷声道:“这里可是在南山寺,两位是不是太猖狂了些?”

    “哈哈,简直不知所谓!”

    那两人没有什么耐性,凌厉的掌风对着陈青云就劈了过来!

    李心慧眼眸欲裂,双手下意识推开陈青云。

    她袖兜里的八宝镶珠的金钗还在,她瞬间就握得紧紧的,企图找个机会下手。

    这两个人的功夫很高,掠过来就带来一阵冷风。

    垂下的发丝挡住了李心慧大半的面孔,在昏暗的视线里,像到是半掩琵琶半掩面的美人儿。

    她身量高,风姿绰约,此番临危不惧还想救自己的相好,那两人看着来了点兴趣,对视一眼,深色的瞳孔里全是一探究竟的冷芒!

    只见那其中一人瞬间对着陈青云的后颈劈来,凌厉的掌风又快又狠。

    李心慧连忙抱着陈青云往那地上一滚,两个人瞬间跌落下了台阶!

    那人见自己劈空了,眼里的阴狠瞬间聚敛起来,在李心慧和陈青云还未起身时,又是一掌。

    陈青云滚下台阶的时候就护住了李心慧的头,结果自己的手臂被那台阶划伤好大一个口子,鲜血立即就涌了出来!

    李心慧看得眼睛都红了,可眼前一黑,只见那人一掌劈来,陈青云立即以身护住她。

    “嘭”的一声,陈青云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剧痛使得他无力地趴在她的身上,嘴角的鲜血立即涌了出来。

    “救命啊!”

    “救命!”

    “唔”

    李心慧的红唇冷不防被陈青云堵住,浓烈的血腥味在散在鼻息之间。

    她愕然地瞪大眼眸,只见他唇瓣从脸颊擦过,附在她的耳边道:“别说话,别露脸!”

    他叮嘱道,那气息起伏不均,已经语不成调。

    “你们想干什么?”

    陈青云抱着怀里的人儿,仰着头冷声质问!

    可他身旁的两人显得都不耐烦了,长剑对着他刺了过来,他抱着她又滚了两道台阶!

    这番摔撞下,陈青云嘴角的鲜血立即又涌了出来,他撑大眼眸,看着她,瞳孔剧缩,伸手想要合上她心痛的眼眸!

    这些人看出了端倪!

    不会放过她的!

    陈青云痛得五脏六腑都跟被凌迟一样,可是他连歇息都不能。

    他一边将她挡在身后,一边喊道:“救命!”

    “救命!”

    “救命!”

    台阶的提着长剑的两人闻言,其中一个道:“太啰嗦了,杀了!”

    另外一个人点头,拔出闪着寒光的长剑就轻跃过去!

    李心慧看得胆寒心颤,她手里握着的金钗紧了又紧,仿佛喉咙被人狠狠地捏着,像是一条蛇的七寸被死死摁住一样!

    “你怕吗?”

    陈青云忽然转头看着她,深幽的眼眸里,寒光点点!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怕,怕他出事!

    陈青云勾起了嘴角,不动声色地从她的手里抢过金钗!

    “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跟学过几招的,我一定能够保护你!”

    陈青云突然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

    李心慧愕然地瞪大眼眸,手里握着的利器没有了,她的心无端端地慌了起来!

    她看着陈青云,一直看着,惶恐不安的情绪包裹着她!

    提着长剑的男人过来了,他的目标是陈青云。

    当他见到陈青云慢慢站起来的时候,嘴角勾起的轻蔑的笑意。

    “杀人的感觉好吗?”

    陈青云忽然问道!

    他身边的男人冷不防听到这样的问题,奇怪地看着他!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男人举着长剑凌厉地刺了过来,陈青云迎面而上,那人的长剑从他的腋下穿过!

    “噗!”

    “噗!”

    皮肉被穿透的声音同时响起,鲜红而温热的血液同时溅出。

    李心慧下意识就捂住了嘴巴,只见那个男人瞪大眼眸,不敢置信地看着插在颈部的金钗!

    这一击,直接击中了男人的命脉!

    可陈青云的腋下也被利剑割破了,鲜红的血浸他的短衫。

    男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陈青云,那双握着长剑的手慢慢松开,垂下

    “叮当”一声,长剑落地!

    前面那个人警觉地看着这一切,手里握着的长剑瞬间劈了过来!

    陈青云立即捡起地上的长剑与他周旋,嘴里对着李心慧嘶喊道:“快走!”

    那人招招狠厉,陈青云受了伤又精疲力尽,哪里会是对手!

    李心慧用力地把插在死人脖子上的金钗拔出来,汩汩的鲜血从指缝中漫出,染红了她的手,可在夜色中,她却用沾满血的手了那人的下巴,然后一个用力,彻底拔出了金钗!

    山道上的风凉了,冷了,带着一股血腥味!

    明明让人惶恐到了极致,可是她却渐渐冷静下来!

    不远处,陈青云的剑被击落,那人一脚踩在他的胸口,看似就要下杀招。

    陈青云眨着沉重的眼皮,他忍着胸口火辣的疼痛感,颤颤巍巍的身体像是冬天里的芦苇,可能风一吹就断了!

    身体已经痛到痉挛,唯独那眼眸越来越黑,闪着暗红的光芒,像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他。

    “你过来,我在这里!”

    李心慧嘶喊道,五脏六腑仿佛有乱刀,痛到连呼吸都是抽搐的!

    她扬起头,露出了半边冷艳的面孔。

    可就是这半面,也足够眼前的人认出她了。

    “还真是你!”

    那人冷嘲,长剑一指,对着她走了过来!

    “是我,你们就是被我了!”

    “谁让你们蠢呢?”

    那人闻言,瞳孔里寒光四起,拔出手里的长剑就对着李心慧的脑袋砍了过来!

    正在这时,身后爬起来的陈青云握着一块石头,从他的身后狠狠地击向他的后脑勺。

    练武之人,气息波动十分清楚!

    只见他利剑忽然回转,对着陈青云的脖子砍了过去!

    “噗”皮肉被刺穿的声音!

    伴随着汩汩的鲜血声,那人的长剑划破了陈青云的脖子,可却没有力气再砍下去!

    因为他的脖子,被一根长长的金钗,刺穿了!

    李心慧看着他大动脉里汩汩喷洒的鲜血瞬间打他脖子以下的衣服,浓稠如注,像被屠宰的一头,先将它的血放个干净。

    那个男人瞪大的眼眸怎么也合不上,一直仰着头,视线也是仰着的,可能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女人的手里。

    李心慧满手冷汗,可她看着脖子上还在流血的陈青云,踉跄的步伐几欲摔倒,不管不过地扑了过去!

    风肆意而刮,天真的黑了。

    她抱住他的身体,眼泪滴答滴答地往下落。

    “别死!”

    “不要死!”

    “青云,不要死!”

    她呢喃道,像的无家可归的人在夜里哀泣!

    陈青云一直撑着眼眸看着她,那眸光深深的,好似枯井幽潭,仿佛把所有的情感都聚在里面。

    他说不了话,胸口火辣辣地疼,好似一说话,那血就会从嘴里冒出来一样!

    他只能看着她,可是这样她似乎更慌了,眼泪流得好凶,跟个孩子一样!

    温热的血从她的掌心流出来,她捂不住了,听不到他的声音,她像是被彻底抛弃的孩子,再也没有什么坚强,也没有什么勇敢!

    她在害怕,害怕极了!

    惶恐的心痛到撕心裂肺,无助又迷茫,仿佛比她自己死都要难以接受!

    压抑的酸涩从在鼻腔和心脏里来回逆流,突然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来吧,都来吧!

    反正她也不想活了!

    山林里掠出了十几道的黑影,一个个迫不及待地轻跃过来!

    不远处的两具尸体显眼极了,她也显眼极了。

    可是她竟然一点都不怕!

    领头的那个人走过来,探了探两个属下的鼻息!

    全都气绝身亡,其中一个的脖子上还插着一根金钗,金钗深深地没入,一击毙命!

    他抬起头,看着地上坐着不动的女人!

    她抱着她的情郎,哀哀欲绝,双眸茫然而痛苦!

    比夜色更加漆黑的瞳孔收缩着,领头的人握紧手里的金钗,冷声吩咐道:“杀!”

    开心一刻:

    临时修改章节,所以晚了。

    晚上还有章节,希望今天能够多更一点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